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念走出病業關

心馨


【正見網2021年04月29日】

大法弟子在修煉路上,多數都經歷了大大小小的病業關。我也不例外。因為時不時的在同修的文章中看到部分同修因病業關離世,感到很遺憾難過。我想把我經歷的病業關和感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更重要的是證實大法,感恩師尊。

修煉以來過病業關幾十次。最大的一次是帶狀皰疹(我們這裡俗稱纏腰丹)。

幾年前過年後不久,有一天忽然感到左肋腔一顫一顫的痛。每天痛幾次,痛起來象閃電似的,神經痛。持續了幾天,不知怎麼回事,我沒認為是什麼病,知道是消業。痛在繼續,一天我發現左腹部和左背部有許多片狀小泡,上網查是帶狀皰疹。網上還寫的很嚇人,要不及時醫治,拖久了,醫不斷根,有的人還因此得抑鬱症。我想我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了,我才不怕你。如果是我欠的債,我師父安排的還業我還,如果是舊勢力的迫害,我不承認,堅決剷除。

我用餐巾紙把身上的小泡一個個摁破,紙上有血水膿性物。發作的間隔時間越來越短,持續的時間越來越長,痛苦的程度日益加重。整個左邊身體象無數繩索捆綁,皮膚麻木的。痛起來除了閃電痛,有的象針刺,有的象刀割,有的象鑽子鑽。就感覺是受刑。痛的我哭了好幾場,當然是背開家人。後來老公發現了,因為痛久了腰伸不直,說話也中氣不足。他催我到醫院,說要是生一圈要死人。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煉人,不可能去醫院。

開始多數是白天痛,晚上能睡覺。一天晚上一直痛,沒法睡。我就學法煉功發正念。發完早上六點正念,仍未緩解。因第二天學生要回校補課,高三年級,我教三個班要上六節課。我這個狀態怎麼上課?我跪下求師父:我今天要上課,求師父跟我緩解一下,讓我睡會兒。我上完課又繼續消。啊呀!馬上就緩解了。我把手機鈴聲調到八點,睡了一個多小時。當天上課儘管聲音小一些,但還是上下來了。以後隱隱痛了幾天,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這次病業經歷二十多天,我的感悟有以下幾點:

一、正信。我們是大法弟子,信師信法是我們的根本。只有正信才能有正念。
二、正念。病業表現出來跟常人的病一樣。但要從法上去認識,要麼是消業,要麼是迫害。
三、該承受的應承受。我們在層層下走中,在漫長歲月的輪迴中,欠的債,造的業得還。
四、求師父。我認識的是,實在承受不了求師父。師父對大法弟子慈悲,已經為我們造的業消去很多很多,只剩下那麼一點讓我們承受。師父為救蒼宇眾生,為度我們,付出太多。人體受損,師父頭髮白了,老了。我們造的業,該消的得自己消,能承受的自己承受。實在承受不了求師父。求師父是對師父的信。

當然大法弟子來源不同,業力大小不同,修煉的路不同,病業表現的程度也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在病業面前,正信正念才能走出來。

文中所寫只是我膚淺的認識,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合十!感恩師父,感謝大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