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廿七:亡朝前奏曲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正見網2017年09月12日】

0912

文丁殺季歷

武乙死了,繼位的是他的兒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幾個版本,《史記》叫他太丁,甲骨文裡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數古籍稱他文丁。

文丁在王事上無所建樹,倒是做了幾件意義甚為深遠的事。

一個是繁衍了一群名人。

比干、箕子是他兒子,微子是他的孫子;商紂王更是大名鼎鼎。宋國二世君微仲也是他的孫子,是孔子十五世祖。都是歷史上有大動靜的人物。他還為周文王生了一個妃子,不遠的將來要嫁入周室去。

相比之下,傳他位的大兒子、商紂王的父王帝乙是最沒有聲音的。

二是留下一個懸案:〝文丁殺季歷〞。

武乙死了江山沒有換,季歷繼續為商朝效力,歷年四處出征,多有克勝。文丁十一年,季歷打敗了翳徒戎,帶著三個翳徒戎首領的人頭到殷都,向文丁獻俘報捷。文丁突然下令囚禁了季歷,不久,季歷死於殷都。季歷是鬱悶而死還是被文丁殺死,是歷史上的一段公案。

武乙在世,商王朝已經〝衰弊〞,諸侯離散可以想見,好在有個季歷忠心勇猛,好生幫扶著。如今季歷一死,商朝在淪落的路上再也掉不回頭了。

普通人犯個錯,賠禮道歉以後改正就好了。君王一念之差犯了錯就糟了,大將丟了,王朝外圍沒有守護者了,諸侯對你沒敬意了。

文丁不久也去世了,留下一堆後遺症,讓兒子帝乙去收拾。

第三件是鑄造了迄今為止發現的世界上最大的青銅器。

它叫司母戊鼎,長寬高為110cm×78cm×133cm,重量是87.5kg,不是一點點大,是巨大。鼎壁有〝司母戊〞字樣。

文丁用它向母親獻祭,把它埋到了地下,1939年被發現。

近些年不斷有青銅器出土,發現司母戊鼎的花紋等更接近商朝中期風格,因此也有人認為司母戊鼎的主人是武丁王的兒子祖庚或者祖甲。作器人的分歧姑且存疑,因為影響不到歷史的發展。

司母戊鼎產生了巨大影響,影響的是人們對古代文明的認識。各路學者研究了幾十年,這麼大的傢伙,這麼合理的合金配比,怎麼做到的?

文丁的在位時間也有不同版本,最短的是三年,最長的十三年,也只能存疑了。不過三年就有點可疑,商王朝在文丁手中不用像武乙一樣遷徙以避東夷,周朝的先祖季歷從立了大功成為功臣到被囚而死的過程,也是周王室由弱小到壯大再招致忌憚的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君王失德,天譴也是一定會來的,太丁年間,商朝的母親河洹水,發生過〝一日三絕〞。

洹水,如今名為安陽河。流經安陽市、入衛河後向北匯入海河,從天津入海,對商王朝很重要,王都安陽坐落在洹水之畔,甲骨文留下過不少商王為它祭祀、占卜的記錄。

這條河一日斷流三次,氣候的波動可想而知,引起的恐慌也可想而知。

最麻煩的是〝衰〞,王朝失去道德號召力,諸侯就不來朝見,背過身去不認大商為天下共主了。

帝乙歸妹

文丁的兒子帝乙,名為羨,在位三十七年。

《史記》說此時商朝比原先愈加衰落:〝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首領冤死的周族也來伐商。東邊的小國人方再次叛亂。

帝乙接過的,不僅有父輩的王權,還有〝債務〞。帝乙把妹妹嫁給了周文王,以此致歉並與周族重修關係。婚禮進行得很隆重盛大,敘述周朝開國的史詩《詩經‧大雅‧大明》描述道: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 文王初載,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於渭, 造舟為梁,不顯其光。

──上帝監察著下方,天命已經賜予周文王。文王即位之初年,上天為他作合姻緣。就在洽水的北邊,也在渭水涘水旁。文王就要舉辦婚禮,大國有個好女子。
──大國有個好女子,就像天上的仙女。聘娶兆顯吉祥瑞良,迎親到渭水接佳人。造出小舟連成浮橋,婚禮隆重充顯榮光。

帝乙在位三十多年,史籍裡幾乎沒有他的記錄,不知是不是與他挑選小兒子〝受〞繼位有關,〝受〞被後世稱為紂王。

他可能又遷了一次都,把〝沫〞邑改名為朝歌;也可能只是在朝歌居住,中央政府還在安陽都城。史籍的記錄一種是:帝乙徙都到洹水的北邊朝歌城,他的兒子商紂王也以朝歌為都;另一種是:從盤庚遷都到殷地到商朝被滅,二百七十三年沒有再遷都,朝歌和武乙的幾處居住地,都是離宮別館而已。

這個不算問題,哪裡還不一樣?歷史學家就不那麼看,就像偵探破案,被調查人的家庭地址總是搞清楚比較好。河南當地的人也不這麼看,朝歌人堅信紂王的都城在朝歌,態度熱切著呢。

史籍裡未見帝乙的王事,出土的甲骨文有一些,都是征伐叛亂的。很辛苦。但是沒有能平定。商朝已經走入暮年,靠一個兩個君王的武力征戰改變不了它的命運。

參考文獻:
1.《竹書紀年》
2.《後漢書》
3.《呂氏春秋》
4.《晉書》
5.《商代社會生活與禮俗》
6.《周易卦爻辭中的故事》
7.《商代史九‧商代戰爭與軍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