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誠信法輪大法 突發疾病的丈夫痊癒了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20日】

【編者注】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收到了大量的投稿。在此衷心感謝同修們的鼎力支持。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陸陸續續發表已收到的投稿。如今我們已跨入2022年,走在向法正人間過渡的征程上,讓我們一起共同精進,攜手救度眾生,不負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心。

******   ******   ******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修煉這二十多年來,丈夫雖然沒有象我一樣的在大法中修煉,通過我得法修煉,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所以他知道大法好,有時也看大法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遭到邪惡殘酷迫害,我也被勞教了。這個過程中,作為大法弟子的家人,他也實實在在的經受了邪惡迫害所帶來的心身的傷痛。但是,因為丈夫天性善良正直,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正的,這個大法是對的。最近,在我的勸說下,他也開始拿起了大法書,開始認真學大法了。

二零二一年三月八日那天,親家安排去飯店吃飯,丈夫想買點水果。在路邊的水果攤上稱好了水果,當拿出手機要付錢時,突然天旋地轉,眼睛什麼也看不見了,手機螢幕看不清了,路上來往的車輛都是模糊不清的。丈夫很驚慌: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到了?他知道自己是突然發病了。過了一會稍有緩解,對水果的攤主說,先把水果放這兒,我去藥店買點藥。丈夫此時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憑著模糊朦朧的感覺,走到了他很熟悉的藥店,量了血壓,買了降壓藥服下,驚慌的心裡還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一會兒,漸漸的眼睛能看到東西了。丈夫才心緒漸定的走出藥店,走到水果攤,把錢付了,勉強騎著電瓶車去到飯店。見到我後說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也感到很突然,看著他的面色還好,不象是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丈夫的情緒、表情看著有點沉重,不象平時那樣輕鬆。

吃完飯回到家後,他說我得休息休息,我就對他說,你不要怕,心誠意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平安無事的。再說現在你也修煉大法了,有師父管你呢,啥事兒都不會有的。我修大法這麼多年了,無病一身輕這你是知道的。他說,我又沒像你一樣的修煉,師父能管我嗎?我說:你真正的相信,師父就管你。丈夫沒有說去醫院,他相信師父在給他消業。

平時家裡有婆婆、丈夫和我三個人,那些天,母親來我家裡住,婆婆和母親都八十多歲了。第二天,丈夫的身體沒有明顯的問題,只是看著不象每天那麼精神。也許是因為家裡有兩位老人的原因吧,早晨起床後,還忙乎著幫著我做著家務。第三天,看著丈夫就打蔫兒了,一點都沒有精神了。因為怕兩位老人為他擔心,丈夫強裝著沒事兒的樣子與兩位老人說話打招呼,坐一會兒就撐不住了,兩位老人就讓他躺下休息。他也只好躺下休息。我看到他臉色很不好看,眼神很迷茫,思想的壓力很大。我問他哪裡難受,他告訴我頭暈的根本走不了路,左邊頭部的後腦勺痛的厲害。我對丈夫說,你不要害怕,這都是好事,是你這些天學大法了,師父給你消業、淨化身體呢,你承受過去就好了,你一定要相信大法師父啊!他說,我知道了。

這樣他一直在床上休息,沒有吃東西。婆婆很是疼兒子的,看到兒子臥床不起難受的樣子,婆婆的表情也凝重起來,過來過去的、時不時的看看病的不輕的兒子。到了晚上,丈夫突然開始嘔吐不止,本來也沒吃什麼東西,也吐不出來什麼,但還是一個勁的往上反胃,最後吐出來的只有苦水。我問丈夫怎麼會嘔吐?他說這些天就感到吃東西腸胃不消化。婆婆見狀,臉上的表情更是凝重了,我的母親也是個大法弟子,看到我的丈夫這樣,一直鼓勵著他,對他說:有幾次要命的大病,就憑著對大法虔誠的信,我才得以健康平安,得以延續生命,要不我的這條老命早就沒了,你就相信大法吧,就相信大法師父吧,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丈夫聽著,點著頭說,我相信,我相信。表情很痛苦,看到他思想壓力是很大的。

第四天早晨起來,丈夫告訴我不要抄菜,他說聞不了油煙味兒。我就沒有做菜,煮了一點小米粥,切一點鹹菜,兩位老人吃了點簡單的早餐。丈夫強打著精神起了床,還是沒有吃什麼,儘可能的讓自己走穩,他說要出去透透氣,我問他自己行嗎?他說可以。他自己就出去了。

倆位老人看到丈夫出去後,心情也都沉重,特別是婆婆,面目表情都是僵硬的了。

過了一會兒,丈夫給我打來電話,說他走不了路了,在小區的花池邊坐著呢。我一聽心裡一驚,放下手中的家務,得去找他,要關上家門的瞬間,我又打開家門,對屋裡的母親和婆婆說:媽,你們不要著急,有大法師父管著,我丈夫不會有事的,你們倆個從現在開始,想著他的形像心誠意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母親和婆婆答應著,好,好。我看到婆婆眉頭舒展了,母親也不那麼緊張了。

