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73)「我最相信法輪功的人」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01日】

故事1:「我最相信法輪功的人」

隨著大法弟子這麼多年向世人講真相、做三退,人們越來越明白了法輪功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次我到某集市講真相時,遇到一位姓吳的大姐給她講真相,很認同大法好。她說,我以前當過村婦女主任,又是個實在、善良、也樂於幫助人的人,不會象邪黨那樣,用錢拉票、買票弄虛作假、拍馬屁,我後來叫別人給頂下來了,生活中出現了很多坎坷,老伴也不在了,現在自己做個小買賣,還得看五歲的小外孫、孫子在集市哭鬧著要吃醬香餅,可又脫不開身。這時我說,我幫你去買吧,她說,行,我給你錢。我說咱們素不相識等我買回來再說,她立即說,不用,我最相信法輪功的人,你們不會騙人,還幫人做好事,現在這樣的人上哪去找。不一會兒,我給醬香餅買回來了。她小外孫、孫子吃的可開心了,她也做三退,並一再表示感謝。

老人說:你們師父真偉大!

一次與倆個同修一起坐車到老家大集市講真相,這裡的鄉親們大多人純樸、善良,很多人都能接受真相資料,明白真相,並做了三退。

當我給一個70多歲模樣人講真相時,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那麼我今早沒吃飯肚子餓了沒錢吃飯,你能不能給我點錢買點吃的?我說,行,大哥如果你真有困難,我會按照師父教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誰有困難幫助點,做到先他後我的原則去做。於是我就從包裡拿出錢給他,又告訴他,我們做的真相資料都是自己省吃儉用,節約的錢做的,為了讓更多人都能明白真相、躲過災難,我們又沒騙吃騙喝的,真心為你們好。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圍過來四、五個人聽,他們問了一些問題,我也一一回答了他們。這時大哥把錢還給了我,豎起大腳趾說:我是想試一試你們是不是你說的那樣,你們師父真偉大!他們都高興的做了三退。

故事2:師父幫我排解危難

我今年七十三歲,經老伴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得法前,身體有心臟病、偏頭疼、子宮瘤、貧血,腿疼胳膊疼,體重僅剩六十多斤,真是一陣風就能颳走。

修煉大法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下午,我正在地裡幹活,突然感到肚子疼,拉肚子,頭暈眼花,開始找廁所,一裡多地的路,去了四次廁所,回到家,一頭扎到床上,迷迷糊糊。拉肚子拉了五天,這五天不吃不喝,卻能正常下地幹活,也不覺的累,反而一身輕鬆。在此,弟子叩拜師尊,謝謝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師父您辛苦了!

二零零一年,我去藤上摘絲瓜,一不留神,從五米高的樹上掉下來了,啥事沒有。

二零零四年夏天,老伴開機動三輪車拉麥秸,我坐在上面壓車,由於剎車過猛,一下子把我從車上甩下來,一頭栽在地上,地上砸了一個腦袋大的坑,地兩邊的鄰居嚇壞了,都往我身邊跑,都以為我不死也得重傷。我自己從地上坐起來,一看地上砸個坑,還看到法輪在我面前轉。在地上坐了五分鐘,哪也不疼,也不覺的害怕,就又起來,去幹活了。

還有一次去趕集,公路上面有一個車輛限高杆,老伴開著機動三輪車,我在上面坐著,由於車速快,沒注意上面,我聽到「咔嚓」一聲,我還以為是車胎爆了,車壞了,光想著是車出毛病了,旁邊一個老太太問我,碰的礙不礙事?我說沒事。一小伙子說:「你的頭真結實,把鐵欄杆撞壞了,你還得給俺修理哩!」

聽他一說,我才明白,原來是我的頭碰到鐵的限高杆上了,回頭一看,十公分粗的鐵欄杆都彎成了弧形,鐵欄杆還正來回擺動哩,想想都後怕,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換成常人,可能當時就撞死了。弟子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對師父的感恩。

