四十集電視連續劇故事:歸程(第五集)

(根據明慧網法輪功學員修煉交流稿和正見網法輪功學員輪迴記憶編寫)
古燁


【正見網2011年04月24日】

(一)
劉大偉隨著摩托車摔倒在地。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聲息,只有倒地摩托車輪轉動的聲音。劉大偉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探腦袋看著躺在遠處的人影。
劉大偉:(低聲驚呼)我撞……,撞死人了?
劉大偉瞪著受了驚嚇的圓眼,脖子慢慢扭動著,看了看四周,無人,靜悄悄的。慢慢的,他雙手哆哆嗦嗦的去摸摩托車的車把,把車扶起來,身體趴在車上,哆嗦著腿翻上車,準備加油跑掉。
突然,躺在遠處的人影慢慢坐了起來。劉大偉嚇的從摩托車上掉了下來,他趴在車上。
劉大偉:鬼呦!
人影慢慢站起來了,還拍了拍身上的土,朝著劉大偉走來……
劉大偉:(抱著腦袋不敢看)鬼呦!饒了我吧,……我有罪……。

這時,陸續從周圍房子裡出來了一些人。
眾人議論:什麼聲兒啊,好像是撞人了。
議論:哦,是撞人了。你看那人嚇的。

王玉蓮站在劉大偉跟前。
王玉蓮:大兄弟,別怕,我沒事。
劉大偉(抬頭看)你,你還,還,還活著?
王玉蓮:(笑)我活著。
劉大偉:(顫顫微微站起來)哎……,大,大的拉大,大嬸啊,我,我,我……不是要跑啊,我,我,我……這就帶你去醫院……
王玉蓮:我沒事,不用去醫院了。
劉大偉:撞,撞那樣,不用去醫院?還是檢查檢查好。

眾人議論:就是,撞那動靜大,咋不用去醫院呢,管他要錢……。
王玉蓮:(雙手一攤)你看,我沒事。就不用你破費了。
眾人議論:不要錢,嘿,這人真傻透腔兒了嘿。
劉大偉:(揉揉眼睛,仿佛在夢中)你……真沒事?
王玉蓮:真的。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還要趕去煉功呢。你沒事吧?

王玉蓮看大偉沒什麼事,說著就走了。劉大偉下意識的推車跟著王玉蓮。
眾人在他們身後議論:嘿,這人煉法輪功的,真神啊,撞那樣沒事……
議論:還不要錢,便宜這小子了……。

眾人散去。王玉蓮向前走,大偉推著車跟著。
劉大偉:大嬸,你真沒事?

鏡頭從王玉蓮角度回閃被撞時的情景。
慢鏡頭:
摩托車撞上瞬間。
王玉蓮:(內心喊)師父救我!
王玉蓮與摩托車之間被能量隔開、王玉蓮倒地時被輕飄飄托起。

王玉蓮眼中含淚:我沒事,真沒事。
劉大偉:大嬸,你還是哪難受吧,要你哭啥啊。
王玉蓮:兄弟,你我有緣啊,我告訴你實話吧,今兒這事,我要不修大法,我就沒命了,你也得進去蹲幾年。
劉大偉:是啊,是啊。謝謝大嬸,謝謝。
王玉蓮:別謝我,得謝大法。
劉大偉:什麼大法啊?
王玉蓮:法輪功啊,也叫法輪修煉大法,是一種佛家修煉大法。
劉大偉:(心有觸動,想起余洪瑞說過)佛家大法?!
王玉蓮:對呀,今兒要沒大法師父保護我,我這60多歲老太太,還不讓你撞個好歹呀。
劉大偉:是呀,你咋沒啥事呢。
王玉蓮:神奇吧。我師父早就講過要有這樣的事。要不嚇也把我嚇死了。
劉大偉:真的?!你師父早就說過……,真有這麼神?
王玉蓮:要不我咋沒事呢。
劉大偉:是啊。……你說這大法咋修啊?
王玉蓮:有五套功法。當然首先要按照真、善、忍(慢說)做個好人。

