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煉提高

英國弟子


【正見網2003年09月03日】

99年7.20邪惡瘋狂迫害大法以後,我輾轉來到英國,遠在異國他鄉,人生地不熟,我多麼渴望能有一本大法書啊!我多次到倫敦的海德公園及其它地方尋找同修,多方打聽毫無音訊,一晃過去了半年多。

2000年3月的一天,我在一條商業街上看到了一個英國小伙子,手裡拿的傳單帶有中文「法輪大法」字樣,我迫不及待地跑上前,諮詢他能否將傳單送給我,並打聽煉功點。事後得知,這個小伙子是從在街邊洪法的同修那裡得到的傳單,我與他不期而遇,真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在這之後,我找到了同修,得到了我日夜期盼的《轉法輪》這本寶書,從此步入了新的裡程。

一年多後,在經濟條件很有限,語言不通,所處境況窘迫的情況下,我毅然決然買一輛車,從此以車代步,行進在正法洪法的路上。幾年來,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幾乎跑遍了英國西部大大小小的城市鄉鎮。雖然苦些累些,因為我能溶於法中,明白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我的心是充實的,心情是愉快的,心胸是坦蕩的,我的腳步也是輕盈的。這幾年,我最大的收穫就是不斷突破固守的僵化的人的觀念,遇到問題及時向內找,不斷地提高心性。同時,在不同時期也能夠領略到「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不同層次的不同內涵。

在我還沒找到同修及大法書的那段時間,我深深感到離開法的日子是如此淒涼,常人的觀念也在日益加重。舉個例子來說,有一次我實在很口渴,請一位朋友上市場幫我買瓶水,他回來時我問他水買到沒有,他說他本來是幫我拿了一瓶水,但因為自己買的東西太多了,所以又把那瓶水給拿下去了。我聽到了簡直氣得不行,當時勉強忍著不發作,過後靜下心來,我回想起師父在講法中,在談到如何提高心性時曾舉了個分蘋果的事例,同時想起師父說過:「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精進要旨》「何為忍」) 我知道自己沒有做到修煉人的標準,我的這種狀態很不好,我認識到不能再放任自己滋養各種人心,應該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大法弟子。

想到在中國有那麼多的常人還在被謊言所蒙蔽,我準備到郵局向中國郵寄大法真相材料,我每一次都能夠郵50-60封信。 雖然郵資是個不小的數目,但我心裡想的是那些還沒有被救度的眾生,我心裡裝的是如何更好地向大陸同胞講真相,而不在乎花多少錢。 有一次我又去郵局郵信,一個服務人員問我在大陸是不是有很多親友,同時她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瞅著我,好像覺得我很可笑。 起先我有些不自在,有意迴避,不過我轉念一想,她這樣對待我肯定是我有問題,我發現我只顧郵材料,卻忽視了身邊的人。 於是我鼓足勇氣向她講真相,同時把隨身帶著的英文小冊子以及真相光碟送給了她及她的同事,我的這一舉打消了她們對我的偏見。 在以後的接觸中她們不僅對我很友好,同時也很關心大陸大法弟子的處境,並且在我們的營救英國大法弟子在中國被迫害的親人簽名冊上籤了名。

在經歷了很多事情後,我認識到了遇到問題及時向內找的重要性。我在目前所工作的店裡,雖然取得了一些工作成效,獲得了老闆的肯定,但老闆娘總是冷言冷語地挑剔。為此我認為她是常人,我應該高姿態,不應該和常人一般見識,所以總是默默的忍耐、承受,但心裡還是感到不平衡。

後來我讀到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話:「……大家記住我這句話:你真能夠把自己當做一個修煉的人,你碰到什麼事情、麻煩事,你心裡頭不高興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對不對,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理解到以前我總是怪人家挑剔,而忘了向內找自己,通過學法心性提高上來,我明白了這段法理,我試著站在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在我的心性提升後,實質環境就發生了變化,在近一段時間的兩次大型洪法活動前,她由過去的很不情願准假到現在主動提供方便,使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不但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周圍的環境。

