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慘死山洞見真相 正法修煉破迷題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14日】

在二零一四年的夏天,當讀到「辟穀」時,我看見了一個情景:我曾經是個修道人,在山洞裡修行,後來死在洞中。以後,每當讀到這一節時,我都斷斷續續的看到了不同的情節,還看到了天上的一些景象,看到道家的師父把一個我接走了,另一個我去轉生了。

在歷史上以往的修煉中,修的都是副元神。師尊在講法中早已把這法理明明白白的講給了我們。

師尊在《大圓滿法》中說:「千萬年來在常人中傳出來的其它功法都是修副意識的,修煉者的肉體和主意識只起載體作用。圓滿時副意識修上去了,他把功給帶走了,修煉者的主意識和本體什麼都沒有,修煉一輩子前功盡棄。」

師尊在《轉法輪》中說:「按佛教講,他還得入六道。因為在他身體修出了一個大覺者來,他也是積了大德了,那怎麼辦?可能就是來世當個大官,發個大財。也只能這樣,那不白修嗎?」

我把我看到的修煉故事寫出來,希望大家透過這個故事知曉以往修煉中的迷局,更希望同修看到這個故事後能更加精進。  。     

在那一世中,我是一個富貴人家的公子,叫傅連生,從小苦讀詩書,以求揚名天下。在15歲那年,一天午後,一位鶴髮童顏的道長進了書房,看著我,說:「根骨不錯。」我驚訝的看著他,奇怪他沒有打開門,怎麼就能破牆而入。道長說:「用心攻讀,甚為辛苦,我有奇學,傳授於你,可長生不老,避人間疾苦,逍遙自在。」我搖頭說:「生命來之父母,豈可離棄父母,我當榮耀門庭,以報父母養育之恩。」道長笑了,說:「隨我修行,得大自在,回來報父母,同理同理。」我一再搖頭,道長說:「迂腐之理,灌的我徒兒耳聾眼瞎,收你為徒我定下來了,你反對也沒有用了。」

道長上來架住我的胳膊,拍了一下我的腦袋,我就覺的自己暈暈乎乎的,好像騰雲駕霧了一般,耳聽的呼呼風聲,眼睛卻被風吹的睜不開了,過了一會,就覺的腳著地的感覺,我睜開眼睛,看見了一個洞府,甚為整潔,一眼看見地上有一個碩大的太極圖,裡面有東西在轉,一種莫名的、奇異的力量吸引著我,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它看。道長說:「乖徒弟,好好看,我去辦點事兒。」道長轉身走了,我看了一會,覺的肚子餓了,看看石桌上有山果,就拿過來吃,渴了,就喝葫蘆裡的水,然後再看那個圖,越看心裡越清靜,什麼也不想,有時就覺的自己的腦袋裡有東西在轉,看睏了,就睡在木床上,我就在洞中重複著這些事情,也不知過了多久。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父母,鬧心異常,我想回家,就試著找洞口,轉了一圈,沒找到,心裡焦躁,這時有一個聲音對我說:「好好修行,不要想家。」我看看洞中,只有我一個人,那個聲音從哪裡來,好像是從我頭上發出來的,我仰頭看了看,什麼也沒有,覺的納悶。我又在洞裡找了一遍出口,還是沒找到,我累的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我看見了我,精神抖擻,腳下生風,往家裡跑,到家門口,被攔住了,守門人說:「哪來的道童?不得進入。」我一看自己,穿著道童的衣服,我說:「我是公子。」門人笑了,說:「你看看,公子來了。」我一看,門裡出來一個公子,和我長的一樣,穿著我的錦繡衣裳,我愣住了,那個門人一推我,我摔個大跟頭,倒在地上 。

這時我耳邊就聽到一個聲音:「快醒醒,別睡了。」我一睜眼,看見道長,我抓住他的胳膊,說:「我要回家。」道長說:「剛才你不是回家了嘛,吃個閉門羹,還摔個大跟頭,回家有什麼好的?」我有些傷心,道長說:「你怎麼這麼痴迷,別人想拜我為師,我都不理他。我看你根基不錯,才收下你。這樣吧,我帶來了你喜歡的飯菜,在桌子上,你都吃了,我讓你回家。」我一聽,很高興,走到石桌前,飯菜豐盛,我拿起筷子,開始吃飯,進入嘴中的食物突然變的很難吃,我吃不下去了,停了下來,看著道長。

