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大亮貧窮行善得仙緣(數文)

慧淳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6月29日】

一、泄漏機密,成仙無望

齊映相國,在當年他應進士舉時,曾經到尚書省中打聽消息,在禮部南院中歇息,遇到下雨,也沒有吃飯,彷徨不知所往,徐徐漫步於牆下。有一老人,身穿白衣,手持拐杖,有兩個小奴相隨,向齊映作揖道:「日頭已高,您可能還沒有用飯吧?我的住處不遠,願意前往麼?」齊映愧謝,就相隨到門外。老人說:「我先走一步,留下一個小奴領著郎君。」說著,躍上白騾,如飛似的去了。    
    
齊映隨著小奴,走到西市北面,進入一處僻靜的街坊中的一所新宅子,門戶嚴密整潔。過了很久,老人又走出來,陪侍的婢女有十餘人,手中各有所持。到中堂落座,華麗整潔,很是豪侈。又過了一會兒,便設宴於樓上,酒饌豐盛珍異。少頃,有人報告說:送來一百貫錢,老人說:「這是酒店的收入,我用一丸藥做一瓮酒。」

天色已晚,齊映要求離去。老人說:「郎君相貌奇異,是想做宰相呢,還是想白日飛升?」齊映想了很久,說:「做宰相。」老人笑了,說:「明年你一定能進士及第,這官是一定會當上的。」又贈給他幾十匹帛,說:「千萬不要對別人講起你的機密!有空閒時,就來一趟。」齊映拜謝,此後屢次拜訪,老人都有饋贈。
    
到了明年春天,齊映果然進士及第,同年見他車騎服飾都很講究,乘著酒醉就詢問他,他不覺將機密全都講了,並約好二十餘人,一起去拜訪老人。老人聽說了,很是後悔。齊映等人來到,老人藉口有病,推辭不見,每人贈送一匹縑,只召齊映入內,責備他說:「你為什麼輕易泄漏機密呢?本來成仙的事,是能辦到的,現在由於你泄密,就不行了。」齊映叩頭請罪,出門而去。過了旬日,再去拜望,宅子已經被賣掉,老人不知所往了。   

二、四郎成仙有義,親戚半信半疑

洛陽縣尉王琚,有個庶出的侄兒,小名叫王四郎。王四郎在年幼的時候,母親改嫁,王四郎也隨母而去,此後,或十年或五年,王四郎必來王琚家一次。但後來,王家因年久未見面,也就不把他當成自己的親族了。
    
唐宣宗元和年間,王琚因為按例調選,由鄭州進京,經過東都洛陽,正在過天津橋,王四郎忽然出現,跪拜於馬前,身穿布衣,腳踏草鞋,樣子很是土氣。王琚沒有認出來,王四郎便自己說了名字。王琚哀憐他很久。四郎便說:「叔叔今天去參加調選,費用一定很多,我有少許東西奉獻,以助您的花費。」就從懷中取出大約五兩金子,顏色像雞冠一樣紅,說:「這不能和一般的金子賣同等的價錢。到了京城,只到金市中尋找張蓬子,交給他,可得二百貫。」王琚很是驚異,便問道:「你一向在哪裡?今天要去何處?」

王四郎答道:「我一向居住在王屋山下的山洞中,現在要往峨嵋山。知道叔叔要到這裡,所以等候拜見。」王琚感到神奇,但又半信半疑,再問:「你現在停泊在哪裡?」王四郎答道: 「在中橋一家姓席的旅舍中。」當時突然下起小雨,而王琚正好沒有帶著雨衣,便急忙要離去,說:「我就到你住的地方去。」王四郎又拜道:「我的行程有期限,恐怕不能敬候了。」
    
王琚逕自回去,換了身衣服就前往中橋,而王四郎已經離開了。於是他向鄰居席氏,詢問王四郎的下落。席氏說:「他一共有四五個妻妾,生得都很美,至於衣服鞍馬,都是華麗異常。王四郎乘著肩輿先行,說是要去往劍南。」王琚暗自驚奇,但還不敢相信。
    
王琚到了上都,當時物價昂貴,費用頓感到不足,就對家奴吉兒說:「你拿王四郎所留下的金子,去訪求一下買主張蓬子。」結果真的有個張蓬子,就把金子給他看。張蓬子驚喜,捧著金子叩頭說:「你從哪裡得到的?要價多少貫錢?」吉兒就說:「二百貫。」張蓬子就置辦酒食,宴請吉兒,又說:「如果還有,可以再來。」吉兒帶著錢回來,王琚大為驚異,第二天親自去訪問張蓬子。張蓬子說:「這是王四郎所賣的金子,西域的胡商,專門在此等候收購,而且沒有確定的價錢,只根據四郎所約定的價錢,如果超過就不接受。」從此他細心打聽四郎的蹤跡,希望能再遇到,可是始終也沒有見到。

唉!遇到神仙,半信半疑,擦肩而過,失之交臂:可惜!當前,有許多法輪功人,向你講真相,送傳單。你不信、不取!也是失之交臂!
 
三、韋丹信黑老,至誠終得好!

