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漢語的幾個字

盧文


【正見網2016年12月16日】

中共上台以後,說是繁體字複雜、難學、書寫費勁,要改字,把字簡化。1955年1月中國文改會擬定了《漢字簡化方案(草案)》。 1956年1月28日中國國務院審訂通過了《漢字簡化方案》。1964年5月中國文改會發表了《簡化字總表》。1977年,曾公布《第二批漢字簡化方案》,發布“二簡字”,試用一段時間(約八年)後,因為字形過於簡單且混亂而宣布廢除。使漢字成了大陸現在用的樣子。

漢字是神傳字,每一個字都有神要給人傳的道德、文化因素、預示,包含著正能量。簡化字其實是舊勢力的安排、破壞,把繁體字裡邊的道德、神傳文化因素、正能量都給移除了,偷偷的換成了魔的因素、邪的因素、邪的能量,禍亂人間。

這裡邊最主要的恐怕是“導”字。繁體字是“導”,上面一個“道”字,下邊是個“寸”字。用“道”給人定分寸。“道”,道德也,用道德,具體說就是從漢朝用儒教,從唐朝開始的以儒教的“仁義禮智信、孝悌恥廉”,道教的“無為、清心寡欲、順其自然、無爭”,佛教的“善,眾善奉行,與人為善,做善事,做好人;諸惡莫做,不做任何壞事”三教來教育、引導人、百姓、全國人民,用釋儒道的精髓來給全國人民立規矩、行為規範、做人的標準。所以中共建政以前,國人的道德水平普遍較高。

我們再看看這個“導”字,中共把“道”改成了“巳”。巳,是什麼?在中國傳統文化十二地支裡,“巳”的涵義是“蛇”,引申是什麼意思?蛇,蛇精,妖怪、吃人的魔鬼也!那實際上這個“吃人的魔鬼”就是共產惡黨。這個惡黨把傳統文化說成是迷信加以批判、廢除,利用馬列毛的邪說來禍亂人間,什麼“無神論”、“砸爛舊社會”、什麼“消滅剝削”、“階級鬥爭”、什麼“公有制”、“共產主義”、什麼“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什麼“三個代表(三個流氓)”,脅迫、毒害全國人民。這個“吃人的魔鬼”建政後,通過一次次運動,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死了八千萬人,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舊勢力讓共產惡黨完成其最主要使命:鎮壓法輪大法——宇宙大法,利用全國全部宣傳工具以“無中生有、張冠李戴、移花接木、造謠誹謗、電視短劇捏造事實”等等卑鄙下流無恥之極的手段不間斷地對全國乃至全世界人民散布“法輪功學員殺人、自焚、不做工作,煉法輪功的不吃藥死人”,“法輪功創始人與黨爭奪群眾,要奪權”等等謊言,毒害、欺騙全國、全世界人民。利用各級黨、政、軍、公、檢、法、司、宣、教、外交,建立了一個蓋世寶法西斯式的非法邪惡組織6•10,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的各種打壓迫害,下崗、開除公職、勞教、判刑,用聚古今中外之大全的各種刑具、花樣眾多的酷刑肉體迫害、性侵,一直到酷刑迫害死、殺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幾百萬。至此這個“巳”——“吃人的魔鬼”——共產惡黨的邪惡到了極致。共產惡黨的罪惡使命也完成了,將被上天清除掉了。

共產惡黨竊國六十八年,用馬列毛邪惡理論,愚弄、欺騙、忽悠全國人民,經過幾十年的洗腦,把許多中國人變成了賊(偷拿盜搶、坑蒙拐騙、貪腐賄賂、黃賭毒殺),變成了鬼(為了賺錢無惡不作,哪管別人死活,無食不毒)、變成了魔(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更多的人是對這些“賊”、“鬼”、“魔”,習以為常,泰然漠視、麻木放縱。

當然舊勢力安排共產惡黨禍亂人間、鎮壓法輪大法是以共產惡黨的滅亡為最終結果,所以在簡化字裡都有預示。如大家都知道的繁體字“進”和簡化字“進”字,由越走越佳、越好,改成了越走越壞,最後走到井裡去了,淹死了。這實際上是預示著今天由於江妖怪鎮壓法輪大法,以“假惡鬥”對抗“真善忍”,使人的道德全方位急劇下滑,共產惡黨罪大惡極,一天不如一天,已經病入膏肓,快走到“井”裡去玩完了。

還有這個“尾”字,上邊一個“屍”、下邊一個“毛”。“屍”,屍體,死亡、滅亡也;“毛”,毛澤東,共產黨也。那“屍”,“毛”就是剷除共產惡黨,就是當今、在正法結尾時“天滅中共”,正應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500年前崩裂的奇石上的天字:“中國共產黨亡”。

看共產惡黨的下場快要到了,那些至今鑽到共產惡黨的圈子裡不肯出來,被這個“巳”——“吃人的魔鬼”忽悠得善惡顛倒,佛魔顛倒,癲癲狂狂,不知好壞,還認為共產惡黨好,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舉報、抓捕、關押、起訴、審判、酷刑迫害、殺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是多麼的淺視、多麼的沒有頭腦、多麼的無知!這樣人的下場將是多麼的悲慘、可怕!唯一的希望就是與江澤民這個妖怪、共產惡黨這個“吃人的魔鬼”快點決裂、切割,站在法輪功一邊,退出共產惡黨的黨團隊組織,立功贖罪,贖回以前的對法輪大法犯下的各種罪業。

神佛是慈悲的,在等待著你們這些人儘快醒悟!神佛又是威嚴的,到最後作惡不停的都將被神佛當成人渣、垃圾從這個地球上清除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