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摔傷 恩師呵護 神跡大顯

吉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12月20日】

近期一天傍晚;我在乘坐公交車中途轉乘下車時不慎摔倒,腰部重度摔傷。在恩師的啟悟、加持與幫助下,在幾個小時內很快完全康復,而且過程中神跡大顯,令弟子無限感慨激動萬千。寫出來向恩師匯報表達弟子的無限感恩。同時與同修們交流,分享師父對大家的鼓勵和厚望,以共同勇猛精進。

(一) 突如其來的重度摔傷,恩師借世人的口充實我的正念

十一月下旬的東北,連續幾天的雨雪又強降溫,路面被冰覆蓋,走路非常艱難。某天下午我出去講真相返程時,天色已晚。我坐公交車,在中途轉乘下車時,不慎被車下路面的冰滑倒,重重摔在車下,後腰猛的撞在公交車門腳踏板邊緣的鐵框上,先撞後硌。同時立即撕心裂肺般的巨痛,疼痛中還有點發暈,起不來了。那時心裡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沒事沒事」,一個年青小伙子在站台上沖我大聲喊。一個女乘客也附合的說:「說沒事就沒事兒,別把它當成事兒」。另兩名乘客快速到前,將我攙扶起來。關心的問詢。說「沒事兒」小伙子還在重複的喊著,我的腦中悟到,是師父借他的嘴充實我的正念,同時我也悟到這突如其來的魔難是舊勢力蓄意安排的,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一切都是考驗。

我來到另一站樁,有倆個女的也跟過來一直觀察我。後來又追問我:「摔那麼重,真的沒事嗎?」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出問題的。如果是不修煉的話,今天麻煩可就大了。

(二) 向內找,否定一切迫害,恩師給我加持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能夠順利回家。到家後,諸多的痛苦又一齊襲來,腰疼的直不起來,腿受牽連也疼的站不住了,邁步困難。坐著腰也疼、躺下更疼,當時感覺象什麼也幹不了,得需要別人伺候了。怎麼到這種地步了?這可怎麼辦吶?越痛越著急,越上火,幾顆真牙活動移位,假牙也戴不上了,這飯也吃不了了,這可如何是好?這時負面因素也大量的向外涌,否定這個、那個來,我體悟到這是舊勢力不依不撓的加重對我的迫害,讓我承認它的這種安排。

是什麼原因使它對我下此狠手,做了這種安排?師父說過,「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 (《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查找近期自身出現的一些事情,和當時內心中的不正確思想動態,一下子查詢到了。昨日晚上一位同修滑倒摔暈,遭受很大痛苦,有同修來找我去給發正念,我正在做飯,推遲晚點去。當時自已內心對此事一直很抱怨,卻沒有慈悲善念和整體意識。對當時一系列產生的諸多人心連同「私我」根子沒有否定與剷除,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抓住藉口,給我做了這麼個惡毒的安排。我馬上意識到自己修煉存在太大的「漏」,離法的要求差的太遠太遠,想到這我萬分的懺悔,弟子知道錯了,那天不正的思想叫邪惡抓住了把柄,安排了這場迫害。我既使有 「漏」,我可以在法中歸正,我有師父管,它舊勢力不配干預,誰動誰是罪。我深感修的不好不紮實,對不起師父!一次次留漏洞被邪惡找藉口安排魔難。二零一零年右腿摔傷錯位,是恩師為弟子接骨治癒的。二零一九年底一次發真相中,邪惡又鑽空子迫害導致我右腳踝骨、腳面骨兩處內折,也是師父法身為弟子操盡心血,幫助完全康復的。如今又被迫害摔成重傷,又要師父費心了。我知道現在時間緊,大法弟子還有重大使命在身。在大劫難來前與舊勢力搶人救人,現在救一個是一個,我不想耗費那麼多時間在家養傷修煉,求師父再幫幫弟子,讓弟子馬上就好,明天一切正常。做好助師正法的 「三件事」。

我對師父說:弟子說到做到,現在我按原計劃給我的某一親屬寫勸善信,即使坐著疼我也寫,它疼它的我寫我的,我得讓它疼,我讓它連帶負面因素一齊滅,它控制不了我的大腦, 「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那天夜晚儘管我一直痛的呲牙裂嘴,痛苦不堪,但我的大腦一直被正念充實著,師父給我源源不斷的智慧,通過筆尖在信紙上流淌,近午夜時,勸善信寫完。

