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漫談

天來


【正見網2021年04月24日】

家教,顧名思義就是家庭教育,表現在社會上就是人的教養,道德品行的高低。表現不好,會被認為是「沒教養」、「教養不好」;表現的好,會受到人們的稱讚:「有教養」、「教養好」。

今日大陸的「家教」只有「教」而沒有了「育」。一談起家教,很多人的想法就是教授知識與技能,孩子學習遇到問題「請家教」已經成了很多家長的最優選擇,就是請個家庭教師教授孩子知識與技能,完全忽視了「育」。在《說文解字》中:「育,養子使之善也。」培養孩子善良的品性,不斷的充實孩子善良的本性。《三字經》中有:「養不教,父之過。」忽視了對孩子道德品行的培養與教育,是父親的過失,家庭的失職。

古人很重視家庭教育,言傳與身教並重。北宋名臣范仲淹曾經向錢氏買了一座庭園,打算搬到那裡定居。地理師說此地風水極好,必會接連不斷有人做官,范仲淹聽了卻說:「既然如此,與其一家人獨自顯貴,還不如讓江蘇一帶的讀書人,都能來此受教育,那麼每個人都可以顯貴了。」便將這個地方改為學堂。

范仲淹的次子純仁也是一代名相。范仲淹為參知政事時,曾命純仁將俸祿五百斛麥子,用船載回蘇州老家。船過丹陽,純仁上岸見父親的老友石曼卿,得知石家正處在「三喪未葬,二女未適」的困苦之中,遂將五百斛麥子贈石。石收麥子後,仍然愁容滿面地說:「還不能解決問題啊!」純仁又將載麥的船一併送給他。范仲淹聞知此事,很高興,連連稱讚兒子做得對。清朝乾隆帝南巡,三次到過天平山(范仲淹故居),並敕建「高義園」褒揚此事。

范仲淹樂善好施,但自奉甚儉,位居要津後,若無賓客登門,吃飯僅有一種葷菜,妻兒的衣食,僅能基本自足。他在廣德軍司理參軍任滿離職時,窮得只剩一匹馬,最後只好賣馬而回。後來,因經略邊防有功,朝廷賞賜金銀甚多,他卻全部分給部下,自己未留分文。雖居高官,卻「非賓客不重肉,妻子衣食僅能自充」。范仲淹死的時候,窮得「身無以為斂,子無以為喪」。

但是范仲淹的四個兒子都做到公卿,個個能繼父志,所以孫曾輩又再發達,代生賢良,歷八百年(至清朝)而不衰!這與范仲淹的家教純正有很大的關係。

到了中共這兒,完全反過來了,披著家教的外衣,卻完全改變了其中的內涵。

王震曾擔任過中共的軍委副主席,曾說過一句流氓無恥的話:「老子打下的江山,老子就是要占著茅坑不拉屎。」其爹如此,兒子如何可想而知,因為中共的信息封鎖,後代作為不得而知,但一定不是善良之輩。能夠清楚知道的是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薄一波流氓成性,與秘書鬼混,導致秘書多次墮胎,曾救過他命的結髮妻子看不下去了,自願與他離婚,成全他與秘書結婚,生下了兒子薄熙來。文革時,薄熙來為了表明立場,劃清界限,把薄熙來打倒在地,肋骨踢斷了幾根。事後,薄一波對外誇讚薄熙來:「夠狠,是個紅色接班人料。」沒有任何規勸教育,還以惡為榮。薄一波的傳家寶不是善,而是中共的假、惡、鬥。

薄熙來明知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一點錯沒有,為了向上爬,聽從江澤民的暗示:迫害法輪功越狠,提拔的越快。在薄熙來主政的大連、遼寧省,都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在大連、遼寧省最嚴重。薄熙來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被中共的法律判無期徒刑,在和妻子谷開來簽訂離婚書時,嘆了一口氣說:「薄家毀在了我手上。」

中共為什麼要摧毀傳統文化,改變家教的道德內涵?從范仲淹的事例上就可以看出來:傳統文化對人真正有益,遵循傳統道德,能夠代代相傳得福報;從薄熙來的事例上就可以看出來:中共黨文化宣揚假、惡、鬥,與傳統道德觀背道而馳,目的是使人類沒有代代相傳之說,讓後代在惡報中絕了種,那不就是毀滅嗎?就是毀滅,生命的毀滅。

中共摧毀了傳統文化,中國人就失去了參考的標準。不參看《說文解字》,中國人不可能知道「育」的功效是「養子使之善也」。反觀中國大陸的學校教育,不是在培養孩子善良的道德品質,而是千方百計抑制人善良的本性(佛性),不斷的用謊言充實人的魔性,把假、惡、鬥一點點滲透進孩子的心靈中,不叫學生當善人,得福報,而是當惡人,將來遭受毀滅的惡報。

中共不亡,國無寧日,人無寧日。明白真相,趕快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徹底與中共魔鬼劃清界限,徹底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獲得神佛的護佑,獲得新生,才是當今時代的第一選擇。跟著中共走,只能背離神佛的要求越來越遠,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越來越遠,走向地獄的無生之門卻是越來越近,這是生命走向毀滅之路。明白真相,作出選擇,善待法輪功學員,走回傳統路,出善念與正見,是生命真實的選擇,也是生命走向美好未來之光明路。

何去何從,是新舊宇宙交替之際,大善與大惡面前的生死選擇。一念之差,就是天壤之別,天堂與地獄之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