不義之財不能貪

得法初期,我和老伴同時修煉,一天,老伴突然回家,拿了存款折,就往外跑去,我當時心想:別被人騙了!過了一陣,老伴跑回來激動的和我講:是大法師父幫她挽回了被騙的一萬元錢。過程是這樣的。

在市場門口,她聽到一男人說,有一批貨很掙錢,錢投進去可翻幾倍,他能搞到貨,這時一婦女聽到後說,咱合夥干吧,並當眾拿出一萬元錢交給他,我老伴也想要掙點錢,聽到後也要加入。

這樣,她很快去銀行,取出一萬元錢現金,交給了那男子,而那男人拿到錢後,馬上離開,並已過到馬路對面,這時我老伴忽然感到全身突突突,法輪激烈旋轉,同時,耳邊響起:「不義之財不能貪。」我老伴猛然醒悟,立刻抓住那女人之手,並說,我不幹了,把錢拿回來,你們在騙人,不然我就報警。無奈之下,那女人只得招呼那個男人把錢還了回來。不然這一萬元錢的經濟損失,對我們當時來講,也是很大的數目。

經過此事,我們都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對弟子的保護,正如師父所講:「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故事3:八十歲老奶奶修大法的故事

我今年已經八十歲了,我把得法修煉中的點滴講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與大法接上了緣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我連續二十多天做了同樣的夢。夢境中我拿著一本奇書,翻山越嶺來到一個天空晴朗寬敞明亮的大殿內上課,有時那裡的人很多,有時那裡的人很少,有時好像我去的太早,大殿內還沒有一個人,說老師來了,可我每次沒等見著老師就醒了。

一天,我小兒子從外面拿回一本書,我一看是我夢中見到的那本奇書。我問兒子這是什麼書?兒子說:「這書叫《轉法輪》,我那朋友給我時說:他是一本修煉的書,聽說學了可以祛病健身有奇效,學他可以提高人的修養,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一本天書。」我說:「這書這麼好,我這幾天老是在夢中見到他,你把他給我吧。」「給您倒是行,可您不認識字呀?」「不識字可以學嘛!」「那好,你和這功法太有緣了,您喜歡就留下吧。」

就這樣,我和大法接上了緣。

二、學法前後兩重天

沒學大法前,我一身病,特別是小腸火,有人說小腸火算什麼病,可就這個病把我搞得天天睡不好吃不好,面黃肌瘦,渾身疼痛,坐立不安,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為了減少疼痛,我大小醫院沒少去,中西醫都說沒有什麼好辦法醫治,偏方土方都試過,就是治不好,錢沒少花費,骨瘦如柴的我,疼的我喪失了求生的慾望,那時候我恨不得一死了卻殘生。

現在,寶書得到了,誰來教我?我求兒子幫我,兒子先教我學《論語》,兩天我就能讀了,可我嫌這樣學也太慢了,再說兒子還有事做,不可能成天教我。怎麼辦?我就想起村上的姐妹,我就去一個有文化的姐妹那兒,說明來意,可巧那位姐妹也得大法了,在她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五套功法,不知不覺中我在那學了兩個月我就能通讀《轉法輪》了,我身上的病也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一次老伴問我:「沒見你吃藥,你疼痛的症狀好像是沒了?」我對他說:「是啊,我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身上不疼了,飯也能吃了,覺也能睡了,活也能幹了,這法也太神奇了,要不你也學吧?」「我沒你那些病先不學了,你好好學,我支持你。」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一天也沒放鬆學法煉功,大法叫人向善做好人,對家庭對社會百益而無一害。我是遠近聞名的病秧子、又是脾氣古怪的人,學大法後身體健康了,性情變溫和了,全村人說我又回到剛結婚時的樣子,這樣說確實有點誇張,可我確實變了,學法前那種消沉不願見人、有風就會被吹倒的我,現在變的無病一身輕,容顏紅潤,愛說愛笑了,對人生充滿了信心,那種埋汰樣不見了。

