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選」字

金先


【正見網2020年11月28日】

關於美國大選,在正見網上有作者從文字角度來分析了「選」字背後隱藏著的含義,揭露出了目前美國大選被共產邪惡主義所操控的事實,筆者非常贊同這些文章所說。但今天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談對「大選」的認識,僅屬個人所悟。

筆者認為,「選」字其實同時包含了正負兩方面的因素,這既是目前的世象,也是人類的選擇將會導致的結果。

一,被共產邪惡所操縱的「選」

正見網上的文章已經分析得很好了,筆者在此直接引用。《舊文重溫:從繁體「選」(選)字說起看天機》中提到:「選」字內有兩個「巳」字,「巳」在十二生肖中屬蛇,而蛇在基督教文化中是指誘惑和魔鬼,選擇了它就是選擇了死。同時還有一個「共」字,這個「共」是指共產邪靈,「共」上兩個「巳」,即是馬列二魔。而「選」字還有一個走之旁,意為人選擇走哪一條路,如果選擇走共產邪惡主義之路,則是一條死亡之路。

二,正面的希望

然而,「選」字同時還帶有正面的希望。

首先,「巳」字在更早的時候,還有另一層含義,那就是「胎兒」的意思。《說文通訓定聲》中說到:「未出生在腹為巳。」《晉書•樂志上》說:「巳者,起也。物至此時畢盡而起也。」「巳」與「嗣」同,表子嗣延續;也與「祀」同,表對神靈的祈禱。「巳」字表示著一種代代相傳的延續,表示孕育著的希望,表示真正大改變就要「畢盡而起」了。在這個時刻,胎兒正在腹中,人眼並不能看到其真正的形貌,甚至會有胎兒出生時的危急,但希望畢竟是希望。

其次,「共」字不為共產邪惡所專有,「共」還有「共和」之義。大陸的中華民國之共和因共產邪惡之亂而胎死腹中,美國的共和卻國祚綿長至今兩百多年,如今也因共產邪惡的破壞而處於危急的關頭。所以,「共」字上有兩個「巳」字,意味著共和國孕育著新生的希望,蓄藏著大改變的發生。

所以就「選」字而言,意味著兩條明確的路:一條是被共產邪惡主義所控制著的社會主義不歸路;一條是建立在真正共和國上的希望之路,回歸神與傳統之路。

三,以史為鑑

說到「共和」二字,我們來看一段歷史。唐太宗曾說:「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我們會驚奇地發現,最早的共和產生時,與今天美國社會的共和國的大選真是驚人的相似。

公元前841年,中國的周王朝暴發了一場名留青史的「國人暴動」,這一場暴動催生了「共和」。事件的過程是這樣的,首先當時的周天子(周厲王)貪財好利,以君王的名義想專舉國之利。這種行為其實與目前中共以國家的名義共天下之產如出一轍,也與美國目前社會的「深層政府」想搞的共產主義如出一轍。

接著,周厲王任用奸佞之臣榮夷公,使國家政事「暴虐侈傲」,經濟上共產,政治上暴虐,這與共產主義何其相似?當然老百姓肯定會有怨言,這些怨言傳到周厲王耳朵裡後,厲王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請來「衛巫」(巫師一類人物)來監視百姓的言論,如果發現有批評厲王的人就抓來殺掉,導致國都的百姓口不能言,走在路上想說句話只能互相遞眼色,即「道路以目」。現在美國社會的「主流媒體」集體左轉,打壓真話,不讓民眾對此次大選舞弊發表任何言論,甚至連總統的推特都被審查,讓人感覺時間仿佛又回到了兩千八百多年前!更不可思議的是,美國大選前後,居然冒出來一大堆巫婆要作法整川普總統,幫助共產邪惡主義竊取共和國的權柄,這與當年周厲王任用衛巫簡直是前後相隨!《中庸》言道:「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歷史上每一次社會的大變動,背後都是神魔大戰,美國社會也是一樣的。妖魔所幫助的和正神所扶持的,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事情終於激化到不可調和的程度,於是國都鎬京周圍的百姓(也包括城內的貴族)激於義而起,拿著普通的器具闖入國都要捉拿周厲王,周厲王臨時調集軍隊想要鎮壓,但軍隊不動。大臣告訴厲王,兵來自於百姓,百姓都暴動了,兵還會聽命令嗎?厲王知大勢已去,便帶著親信一路逃到「彘」這個地方,苦憋地生活十四年後病死此地。有意思的是,「彘」就是豬的意思,堂堂一代國君,竟然淪落到豬圈的地步,這是否是上天有意告訴人,失道之君不配為人?孟子也曾說過,失道之君不再是君,與匹夫無異。而厲王老死「彘」地永不回國,相當於上天給他判了一個無期徒刑。由此筆者想到,目前美國大選中干過與周厲王同類壞事的人,其結局很可能與厲王相同。

接下來就是共和的誕生了。由於周王朝沒有了天子,但國事不可廢,於是周公召公二人便主掌國政(一說是由共和伯這個人來主掌國政),具體事務由六卿商議斟酌而定。這個狀態一共持續十四年,直到厲王去世,再輔新君上位,大臣們或功成身退回歸封地,或各安其位各行其是。這段時間被稱為「共和」。這段「共和」時期,朝野上下摶心一志,不為私,不爭權,不趁火打劫或混水摸魚,大家抱著一種為公的心態共同處理好國家事務,和睦相處,新君上台後功成身退不戀權位,「共和」十四年,遠比厲王時期好。可以說 「共和」二字由此奠定了積極正向的精神內涵。再回到兩百多年前的美國的國父們創業之初,不也是憑著自己那種堅貞的信仰、秉持公正、大公無私、一心為民、不貪戀權力的正向精神而創建了一個偉大的共和國嗎?「共和」誕生的這個公元前841年很特別,他是中國歷史第一次有了確切的歷史紀年。後來西方的共和政體被翻譯成漢語時,學者們從史書中翻出了中國確切歷史紀年的「共和」二字。

筆者今天看了江峰先生做的節目,他提到1880年美國的《國家論壇報》(National Tribune)刊載了一段故事(國會圖書館也有記錄),即美國的建國之父華盛頓將軍在鍛鐵谷(Valley Forge) 的營帳中蒙一位女神指點,展示給他美國未來將面臨的三次最重大的危難時刻。讓筆者觸動的是,在西方文化中,有成就的人往往被稱作「父」,而在這個故事中,女神稱華盛頓將軍為「共和國之子」。在「選」字中,如果「共」是指共和,而「巳」是子,是希望,那麼,美國人真正應該選擇的總統,應該是能夠維護共和政體,與國父們有著同樣的堅貞的信仰、秉持公正、大公無私、一心為民、不貪戀權力的精神的人,美國人真正應該選擇的人是「共和國之子」,這樣的「共和國之子」不只有華盛頓將軍一位。

另外,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筆者相信,共和的精神不會只開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堅,等到大變動「畢盡而起」之後,共和之花將再次開在中華,因為上天在歷史上早已播下了共和的種子,屆時中華大地的正信、公正、良知一定將會回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