這三個字震開了劉大偉腦中的記憶,天庭上,巨佛的聲音在迴響:記住真……,善……,忍……

劉大偉:(腦中轟鳴)真,善,忍……。我也想修,不知行不行……
王玉蓮:(高興)行啊,你要沒事,跟我去煉功點吧。
劉大偉:……可……,可我這人干挺多壞事,還能行不?
王玉蓮:行!咋不行呢,大法要改不了你,那還叫大法嗎?只你自己真想修,那就行。
劉大偉:(連點頭)我想。

到了王玉蓮的煉功點,人們已經開始煉功了。大偉被耀眼的紅光照著(紅光的感覺和前面大偉附件公園的紅光一樣),手搭涼棚看,鏡頭逐漸聚焦紅光,原來是紅底黃字的橫幅:法輪大法義務教功。

(二)
在一處僻靜的山間,鳥語花香。
高處隱約出現一座寺院。余洪瑞滿頭大汗,正一步一拜向山上去。一些人在圍觀。
圍觀人:真虔誠,一步一拜的。
圍觀人:你說這年月咋還有這人呢?你說他拜啥呢?
圍觀人:年紀輕輕的,不務正業。
圍觀人:走火入魔了吧?
圍觀人:挺難理解啊……

余洪瑞不為所動,繼續向山上拜去。

(三)
王玉蓮的煉功點。
劉大偉在旁邊看著人們煉功。大家正疊扣小腹,大偉也試著把雙手疊在腹前,能量團帶動著大偉的雙手,使雙手準確的放在腹前,緊接著,大偉渾身上下布滿了能量,感覺渾身輕飄飄的,能量聚集在大偉的小腹,轉動起來。大偉吃驚的感受著這一切。

煉功結束,有輔導員張羅大家收拾乾淨地面,揀菸頭等。大偉從兜裡掏錢。
王玉蓮:你幹啥啊?
劉大偉:這功厲害,我學定了,交多少錢?
王玉蓮:(笑,指著橫幅)不收錢。
劉大偉:(吃驚)不收錢,那哪兒行啊,那能學到真東西嗎?
王玉蓮:真正的正法是不圖錢財的,師父要我們的是一顆向善的心。
劉大偉:(第一次聽說,受感動)向善的心?……師父是誰啊?
王玉蓮:師父是李洪志大師。
劉大偉:我能見見師父嗎?
王玉蓮:恐怕一時見不到了。師父已經結束國內傳法了,去海外傳法了。
劉大偉:(著急的)啊?結束了?那咋辦哪我?
王玉蓮:你別急,師父把所有要講的法都留在《轉法輪》書裡了。
劉大偉:《轉法輪》?
王玉蓮:是呀,《轉法輪》,現在是最暢銷書了。你跟我回家,我送你一本你先看著。
劉大偉:萍水相逢,你敢把我往家帶?
王玉蓮:(笑了)你修煉以後就知道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啊。記住啊,真、善、忍。

(四)
白天,路上。
劉大偉騎著摩托車從煉功點往自己店裡趕。
劉大偉:真善忍,真善忍,真善忍,……。
劉大偉摩托車前兜裡有個手工的小黃包,是王玉蓮給的《轉法輪》。大偉嘴裡叨咕著。

鏡頭轉到:劉大偉店裡。
阿山、阿水正在忙著開門營業。店裡擺著各種電器,日用品。
阿山:大哥怎麼還不來,電話也不接。下午的火車,要誤了。
阿水:誰知道呢,嫂子又不在,沒人管他了。哈,也沒人管我們嘍!
阿水走到門口,看著路上的女孩子,向她們吹口哨。

鏡頭轉到:馬路上,袁明華從一個大樓裡出來,正碰見大偉,忙叫住。
明華:大偉,大偉。
劉大偉:(靠邊停下來,看見明華,)明華,幹嘛哪?
明華:麗華幫我找了一個合資公司,剛才面試了,感覺還行。
劉大偉:(聽到提起麗華,有點尷尬)好啊。我要去南方進貨了,等我回來再聊。
明華:好啊,你忙吧。

劉大偉到了店門前。
阿山、阿水:大哥來了。
劉大偉:車票呢?
阿山:這兒。
劉大偉:(接過票)一會兒給你嫂子打個電話,說我已經走了,讓她回來看店。
阿山:好。大哥你放心吧。
劉大偉:(對阿水)老實點啊,我不在,你們別惹禍。
阿水:知道了,大哥。