我來到樓下,看到丈夫在花池子的水泥台上坐著低著頭,拿著一個樹枝的枝條在地上畫著什麼。我忙走到他跟前,他抬起頭,我看到他那痛苦難耐的表情,讓人感到人生苦短,因為他曾經不止一次的對我說,他們家族的男人命短,五十來歲就都去世了。耳順之年的他此時的心情也只有哀傷和無奈吧!我問丈夫:你怎麼樣?他說:我走不了了,頭暈,走路張跟頭。他用手捂著心臟說:我這裡剜著疼。看著丈夫痛苦的表情,再聽到丈夫講到他身體的狀況,我知道,丈夫的病業應該是很嚴重的。病痛在他身上真實的感受使他的思想壓力也是很大的,修煉大法又這麼短的時間,他可能是在擔心大法能不能救了他,大法師父會不會管他。

我看出他的心思,我就對丈夫說:你幾年前就檢查了,血壓高、血脂高、冠心病,腸胃現在也出了問題,隨著年齡的增長,還不知道會出什麼問題有什麼病呢?現在你要是去醫院治病,首先得拿錢來,少一分錢也不會給你治病的,花多少錢受多少罪不說,醫院只管給你看病,不能保證給你治好病的,我知道你現在身體所承受的痛苦,我也知道你精神上所承受的壓力,擔心不去醫院你的身體、生命會不會出問題。所以,你還是沒有真正的相信法輪大法能使你的身心健康。我從九六年修煉大法,這二十四年來沒吃過一粒藥,健健康康;我娘家的大侄子,出生時因為臍帶纏脖子腦部缺氧嚴重窒息,在當地的大醫院的專家對家人說孩子沒有救,救不活,就是活了也是個痴、呆、傻;小妹妹的早產雙胞胎外孫,老大一斤八兩,老二二斤二兩,兩個孩子才四斤,孩子的爹媽、爺爺奶奶都說不要,怕孩子殘疾,沒錢治,而現在這幾個孩子不都健健康康的嗎?不就是因為咱們的家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出現的奇蹟嗎?這都是你親身經歷的。你為什麼會心神不定的搖擺,不真正相信呢?而且大法師父不要你一分錢,只要你相信,就能給你淨化身體。丈夫聽我說的這些話,眼淚靜靜的流了下來。我問他:你相信大法嗎?他抬起頭堅定的說:我信。聽到丈夫那堅定的聲音,我的心是那麼的踏實,我知道丈夫得救了。我對丈夫說:你坐在這等著我,我去超市買點東西,一會兒咱們一起回家。丈夫點了點頭。

我快速的去超市買了些蔬菜水果,大包小包的好幾個塑膠袋,我拎著快步的走到丈夫的跟前對丈夫說,咱們回家吧。他說:你先走吧,我頭暈走不了,來回要摔跟頭。說話的語氣與先前已經不一樣了,明顯有了力氣。我說:沒事,啥事兒都沒有,你就走吧,不會張跟頭的。他抬著頭看著我,我笑著看著他,他遲疑了一下站起身來,慢慢的邁著腳步。我在他後面跟著說,這不走的挺好嗎?又向前走了幾步後,丈夫回過身來對我說:給我兩個袋子,我幫你拿著。我說你拿的了嗎?他說拿的了。我高興的說:你看,你還說走不了路,張跟頭呢,這不但不張跟頭,還能拿東西了呢,你好厲害呀!丈夫提著兩個重一點的袋子,穩步的向前走著。這頃刻間的變化簡直讓人不可思議。

進了家門,我對倆個媽說:我們回來了。母親和婆婆看著我的丈夫拎著袋子走進來,都高興的說:你好了?丈夫流著眼淚說:我好了。放下袋子,丈夫就到大法師父的法像前給大法師父上香,丈夫淚流滿面,雙手合十跪拜大法師父,感恩大法師父救了他的命。丈夫拜過起來後,婆婆也流著淚雙手合十的跪拜大法師父,感恩大法師父救了她兒子的命。看到這一幕,我和母親也流下了對大法和大法師父感恩的淚。接下來的兩天,丈夫的狀態越來越好,最後各種病的症狀都消失了。

後來,在醫院工作的小妹和妹夫知道了此事,他們夫妻幫助丈夫在醫院做了一個全面的體檢,檢查結果各項指標正常,各個器官都沒有問題,身體很健康。檢查結果出來後,丈夫感慨的說:我現在知道大法弟子為什麼那麼堅定了,我也知道了什麼才叫真正的信,我真正的感受到法輪大法的超常威力,感受到大法師父對我的慈悲,感恩大法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之恩,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就是我的丈夫所經歷的病魔突來,誠信法輪大法好病痛全無的真實過程,希望通過我丈夫的真實經歷,能夠使世人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的世人能夠受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