道長哈哈大笑,說:「你在洞中已經修行兩個月了,你吃的山果、喝的水,達官顯貴都吃不到,你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信,你和我出去,看看自己的能耐。」我半信半疑的跟著道長,出了山洞,道長指著二十米開外的大樹,說:「你飛起來,把樹上的果子摘下來。」我往上一起,發現自己輕飄飄的,我飛到樹上,摘下果子,又飛了回來。道長又說:「那邊有山泉,你把山泉水憑空引來。」道長告訴我怎樣做,我按著他的說法,手對著遠處的一股山泉,就看見那股山泉從遠處飛來,形成一道水線,道長把一個葫蘆拿出來,泉水進入葫蘆裡,讓我納悶的是葫蘆裝了很多的水。道長說:「可以了。」我手停了下來。道長把葫蘆放在地上,又隨手撿起幾個小石頭,用手捂著,轉動兩下,示意我用手接著,我伸出手來,接到的是幾個雞蛋,還熱乎乎的,我非常驚訝。道長說:「這只是小能小術,不算什麼,你拜我為師了,我傳你大道,可位列仙班,得大自在。」

我想了想,跪在地上,說:「徒兒願拜您為師,卻惦記父母,請您開示。」道長一聽,哈哈大笑,隨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說:「自己看吧。」我看到圈裡面有霧氣,霧氣散盡,出現了我的家,我看到我娶妻生子。後來,父親娶了一個女子為妾,妾生了個兒子。十多年後,我生病,臥床不起,姨娘在我的飲食中下毒,我死了。姨娘又在母親的飲食中下毒,母親去世,姨娘成為女主人,我妻子被攆回娘家,姨娘虐待我兒子,我兒子得了肺癆死去。

景象一下沒了,道長說:「這樣的人生有趣嗎?」我無語,道長把葫蘆口朝下,拋在樹枝上,說:「現在,葫蘆裡的水是熱的,你沐浴後,拜我為師。」我洗了一個酣暢淋漓的熱水澡,換上一身道家的衣服。

我叩拜道長,口稱「師父」,師父扶起我,說:「今後的人生我已經重新給你安排了,且不可再動妄念。我用你佩戴的一塊玉,演化了一個你,半年後會生病而死;你母親欠姨娘一命,要還業債。」我謝過師父點化,隨師父回洞中修行。

師父讓我盤上腿,把我的手在身後綁上,腿也綁上。我說:「師父啊,不用綁。」師父一笑,說:「你好好煉功,我出去一會。」師父走了以後,我按照師父傳授的心法煉功,一開始很舒服,漸漸的有些腿疼,越來越疼,想把腿拿下來,手卻動不了,疼的渾身冒汗,骨頭就像折了一樣,我動來動去,離開了鋪墊。我意識有些模糊,疼痛感卻愈發真實,就像有刀子在割我的肉,然後又刮我的骨頭,我疼的咬破嘴唇,忍受不住,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聽見了師父的說話聲,師父說:「怎麼偷懶,不好好煉功?」我不敢說話。師父說:「得病,被灌毒藥比這苦,悠遊自在就想成神,怎麼可能?」師父扶著我坐好,示意我張開嘴,師父把一粒丹藥放在我嘴中,教我兩句口訣,師父又走了。

我一陣輕鬆之後,疼痛又捲土重來,讓我難以忍受,我怎麼扭動,那個繩子也不開,我疼的又暈了過去。這樣的事情出現幾次之後,有一天,師父急眼了,師父拿起鞭子抽我,一邊抽一邊說:「你要受不了這些苦,就趕緊回家,哪有你這樣的弟子,師父一走你就睡大覺。」我被打的血肉模糊,師父還是火氣沖天,我生出愧疚之心,忍不住哭了,師父更生氣了,師父把我的綁繩鬆開,說:「哭什麼?我不要你了,你趕緊回去吧,娶嬌妻美妾,即使被毒藥藥死,也不用天天吃這種苦……」