這一切都是大法給我的,法輪功是真正的佛家大法,我就以我的親身經歷弘揚大法,見人就講,逢人就說,有不少親朋好友走進了大法修煉,那時我們村就有上百人學煉法輪功。

三、是大法師父救了這一車人

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1]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直不忘洪揚大法,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迫害打壓法輪功以來,有多少大法同修受到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可我不怕,仍舊做著三件事。

幾年前,我坐本地農用車去集市上講真相,同坐這個車的還有十多個人,她們都聽過我講過真相,其中多人都做了三退,在路過溝門一轉彎處,由於車子開的快一下就曬耳了(左車輪著地,車廂立起)險些車廂扣過去,把大夥壓在車廂下,那樣坐車的人會有生命危險,雖然倖免於扣壓,一個個都摔到地上,有幾個摔傷了,可都沒有大事。

我站起看同伴們傷的怎樣,每當我拉起一位問,你傷著了嗎?這個說腰有點疼,那個說腿有點疼,當我扶起最後一位時,那位差點把我撞倒。那位說:「你的頭?」開車的小伙子也過來說:「大娘你的頭上有血。」我說:「沒事。」隨即用右手按了一下頭頂,拿下後看只有一點血。

這時大夥好像才從夢中醒來,不知誰說把車放平吧,看誰傷的厲害,到集市上找醫生看看。開車的小伙子從車上拉下一根粗繩,拴在車廂上,叫大夥往下拉「1-2-3」,拉了幾次才把車擺平,小伙子上車試了一下車,還好車沒有壞,叫大夥上車,有幾個上不去的大夥幫忙抬著重新坐上車向集市上慢慢開去。經過醫生檢查,有兩個腿骨骨折(這兩個勸其三退時沒同意),並住了一個半月醫院才好。我呢頭頂是被車的擋風玻璃碎片劃破流了一點血,我求師父幫我,在那用右手一按的瞬間血就止住了。可開車的小伙子和醫生非叫我縫兩針,我沒辦法才同意,他們叫我住院,我堅決不同意就回家了。

當時有許多人聽了出車禍的情況後都說:「你們之間不知道誰的福大命大才沒出大事。」「就數她的福大命大,她是學法輪功的,一人學法煉功,她周圍的人都會受益的。」同村的一位鄰居大聲說。我說:「不是我福大命大,是大法師父保護了這一車人。」這次事件調解的村幹部後來對我說:「當時你是傷的最厲害的,可你一天院也沒住,反而傷的輕的卻住了一個多月,我們都明白為啥。」

我很欣慰這些常人在逐漸地明白真相,由於我和我的同修們嚴格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贏得了鄉親們的好評,讚揚法輪大法好,尤其是村幹部明白真相後,一到所謂「敏感日」公檢法司下來騷擾抓人,村上想方設法通知我和同修們,他們來了也查不出啥,結果就灰溜溜的走了。迫害嚴重時,六一零人員到我家多次恐嚇叫我簽字寫所謂「保證書」,我都一一拒絕,頭兩次他們叫我丈夫代簽,後來我不叫我丈夫代簽,他說:學法輪功,她多年的病好了,要入土的人能幹活了,做好人難道有錯嗎?說得那些人無話,只好對我說:在家學可以,以後不許到外面去說,否則就抓你進監獄。可我照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四、師父救了我的小孫子

那年我小孫子出生才三個月,不知為啥老是高燒不退,嚴重時抽搐休克,到旗醫院檢查說是腦袋裡有一片血片,醫院不收,開了點退燒藥,叫回家養著,其實就是叫回家等死。全家人都認為這孩子完了沒救了。

