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正法路 師尊慈悲護

大陸大法弟子 馨晴


【正見網2021年04月27日】

我從小就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孩,體弱多病,到十四,五歲以後身體毛病就更多了,一天要吃五六種藥,腸胃也不好,年紀輕輕就牙齒鬆動,鼻炎流鼻涕常年頭痛,感冒,冷風吹著了不行,熱著了又熱傷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天感冒,身體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健康的地方,十六、七歲時因心眼小愛鑽牛角尖,啥事也想不開又患上了抑鬱症,厲害的時候曾經吃過好幾次安眠藥自殺,都被家人及時發現搶救過來了,沒死成。母親帶我看過心理醫生,吃過中藥,扎過針灸,多方醫治也沒徹底治好。二十四歲生完孩子又患上了風濕病和產後抑鬱症。這樣的日子真是不好過呀……

一,得法

一九九五年,患有嚴重冠心病,心絞痛,慢性肝炎,膽囊炎渾身是病的母親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後嚴重冠心病,心絞痛等多種慢性疾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而我因當時悟性差,沒有馬上象母親一樣走入修煉。母親身體好了所有的藥都不用吃了,母親在家裡放師父的講法磁帶時我都跟著聽,母親說「師父講得怎麼這麼好,真對,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都是過去你姥姥,姥爺,他們老一輩子人們教育我們應該怎樣做人,做好人,真好!」 那時我雖沒正式修煉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師父的正已經在我的心裡深深紮下了根……,我開始照師父的話去做人了。也許因機緣沒到,又有個東西障礙著我,認為自己得過抑鬱症,是不是精神病人啊,我就一直沒有真正走入修煉。可自從聽師父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 (《轉法輪》)。「自殺了還有一個罪。因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壞神的整體全局的順序,通過你做的對社會盡的義務,人與人之間有這樣的關係連帶著。死了,那麼整個這個順序是不是打亂神的安排?你給他打亂了他不放過你呀,所以自殺是有罪的。」 (《雪梨法會講法》)我就明白了,以前自殺是不對的,我就再也沒有這個不好的念頭了。

生完兒子,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又填了風濕病、婦科病,患上了產後抑鬱症,晚上成宿失眠,吃不進飯,精神萎靡不振。當時我想這麼好的大胖兒子我吃不進飯,奶水也少,給他奶粉又不吃,我不能把大胖兒子餓死了啊!今天我豁出去了,非要看看《轉法輪》這本書,看看能咋地?誰知這一看不要緊,我得法了!那個心情真是無比的激動,抑鬱症不知不覺就好了,身上的其他各種病也都不翼而飛!當時母親(母親同修修煉後天目就開了)看見我家裡有類似黃鼠狼什麼不好的東西,撲棱撲棱跑了,師父給我清理了附體,我的抑鬱症好了。師父還幫我去掉了身上的各種病,感謝師尊!看完《轉法輪》我還沒煉功大周天就通了,有一天晚上睡覺時,兩條腿(蓋著棉被)就慢慢飄起來了,當時有些害怕:我這是怎麼了?兩條腿帶著被子飄起來了?但是馬上想起了師父說的話:「其實我告訴大家,大周天一通這個人就可以起空的,就這麼簡單。」(《轉法輪》)