劉大偉著急的騎摩托車往家趕。
前面有幾個騎自行車的人,慢慢悠悠擋住了他的路。
劉大偉:哎,哎,勞駕,讓讓,讓讓。

劉大偉試圖繞過他們,但其中有人故意不讓路。劉大偉耐著性子仍試圖繞過。
劉大偉:(嘴裡叨咕)真、善、忍,我忍哪……,忍哪……
劉大偉又看看錶。終於忍不住。

劉大偉:你找揍哪!擋大爺路。
一騎車人:什麼東西,狗屁!
劉大偉:你……,你敢罵我……!(忍住沒繼續發作)算了,便宜你了啊,大爺我,要不是今天修煉了,早把你打的進火葬場了。
騎車人:就憑你,狗屁!
眾騎車人:騎個摩托車有什麼牛的,就擋你了怎麼的吧?
劉大偉:你們!看我不……
劉大偉剛要拐把停住,不知道為何,一下從車上頭朝下摔下來了。
劉大偉:哎喲!
路人笑說:哈哈哈,想打人,還修煉呢,是你師父懲罰你吧?哈哈哈……。
大家都笑劉大偉,大偉氣的臉通紅,想爬起來打人,結果又摔了。騎車人嬉笑著走了。
劉大偉摔在地上,發愣琢磨是怎麼摔下來的,又呲牙咧嘴的用手摸著臉上的傷痕。

(五)
火車站前。
劉大偉從一輛計程車上下來,可以看出大偉和司機有爭吵,剛一下車,頭撞在門頂上,大偉咧著嘴,捂著頭下來,可以看出出租司機在他背後罵了他句什麼,劉大偉生氣的指著開走的車,「你……」,又捂著頭呲牙咧嘴了。

到了臥鋪車廂裡,劉大偉已經鼻青臉腫,臉上貼著膏藥了。這時大偉的神態已經由平時的蠻橫變的恭謙多了。大偉對臥鋪鄰座人都友好的點頭哈腰,別人都奇怪的看著他。大偉沒趣的摸著自己的臉。

車開了,收拾落定的大偉,拿出王玉蓮給他的小黃包,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精工細作的手工小包,大小正好放一本大的《轉法輪》,包的正面繡了一朵蓮花。大偉抽出了《轉法輪》,看了看封面和封底,又看了師父的照片。
劉大偉:師父真年輕啊。(虔誠的對著師父照片)師父,我決定修煉了。
順手從中間打開了書,定睛一看:
劉大偉:(念書)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
劉大偉馬上把書合上了。
劉大偉:……這可難著我嘍。

劉大偉又忍不住隨手翻開《轉法輪》。
劉大偉:(念書)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菸,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

劉大偉:糟了,煙也不讓抽了。

劉大偉停頓,想了想了,立刻站起來。
劉大偉:不行,我得再抽最後一棵,要不以後就不能抽了。
大偉拿了煙出了臥鋪車廂,在擁擠的普通車廂中找了個地方,和人借了個火,點上煙,享受的抽了一口。
劉大偉的表情由享受變成痛苦,又辣又澀的煙,嗆的劉大偉痛苦的咳嗽著。
劉大偉:(嘟噥)這是啥味兒啊……(咳嗽)
旁邊的人:老大不小了,煙都不會抽啊。
劉大偉咳嗽的想說,但說不出話來,痛苦的比手畫腳的指著自己的嗓子。

(六)
康藏地區,在一個大寺院前,余洪瑞一步一拜,身後背著的草鞋已經少了。
大喇嘛招待余洪瑞。
大喇嘛:施主為什麼要到康藏來求法?
余洪瑞:(沉悶的)內地已經沒有正法了,寺院中也不清靜。
大喇嘛(閉眼靜下來想了一下):不對呀,這萬古難遇的大法正在內地傳啊,就在普通人中間,不在寺院裡。你快下山去找吧。

(七)
廣州。
劉大偉坐在計程車上。
計程車司機:(廣東方言的普通話)要找法輪功啊,就一大早上公園。你坐我車算你找對人了,我媽就煉法輪功。
廣州的一個公園,眾多的人在煉法輪功。劉大偉坐在計程車上看,大偉臉上還貼著膏藥,顯的很滑稽。
大偉下了計程車。