我對全家人說:「這孩子來到咱們家也是緣份,我們不能不管他,這孩子的病沒有人治得了,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他,咱們就虔誠的求大法師父救他。」我就叫他父母和所有家人對著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自己就一天二十四小時抱著他聽師父講法。第三天,孩子不抽了,睜開了眼睛,我就叫兒媳給他餵奶,吃著奶他就睡著了。我又把他放在搖籃裡,叫他繼續聽師父講法,一連三天,孩子不燒了,還掙扎著起來玩,全家人都為他高興,都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他,他父母還給師父上香,感謝師父救了這孩子。

第五天中午,孩子的姥爺姥姥來了,說孩子這樣會耽誤病情,說什麼也得去醫院給孩子看病,說沒錢他們出等等,我拗不過他們,就叫他們把孩子帶到醫院去檢查,檢查結果出來了,是腦袋裡的血片沒了、好啦,先前給孩子看病的那個醫生都說你們給孩子吃了什麼藥血片竟然沒了,他還以為先前是誤診就又拿出片子對照,這一對照並沒有錯,嘴裡直說:「太神了也太怪了,你們真沒有給孩子吃什麼藥?」我說:「真沒吃什麼藥,只是求大法師父救他,給他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他就好了。」醫生連連說:「太神了,太神奇了,沒必要再住院了,你們回去吧。」他姥姥姥爺不幹了,說什麼也得叫孩子住幾天院。我問兒媳婦,兒媳婦也同意住幾天院,兒媳婦怕我生氣,就對我說:「醫生怕是說反話,住幾天就住幾天吧。」這樣孩子又在醫院住了三天院,輸了三天液,落下了右手四指伸不開的毛病。

現在回想起來是我的心性有問題,當時沒有徹底的信師信法,致使孩子才落下毛病。後來孩子在七歲時右手四指才能伸開,這件事又轟動了全村和鄰近幾個村子,都知道是大法救了這孩子。明真相的鄉親們,更敬佩師父了。

五、師父救了女兒

二零一九年四月,女兒得病去市醫院治療,醫院確診是鼻咽癌。我去看她,對她說:人的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你不要害怕,你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管你的,你的病會慢慢的好起來的。我把師父廣州講法錄音留給她叫她聽。

從醫院回來我老是惦記女兒的病,母女情使我睡不好覺,連學法時都不安心,後來我想,這樣不行啊,師父時刻警告我們修煉人:「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我反覆默念:「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3]。兩天後我恢復到正常,女兒的事不再那麼執著的去想了。後來女兒來電話說,她已經好了,出院了。

前些日子,我消業女兒回來看我,這期間有一同修來我家看我談起女兒得癌症是師父救的。同修說:「末後劫難這樣多,每個人業力又大,人要想逃離躲過劫難,觀念一定要歸正,退出黨團隊信師信法就能救自己。」師父說:「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剷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4]同修最後說的對女兒觸動最大:「閨女得癌症是絕症,有幾個能好的?是大法師父幫你才有今天,你想報恩就只有修大法才是靈丹妙藥。」同修的話啟迪了她,等同修走後女兒對我說:「媽,我要修煉,您教我吧!」現在女兒也得法走上了修煉之路。

六、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兩年前,由於孩子們的工作變動,我們全家人從農村搬到城裡居住,祖孫三代人常聚於此,一家人和和睦睦,我也融入這個城市,和同修們一起做著師父所囑託的三件事。

年前,我去學法小組,在大街上被一位騎電動車的人撞倒,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一看,那個電動車的前輪已經被撞飛,那個騎電動車的人腿都拐了,他叫我和他到醫院去看是否撞壞了什麼地方,我說:「沒事你去看看吧。」說完撥開圍觀的人就走了,現場圍觀的路人說:「這位老太太真是命大。」我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是學法輪功的!」一個路人感嘆:「法輪功真好!」我來到學法小組給同修們說了剛才的事,同修們都說:「是師父幫你又闖過一大關!」謝謝師父,修煉這些年還有好多事,這我就不多說了。