二,修煉

修煉前和婆婆、公公及大姑姐的關係都不好,一次因為一點小事婆婆和丈夫還打了我,當時我也氣急眼啦,也沒向他們示弱。婆婆當時叫丈夫和我離婚,我也不想和他過了,氣得夠嗆,回到母親家後母親勸阻我,讓我忍一忍,不和他們一般見識,我才沒和丈夫離婚。忍氣吞聲湊合著過吧,但有小一年時間我也沒去婆婆家。後來我看了一本交流期刊同修寫的文章:這個同修是農村的,她公婆對她更不好,打她罵她,對她特別不好,還要她出錢出力贍養公婆。開始她覺得不公,好生氣,得了一身病,吃盡了苦頭,後來她得了大法,修煉後按大法「真善忍」法理做好人,以德報怨,終於化解了和公婆家的怨緣,善待公婆,身體的各種病痛也都不翼而飛,家庭和睦了。我看後特別感動,心裡暗暗的想,我也要做這樣的人!真正修大法後我嚴格按師父說的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處處事事為公婆家著想。大姑姐離婚了,生活困難,我就總給婆婆,公公和大姑姐的兒子買吃的,衣服和他們需要的日用品等,其實開始是不情願的,但聽師父的話要做到無私為他,儘量為別人著想慢慢的我自然而然就做到了。利益心也放下了,當時我家換了新房子,婆婆家住的那套房子是我和丈夫買的,我對婆婆說:我們自己有房子了,大姑姐離婚了和她的兒子都沒有房子,我就不會再要那套房子了,給大姑姐和她兒子吧,婆婆公公高興的不得了,他們看見我身體和心性脫胎換骨的變化也相信法輪大法好,現在有時間就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他們三人都看過了《轉法輪》這本書,雖沒正式走入修煉,但也為將來得法打下了基礎。

在單位裡我是會計,前些年我總嫌財務工作繁瑣不好干,並且我的搭檔和其他科室的同事總往我這推活,該她們幹的不干,開始我很生氣,總是和她們有矛盾,相處得很不愉快,走入修煉後我慢慢按照師父的法理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無私為他,啥事盡力為別人著想,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當遇到問題,經常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象常人一樣。在單位裡,在其它工作環境中也是一樣,搞個體也是一樣,也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可能不和社會接觸,至少還有鄰裡之間的關係。」 

每當遇到矛盾,我就想:上輩子有可能對人家也不好來著,也可能上輩子把人家的孩子扔井裡去過,或者傷害過人家,或者殺害過人家的生命,這世我修大法了,師父說:「欠債要還」。(《轉法輪》)我要聽師父的話,嚴格要求自己,以德報怨,使勁的讓自己忍,忍,忍,實在沒人幹的,或別人推來不好乾的活,我在師尊的加持和呵護下,都圓滿順利的給完成了。其實開始我是不情願的忍,不情願的干,慢慢隨著修煉時間長了心性提高了,這些事情都放下了,也看淡了,和同事的關係也融洽了,現在她們都明白了真相,也都退出了邪黨的組織,對法輪大法都有一個正確的態度。

這些年我沐浴在法輪大法和師父的浩蕩洪恩中,感到修煉大法真是幸運,幸福,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謝謝師尊慈悲苦度!

三.訴江

二零一五年,正法進程有了新的變化,我和母親同修及其他同修都認識到應該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當時我想:因我得法晚,剛剛迫害法輪功時,沒悟道要上天安門去證實大法,想起來就覺得自己悟性差,遺憾。今天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我一定要起訴江魔頭,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希望共產黨停止迫害法輪功,救度公檢法那裡被毒害的世人。「全球起訴江澤民」我和同修們一起寫了起訴江澤民的訴狀。很快就通過特快專遞郵寄到最高檢、最高法並收到了兩高的簽收回執。在這期間還幫助了很多不會電腦,不會上網的同修們修改列印整理起訴江澤民的訴狀,他們收到回執後幫助上傳明慧網。訴江後不久,一天接到我住地派出所一個片警的電話問我是「某某嗎?是不是起訴江澤民了?家住址對嗎?」我都一一回答了。他問我是哪個單位上班的,當時沒注意否定舊勢力的細膩安排,沒注意修一絲一念。趕忙脫口說了一句:「我沒有單位!」其實是因為怕給單位領導找麻煩,都是負面思維,沒注意否定。當時就這一念:怕給單位找麻煩,結果就真招來了麻煩。一場正邪大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過幾天教育局的紀檢工作(實際就是610)的人員,找到我說:你起訴國家領導人了?要我寫轉化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說,誰是國家領導人啊?我只知道江澤民現在不是國家領導人,是賣國賊,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應該起訴他!我也絕不會寫什麼那個不煉的保證。你們就回去吧,我不會配合你們的,勸他們不要再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啦!他們又問我為什麼要起訴江澤民,我說那不是為了你們不被江澤民毒害,糊裡糊塗給他當替罪羊嗎?當時這個工作人員就樂了,他們走了。沒再讓我寫什麼保證書。

