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弟子逆流而上

黑龍江大法弟子 聖緣


【正見網2021年01月06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時光荏苒,一年的時間瞬間即過。我把這一年來的修煉體會向偉大慈悲的師尊匯報一下。

一、搶人,救人

今年,正當人們緊張忙碌的採購年貨準備新年的時候,突然傳來新冠狀病毒在武漢爆發的消息,因為它強大的傳染性,頓時人們都恐慌的不知所措。一時間大街上沒人了,過年的熱鬧場面頓時被恐怖的氣氛籠罩,當時我與丈夫在南方過冬。這個城市氣候好,每年都有許多北方人到這過冬。流動人員多,利於講真相。近幾年我每年都陪丈夫去。

年前,女兒特地從所在城市來陪我們過年。臘月二十八晚間,我小外孫肚子疼,我丈夫陪我女兒上醫院去給孩子看病。

大年三十那天,我丈夫出現了一些肺炎症狀,可能是去醫院感染了。天天發燒,咳嗽、頭疼。渾身無力,臉色發青,嘴唇發紫,看上去挺嚇人的。我很擔心,好幾天不敢睡覺,當時我住的小區整天廣播誰家有發燒的上小區登記,我要是去登記就得把我們隔離,整個小區都得隔離,我就不能出去救人了,怎麼辦?當時家裡沒有對症的藥物,我丈夫未修煉大法。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不念。我上藥店去買藥,大街上就我一個人在走。警察沖我喊讓我快走。藥店裡什麼對症的藥也沒有。還不敢跟家裡其他人說,怕他們擔心。我想起我是大法弟子,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求師父幫幫我們。發正念,清理我倆的空間場,剷除另外空間的舊勢力黑手亂鬼共產邪靈迫害我丈夫、干擾我做三件事的邪惡因素。好幾天我的心才穩下來。

當地同修兩次來我家跟他講真相,他這回聽進去了,同修講的他都認可。同修讓他念九字真言,他說行。四天以後,他不燒了。但身體很虛弱,一直過了十多天,丈夫才恢復好。是師父救了我的丈夫,我從心裡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住的馬路對面的小區,出現了一例新冠狀病毒肺炎,那個小區馬上就被封了。小區裡的人們都出不來了。過了七、八天,我們左邊小區也發現有一例新冠狀病毒肺炎,那個小區有一萬多居民。隨後,藥店、超市全封了,就留一個菜市場開業。我們小區也不讓隨便出入了,我丈夫也不讓我出去。我和他說我是煉功人,傳染不上我。他說那你往回帶也不行,我說,我們天天煉功、發正念,本身就能殺毒,任何病毒瘟疫與我無關。後來,他一看我每天出去也沒事,也就不管我了。

我們小區實行辦出行卡,三天才允許出去一回。我心裡那個難受啊,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切磋,我說:「不讓我出去,那麼多世人沒救,怎麼辦?」同修說:「不讓出去就在家多學法。」

我們小區的出行卡規定是二月八號出去,九號、十號兩天在家,再到十一號才能再出去。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文章提醒了我,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有神通的,文章裡的同修使用神通的神奇例子啟發了我的正念。

到了九號這天,我就想我一定要出去救人,我就求師父加持弟子,在心裡和師父說:「師父,我要出去救人,讓他們看不見我。」我就往小區外面走,看見有很多人在小區門口把守,我不看他們,直接往外走,我真的出去了。那天出去為九個人做了「三退」。

到了十號,我還想出去救人,我就又求師父加持弟子順利出去,我就又出去了,又為九人做了「三退」。

回到家,告訴丈夫出去的經過。丈夫說了好幾次:「你真能。」我說:「不是我能,我是求師父讓我出去的。」丈夫說:「你要是能出去,就在外面多呆一會。」我知道這是師父借丈夫的嘴點化我,要我多救人。

有一天,我去一藥店給丈夫買藥,當時靠藥店的小區已封了,好多警察在那把著。我到藥店門口,警察讓我買完藥快走,給我拿藥的功夫,來了一個買藥的,我悟到這是一個聽真相的有緣人,我就跟這個人小聲講真相,她做了三退。