我是一個文盲,一天學沒上過,可我能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這都是師父給的。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師父發表的《理性》我正在背誦,我要牢記師父說的話:「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亂象。」[4]

謝謝師父!有不足的地方還請同修們指正,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故事4: 兩個外孫得救的神奇事

我的大外孫二零一一年九月份出生。剛出生三十九天,因為發高燒,女兒和姑爺決定去醫院。醫生一看,不敢收留,讓趕快到別的醫院。去了中醫院,醫生一看,他說:讓他喝點甜倩,趕快到唐山醫院。我們去了人民醫院,醫生看了後說:做個全身檢查,檢查完後,醫生說什麼事都沒有,開點藥,你們回家吧。回家後,給我外孫吃了醫院開的藥,剛吃完他突然的兩隻眼睛翻白眼,頭和脖子就往後背,眼看就要死過去了。我急忙求師父救救他,我連喊數遍,女兒、丈夫(同修)他們念「法輪大法好」。慢慢的,孩子甦醒過來。

大外孫是在我身邊長大的,從沒吃過一粒藥。二零一八年秋天,他咳嗽到喘不上氣來,憋氣憋的躺著都蹦起來,情況持續了三、四天。我看他這麼難受,我就問他:「你是選擇念『法輪大法好』,還是去醫院?」他說:「我不去醫院,我選擇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早晨醒來,他就恢復了正常,就像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

大外孫現在九周歲了,聰明可愛。他還會背幾十首《洪吟》中的詩詞,現在他會自己讀整本《轉法輪》了。一遇到事,他就說:有師父保護。

再說說我的小外孫。小外孫是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出生的,現在七周歲。在他一週歲半的那年裡,有一天他有點感冒,我女兒給他吃了點藥。在夜間十二點多,我女兒碰到了他的身體,渾身冰涼,趕緊抱起來,就到我的房間喊:媽呀,快點看看孩子吧,這孩子要不行了。我打開燈一看,小外孫眼睛閉著,渾身都涼了,怎麼招呼都沒反應。我馬上求師父,把小外孫抱在懷裡,我就背師父的經文《正念》,一刻不敢停歇,一直背誦《正念》。不到兩個小時,小外孫身體有點緩解,某個部位有點熱度;過了三個小時身體就熱上來了,只是嘴和臉還涼,隨後不久恢復正常。

謝謝恩師的慈悲救度!

故事5:說說我家的神奇事

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走入大法修煉的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七歲。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切實體會到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超常。我把自己及家庭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修煉前,才三十多歲的我體質已極差,身患多種疾病:肩周炎、胃病、腰疼(結紮手術後遺症),嚴重鼻炎、神經衰弱、失眠、全身盜汗,體重只有九十斤,拖著這樣的身體,還要帶好一雙兒女,加上與丈夫不和,弄的身心疲憊,苦不堪言,總在想,當個人為啥就這麼苦呢?

因長期吃藥,我的胃已承受不住,不能再吃了,於是就尋找氣功。當時本地正在流傳一種氣功叫「X功」,很多人都在練,我也跟著學。結果不但病沒好,還招來了附體,每天都聽到貓頭鷹在叫,我到哪兒它就跟到哪兒叫,甚至晚上睡覺都能被貓頭鷹的尖叫聲驚醒。那時婆婆也在學一種東西,她認為自己信的東西很高,要給我驅邪,可她哪有那個本事,結果可想而知。

一九九八年一天回娘家,發現母親與叔伯嫂子正在煉功,我就站在屋外看著。等他們煉完後我說:「你們煉的這功音樂挺好聽的,煉這功效果怎麼樣?」嫂子說:「我們煉的是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母親說:「你學的那是附體功,快別學了,學法輪功吧。你可以先看書,看完想學,再教你動作。」

我就是這樣走進大法修煉的。動作不是母親教的,是我自己對著師父的書學的。神奇的是,儘管教動作的大法書都是繁體字,我也沒學過繁體字,可是在學的過程中我每個字都認識,一點困難都沒有了。