放暑假了,教育局派我學校的黨員去我家小區敲我家門,派人偷偷看著我,當時我根本不知道。開學後的一個同事說走了嘴,我才知道的。開學後沒過多長時間,我所在學校單位副書記又找到了我,說現在上面(指省裡)來人了,在調查這件事,一定要查辦訴江人員,等等等。學校開始對我施壓,派同事和各個領導,單獨找我談話,我一一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江澤民一夥在幹壞事,迫害善良的老百姓,做好人沒有錯,你們可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會遭報的,最後他們都退去了。此時我感到另外空間不好的東西在往我們這個地區壓,所有我市區裡有工作單位的訴江大法弟子都被迫面臨很大壓力,都不同程度的受到騷擾,單位領導也總找我,當時我的人心重,心裡壓力特別的大。看到同事看我的眼神也不對勁了,天天心頭像有個大石頭堵著我的胃,吃不進飯,睡不好覺。在壓力下我和母親同修們一起大量學師父的講法,發正念,向內找。

一天,單位領導說要扣我工資,還要給我處分等等。我一聽就很生氣,只要他們一因為這個事找我,我就很生氣,當時沒有意識到自己這是黨文化和爭鬥心。後來慢慢的對照師父的法,知道這麼生氣不對,要修自己。我開始給他們寄真相信,講真相。我說,「我控告江澤民是法律允許的,這是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賣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利,幹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大壞事,天理都不容!你們說我誣告!我怎麼誣告了?現在我還沒怎麼的呢,你們就威脅我要關什麼監獄,洗腦班迫害,又要給我處分,還想扣我工資,這還不是迫害的證據嗎?我控告江澤民沒有錯,在單位這些年我天天加班加點不計報酬的給單位干工作,你們非但沒給我加班工資,還要扣我工資,我看你們誰敢扣,我連教育局一起告!」其實他們也怕事弄大,就這樣邪惡想扣工資要處分這事就在師父加持和我的正念下解體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邪惡又變換了花招,一天學校副書記又找到我說:要給訴江的這幾個教育局老師送洗腦班,(一共就我們仨學校三人,其他兩個老師是別學校退休老師)其中一個同修因為身體不適去不了,另一個同修躲外地親戚家去了,我天天上班,上哪裡躲啊?當時心裡也很怕,不知道共產黨會對我們干出什麼壞事,天天堵心還要挺著上班面對這些大的壓力,要不是師尊的呵護,同修幫助,我都不知道怎麼才能走過來。在同修幫助和師父加持下,我悟到應該理性面對這個迫害,不要懼怕,我也沒幹壞事,是他們在犯罪,我要去找教育局的紀檢書記(也就是610頭子)講真相,去之前我找同修幫助發正念,師父借同修嘴點化我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法正乾坤>)。當時明慧網上的一封關於「訴江」的真相信對我有很大幫助,我來到教育局找到這個書記說,「我是某某,今天找您來,是想問問您要送我們上洗腦班這個事上面有沒有下紅頭文件,如果沒有您最好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助紂為虐,薄熙來,周永康被抓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現在習近平打老虎,實際上這些被逮捕的高官都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元兇,是遭報了。您要看清形勢,不要追隨江澤民血債幫站錯了隊!」 他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過了一會他辦公室有人找他辦事,我就走了。同時我把要把訴江大法弟子關押洗腦班一事曝光明慧網,全市同修統一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整體配合下洗腦班解體了!

好多人心沒修去,另外空間舊勢力看的一清二楚,邪惡還不甘心,過了一段時間,學校副書記又找到了我,說,「公安局有兩個人要來問問你的情況。」。我想如果是來聽真相的就來,是迫害的就不要來。書記馬上就叫他們來了,面對他們我求師父加持弟子,給他們講真相。

