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迫害好人 難逃現世惡報

隋志


【正見網2020年11月17日】

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二零年五月,河北省平山縣首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薛青更罹患腸淋巴瘤,手術後遺症腸粘連,最後在痛苦不堪中死去。

臭名昭著的「六一零辦公室」簡稱「六一零」,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是江澤民為了系統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六一零」針對法輪功學員施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讓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僅今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離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騷擾,「六一零」對於這些冤錯假案,負有不容推卸的主要責任。

中國各省、市、縣都設有專門的「六一零辦公室」分支機構,鄉、鎮以下都有專職成員,甚至一些企、事業單位也設有「六一零」小組。「六一零」操控各地的國保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隨意拘禁、綁架、勒索與搶奪財產,劫持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看守所、戒毒所與精神病院等場所酷刑迫害、逼迫「轉化」,是具體執行、實施迫害的特定機構與恐怖組織。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報告指出,「六一零辦公室」維持著非正式的「通過再教育轉化」設施網絡,專用於改變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戕害學員的身體與心理,迫使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華盛頓郵報》報導,二零零一年起,中共中央「六一零辦公室」下令「所有居委會、國家機構和公司」使用改造設施,沒有法輪功學員可以倖免,包括學生和老人。

由於「六一零」惡名昭彰,二零零三年中共把「六一零辦公室」改為「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對外謊稱「六一零辦公室」已經被「撤銷」。實際上直到現在,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令,都是由各級「六一零」系統直接指揮、操控公、檢、法、司與各級政府機構而實施。

善惡必報是亘古不變的天理,「六一零」一向被人們稱為「死亡職業」,全中國至少已有上萬例「六一零」惡報事件被報導登載。薛青更任職「六一零」頭目期間,正是各鄉鎮按照中共中央「六一零」下令對於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拘押、毒打、酷刑與罰款嚴重時期。薛青更自從坐上這個「死亡職位」之後,日無安寧。在縣醫院當醫生的妻子康隨竹莫名其妙的當了電梯工;次子薛振華摔斷了腿,又出了車禍;二零零一年四月長子薛國華無端被人在腹部與胳膊連捅數刀,可謂禍不單行,災禍連連。薛青更的惡報殃及家庭成員,其來有自。

據不完全統計,薛青更任職「六一零」期間,被非法判刑者一人(趙建梅);被非法勞教兩人(馬素平、李靜麗);被開除公職者三人(安三慶、康瑞竹、王樹全),被迫流離失所者五人(安三慶、封強、崔鴻志、封同書、李桃妮)。

原下槐鎮人大主席、法輪功學員崔鴻俊,依法進京上訪,薛青更從一九九九年六月一日起停發崔鴻俊全部工資。現已七十七歲高齡的崔鴻俊只因信仰「真善忍」,從彼時至今遭扣發二十一年多工資,累計幾十萬元,被中共迫害的身無分文。

不僅薛青更遭惡報罹患腸癌,河北省深州市「六一零」主任蘇少傑去年也患直腸癌,他做了手術後,又染嚴重糖尿病,已經不能上班。識者咸認,蘇少傑厄運纏身,是他積極迫害法輪功的現世報應。

長年以來,深州市一直是河北省遭受迫害最嚴重的縣市之一,這和蘇少傑積極執行江氏的迫害政策有直接關係。據明慧網統計,迄今深州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38人;被非法判刑30人,最高刑期十五年;被非法勞教145人;遭警察綁架1991人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128人次;被公安騷擾7835人次;被迫流離失所28人;去北京上訪失蹤者2人;遭中共搶劫、勒索或罰款二百三十多萬元。

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斷給蘇少傑寫、寄真相信函無數,海外學員多次給他打電話勸善,還有學員當面向他講真相。蘇少傑一意孤行、拒不聽勸,甚至恐嚇:「你再說,我就給公安局打電話,把你關起來」。蘇少傑還多次干擾法院辦案,要求公檢法人員必須按照「六一零」的旨意判決,將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

還有許多斑斑可考的實例,震懾人心,足堪炯戒。吉林省洮南市前「六一零」頭目劉金偉,一直緊隨江氏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先後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其勞教、判刑。由於他作惡多端,染患淋巴癌,於二零零五年八月死亡;張家口市政法委副書記兼「六一零」、穩定辦副主任楊國平,是迫害法輪功責任人之一。二零零四年底,楊國平被車撞死。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舉意已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中共殘酷迫害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罄竹難書,天理不容。正義也許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所有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與中共公檢法各級人員,應速懸崖勒馬、停止協同迫害,才能稍彌罪愆,保留一線生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