每次我到了大街上,見不到幾個人,只見警車、救護車來回跑,我幾乎看見一個講一個。那時在大街上走,超過三個人在一起走,就有警車跟著。一次,我給一對年輕夫婦講真相,後邊跟著警車我也不知道。回頭一看,一輛警車正在我們身後慢慢的開著。我沒害怕,心想,不讓警察對大法弟子犯罪。警車就開走了。

有的人罵我,有的攆我走,有的離老遠就躲開我。我兜裡揣著準備好的口罩,我看見沒戴口罩的,就給他一個。他們要給我錢,我不要,就藉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做三退。當時有不少人害怕瘟疫買票回老家。我給他們講真相時,就借當下的大瘟疫話題開始講。我說,大哥回家呀,你看現在大瘟疫這麼嚴重,可得注意啊。我告訴他們有個救命的秘訣,只有退出邪黨組織才能得救。講完,就告訴他們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災大難能保命。這樣能更吸引世人的注意力,慈悲的師父加持我講真相的思路,是師父看我有這個救人的心,是師父在幫助我,給我打開智慧。有一次,在超市,我給一個上海人講真相,她也三退了。之後我想再跟著她講清楚點,她突然拿著平板電腦給我照相,當時我有點害怕,就走開了。

從大年初二到正月十七,我一共勸退了大約不到一百八十人。在這期間,我腦裡總出現一句話:「搶人」、「救人」。我由衷的感恩師父給了我那麼多的正念,賦予我的神通、智慧。

有一次從動車下來六個小姑娘,是某單位的公務員,穿著非常得體。在廣場照相,我就主動幫她們照相,邊照邊說這六個仙女真漂亮,阿姨告訴你們一個保平安的方法。她們都急著問,什麼方法。我說:你們入過的團,隊,用小名、假名、化名退出就行,她們站一排,我告訴她們為什麼三退,她們都同意三退。我給她們起大美、二美、三美、四美、五美、六美。退出中共組織。之後她們都說謝謝!我還告訴她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工作順利、家庭幸福,保平安。當時我看到她們得救了,眼淚都要出來了,謝謝師父加持弟子!

還有一次,我碰到五個空姐,我就問你們上哪去?她們說休假到這來玩。我說咱們見面就是緣,你們說我在東北你們在南方,能看到你們阿姨真高興。你們天天在天上飛也得保個平安,她們就把我圍住了。我給她們講天安門自焚偽案,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害死無數的百姓,老天要滅它。你們不能做陪葬,你們上學的時候都入過團、隊,我給你們取個化名叫大美麗、二美麗、三美麗、四美麗、五美麗退出來。神佛保佑你們。不管碰到什麼劫難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有個美好的未來。她們都同意三退,還說謝謝!

還有一次,有四個男大學生邊等車邊玩手機。我上前就說,麻煩你們幫我查一下上某某地的動車都有幾點的。查完之後,我說謝謝。我有一個好事告訴你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了嗎?他們說沒聽說過。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他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有許多高管、博士生、研究生都在煉,是江澤民小人妒忌打壓煉法輪功的人。中國有二十多萬人都控告他。他迫害死那麼多好人,老天決不容忍,老天要滅他。共產黨是無神論,不信神。它解體的時候,不要跟它陪葬,我給你們起個大帥哥、二帥哥、三帥哥、四帥哥把你們入過的黨團隊退出來,你們將來就平安了。他們說:行。謝謝!然後我再告訴他們念九字真言。

我每天都上車站去講真相,看見上車的世人拿的東西多,我就幫著拿,給他們講真相。一次有一夫婦在那等車,我就上前說,回家呀,你們回去之後可得平平安安的,現在瘟疫這麼嚴重。他們說謝謝!我就告訴他們救命的方法,三退保平安,當時那個女的同意退了,那個男的呼的火就上來了。大聲罵我不要臉,「也不怕磕磣,干點啥不好」,又是爹又是媽的罵。那個女的說你不退就拉倒,別罵人。我當時也不動心,這個人被邪黨洗腦太嚴重了,真可憐。他罵的時候離車站就有幾十米。有好幾個武警站崗,我就走了。其實救人都是師父鋪墊好了,我們只要動動嘴。謝謝師父!我跟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差遠了。我知道能夠救人的時間不多了,我會更加抓緊時間,爭取不錯過每一個有緣人。

