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許裔宗不著書的真實原因

小陸


【正見網2021年05月10日】

很多人認為一些名醫應該著書,也確實很多人寫了很多的書藉流傳於世。可是名醫許裔宗雖然醫術高超,卻不願意著書。原因不是自私。

據古籍《譚賓錄》記載:名醫許裔宗醫術高超,如同神仙一般。有人對他說:「為什麼不著書立說,留給後人?」許裔宗說:「醫術就是『意』呀,它決定於人的思考,而脈又是極奧妙的,很難識別,只能心意領會,嘴不能說出來。自古以來的名手,與別人不同的,唯一差別就在診脈。先準確切出脈象,然後才能診斷病情,用藥治病。如果診斷準確,只須用一味藥,就能直接攻克他的病,病立刻就能好。不準確辨別脈象,不了解病因,憑自己主觀推測進行診斷,多放幾味藥。這好比打獵,不知兔子在哪裡,大批出動人馬,大面積包抄圍剿。希望有人也許偶然能碰上。用這種方法治病,不是太粗疏了嗎?脈的奧妙,是不能用語言表達的,所以不能著書立說。」

許裔宗所說的也確實如此,不僅僅是醫術,很多的技術類技藝都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在技術上有些突破,想寫出來。可是發現怎麼寫也不能將自己的心裡的那種認識寫出來,真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之感。我自己的一點小小的心得都尚且如此,古代名醫的醫術就更不用說了。

原文:
許裔宗名醫若神。人謂之曰:「何不著書,以貽將來?」裔宗曰:「醫乃意也,在人思慮。又脈候幽玄,甚難別。意之所解,口莫能宣。古之名手,唯是別脈。脈既精別,然後識病。病之於藥,有正相當者。唯須用一味,直攻彼病,即立可愈。今不能別脈,莫識病源,以情億度,多安藥味。譬之於獵,不知兔處,多發人馬,空廣遮圍。或冀一人偶然逢也。以此療病,不亦疏乎。脈之深趣,既不可言,故不能著述。」(出自《譚賓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