我流著淚跪到師父面前,說:「師父啊,我錯了,即使你把我打死,我也不回去,請師父息怒!」我連連磕頭,師父說:「你抬起頭來。」我抬頭仰望師父,師父看著我,說:「你出生在富貴之家,吃不了苦,還是回去吧。」師父把綁繩拿走,放在一邊,灰心喪氣的說:「我得散散心去,收個不如意的弟子,真要氣死我了。」師父走了,我修道之心反而更堅定了,我拿來綁繩,又撿些石子,我把石子放在鋪墊周圍,盤上腿,用繩子綁上,發誓說:「請本部的神靈加持我,我一定不能昏過去。」

盤上腿之後,不一會,疼痛難忍,但是無論怎麼疼,我都不動,忍過一陣之後,又輕鬆了,不一會,又疼的要命。這時,我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師兄在嗎?我來了。」話音未落,一個手拿拂塵的道姑出現了。她看看我,說:「你就是我師兄收的弟子吧,挺好的一個弟子,被我師兄折磨成這個樣子,你乾脆拜我為師,我來教你。」說完,她拿出一個葫蘆,喝了一口水,然後鼓起腮幫,一口霧氣噴到我身上,我覺的身體十分舒服,發現鞭傷都好了,腿也不痛了。道姑說:「師兄脾氣不好,虐待弟子,不如這樣,你拜我為師,和我輕輕鬆鬆就能學到許多術類的東西,還不用吃苦。」我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不能背叛師父。」道姑勃然大怒,說:「我打破洞府,把你扔下深潭,讓鱉吃了你。」我說:「你這樣做,就不是修道之人。」道姑一生氣,轉身走了。很快師父來了,師父看著我,說:「好徒兒,師父沒看錯你。」

自此之後,那些疼痛的日子逐漸過去了,師父對我和顏悅色,經常給我講仙家的道術、神仙的故事,教我煉術類的東西,還反覆強調:「本門要義,識神死,元神生,識神使人痴迷,生出諸種貪慾,抑制識神,讓他不發揮作用,元神得大自在。」五年後的一天,師父拿出一卷帛書,對我說:「我將這部秘笈交付與你,二十天後進山修行,現在你下山去吧。」

別過師父,我下山做一些準備,途中遇到一位修行人,他對我說:「道友背囊中的東西至為珍貴,熠熠閃光,有天官一路相隨。但是相隔不遠,有討債爛鬼一路斥罵,道友修行當為不易。」我說:「修行豈有輕鬆之理,我一意修行,有師父護佑,當摒棄雜念,一心修行。」修行人說:「長江三峽兩邊,有許多山洞,是修行的極佳場所,你可速去。」我謝過修行人,走過幾步,無意中一回頭,發現修行人蹤跡全無,心想:「這應是我將要修行的這部秘笈中的神靈在點化我吧。」

距離師父所說的日子還有三天,覺的時間夠用,我突然想回家看一看,這樣,我回到家鄉,弄一身破爛的衣服穿上,去了我家門口,就聽人說:「二太太和小公子出來了。」我一聽這話,轉身就走,這個家對我已經沒有任何留戀之處。轉身之間,就看見鄰居抱著四歲的小女孩過來了,鄰居認不出我,那個小女孩看著我,粲然一笑,笑容裡有無比的純真,我的心,竟為之一動。

我施展神行術,來到三峽,看好了一處山洞,用功能封住洞口,開始修行。我打坐修行前,發誓說:「我立志修行,坐此洞中,若不修成,誓不起座,違背此約,願遭雷譴。」

在修行過程中,不斷的有干擾的情景出現,有時看見父母哭泣而來,我不動心;有時耳聽得山洞被猛虎扒開,氣息咻咻,心亦不動;有時看見龍進入洞中,盤著我,我亦不動;有時看見天上的女子前來,將飲食放在洞中,心亦不動;有時看見地獄中的官差前來,說:「請赴冥府,刪了死簿上的名字,再來修行。」我依然不動。天地人神鬼畜等等皆出現眼前,我不迷不惑不起坐,耳聽的一襲薄衫裂開的聲音,依舊不睜眼睛。修行中的樂趣也體現出來,我看見我在雲遊天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飛行,山川大地歷歷在目。恍惚間又覺的身體巨大,容納高山大川。

