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向地方政府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2月24日】

中共肺炎改變了全世界人的生活,我們也一樣,但是此時此刻,心裡最踏實的應該也就是我們了。因為作為一個常人,面對疫情,心裡充滿了恐懼。而我們此時更加感到修大法的幸福,我們有大法的呵護,我們沒有恐懼。但同時,師父也及時的提醒我們,此時應該更加精進。作為修煉人,我們就是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這點大家都知道,可是落實到修煉人的每一天,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經常為管不住自己的心而後悔,每到了晚上才發現,一天又過去了。

疫情初期,生活節奏突變,手裡的事一下子放手了。於是天天學法,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多少年來一直盼望的靜修,真的到來了。剛開始還好,但慢慢的就感覺不對勁了,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你都做到了嗎?竟然把講真相都忘了,自己不知不覺中走極端了。其實倒也不是真忘了,當很多同修選擇在網上講真相或給國內打電話,我心懷尊敬。但我認為有必要向美國政府講真相,聯邦政府已經有學員多年在做了,但我們州地方政府對法輪功還不了解,特別是活摘器官的真相。 在這次大選中,我們更是看到了當地政府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一點也不比聯邦政府差。我還有一個想法就是,這次大選,也突顯美國都敗壞到這種地步,他們憑什麼能留下來呢。記得曾看過一個故事,一個人一輩子壞事干絕,到了陰間閻王爺正要把他打入地獄的時候,一位卒史翻開記事本說,他曾經還做過這麼一件事,是個大好事。因為這,他免除了最壞的結果。如果一位官員能在大法的問題上表態,他是不是給自己做了最大的一件好事?如果他還能促成一個縣或者是一個市通過決議案表態,那他就是在做更大的好事,因為這個決議案還會幫助他們的上一級對大法表態。所以,我決定按這個方向走。之所以能走,是因為我們州在過去一年給當地政府講真相過程中已經形成了一個有力的小團隊在互相支持,我只是其中的一個成員而已。

想法看起來不錯,但執行過程中自己修煉不足就體現出來了。可能認識我的同修認為我很能吃苦,看起來是這樣,但其實我的懶惰之心時時湧出來,有時是體力懶,有時是腦力懶,。腦力懶時表現的比較突出,其中的一個表現就是拖,一拖再拖,因為做聯繫工作需要應付不同的人,聯繫之前就得做準備,還要查一定的資料,並且是英文,心理上就有一種不願意。就像前面講的學起法來就不看時間,等看時間時,覺得今天反正也聯繫不上人了,就又往下拖了。還表現在懶於學習必要的知識,這是長期的毛病,不提升自己,依賴別人或家人。體力懶時就表現在出去徵簽。秋天時還好,到了冬天就冷了,有時就不太想出去了。

這種懶惰一天一天的壓著,直到有一天我自己覺得必須改變了。首先我給自己規定一定的學法時間,然後把一天要做的事安排好,從什麼時候開始處理事情也安排好,包括什麼時候要去徵簽。對於管理不好自己的人可能也必須要這種嚴格約束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剛開始我還以為自己真是在抓緊時間學法,其實不然。有時白天需要做的事情比較多,到晚上了才回家。按理說應該馬上學法。其實呢不是的,而是首先看看當天的新聞,有時甚至會看一個電視小品,特別是學員自己做的,更是一個不落。等這些事情都做完了再看書時,已經開始犯睏了,一天就這麼過去了。很慚愧,管理自己的能力還是差得很遠。上次有同修提醒說應該把自己的執著曝曝光,我覺得也是,今天也就在這裡曝曝光。但願以後能更加嚴格要求自己。

其實我管理不好自己還表現在網絡上,正法初期,我就開始在網上講真相,後來也用了微信,但發現為了跟對方建立關係,花了好多時間,有時自己都不由得套進去了。知道自己在這方面難以控制自己,出於自知之明,我儘量不花時間以講真相為藉口聊天。

體會師父法身的安排

每次聽到同修講看到或自己感受到師父的點化,我心裡很是羨慕,什麼時候師父也會這麼點化自己。最近突然有一天回想自己這一年來經歷的事情,幾乎都是自己曾經的願望在一個一個的實現(包括前面講的靜修機緣)。我想起師父講的法理:「我的法身什麼都知道,你想什麼他都知道,什麼他都能夠做。」其實這次做縣級政府的一些方式,表面上看似偶然自己就想起來了,或者突然來了個靈感,其實都是師父法身的點化。我開始留心自己的一些思想的來頭。越來越發現,原來師父的法身一直跟在左右管著自己,只是自己的人心太重,又粗心,經常是用常人的觀念來掩蓋了這種看似突然出現的一個念頭。略舉幾個明顯的例子。

一次在家正想說先生幾句挖苦話,馬上要去如廁,一個念頭就打進來了,「好容易得到一點德又要扔出去」。我一驚,好險哪,可不是師父法身拉住我嗎?出來後,我不再說了。去年十月的一天,我想起上半年做地方政府講真相工作碰壁,好容易通上電話,對方說,如果你是當地人,我可以考慮。那天就突然來了一個念頭,去徵簽呀。我意識到是點化,怕自己又拖,我第二天就去徵簽了。徵簽的過程是不容易,有點苦有點累,還得看世人的眼色。但現在經常開車一個多小時去徵簽, 當你跟當地美國人站在一起的時候,當看到他們因聽了我們講的真相而簽名時,當看到他們因對美國當局擔憂而依賴我們的眼光時,心裡很清楚這是一件應該做的事。師父在《雪梨法會講法》時講了:「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僅悟到了還不行,真正做到的過程還是需要長期的付出,並且要從中昇華,這方面自己做得還很不夠。

講真相中顯露修煉不足

有一次跟一位官員見面,真相幾乎講完了,對方挺感動的,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他問了一句,你們這麼做會有危險嗎?那時選舉已結束,一絲不好的念頭上來了,因為我們是在公開揭露中共邪惡。就告訴對方,是有危險,並舉了我們在這裡如何被騷擾的一些例子,及家人被干擾的事。特別說了國內的同修都是在冒著生命危險在喚醒世人。我們雖然也有危險,但是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不用為我們擔心。相信對方聽了會對我們更理解了。事後,我為自己的一絲動心而遺憾,這就是修煉有漏的展現。當然,這也是師父安排我們提高的過程吧,讓我在這個問題上想得更加清楚。其實,如果真的有什麼難也絕不會是講真相帶來的,也是因為自己有業力而可能出現的假相,修煉人的一生是師父安排的。

還有一次在講完真相的回車路上,幾位同修一起交流,一下子我腦子裡來了不少更大範圍講真相的靈感,但我不敢想下去,因為要實現那些想法將意味著需要更大更多的付出。我覺得自己的容量容不下了。我很慚愧因為自己的容量太小而不能做更多助師正法的事情。

今天是黃曆新年的第一次交流,多謝這次交流暴露了自己修煉上的不足。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能夠在修煉上有所突破,不給我們整體拖後腿。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