煉功結束,人群仨一群、倆一夥的散開了,有的人留下來收拾地面,拿個口袋把地面的髒東西都揀走了。
劉大偉在一旁觀察著煉功人。

一群人圍在一起正聊著什麼。大偉聽到一中年男子人說話,就湊過去了。
中年人:我過去做生意欠了人兩筆錢,都寫了欠條。我根本沒打算還,一拖幾年。修大法後,我想師父講過的失與得的道理:不失不得。我得到的是不義之財,失去的是最寶貴的東西??德,我不能用德去換這種不義之財,就主動給對方去信、打電話,要還錢。人家知道我過去的為人,一直不敢來要帳。後來對方來了,只拿來一張借條,當時我把兩筆錢都還了,對方感動啊,說根本就沒想拿到這筆錢。
大偉心有所動。

一個青年人:唉,自從得法後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什麼叫脫胎換骨啊?就是那種感覺。我過去老覺得我老婆丑,不待見她,老想找個小蜜。後來咱修煉真善忍了,也就安心跟她過日子了,家也和睦了……
劉大偉若有所思。

劉大偉一直在聽著。劉大偉突然插話。
劉大偉:我也煉法輪功。哎,你們煉出啥特異功能沒?

眾人笑。
中年人:你是新學員吧?
劉大偉:(被笑的有點摸不著頭腦)昨兒剛煉,咋著?
眾人笑:怪不得呢,剛煉。
青年人:你那臉上是怎麼回事?
劉大偉:(不好意思摸摸頭)摔的。一罵人就摔,最近點兒背啊,奇怪。
眾人大笑:還奇怪呢。
青年人:你有緣分啊,師父管你嚴。
劉大偉:這是咋說?
青年人:我們修大法的,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還罵別人?!那能不摔跟頭?
劉大偉:啊?有這麼靈啊……
中年人:你要多看《轉法輪》。
青年人:咱這是佛法修煉,不是普通氣功,不能追求功能。師父說:功能是修煉過程的副產品。有了功能也不能在常人中用。不能執著功能。
中年人:師父教咱們的是正道大法啊。師父說:功能本小術,大法是根本。師父就教咱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修煉中要無求自得,該有時就會有。

劉大偉似懂非懂……
劉大偉:那要沒功能,咋知道煉的怎麼樣呢?
眾人笑。
中年人:修煉中有考驗,看你過得去不,你要能過去,你就長功。
劉大偉:有考驗……?

(八)
劉大偉家。
一早,春艷收拾完屋子,抱起小強準備到店裡去。
電話鈴響了,春艷放下小強,接起電話。
劉大偉興沖沖的聲音:春艷,是我。你好嗎?
春艷欲掛電話。
劉大偉:春艷,別掛,我錯了,我對不起你,今後我要學好了,你在家等著我,明天我就回家了,咱們別離婚了。
春艷:(對著電話大喊)你別再騙我了,行不行啊!
春艷把電話摔掉,乾哭起來。小強愣愣的偎在母親身邊。

下午,大偉店裡。
一個推銷化妝品的正和阿山告辭。櫃檯上放著一整套化妝品。
阿山:(指著化妝品)嫂子你用吧,免費樣品。
春艷:我哪用得著……。(看錶,對阿山)阿山,你看一會小強,我出去轉轉。
阿山:好啊,嫂子。
春艷走了。
阿水:奇怪啊,這幾天嫂子老出去。
阿山:大哥不在,出去溜溜唄,老在店裡多悶啊。
阿水:是呀,我也悶了,我也出去轉轉。
阿山:(抱起小強)哎,你們別都走啊……

阿水跑出去了,東瞧西看。

在一個辦公大樓後面的牆根下。
春艷和穿著保安服裝的鐵柱站著說話。
春艷:明天他要回來了,還說別離婚了。
鐵柱:那你……
春艷:不知道。
鐵柱:春艷,跟我去南方闖天下吧,人都說那邊兒好掙錢。
春艷:(慢慢搖頭)真那樣,……他不會饒了我們的……。我先回娘家。

阿水從一個牆角探出頭來,偷偷看著他們。
(片尾主題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