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干擾怎樣才能突破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4月08日】

“病業”和“病業干擾”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七.二零之前我們經歷過師父給安排提高的“病業”關,這和常人的“病”還是有一定區別的,常人有病是業力輪報,是在還債,得實質承受通過痛苦去償還,如果欠命就得以命還才能了結。作為修煉人的身體,師父給淨化清理後達到奶白體出功狀態,已經不是常人的身體了,是超常人了。出現“病”的反應是在過關,是師父把業力消去後給我們留下提高長功用的,但實質的一切師父給承受了,而表現出那個“病”的狀態在我們的身體上讓你看到感受到的是在考驗我們的悟性,如果能把自己當做煉功人在法上提高上來,這種“病業”關馬上就能走過去,不用採取常人醫療手段“不治自愈”。而七.二零後再出現“病業”反應絕不是師父給安排的“病業”關了,是舊勢力安排的“病業干擾”(新學員除外)。特別嚴重影響正常生活和做三件事的,那就是舊勢力鑽我們人心空子強加的迫害了。“病灶”部位反映的是邪惡造成的假象,是另外空間靈體所致,我們決不能承受這種舊勢力的迫害,應該全盤否定、清除解體、正念闖關,才能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那麼在破除“病業干擾”的過程中我們的心應該穩,不被假象帶動,從一思一念中斬斷“病”的觀念完全同化到大法的標準,把自己當神來看,正念清除!以下想從兩方面談談如何破除“病業干擾”:

一、 找出被鑽空子的原因 總結教訓以後做好

有的同修遇到“病業干擾”就極端認為:就不承認邪惡的安排,只是停留在發正念上而不向內找,怎麼發也不見好轉,最後喪失信心,心灰意冷乃至無可奈何;有的同修認為出現“病業干擾”必須向內找,找不著也得找,就是沒做好造成的,把邪惡利用人心鑽空子強加的魔難攬在自己身上,認可舊勢力的存在,這樣邪惡更加變本加厲迫害。我認為遇到“病業干擾”,我們一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才被邪惡鑽了空子,但不等於承認邪惡的這種安排,因為舊勢力就是要干它們要乾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就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這與邪惡迫害沒有關係。“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好好查找自己歸正在法上,總結教訓改正錯誤以後做好。

一同修曾三件事做的很好,後來身體被“病業干擾”迫害,癱瘓在床,堅持四年一片藥也沒吃也沒上醫院。但和她交流時發現她只停留在找漏狀態上,一直承認自己沒做好,致使邪惡對她干擾迫害沒完沒了。

我們向內找是對著法找自己哪兒沒做好,與邪惡鑽不鑽空子迫害沒有任何聯繫,思維上沒有任何連帶,就是按照大法的標準師父的要求做好,因為邪惡強加的干擾迫害的理由與它本身存在都不能承認的。如果陷入邏輯推理思維的觀念中查找自己被“病業干擾”的原因,就會走入迫害的怪圈中,就在承認舊勢力的存在,邪惡就會以此為理由管你,那樣去找心修心就是在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了。“要清醒的分清個人修煉與邪惡迫害法是兩回事。這一切的安排給大法造成的干擾,要強加給我與法什麼是絕不能認可的,所以它們要承擔它們幹的一切。”(《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因此對邪惡強加的迫害就是清除!由於這方面法理不清晰造成被舊勢力迫害離世的事例各地都有。

二、用法破除

我們往往遇到魔難干擾時不知怎麼破除,經常採用人的辦法,實在熬不住了,有的只好去了醫院,有的硬挺直到不行離開人世。師父把所有能力都壓在這部法中,給我們的都是法都是功,是有強大威力的,就能解體邪惡。“功就是法,法就是功,精神本身就是物質。”(《休斯頓法會講法》)“法能破一切邪惡,”(《排除干擾》)但有時在難中人的觀念占上風,這時我們用師父的法把人念壓下去排斥掉,這個過程就是解體它(邪惡)的過程,加強學法看住自己一思一念,別讓邪惡鑽思想空子,不給它喘息餘地直至解體滅盡。觀念改變,身體自然就發生變化,那個難就變的很小啥也不是了,就會很輕鬆破除。

有一次我身體出現嚴重“病業干擾”,常人有的說是胃癌,我就不信那個邪!我忍著劇痛很吃力一步一步挪到附近的山上,找了個沒人地方,我對著迫害我身體的邪惡生命大聲背師父的法:“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什麼都沒有。”(《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宇宙中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可是因為宇宙在正法,我是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是可以徹底把操縱與利用邪惡生命的神與邪惡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層次,不管誰打的、誰操縱的、誰利用的、誰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裡毀掉。”(《北美巡迴講法》)越背正念越強,每天我抽出一個小時時間反覆大聲背師父這幾段講法解體邪惡,嗓子喊啞了我也不停,我相信打出的都是功,剛開始沒什麼感覺我不為之所動,就相信師父法力無邊無所不能,漸漸身體發熱,一次次身體出來的都是涼汗都是陰性不好的敗物,我知道師父在給我清理,越來越有信心,堅持二十天連續破除,終於在師父呵護下解體了邪惡,我闖了過來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通過這次證實法的經歷我學會怎樣破除邪惡,怎樣否定舊勢力了,怎麼樣在法中修煉了,法理也清晰了許多。知道修煉是踏踏實實修不是做樣子,不是背背法就行就能闖過來的,必須頂著物質不被邪惡造成的假象帶動,破除過程中去掉很多人心,不隨彎兒就彎兒,逆著邪惡安排的做,什麼事兒反著來,行為做到,就不聽你舊勢力那一套,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愁邪惡不滅!那才見證了“正念制止行惡”(《精進要旨三》)“神佛世上走 邪噁心生愁”(《哄吟二》<普照>)的法理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