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悔的修煉過程中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行天游


【正見網2022年05月08日】

我是修煉二十四個年頭、七十七歲的生活在農村的女大法弟子,雖然沒啥文化卻是老弟子。修煉中一直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安康幸福與榮耀。今生能在這高德大法中修煉,並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乃萬分有幸。決不辜負師尊無量慈悲苦度。今年又是大法洪傳三十周年,五月十三日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又是我們普天同慶的盛大節日!所以也想講一講自己修煉中的幾件事,來證實師父的偉大、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修煉這麼長時間了也不會修,宇宙大法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自己悟性差也沒做好,可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由於大量的學法與同修的切磋,現在才知道怎麼修,真正的能在法上修煉了,不向外看,找自己了。師父說:「有人在修煉上看上去很精進,也在學法,也在煉功,可是哪,不向內找。不向內找啊,大家想想,那不就是常人嘛。」(《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通過學法認識到,在修煉中就堅信師父、堅信法,只要在法中修,什麼關都能過去。下面舉幾個例子:

師父在我身邊的時刻呵護

遇事別忘喊師父。二零零零年,我對法理認識不高,但在關鍵時刻能想起師父來,我才闖過了這一關。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種干擾,來到哈爾濱火車站,買完車票等著上車。這時家裡和鎮政府的人知道我走了,就發動親朋好友及鎮政府幹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路口和車站都派去了人找,象翻了天一樣。

下午一點四十分左右,開始檢票了,正排隊往前走,這時我往前一看,這行隊的左前方我的妹夫站在那裡,當時我什麼都沒來得及想,就想起喊師父了:師父快幫我,別讓他看見我,我立刻把臉轉向右邊。一看我小女兒的丈夫在這邊的前面站著呢,這時我又把臉轉向前邊,心裡喊著:師父這邊還有一個呢,千萬不要讓他倆看見我。他們倆在前面仔細的看著每一個人,這時我也到了跟前,他倆就像沒看見我一樣,我也順利的檢完了票。那時我根本就不懂什麼叫發正念,甚至什麼叫舊勢力與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什麼時候師父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在對師父給予的正念加持下,才順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列車,闖過了這一關。

了卻人心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我本著對政府的信任和憲法賦予人民信仰自由、上訪自由的權利,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終於來到天安門,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備森嚴;天安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到處是便衣和警察,根本就進不去。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想想,天門自焚誰安排的?他們為什麼能進去?還做的那麼順利?)我剛到跟前,就被一個便衣給抓了,讓我罵師父與法輪大法我不罵,我問他你們是干什麼的?為什麼叫人罵人?不容分說就把我拽上警車,送到天安門派出所,把我鎖到鐵籠子裡。在鐵籠子裡我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等,我要喊心裡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鎮派出所把我接回送到縣看守所。一個月後因我絕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送到縣大獄,這裡陰森恐怖,天天聽到的是打罵聲,縣政保科的、縣政法委書記、610的天天找我們談話強迫寫三書轉化。

有一天他們又來找我說: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寫的保證書很好,我們都看了。我心想這是誰寫的!不管誰寫的都不能承認,承認就是在害他們。我說:我沒寫,不是我寫的。邪惡說:你承認了不就回家了嗎?我說:根本就不是我寫的承認什麼哪?

這時,我想起上次也有人給寫個保證,我也是不知道,有個管教拿著這張保證書說:有人給你寫的保證書,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當時我很清醒的悟到:為什麼別人代替寫完了,還得讓你自己表態呢?這不就是讓你自己選擇走哪條路嗎?是聽邪惡的,還是跟師父走,誰說了都不算!我明白了!在關鍵時刻得自己說了算呀! 師父說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所以我說都不是我寫的,我不會承認的。修大法做好人往哪轉化?邪惡說不轉化就不放你,我說:我就不信你能關我一輩子?告訴你們,我不往大了說,就說咱們縣誰都不煉了,就剩一個人煉那就是我。我現在覺的那時爭鬥心、好勝心、自以為是的心那麼強啊,真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一直向他們洪法,由於名利他們仍做他們要做的事。四月九日又把我帶到預審室,縣政法委書記給拿來了紙和筆讓我快寫保證書。說:「寫完好回家,要不寫保證書,上北京的都勞教了。寫四條就行,多好寫呀!我跟你師父說說,這不是你寫的,是我讓你寫的,你師父不會怪你的。」我心想:「你還不拿著我寫的這東西,去跟我師父說,看你的弟子寫的。」想到這兒,我眼前一亮,為何不利用這次機會寫我該寫的呢,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一定會被剷除的,我毫不猶豫的拿起筆來也寫了四條。上面中間寫兩個大字「聲明」,下面寫: 1、法輪大法是正法。2、法正乾坤。3、我從心底高呼法輪大法好。4、我修大法永不回頭。 聲明人:某某某,2001年4月9日聲明。

從這以後,他們再也不找我寫什麼保證書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從那時到現在我一直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師父說:「大法弟子穩定的做好三件事,不要出現人心的浮動。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 (《精進要旨三》〈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