其中一個人(應該是經常轉化大法弟子也是他們的頭頭)問我說,「你以後要怎麼做人?」 我微笑著說:「當然是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了!」他們一聽很生氣,說:你知道你的工作是怎麼來的嗎?我想了想回答說:「我的工作是怎麼來的?每個人生下來都有自己的命運安排,人的一生在哪裡學習,工作,生活都是命運的安排,不是任何人給我的,我的工作是老天爺安排的,我的工作我說是天職!」當時給他們都震得到啞口無言,他倆都樂了。那個頭頭又手指點著胸前的邪黨黨徽又瘋狂的說,「你們法輪功天天講天滅中共,天滅中共,滅我唄!?」 我說:「不是滅你,你要是沒和共產黨幹壞事,滅你幹啥?貴州平塘縣掌布鄉不是發現了一塊藏字石嗎?上面天然形成「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共產黨幹了很多壞事,是老天爺是在清算共產黨的惡行,我們起訴江澤民,是為了讓人們知道真相,壞事是他幹的,告訴不明白真相的人,不要再追隨江澤民幹壞事迫害法輪功嗎?」 那個頭頭又說不準修煉,要轉化,我說別隨著江澤民幹壞事了,現在新公務員法出台了,要終身辦案追責,別隨著江澤民幹壞事,將來會受到清算的,對你們不利,不要再幹壞事。他們不聽,不信。最後他們看也轉化不了我,就氣哄哄的走了,臨走時留下一句話:「我們要開除你!」我也沒對他客氣,我說,「你們做點善事吧!」當時我單位書記一直跟著聽我們的談話,他嚇得直冒冷汗。

回家後我向內找,我今天雖然也給他們講真相了,也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但是我自身的黨文化的爭鬥心還很嚴重,沒有真正的對他們善。我要修去這些不好的敗物質,那都不是先天的真我。我大量發正念,長時間一發好幾個小時,清理自身和外面的空間場,大量學法,向內找,請求師父加持我度過難關。

邪惡依然不甘心又開始變換花招,說省裡又給他們施壓了,必須轉化訴江人員,又說要給學校校長和書記處分,學校又給我丈夫和姐姐打電話,一時間家裡人,學校同事,再加上這些所謂做轉化的人們,都開始對我發難,我感覺壓力非常大。他們又找我,迫於壓力我說:要是非要給領導處分,我就辭職吧,免得因為我的事,給單位領導處分,這不都是共產黨的株連政策嗎?校長不同意我辭職,後來我想我不能辭職,我也沒做錯什麼,起訴江澤民是我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如果我辭職了,邪惡會造謠說我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開除了,這不讓世人誤解我們了嗎?都是負面的怎麼救他們?我面對的這箇舊勢力給製造的難題,就只有信師信法,給家人,單位同事和領導及這些參與的人員發正念,講真相,正念闖關。我親自靜下心來給教育局局長、書記,學校校長和同事們寫真相信,發「義訴」等明慧光碟,這時學校領導們又散布消息說,因為我校有煉法輪功的,不能給全校老師發精神文明獎。製造煽動仇恨,施壓於我,現在學校也沒有啥福利,共產黨啥壞事都能幹得出來,迫害法輪功,株連九族,他們煽動不明白真相的同事們恨我,恨法輪功,這不讓他們造了業了嗎?邪惡在毀眾生!師父說:「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 (《洪吟》(三)- 生生為此生)同修這時聽說了,也無私的幫助我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不准他們對大法,大法弟子,對眾生犯罪,必須發錢!

這時師父《致歐洲法會的賀詞》發表了,「我們的法會是修煉。作為一個修煉者,修是修自己。來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壓力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壓力同樣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除了師父外,你們每個人都是修煉者。做的好壞都是修煉狀態的表現,沒有特殊者。有漏、有人心、有執著都無法走好以後的路。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修煉不是給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給大法救。修煉是生命走向圓滿的保障,救人是修煉者的慈悲體現,是眾生在危難時的責任。放下太多、太強的執著,走好自己的路,這過程就是你們的道。」 我反覆通讀,背誦,在師父的加持點悟下,我想我不能怨恨單位的領導和同事,我要善念慈悲的面對他們,還要給他們講真相,我找到學校校長,(他也是教育局的副局長,比我就大一歲),我說:「校長您這麼年輕,以後還有很大的發展呢,不要隨著邪惡迫害法輪功,以後會有好的未來!」 這是我發自內心真心的希望和祝福。從這以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使我明顯感到了師父的加持和慈悲呵護,另外空間眾神正神都在幫助清理邪惡。學校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使形式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學校有老師因為不發精神文明獎把校領導告到了區紀檢,寫匿名信說,「不能因為我單位有煉法輪功的就不給大傢伙發錢……還告了校長很多學校其他方面的問題」,區紀檢就開始來人查我單位領導。緊接著單位一同事因為著急到單位上班打卡,開車誤把油門當剎車了,一下子把學校階梯教室旁邊的樓門全都撞碎了,車子險些沖進樓內,她的車子是好車,這個同事又明白真相,沒入黨,車子一點損失也沒有,車有保險,只是保險公司給出險修樓門就可以了。當時把旁邊的人都嚇壞了,好在沒撞到人和學生,要不然校長會馬上免職或處分。