我的親家母整天發燒,咳嗽、檢查出肺上長了一個東西,說是不好的東西。我姑爺和姑娘懷疑是癌。我的親家公也是得癌死的,一下子全家都接受不了。我姑爺哭,姑娘也跟著哭。拿片子到市裡大醫院確診。大夫也說是不好的東西,讓拿到省醫院去確診。我親家母的姪女在省城醫院,我姑爺把他媽的病告訴她了,說上那去找她。她聽後說,這麼好的人得這個病真白瞎了。我姑爺說傾家蕩產也得給他媽治病,當時已經借了十萬元錢。親家母不知道自己得的什麼病。我以前跟親家母講過真相,她不相信,我姑爺姑娘不讓我跟她媽說大法。我想,我能跟親家母做親家多大緣份呀!我就求師父,開始我上醫院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太認可。我說你看你住在醫院,兒女都為你著急,不能上班,你自己也遭罪。我就給她舉例子。我們有個同修她丈夫得的喉癌,醫院說就能活七天。可這個同修讓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丈夫奇蹟般的病好了。我看她有點動心了。我就又給她講了許多。她點頭了。我告訴她明天你兒子要領你去你侄女那,省城醫院去看看,你一定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行。結果去了之後還沒最後確診,說過幾天再來。回來後,同修A就買了水果和我一起去了我親家母那,跟她講大法美好,法輪功是受迫害的。舉了許多不治之症相信法輪大法好痊癒的例子。這回她相信了。後來又一次去省醫院檢查,大夫說回去多打消炎針就好了。什麼症狀都沒了。回來後,住了一段時間醫院就出院了。我聽說後,馬上給師父磕頭。謝謝師父!

二、去怕心

有一次,派出所給我姑娘打電話,他們不知道我的電話,就給我姑娘打電話,問我在沒在家。我姑娘說上南方去了,就問在什麼地方,我姑娘沒告訴他們。到了中午,派出所又給我姑娘打電話,說,你不告訴你媽在哪就把你工作拿下來。當時我丈夫就急了,非要把我送派出所。我心裡那個怕呀,當時我想,我沒做好給家人帶來魔難,使家人不相信大法,給大法抹黑。我豁出去了,沒有退路,我既然修了大法,我有師父。我要面對,我說不用你們送,我自己去。

我丈夫說你去找某某同修。我悟到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我當即就去了某某同修家,一看她家還有另外兩個同修,我說明來意。她們就給我發正念,發完正念,那個同修說我陪你去。出去之後,我正念就出來了,同修在不遠處給我發正念,我就給派出所打電話,有一指導員接的。我說你是某某派出所嗎?他說是,我說我叫某某,是你們找我有事嗎?他說你在哪。我說,你別問我在哪。不等他問我,我就說:法輪功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在煉。國家規定的十四種邪教裡沒有法輪功,你們不要迫害煉法輪功的人。他說咱們能見一面嗎?我說行。他說約個地方,我說好。

一會就看來個警車,下來兩個警擦,一個指導員和一個年輕的。那個年輕的帶個記錄儀。我說你把那個東西拿下去。他就揣兜了。我說不行,他可能會錄音,你上車去。他就上車了。我就問指導員你找我有事嗎?他說沒什麼事。我說我不就煉法輪功嗎?他說你煉法輪功呀,我怎麼不知道。我說,你們裝聾賣傻,我不煉法輪功你們能找我嗎?你們怎麼不去找別人。我說:我沒煉法輪功之前,我有十多種疾病,還有幾種要命的病,煉了功之後都好了,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都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不要迫害法輪功,保護煉法輪功的人你會得福報的。我說以後不要再給我姑娘打電話了,她心臟不好。他說行。你們也不要再找我,干擾我的正常生活,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你會平安留下來。從那以後,派出所的警察再沒找過我。就在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我的怕心一下就沒了,通過這件事師父幫我把怕心這個物質拿下去了。謝謝同修為我發正念。