一日,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女子,對我說:「我是你昔日鄰居之女,曾經與你有一面之緣,年方十六,渴望修行,願拜您為師。」我不語,她說:「我從小就能看見許多奇異之事,故不戀塵世,一直有高人指點我修行。後來高人幫助我,我找到了你,我想修行,請求您指點我。」我如若無聞,依然不動。

這女子每日必來,待上一個時辰,有時默不作聲,有時喋喋而語,四載有餘。這一日,女子又來,一聲不語,坐在一旁打坐,累了,就側坐洞中,入夜,則側臥而眠,反倒不言不語了。我修行多年,洞穿世事因緣,唯此事不得解。看那女子,有血有肉,非靈魅外邪之類,我心內詫異。

一日,那女子跪在我面前,說:「我一心修行,師父若不收我,我跪地不起,哪怕形銷骨立,誓不起身。」那女子跪在那裡,跪了很久,忍受著痛苦。我閉眼打坐,卻能看見那個女子的皮膚在起褶皺。我決心將此視為魔幻,不動心。

一日,那女子對我說:「昔日姜子牙前世曾經是飛熊之身,想拜元始天尊為師,元始天尊以動物不許修煉為由,拒收飛熊。那飛熊意志堅強,跪拜在那裡不動。元始天尊躺在床上打個盹,醒來時,八百年過去了,地上的飛熊身體化為灰燼不見了,只有一個元神在地上滴溜溜轉。元始天尊被飛熊感動,說:『你轉成人身來拜師,我一定收你。』我現在是人身,想修行,師父緣何不收我?我死後,若轉生成為石頭,錯失修煉機緣,這是否是您的過錯?」

她的話引起了我的沉思,我想:她的話有道理,可是如果是魔障利用她迷惑我,我若起座,必死洞中,慎之慎之。

我依舊打坐,眼前卻交替出現那個小女孩純真的笑容和眼前的女子走向死亡的場景,我想:怎麼辦呢?猶豫了幾日,打坐中已經受到嚴重干擾,突然一個聲音打到腦中:「半個月後再做決定。」那是一個非常有底氣的聲音,我心定了下來。眼前見不到那個女子的形像了。

很快要到半個月時,我眼前出現一行金色的字:「修成之日,身死之時。」我不覺的意外,因為修成,要脫去這個肉身的。我眼前恍惚出現了鑾駕,看見了仙鶴,看見了天官,在眾多天官中,赫然立著一人,正是洞中的少女。

我極為驚訝,腦中出現一個聲音:「快看看那個跪著的人,救了她,你有你的去向。」我睜開眼睛,看見那個少女,依然跪伏那裡,已經奄奄一息。在那個想法的催促下,我想都未想,突然起身。

在起來的一瞬間,我看見了滿天的神仙,在看著我,就像在等著這一刻。天上的一個神仙,手中展開我進入山洞時發出的約定,另一個神仙手中綰著電花,把一束霹雷閃電向我打來。我一下被劈死洞中,我感覺我從身體中出來了,停在了半空中,身體輕盈。

我看見山洞中那具血肉模糊的身體,看見了那個少女其實是天上的一塊玄石轉生而來,那塊玄石叫起座石,從我開始修煉,起座石就來轉生,它的終極目地就是要引我離座,完成它被上界神仙賦予的使命。

最讓我納悶的是,我看見的一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我,神采飛揚,我看見他身上帶著許多修煉出來的功能和術類的東西,因為在打坐中,我看見那個離體的我曾經使用過那些功能和術類的東西。我看見了師父,看見那個我在叩拜師父,師父帶著他坐上鸞駕走了,我心中十分納悶。