今年4月以來,我聽到很多英國弟子到倫敦中國大使館發正念掃清訴江案順利進行的一切障礙,我也動了那一念,想和同修一起去使館和平請願。有一階段我利用每周僅有的一天休息時間,出發後先在英國南部城市洪法,然後直奔倫敦中國大使館守夜,在使館門前學法煉功發正念。

有一天下半夜,我坐在使館門前的台階上,借著路燈投射下的光讀《轉法輪》,讀著讀著我的眼皮逐漸發沉,困魔一波接一波地向我襲來,一陣陣刺骨的涼風吹得我直打寒戰。由於我白天和晚上忙於洪法和趕路,中午飯和晚飯都沒有吃,我越來越感覺到餓,我又困又冷又餓,真的有些要支撐不下去了。這時我眼前浮現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一句話:「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想到作為大法弟子是有責任感的,在哪裡都應該充分發揮自身的作用,我是到使館請願發正念來了,我應該是神的狀態才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悟到根本上就不能承認冷、餓、困的干擾,只有常人才會困,才會餓,才會冷,神是不會有這種狀態的。我在這裡除惡正法,一切都應該是最好的,我下定決心徹底清除它們,我的心逐漸地穩定下來,一直堅持讀書煉功發正念到早晨。這一次,我深深體會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就是在突破人的固守的思維觀念,當一個大法粒子能容於法中時,那真是什麼事情都可能做得到的。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為了加大力度在我們地區講清真相。我和同修們想在我們地區商業主街申請場地,戶外洪法,但是我們和政府書信往來後得到的結果是整個夏天,可用場地都被占用,無法提供給我們使用。有的同修認為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了。但我認為那是人的觀念,通過加強學法,我在這件事上有了更明確認識:因為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們是真心為眾生帶去大法真相,我們應該能申請場地的。

我決定和同修親自去拜訪有關部門商榷此事,我們在政府辦公大樓下沒有急著進入辦公大廳,而是齊發正念,剷除阻礙我們證實法的一切邪惡。發完正念後我們坦然步入大廳,約見了主管此事的負責人,向她講清真相,並將真相雜誌,報紙,VCD光碟贈送給她。結果在我們的誠心溝通下得到了很好的效果,負責人表示盡最大能力促成此事,最後我們如願以償,順利地申請到了洪法場地。

有一次我在下午還得上班的情況下,一位同修提議到離我們這1小時路的城市去洪法,雖然我知道她的提議是好的,我也知道只要對大法有利就應該去做,但我卻找了一些理由,包括更好的符合常人狀態,並以工作比較緊為由,不情願此行。但是同修的態度很堅定,為了更好的對大法工作配合,我想到我應該先向內找:我發現自己遇到問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工作,想到的是自我,而不是整體利益,我看到自己在固守著不易察覺的人的觀念並且還有消極狀態,找一些藉口,看到了這些不足,我也就決定放下這些人的觀念,和同修一起,坦然步上洪法的旅程。結果,我們在那個城市不僅洪了法,而且還遇到了主管申請場地洪法的政府人員,為我們下一次到那裡洪法開創了機緣。這一天我不僅和同修一起圓滿地完成了講真相的工作,而且我下午按時回到店裡。

幾年了,風裡來雨裡去,我在大法中錘鍊,大法在不斷地洗淨著我心靈的污濁,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覺中昇華。 通過深入學法,我越來越明確了我在這一特殊歷史時期所應肩負的歷史使命和所應承擔的責任,無論未來的路有多長,我一定會堅定的走下去,把大法利益放在第一位,為眾生著想,為他人著想,為整個地區的整體利益著想。沐浴在法光中,我相信我會做得更好,最後以師父的一段經文做為本文的結
尾:

路漫漫已盡,
霧迷迷漸散;
正念顯神威,
回天不是盼。

(2003年英國法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