疫情其間,明慧網說收集各地公檢法的號碼。我所在的當地,車站有個大牌子,有公安局局長的手機號,還有副局長,交通局長等七人手機號。我在家發好正念,就出去了。當時大街上沒人,只有警察,我就想,我要救他們,把他們的手機號發到明慧網,好讓國外同修給他們打電話。我在那抄警察在那喊,我想師父就在我身邊,結果一著急抄錯了好幾個號碼,有的多一個數字,有的少一個數字。我又去了一趟,才把號碼抄全。是師父加持我,給我正念。

一次,我上車站去講真相,上午八點我看到車站廣場有那麼多大牌子。圍了好多人。有好幾個警察在那講解。我過去一看,是誣衊大法的,說法輪功是某教。我敢緊回家發正念,不讓警察毒害世人,對大法犯罪。發完正念。我十點多再去,啥也沒有了。廣場空空的,再一次證實了發正念的威力。

三、去利益心

前一段時間,我在早市買了幾個窩瓜,回家才看到有一個窩瓜讓耗子咬了,我就上同修那去說,因為我幫同修也買了幾個。我說有一個窩瓜讓耗子咬了,我想去找賣窩瓜的退了,就跟同修交流。同修說你不能去找,你拿回去人家怎麼賣,你得替別人著想,其實什麼事都沒有偶然的。是啊,瓜是我自己挑的,我一下悟到,這是師父看我有利益心,才讓我遇到這種事,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

還有一件事,我親家母家有笨雞蛋,別人讓我幫買。到親家母家,親家母讓我自己查,我查了三十個。還剩二十個小的,我想自己要。親家母說不要錢,你拿去吃吧。我說不行給你十元錢,回到家我心裡很高興,別人買小的也1元一個,我拿二十個給十元錢,當時沒想起自己是煉功人不應該占便宜。我把雞蛋給別人送去,當時也沒查,告訴她,一共三十個。我回到家,不一會,買雞蛋的人找到我家,說你走後我一查二十個。我一下就愣住了,我明明查的三十個,怎麼變成二十個了。沒辦法,給人家退了十元錢。我和同修說此事,想找我親家母問問。同修說你不能找,你買的二十個雞蛋給十元,你不占便宜了嗎?現在你再賠上十元,是師父不讓你失德。

四、丈夫幫我提高心性

丈夫在郊外種了點地,每年自己種點綠色蔬菜。丈夫一般不用我幫幹活,收地的時候活比較多,丈夫讓我幫他摘豆角。幹完活我累的夠嗆,想先走。丈夫不讓,讓我跟他一起走。我說,我騎自行車,你騎電動車,我跟不上你。他很生氣,開始罵我。豆角也不拿,騎車就走了。沒辦法,我只好自己把豆角放到自行車上。在地邊遇上丈夫的朋友跟我打招呼,我氣呼呼的說:「光幹活,還受氣。」也不回家做飯了,騎車到同修那,跟她說這事。同修說是好事,讓你提高心性,增加容量呢。我一想,是啊,我是修煉人,我怎麼忘了。趕緊回家,樂呵呵的跟丈夫說話,向他道歉,丈夫也象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一天,丈夫打電話問我中午做什麼飯。我說在家包餃子呢。丈夫說:你別和餡,我回家和。我說:已經和好了。丈夫說我和的他不吃。我說,還有凍肉,讓他自己回來和。丈夫說凍肉不好吃。我只好上街又給他買新鮮肉,這過程中我一點都沒生氣,向內找,我也有執著吃的心,平時吃東西就很挑食。丈夫這是表現給我看呢。我得修去它。

我還有很多後天形成的觀念,比如,疑心、夫妻情、妒嫉心、怨恨心、顯示心、爭鬥心、色慾心、急躁心、不讓說的心、依賴心、 私心等等人心,我的心性有時還提高不上來,今天就把這些人心曝光,去掉它。

我非常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對我的呵護,感謝曾經幫助我的同修,我還有許多人心沒有修去,我一定要抓緊所剩不多的時間,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一年來的修煉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因自己文化有限,不會寫文章,有啥說啥,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