一個神仙對我說:「你馬上去轉生吧,來世有享不盡的榮華。」我問:「我修煉不是為了榮華,師父為什麼不帶我走?師父帶走的是誰?」神仙們都不吱聲。一個神仙說:「你快快去轉生吧。不要誤了時辰。」我被其中一個神仙領走的時候,我聽到一個神仙說:「這樣不太公平。」另一個神仙說:「都在這樣做,都是定好的,不會出差錯的。這個修煉人看到了,也不明白怎麼回事,一洗腦,都會忘記。」

聽到他們的話語,我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蒼涼和苦澀,我回顧自己的修煉,辛辛苦苦,結果卻落個轉生的結局,那是怎樣的一種無望,乃至絕望。那一瞬間,我想到了許多事情,我的思維變的異常活躍、開闊,我把一些事情聯繫在一起,心中有了許多的猜測,並且認為自己的猜測是合理的。

我想起了在拜師之前,聽到的那個聲音:「好好修行,不要想家。」和死前聽到的聲音:「快看看那個跪著的人,救了她,你有你的去向。」這兩個聲音是一個人發出的,在關鍵時刻出現的念頭和聲音,都是從我這兒發出的,難道他們是另一個我發出的,他也在左右我的思想,控制我的身體嗎?

我想:我辛辛苦苦的修行,卻落得個轉生,另一個生命獲得了正果,他是誰?是那個生命借我的體在修煉嗎?應該是這樣的事情吧?師父說改變了我的一生,可是真正改變的是另一個生命吧,因為我還得入輪迴呀?師父說安排了我的修煉之路,是不是我的修煉註定就是這樣的安排:我一定會發出誓約,我一定會死在洞中,就連那個石子都是早安排好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定好了,我是按著安排好的一切在走,獲得好處的卻是別人,這樣的安排太無情了吧?我不就是在被利用嗎?

我的猜測沒有人能肯定,我的疑問沒有人來回答,我很快轉生去了。

從我知道這個故事,到現在,三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我遲遲不願寫這篇文章,即便寫了,寫到山洞去世之際,卻停筆良久,心中悲傷,不想去寫。努力去寫,終於寫成。我想:我是在躲避,不願去觸動記憶中的一種傷痛,不願面對那時的無奈和痛苦吧。

前世修行中的一些記憶在今世中都會有體現。記得修大法後,看《法輪大法義解》,師尊說:「道家帶徒弟只帶一個倆個,其中只有一個是真傳。對徒弟管的很嚴,他動不動就要打徒弟的,他不管你承不承受的了,就得讓你過去。所以他一般都採取強硬的辦法,把弟子腿捆上,把手綁到背後去,你自己解不開,躺下你都解不開,所以有的疼暈了過去。過去是有這樣做的,那時修煉是很苦的。」

我讀到這一段時,心裡深有感觸,讀出一種呲牙咧嘴的疼痛感,就覺的那種痛苦真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心都直哆嗦。當讀到《轉法輪》<誰煉功誰得功>時,心裡對師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激,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為自己真正能修煉、能回家而感動,就覺的師尊才是真正的對弟子好。

在過去的修煉中,真的是吃了很多的苦,卻不是真正的自己在修煉。在上述的故事中,那個石子在三界的第28層天時,無意中被我揮指彈入水中,石子從能獲得天地精華之氣的場所,進入水中,不得復出,在水中嫉恨我不已,所以聽從神仙的安排,轉生成少女來引我起座。看來修煉中遇到的事情沒有偶然的。

在大法中修煉,師尊給了我們最好的一切,善解了一切冤怨,保護著我們,救度著我們,我們又怎能懈怠呢?更何況師尊把「修煉如初,必成。」(《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的機制和結果已經明示給了我們。

我把看到的這個故事寫出來,意在提醒同修,在以往的修煉中,修行人如果把握不住自己,會失去生命,但是無論怎樣去修,都是在修副元神,都是在安排好的結局中修行,修來修去主元神得不到正果,都是白修,被當作載體。所以我們更要珍惜在大法中的修煉機緣,真正的修自己,無條件的向內找,修好自己,才能不愧對師尊的慈悲救度,才能回歸天上的家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