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媽媽

笑梅


【正見網2014年05月14日】

搬離新澤西州快二年了,在那個山區小城居住近三年的時間裡,我結識了一位善良的猶太老人,並結為摯交,我稱她“朱迪媽媽”。

在我的電子郵箱裡,仍然保留著朱迪媽媽於三年多前寫給我的一個簡短郵件:我感到在我這把年紀能找到像你這樣的朋友真是一份禮物。你是我的珍寶。(I FEEL LIKE FINDING A FRIEND LIKE YOU AT MY AGE IS TRULY A GIFT. YOU ARE MY TREASURE.)

離開新澤西之後,我和朱迪媽媽會時不時的互通電子郵件,互報平安。尤其我們這邊有惡劣氣候時,朱迪媽媽總會發來郵件問問,我們是否受到影響。

今年2月份的時候,不知為什麼,我常想起她,那時美東地區也沒有什麼壞天氣,但不知為什麼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掛念。我發了郵件,沒有回音,打電話,沒人接,我越發擔心起來,就在這忐忑不安中度過了幾天,終於收到了她的回信。那封信比較長,讀著讀著,我的心跳加快,淚水涌了出來:

“親愛的海倫,

非常抱歉沒有回覆你的電子郵件,不過,我一直在醫院裡。現在好些了,我曾經歷一段難熬的時間。2月初,我開始有要暈倒的感覺。我給我的心臟科醫生打電話,他說,我的心臟起搏器剛剛檢查過,二周前剛看過他。他說,我如果再有不適的感覺,可去急診室。但他認為不可能是心臟的毛病,最好現在去耳科醫生那裡。我去了,檢查我耳朵沒問題。十天後,我去了家庭醫生那裡,他檢查後說,我看上去還好,只給了一點治暈的藥物。回來的路上,我開著車就昏過去了。 幸運的是,車子不知怎麼開到路邊的一塊空地上,一堆積雪把汽車攔住了,沒有傷害到人,我也沒有受傷,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裡了,醫生緊急為我換了心臟起搏器。”

在信的最後,朱迪媽媽寫道:“我非常感恩我是被保護的。”(I AM VERY GRATEFUL THAT I WAS “PROTECTED”.) 這是第二次朱迪媽媽說這句話了,我仿佛看到她說這話時那神秘的樣子。於是,和朱迪媽媽相遇、相處的一幕幕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2011年入冬時,美東下了一場暴風雪。很多地區都斷了電。一天中午,我不得不走出來,借太陽的光來取暖。朱迪媽媽正牽著她的小狗散步,那個時候,我們還只不過是見面打個招呼的街坊。她問我: “還沒有來電嗎?”我說,“沒有。”她說,“這麼冷,那怎麼行呢?今晚你和你女兒到我家來住吧。”接著,她就把家裡的電話告訴我,並說,晚上為我們準備晚餐。

在那個寒冷的冬夜,朱迪媽媽的餐桌上,擺了三碗熱氣騰騰傳統猶太餐----Matza ball soup。那是我今生喝過的最好的湯。在她家的客房睡了平生最舒適溫暖的一覺。第二天,我們家也來電了,朱迪媽媽說,“真希望多停幾天電,你們好多住幾天。”從此,我們變成了好朋友,哦,不,我的真實感受是,朱迪老人是我前世的親人或朋友,今生我們又重逢了。我們象母女一樣互相關懷著。我教她做餃子,她教我做Matza ball soup。

在之後的幾天裡,她了解了神韻演出,並渴望早日走進劇院觀看神韻。還記得她在網上看神韻的介紹短片時,她感到她的整個房子更加溫暖明亮。又過了幾天,她自己定購了一本英文的《轉法輪》,開始每天讀了起來。她讀《轉法輪》很慢,她需要時不時的去看一些中國修煉名詞的注釋,但她仍然說,“我不管懂不懂,我就是每天堅持讀。”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有十來天沒有見到朱迪媽媽了,我便打電話給她。她告訴我說,她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右肘摔傷了。我匆忙趕到她家。朱迪媽媽右臂打著夾板,她見到我時很平靜的說,“這簡直是神奇!我非常的感恩!”接著,她跟我講當時的過程。原來那天她穿著兒子給她的禮物:一雙新拖鞋,正要下樓時,腳下一滑,從樓梯上一下栽了下來。幸好她三歲的孫子正走在她前面的二個台階上,緩衝了一下,結果二個人都沒有什麼大事。她感慨的說:“以我這把年紀(當時朱迪已75歲),要從上面直接一頭栽下來,即使不要命,也得癱了,醫生都說是奇蹟。你知道,我是被保護的。”說著,頑皮的眨眨眼睛,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那天,朱迪媽媽不知用了多少次“感恩”這個詞,臉上洋溢著幸福安祥的微笑。

2012年4月,朱迪媽媽終於在紐約林肯中心觀賞了神韻,她在好萊塢工作的小兒子,那時正來看望媽媽,朱迪請兒子一起觀看神韻,作為給他的禮物。他看完了之後說,這是他度過的最好的一個假期。朱迪媽媽則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神韻的美好。

2012年的夏天,我們依依不捨的離開新澤西州,告別了朱迪媽媽。今天是母親節,謹以這篇短文記錄我與這位美國媽媽的一段善緣。

後天(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的生日,我代表全家和朱迪媽媽,與所有在大法中受到呵護的生命一樣,懷著一顆最虔誠、謙卑和感恩的心,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生日快樂!

寫於2014年母親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