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念,站在法上維護法,做好「三件事」的實修過程

歐洲大法弟子 心淨


【正見網2016年02月2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2016年初,我很榮幸地參加了全球RTC營救平台的“政法委610系統重點專案”和“上海重點專案”兩次整體行動的口講撥打,現把這兩次撥打重點專案時的點滴體會和實修過程,向師尊匯報,與同修交流。

2016年1月下旬和2月初,我分別參加了營救平台兩次連續三天兩個重點專案的撥打。我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但我悟到兩次重點專案的撥打都是師父洪大慈悲的體現,對“政法委610系統重點專案“的集中撥打,相當於是對中共這個迫害體系中樞神經系統的徹底摧毀,對中共這個迫害體系是致命的一擊。迫害體系中樞神經的癱瘓,也會給全國整個基層政法系統的生命減輕來自他們上級的脅迫,讓這些生命多些善念給自己選擇美好未來,提高他們選擇善良的機率,從而不再做惡干擾正法和迫害大法弟子,這是師父洪大的慈悲,也相當於給江鬼邪惡中心斷了下線的連結。而“上海專案“的集中撥打相當於打的是邪惡的心臟,能讓躲在隱暗處的殘餘邪惡勢力徹底曝光,讓心臟真正的停止跳動,也就是這個迫害體系真正的死亡。而在另外空間,那肯定是一場正邪大戰,而且當時正是中國大陸很多訴江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被嚴重迫害的時候,正是中共邪黨還在囂張地大量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時候,戰術上一定是箝制邪惡、圍剿邪惡、集中清除邪惡的大戰,能在正法最後最後階段參加這樣的大戰不是誰都有這個機會。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大家想一想,哪有無序的事啊?在修煉中,不管是什麼環境,不管是什麼樣的階層,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覺的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是偶然的,是幸運或者是倒霉,你如果要是真的看見了,就會發現,那都是你的願促成了這條路,沒有偶然的。”。我想:我能碰到撥打重點專案這件事絕不是偶然的,常人還在講“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麼重要的專案行動我責無旁貸,這是我的責任,而且還必須要做好。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因此我決定克服一切困難一定要參加整體撥打行動,而且要全身心投入並全程參與。

真正做的時候卻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人心,我知道這些心的出現是好事,這是師父給我提高的機會,並讓我發現它們並剷除它們。一是在營救平台的口講我從來沒參加過,相關規定一無所知,心裡沒底。二是營救平台要求打專案是從北京時間早晨8:55分-9:10分發正念開始,然後整體在901房間撥打。北京時間早晨8:55分正好是北歐時間下半夜1:55分。因為我多年來已經養成了零點發完正念睡覺,下半夜起床煉功的習慣,也就是冬季北歐時間晚11點發完正念睡覺,下半夜2:40分起床煉功,每天睡眠時間已不足三個半小時,如果北歐時間1:55分發正念,相當於我還要少睡一個小時的覺,變成連續三天每天只睡最多兩個半小時,而且我的現狀只有在下半夜才是我一天最清淨的時候,居住環境才適合我口講,好在我的家人全力支持我參與這兩次行動,我才得以在共六天的專案撥打中全身心投入。

即然要做那就力爭做好,選擇了那就要克服一切困難,為了怕到點起不來耽誤發1:55分的正念,我用了兩部手機提醒。第一天,1:40分起床,發正念,領兩包案,感覺到心裡沒底,就先到培訓房間學習,經過培訓同修指點,半個小時後開始自己撥打口講電話。第一天下來,總共撥打了5包40個電話。第二天,沒起來床,兩部手機提醒都沒把自己叫醒,醒來後已是2點40分了,錯過了901整體發正念時間,但又撥打了5包40個電話。第三天參加了1:55分的發正念,又撥打了5包40個電話。三天下來總共撥打了15包120個電話,每個電話無論是否接聽至少打五遍,每次都是鈴聲沒了再重撥,接聽率54%。

這次專案撥打拒接和接掛的多,真正互動的只有三通,我不斷的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大家想一想,我說過,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什麼都完了。”

通過學習師父的法,我知道接通率低的問題出在哪了,那就是學法沒跟上,還停留在每天學一講《轉法輪》的狀態,整個修煉狀態不完全在法上。專案撥打的過程中還是結束後,我都在不斷的向內找,實修自己,發現並找出了很多執著心,現在我把它們都曝光出來,並求師父加持清除它們。