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後,校長對我的態度有很大收斂,校長在會上解釋說,「不是說是精神文明單位就一定要發精神文明獎,要看單位有沒有錢,有條件就發,沒錢也可以不發,並且我們局裡的紀檢書記(指610頭子,還兼職我校正書記職務)還是有能力的,會解決這個問題的。意思是大家不要越級上告到紀檢部門,對局裡和學校影響不好想等等等等,不要因為不發錢就上告,給領導找麻煩,實際上是他們自己給自己找的麻煩:煽動單位同事恨我,恨法輪功,用群眾給我施壓,說單位有煉法輪功的,我不轉化就不發精神文明獎,積極配合上面參與迫害法輪功,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年末學校元旦要聯歡時,學校組織大家包餃子準備會餐慶祝元旦,這時學校校長,副書記,三個副校長,我們科室主任,工會主席一起要找我談話。通過這段時間的魔煉,我心性也修到位了,我想不就面對你們這幾個人嗎?現在就是全校所有老師找我我也不怕了,我要給全校老師們講真相!在會議室裡,面對他們我請求師父加持我救度他們,他們集體來聽真相我就說唄,有啥可怕的啊!面對他們我很坦然,校長還是要求我在學校注意,不要給同事講真相,發光碟,我說: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校長我知道應該怎麼做,您放心我不會給你們找麻煩。校長又說:你不但發光碟,還發檯曆,我還收到過你給的光碟呢?我心裡樂了,心裡沒有一絲害怕,我心想:校長您就偷著樂吧,因為您是校長我和您接觸的多,您還能得到我給您的光碟,其他同事有的我還不熟,還沒給過他們光碟呢!您是校長夠幸運的了,只是這個檯曆我有顧慮心沒給過您,其他幾個副校長副書記都給過了。我一點也沒怕校長會把這個當作什麼迫害的證據,這是師父在讓我救你們呢,你們明白一面應該高興才對。最後他們也沒能再對我怎樣,只是校長最後說:你那個功怎麼煉,也有想看看動作,有想學的意思。後來學校的精神文明獎也正常發了。

一場正邪大戰結束了,從此以後這些領導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越配合上面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他們的麻煩事就越多,校長說,以後也不會再讓上面什麼人來找(騷擾)我了。實際上是師父慈悲他們,通過這些事在警醒他們,救度他們。後來這個校長調走了,也算升官了吧,去了一個名校當校長。可是那些曾經參與過迫害我的同事,在後來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大小不同的惡報。

通過這次迫害我意識到,修一絲一念的重要。其實有好多負面思維都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早就應該發正念排斥它,解體它,可我當時老是隨著他去想,結果給自己招來了很多的麻煩和魔難,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正確的對待發正念的話,平時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個世間的邪靈全部解體。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認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決問題。每個人都把自己所承擔的範圍之內不好的因素都解體了,那全世界不都變了嗎?」 通過這些魔難,我深深的體會到了發正念,向內找,和修一絲一念的重要。

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轉法輪》)開始時我讀到這段法,心裡覺得發飄,不穩,通過這次的磨礪,我深深體會到信師信法的重要,也真實的感受到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與呵護。

跟隨師父正法修煉,風風雨雨二十多年,有苦,有辣,有心酸,有心性昇華後的美好,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謝謝師尊,謝謝同修的幫助!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