隨著不斷學法,我才明白:人的一切苦難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自己以前做了壞事造了業的反映。欠債要還,所以人就會有那麼多不順心的事。師父說:「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使人改變他的一生,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1]我確信自己找到了真法。

修煉後知道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不斷的去掉不好的思想和行為,不知不覺中一身的疾病全被師父給拿掉了,二十多年來再沒吃過一片藥,沒打一次針,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修煉後在我身上和我家裡發生了一些有驚無險的神奇事。

記不太清是哪一年了,一天丈夫燒開了水,讓我給他把茶壺遞給他泡茶。我把茶壺剛拿過去還沒放好,他就將開水往茶壺倒,那滾燙的開水直接就倒在我的手上。我下意識的「哎喲!」一聲,一下把手縮了回來甩了幾下,奇怪的是被沸水燙過的手不但不紅不腫也不疼,像手放在溫水中一樣。事後明白了,是師父保護了我,不然的話,那滾燙的開水澆到手上,還不得把手上的皮膚燙熟了啊!心裡一再感謝師父的保護!

每個星期四下午是我們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的日子。二零一七年的一個星期四的午飯後,我騎著電動車去學法。從我家到學法點八裡地,中間要穿過一個村莊。當我將要騎到這個村邊的一條小公路的路口時,從小公路上駛過來一輛小轎車。當時我感覺小車離我還很遠,我毫不猶豫的就闖過那條小公路,就在那一瞬間,那輛轎車一下子就衝著我就撞了過來,撞到我的電動車的尾部,把我從車上撞下來落到公路的另一邊。我就像個醉漢似的搖搖晃晃的回到我的電動車那裡,電車卻沒被撞倒,那輛肇事的車停都沒停跑了。我看看自己哪裡也沒撞壞。

我知道這是來討債的,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替弟子化解了這場魔難。師父說師父的法身時時就在弟子身邊保護著弟子,這是真的!

人人知道「水火無情」。人在天災人禍面前顯的那麼渺小,那麼微不足道。但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只要我們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有一年七月的一天早晨,我正在做飯,聽到外面「啪!啪!」的聲音,我開門一看,是電閘起火了,電閘、電線一起在燒,火苗躥起老高,電閘下面是一堆棉花,太危險了!我大叫一聲:「著火了!」丈夫、兒子同時從屋裡跑了出來,一看這情景,倆人趕快用水潑向燃燒的電閘和電線,火被水澆滅了。

這時我們仨突然同時反應過來:電著火是不能用水澆的,特別是我們家的電線已經老化,冰箱、空調、電鍋同時開著,那會造成多大的災難……再看那堆棉花,從電閘、電線上落下來的帶火的橡膠皮殼落到棉花上,棉花一點沒點著!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後果如何?無法想像!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前些年我們農村還沒有天然氣管道,村民冬天大多數是燒火炕取暖,我們家也是一樣。為了燒火方便,灶口邊都會放一堆柴草和木棍之類。那天丈夫點著火就看電視去了,把燒炕的事忘了,等想起來去廚房一看,廚房已經著起了大火,更糟糕的是廚房內還有一罐液化氣。這個液化氣罐距離柴火太近,燒的氣罐發出「滋滋」的響聲,隨時都有爆炸的危險。我們一邊滅火,我一邊求著師父,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火被滅了,但氣罐還在滋滋在響著,很是危險,讓人非常擔心!但最後平安無事。我心裡十分清楚,這又是師父的保護!

類似的事還有,特別是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無論是晚上出去發資料還是白天走街串巷,再到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勸三退,也經歷了許許多多有驚無險的事,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闖了過來。具體實例這次不多說了。

二零一七年夏天,優曇婆羅花開在我家的電視機上。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願更多世人了解大法真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平安度過當前的這場人類的特大劫難,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