(三)定中神奇所見

午夜發完正念後,已是零點三十分了,我依然在痛苦折魔中,沒有一絲困意,這時腦中打入一段師父的講法:「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對,我把一切交給師父,放下一切心,開始煉靜功。此時,因為我的心一放到底,什麼也不想了。在師父強大法力加持下,一切不適症狀與痛苦消失了,很快我進入了入靜狀態,後又由入靜到入定,感覺比平時都好。入定中,神奇的景象出現了。

我的臥室的格局變了,是高大寬敞的殿堂。東西兩側各有一扇綜色厚厚木門,木門造型有點象義大利神殿裡的門一樣。房間特別明亮。室內(大殿堂)擺設既簡單又莊重,我端坐在大殿中間的床塌上。先進來一些身穿筆挺西裝、氣質高雅莊重非同一般的人,來看望我,他們神情肅穆威嚴,排站在我的床塌周圍,關切的站了一會兒,雖然沒有人世間這樣語言的交流,但表達的意思卻很清楚,完全就是意念溝通的。然後從東門撤離。意念中我熱情送他們到門口。

他們剛走,緊接著從西門又來一幫眾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個高個、身穿少數民族服裝的年青女子,站在門邊,她們的頭,能頂著門框。後邊陸續進來的人是身穿民間百姓的休閒裝,顏色各異。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她)們的臉上都戴著藍色防疫口罩。他(她)們到我床前也是關切的望一望,沒呆多久陸續都走了。那個場景中,不知為什麼我特別高興與激動,就像久別親人見面般的熱誠與興奮,他們走時我都熱情相送。

出定後,我的情緒似乎還陶醉在那種歡心的氛圍中,完全沒有一絲痛苦的感覺。早晨起床時,驚喜的發現;我的一切活動完全正常,康復如初。從受傷到痊癒,僅僅幾個小時在恩師的呵護下,很快走出魔難。

經歷了這場魔難,我有太多的體會,簡單概括的來說,主要有如下幾點:

1、大法弟子在修心性方面應自覺形成向內找的機制,時時刻刻歸正自已的一思一念。如果哪一念不在法上,馬上歸正與清除,時刻頭腦清醒,這是走向成熟的表現。不能總是馬馬虎虎、稀裡糊塗的,修煉是嚴肅的,不能讓舊勢力找藉口鑽空子製造魔難。

2、魔難來時在法上認識,放下一切人心,守住正念信師信法是關鍵。

3、查找自己存在的「漏點」(心性上的問題,被舊勢力安排魔難的藉口),馬上在法上認識、歸正,並且立即正念否定,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4、在思想上否定,在行動上要落實,能達到快速解體邪惡迫害的效果。在此過程中修心很主要,不斷排除各種人心執著與觀念,特別是負面因素及外來因素的干擾,讓 「真我」在過關中發揮主導作用。這就是正信正悟,正念正行。

5、師父讓我在定中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我是這樣體悟的,前一波來的宇宙中的護法神,正神們是恩師在宇宙正法的百忙中派他們來給我加持功能,使我儘快完全康復。這是師父強大無邊的法力與無上巨大的威德在宇宙中的真實展現!更是對我與同修們的巨大鞭策與鼓舞! 後一波來探望我的眾生們,以他們的關切的神情表達了對我修煉狀況的期待與盼望。如果我將來達到返本歸真的標準,圓滿隨師還,這些眾生也有「回家」的希望與歸宿。

看來修煉不光為自己負責,更要為眾生的得救、為眾生的歸宿負責。我一定要修好自已,在救人中不斷向更高境界昇華,最後帶領眾生圓滿隨師還。不負眾望,報答師父的聖恩。

基於上述走出魔難過程及自己的幾點體悟寫出來,目地,一是,對自己是警示,二是,對同修是借鑑是鼓勵。也是共同提高。讓我們在這最後修煉路上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多救人完成重大歷史使命。精進實修,儘快達到大法要求的最高境界標準。(合十)

以上認識如有偏頗,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拜恩師!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