韋丹在進士及第以後,擔任西台御史。他一嚮慕道,但未曾遇見過異人。京城有一位道士,與韋丹交往多年.忽然有一天,他對韋丹說:「你好道的心志很堅決,可是沒有成就,大約是骨骼不成。我不能徹底明了此事,你可以自己去徐州問黑老。」

韋丹就請假外出.前往徐州。在徐州數日,問起來,都說沒有黑老。他召來一個衙門裡的胥吏,問道:「這個州城裡有個黑老,他家住在何處?」那胥吏說:「這城郭中沒有黑老,離這裡五里,有個瓜園,裡面有個姓陳的,又黑又瘦,家境貧寒,為人做傭工,賃了半間草房住著。這州里的人,見他又黑又瘦,都稱他為黑老。」韋丹說:「你把他邀來。」

胥吏到瓜園中,招呼他,黑老就是不肯來。胥吏便驅趕著他,把他弄到驛站。這時,韋丹已經穿戴好官服(他是御史),在門口敬候,一見黑老,就躬身下拜。黑老說:「我靠傭工求食,不知有什麼罪過?現在被捉來。希望能讓我能活著回去。」又做出畏懼驚恐的樣子,想走出門,被胥吏們攔阻不放。從早晨到傍晚,韋丹越發禮敬,而黑老則驚慌更甚,想請他到廳堂,始終也辦不到。到了二更時分。他(黑老)才走上台階,但還是不肯坐正座。韋丹再拜,叩問不已。到三更時,黑老忽然倒臥在床上,鼾聲如雷。

韋丹戰兢兢地恭立床前,時間長久,睏乏已極,韋丹不覺穿著官服,倒臥在床前的地上,睡著了。
    
到了五更,黑老起來,用手撫摸著韋丹的背說:「你起來,你起來,你似乎好道,我也很喜歡你。大抵骨骼不成就。就是應該向人間求富貴。待到你應該得道的時候,我就會來迎你,不然的話,恐怕你就會迷路的。等到初秋的時候,你可以再來此地,那時,我為你把話說完。」說罷,黑老就倏然不見了。
    
韋丹回到長安。到立秋前一天晚上.他又來到徐州,黑老已經在早晨死去了。韋丹很是惆悵,就把他埋葬好了後,離去了。此後寂然,二十年沒有消息。

韋丹擔任江西觀察使,到郡兩年,忽有一日,來了一個老叟,對看門人說:「你報告老爺,說黑老來了。」韋丹聽說,鞋子都顧不得穿好,就跑出來迎接。第二天,韋丹無疾而亡,人們都說:「是黑老來迎接他,上天成仙了。」   

四、馮大亮貧窮行善得仙緣

馮大亮,導江人,家中貧窮而好道,卻沒有什麼修習,只是每有道士和方術之士,經過門口,他必然款留招待。他只有一頭牛,靠它拉磨以自給衣食。有一天,牛突然死了。夫妻倆相對而泣,嘆息道:「我們的衣食,全靠這頭牛,牛已經死了,我們還怎麼過活呢?」

慈母山的道士,每次路過他家時,就在他們家裡,接連歇息數日。這天道士又來了,夫妻倆就把這事說給他。道士說:「牛皮和牛角,還在麼?」馮大亮說:「還在。」道士就把牛皮連綴成牛的形狀,砍木頭當作腿,用繩子系住牛口,一驅趕,牛就站立起來,肥健如常。

道士說:「這牛不再飲食了,只管晝夜使喚就行。但千萬不要解開它的口!」從此用這牛拉磨,力氣比平時大一倍。道士走後,也沒有再來。
    
過了幾年,時值盛暑,牛喘息得很急促,牧童很憐憫它,就解開了牛口,那牛便立刻變成了牛皮和牛骨。可是馮大亮的家,已經漸漸富裕起來,就改行開了個酒店,經常用香火,供奉道士,期望能感遇仙人。

同時他還盡力救濟窮困!喜好結交賓客。有三五個打柴的老漢,到他家來飲酒,一直不說給錢,他依然禮貌相待。雖然他們屢次如此,他卻是越發恭敬。忽然其中有一人說:「我們一共八個人,明天都要來,共圖一醉,你不要因為人多而感到驚奇。」到時候,八個打柴的老漢一起來了,其中一個從袖子中,取出一根楠木枝,才五六寸長,栽到庭院中,便飲酒盡興而去,說:「有勞你準備了美酒,沒有什麼可報答的。這樹長到直徑一尺的時候,你就家財萬貫了。那時可以獻助天子,你就青史垂名了!十年以後,我們相會於岷山巨人宮,當傳授給你飛升之道。」說罷,就離去了。
    
旬日之間,楠木就長得高可凌空,直徑一尺,馮大亮家金玉自至,錢幣自己就堆積起來,富足之極,就是卓王孫、糜竺(分別是漢武帝和東漢末年的富人)之家,也比不上他家。

又過了五年,安史之亂,唐玄宗逃亡蜀中,馮大亮進貢三十萬貫錢,以資助國家用度。他的名字因此被寫進史書。馮大亮不僅青史垂名,而且飛升天宇了。

正是:
貧窮愛道多行善,
自有靈士從旁看:
狡漢任他笑你儍,
仙官暗裡增福緣。
有朝一日功德滿,
倏然飛升上雲天!   

(事據宋代《太平廣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