首先就是為私為我的心。參與不參與專案撥打,我首先想到的都是我:我連續三天每天只能睡兩個多小時太累了,我打語音電話也一樣是講真相而口講太麻煩了,我下半夜煉功的時間被占用了還得擠其它時間煉功,這不都是安逸心嗎?一切都是我字當先,執著自我,根子就是為私的。師父在《精進要旨》- 佛性無漏中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 我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了。

其次就是怕心在作怪,怕口講不好被拒絕的愛面子心,怕接通了被罵挫傷自尊心,怕做不好的主意識不強導致的沒有正念的自卑心,我找出了這三顆不好的人心背後的虛榮心、求名心、執著自我的心和證實自己的心,並挖出了隱藏在它們後面的怕這怕那的心。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說:“修煉人不能夠存在怕這怕那的心,形成另外一種執著,怕這怕那的執著。”

還有打電話連續無人接或不接的時候就有急躁心,還有對方連續快速拒接或接掛電話引起的怨恨心,還有對方罵人時而產生的爭鬥心,我一個一個的找,還找到了顯示心、求名的心等等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由於這些人心放不下或放的不徹底,就少有慈悲心,那打電話講真相的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還有打電話時的一些不良習慣,有時打電話沒人接時間長了精力不集中看電腦其它內容的好奇心、不負責任的心,時而邊打電話還吃些零食的想吃、貪吃心等等。

我知道產生這些心的是假我,不是真正的我,但是它卻干擾了我做三件事,我就是不要它們。

第一次專案行動後我非常後悔,後悔第二天沒能起來發正念,沒做到三天連續全程參與,沒有做到全身心投入,感覺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原本想做最大的努力參與這個專案,用實際行動作為新年的禮物送給師尊,後悔沒有彌補的機會了。正在我為這事後悔的時候,我看到營救平台又發出通知,計劃對江鬼的老巢上海再進行三天的連續撥打,我慶幸師尊真的給我彌補的機會了,又給了我再一次提高的機會。

為了打好上海 專案,首先我要改變自己,學法注重質量而不強調數量,保證質量的同時儘量多學法,在專打期間保證每天最少兩講《轉法輪》。同時多發正念,不僅要保證四個正點的正念,只要有時間,每個小時的整點正念有時間就要發,甚至長時間發正念,同時撥打電話時主意識要強,保持正念。還要儘量做到天天向內找,努力做好時時向內找。

結果上海專案,第一天撥打了7包56個電話,第二天和第三天合計又撥打了10包80個電話,上海專案共撥打17包136個電話,接聽率78%,比第一次專打提高了24%。第一次專打拒接和接掛的多,真正互動的只有三通,第二次專打拒接和接掛的少,真正互動的有九通。

兩次專案的撥打,師父給去掉了許多不好的人心,過後我又深挖,我還找到了自己還沒意識到的歡喜心。因為這段時間撥打的電話數量也多,接通率也高,口講水平也提高了,不易察覺的歡喜心也上來了。我又繼續找,找到了這種歡喜心的背後還有隱藏的很深的一種非常不好的心,那就是為滿足做“三件事”的條件而打電話的心。由於自己居住的地理位置很少看到中國人,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中的講真相一直困擾著我,做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做“三件事”啊,現在能打真相電話了自然解決了講真相的問題了,這個為完成“三件事”而做事的心不還是為私的嗎?真正的大法弟子完全是為他的,來到人間就一個使命,那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打真相電話也是讓世人了解真相,能夠被救度為目的的,可我不知不覺中又變成為符合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的形式和條件而打電話,還是人在做事。這樣的人心我堅決不要。

我知道,做好“三件事”就是在否定舊勢力,做好“三件事”就是正念正行的走在神的路上。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手,動動腦,付出一點辛苦,師父卻幫我去掉了很多執著心,給了我最好的。我悟到,在打電話時,如果思想不在法上有執著,就相當於在被救者面前樹立了一堵牆。一個生命拒聽真相,不接電話,拒接電話,接掛電話,聽幾秒掛機、罵人等等,都是我作為修煉人思想不完全在法上、慈悲心不夠、執著太多造成的。不產生人念,時時向內找就會破除障礙,線路自通,隨心所願。讓我們重溫師父《洪吟二》-無阻。

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最後恭引師父在《轉法輪》中的最後一段法共勉:

“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

在此也非常感謝對我有過幫助的幾位培訓同修和協調同修,謝謝你們!

個人層次所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