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思想上根本否定迫害

清風


【正見網2021年01月19日】

看了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認清個人修煉和正法的關係》一文,非常認同作者的觀點。

文章寫A同修被抄家後,家人抱怨,她也自責,認為自己修的不好,對此,作者的看法就完全在法上,「大姨啊,這些壞事都是邪惡乾的,是舊勢力乾的,不是大法弟子幹的,我們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師父沒有安排這種迫害。那你說都是你乾的,都是你造成的,那個邪惡就沒有罪了,邪黨也沒有罪了,警察就更沒有罪了,全是大法弟子的罪,是吧?你想想,能這樣理解嗎?」

我覺得可以這樣打比方,一個人走路不注意安全,走到一條很偏僻的路上,結果被人搶了,那麼真正犯罪的是那個搶劫的人,這個人本人的大意只是他自己的問題,他完全可以自己改正,如果那個搶劫犯講我就是要搶他的東西,這樣就可以促使他改正自己,那麼這個搶劫的行為就可以被認同嗎?就不應該受到懲罰嗎?

修煉的過程中我們要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這是沒有問題的,但不等於要承認邪惡的迫害,就像前面說的例子,一個人遇到搶劫時,他應該想的是搶劫是犯法的,我不應該被搶,要全力反抗,否定他,這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而不應該是我自己不注意安全,我活該。舊勢力對我們迫害的基點和想法不是和那個搶劫犯大同小異嗎?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難道不是完全應該的嗎?再進一步,我們做好了,做正了,舊勢力就無從下手,更何況我們還要發正念剷除它們,這不就從根本上否定它們了嗎?

我們在遇到迫害時心裡要有一個基點,就是我們做的講真相的任何事在修煉的角度是救人,從常人的法律角度講也是不違法的,不應該受到迫害,是中共的人員在指鹿為馬,知法犯法,他們才是應該受到懲罰的,我們否定他們的迫害也是不讓他們造業。這是從思想上根本否定迫害。

這裡還有一個將計就計的問題,記得有一個折子戲叫《柳林勸兄》,講一個人遇到了強盜,他很沉穩,充分運用自己的口才勸得那個強盜放下了屠刀。這和我們將計就計的和實施迫害的人講真相救度他們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實際情況很複雜,就我本人而言,我被迫害入獄多年,父母總是把責任推到我身上,認為「你不去惹共產黨就沒有事了」,相信許多同修的家屬都有類似的觀點,這也是被中共洗腦之後的結果,同時也隱含了一個念頭就是中共太強大,自己的力量又太小,抗衡的代價太大,所以只好屈從。常人總是只看到眼前,因為在迷中,看不到將來巨大的福報,這也是正常的。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只有努力修好自己才能夠逐步改變他們的想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