在實修中我體驗到了正念的威力無窮

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自己的使命,所以自身修煉、證實法、救眾生是每天必須做到的。有一次下屯往路兩旁的大樹上和電線桿子上噴永久性的大法標語,噴完字後順這條路騎自行車剛往回走(沒有第二條路)。一抬頭看見前面不遠,我鎮派出所的警車開過來了,車裡坐著都是我鎮派出所的三個人,我一點也沒想起來害怕,立刻想到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能讓他們造業,趕快往回開車,字還沒幹呢,現在可不能讓他們看見,要都給我抹下去怎麼救人哪。就這一念師父就讓他們的車馬上減速了,調頭往回開走了。同時我體驗到了正念的威力無窮。

還有一次下屯講真相,在街上遇見一個人給他講真相,他一邊聽一邊拿手機錄像,說這是證據,還要給610打電話報警,並說些不好聽的話。當時我想不能讓你舉報,你會造業的,趕緊向內找,自己哪裡有漏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心不為所動。這都是假象,同時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這時他把手機往兜裡一放,說你在我們屯不許說法輪功的事,給自己找個台階走了。我悟到是因為在危急關頭先想到了別人,放棄了為私為我的念頭。明知道後果的嚴重,這純善的一念符合了大法的法理,發出的念是善良的、大法的法理是為他的,不是自私所起的作用。我真的感受到師父時刻在身邊的呵護。有一次被派出所抄家時,派出所所長領五、六個人,鎮政府黨委書記也來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跑了三次終於擺脫了他們的綁架。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

擺正基點然後選擇在法上修

師父說:「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 (《北美巡迴講法》)我在想師父把我們都推那麼高了,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就應時刻保持神的正念清醒的頭腦,遇事時首先站正基點,然後再選擇怎麼在法上去做。時刻想著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有救度眾生的責任的,時刻不能忘自己是誰,因為心中有法,這樣就不會走錯路。宇宙中那些能夠間隔我們的微觀因素在正法中師父都已經解決了,再遇到問題時,真正的我、主元神就能站在法上思考問題了。

舉個例子:上個月有個同修來我家要處理修煉上的一些事情。我們辦完了事,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突然他兜裡的手機響了。當時我很鎮靜,第一念想的是他的安全問題,跟他說:到我這來你怎麼帶手機呀,你知道我家和公安局是在一個小區內的。我家是暴露的,二零一八年大型綁架,邪警來我家五、六個人,現在還在獄中的、以前擔任過國保大隊長那個人把我舉報了。公安局來我家核實他舉報的事是否屬實。公安局來好幾次了。這才過去幾個月的事啊,帶手機對你是不安全的。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一段法,「有一天,釋迦牟尼要洗澡,在森林裡頭叫他的弟子給他打掃浴缸。他的弟子到那一看,浴缸裡邊爬滿了蟲子,要打掃浴缸就得弄死蟲子。弟子回來告訴釋迦牟尼說:浴缸裡爬滿了蟲子。釋迦牟尼沒瞅他,就說了一句:你去把浴缸打掃乾淨。這個弟子到浴缸那一看無從下手,一動手蟲子就得死,他轉了一圈又回來問釋迦牟尼:師尊,浴缸裡爬滿了蟲子,如果一動手就要把蟲子弄死了。釋迦牟尼瞅瞅他說:我叫你打掃的是浴缸。」(《轉法輪》)我悟到,師父為什麼把釋迦牟尼那時的弟子修煉狀態講給我們呢?更高的法理我悟不到,只悟道這段法有信師信法的法理。同時是否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是否能真聽師父的話!師父關於手機安全問題已經講了好幾次法了。那麼反過來再看看我們象不象釋迦牟尼的弟子呢?我知道現在有同修還使用微信與手機。

通過這件事我也找到了很多執著心。隔幾天同修再次來時我首先問,你帶手機了嗎?這是對同修的不信任、猜疑、疑心等人心。修煉是嚴肅的,我覺的修煉就是無論遇什麼事都應在法上對照,是否符合法及時的找出那顆心,修掉它不斷的修向內找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證實法救更多的眾生。

有一天到物業去全民做核酸,女兒的同事問你家姨怎麼沒來做核酸呢?女兒回家跟我說這事,我想都沒想就告訴女兒,你咋不問她這事啥時歸你管了?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了,解體這句話馬上用法歸正自己。這不只是爭鬥心,覺的我好像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妒嫉心」裡說的申公豹。怨恨、妒忌、爭鬥、為私為我等人心,揪出了這些人心就得在思想上轉變觀念,用神的正念在行為上要做到無私無我,修去各種人心而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才能證實法救度眾生。

這些年我也不知道救多少眾生,從來沒統計過。僅舉兩例來證實眾生那種從內心的感激師父與大法救度。

1,我在街上講真相,一個人樂呵呵的向我走來問,你還認識我嗎?我說:想不起來了。他說:有一年我們往煙站送煙,我們十多個人都到你家避雨,你給我們講真相、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但病好了,花不少錢也沒治好身上這些年的附體,我誠心敬念九字真言那麼幾天就把它嚇跑了,還一分錢沒花。我真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給我和我家人也三退了。我說得你家人同意才行啊,他說我家人都明真相,並且都跟我念「法輪大法好,」我們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回去後告訴我的親朋好友,「法輪大法好」,大法太正了。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救人呢!(是他的原話)。  

2,明真相的司機說大法師父真了不起!教出來的弟子都那麼善良。他雙手舉過頭頂,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萬歲、法輪功師父萬歲。」這激勵人心的場景,真是回味無窮!

最後用師父的經文《提醒》與同修共勉。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雙手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