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工作者在大法中歸正自己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3年02月12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醫護人員,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三年來,修煉路上走的跌跌撞撞,通過學法,我看到了自己很多還沒修去的人心。現把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

一、去掉人心,歸正自己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怕心、安逸心、怨恨心等人心都顯露出來了。二零二零年初,疫情剛剛傳到新加坡的時候,對醫護人員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除了工作的壓力,更大的是心理的壓力。我的病房因為接收了一位從加護病房轉出來的病人,幾個小時後被告知是新冠病毒陽性,一下子有七位護士要求居家隔離十四天。人手立刻嚴重短缺,三班倒的輪班制就輪不開了,只能改成十二小時制,早七點到晚八點。當時的工作壓力巨大,是非常辛苦的。

記的當時我們被要求每天測量體溫,還真是怕出現發燒的情況,因為如果發燒就需要去看醫生,那就意味著要做令人望而卻步的PCR核酸檢測,那一根小小的棍子從鼻子要一直捅到後腦勺的感覺。有時候出現嗓子癢想要咳嗽,都會懷疑一下自己是不是中招了,會有怕心往外翻。當然作為修煉人,發現了怕心,去掉它,繼續修好自己就更重要。一直到今年五月份之前我都沒有出現過類似感冒和發燒的症狀,也沒有陽性症狀。我的家人和兩個孩子也都很健康,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們。

在打疫苗的問題上,起初我是堅持不打疫苗的,我認為修煉人不需要打。雖然政府沒有明文規定打疫苗是強制的,但是對醫護工作者是強制的。護理部主任特意專程約談我,各種勸導,我表示質疑疫苗對人身體的危害。她回答不上來,說:「新加坡大部份人都打了,要死大家一起死,有什麼好怕的呢?」我說:「如果不打疫苗就沒有工作的話,我可以暫時拿無薪假,如果人手不夠,需要我回來我再回來,您看行不行?」她嘆了口氣走了。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因為不要打疫苗而辭去工作,一下子沒有了穩定的收入來源,公公婆婆會理解嗎?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壓力。他們會不會對大法有誤解呢?修大法的人還怕打疫苗?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不給別人添麻煩才對呀。因為我不打疫苗是不是給家人造成了煩惱。護理部主任沒辦法給衛生部交代,是不是也造成了她的壓力和麻煩?

第二天,師父的新經文《醒醒》就出來了,其中幾句是這樣說的:「有的人怕傳染,有的人堅決不打防疫針,此時你還配大法弟子稱號嗎?」「你在用常人心衡量自己,而不是站在修煉人角度上看問題,這是修煉中有漏。」

我真是感覺到當頭一棒喝,我為什麼不打疫苗?我於是向內找,首先是怕心,從媒體上得到很多關於疫苗的資訊,有很多人打完疫苗後出現了副作用,甚至死亡。我害怕疫苗對我造成傷害。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而是用常人心去衡量突如其來的事情,那一定不會是正確的。這也是自己對信師信法的不堅定。

次日,我就預約接種疫苗了,我發簡訊給護理部主任,告訴她:「我選擇打疫苗不是因為疫苗有作用,而是不想給她造成麻煩。」她說:「非常感謝!」

隨著新加坡的防疫措施逐步的放寬,自己在修煉上也放鬆了,學法、煉功都有懈怠。今年五月初,公公和婆婆在接種新冠疫苗的第十天同時感染了,我對自己並沒有太擔心,只是擔心他們會把病毒傳染給孩子。結果第三天孩子也感染了,我和先生同修一直都是陰性。我當時還很自豪的跟公公婆婆說:「我們是修煉大法的,病毒是不會來找我們的。」

我當時悟性也比較差,只顧著照顧孩子,也沒有好好煉功、學法。第四天我也出現了發燒症狀,檢測成陽性。我當時很懊惱,我不應該中病毒才對呀,在病毒最嚴重的時候我都沒有中,為什麼現在不嚴重了反而中了呢?趁著在家裡隔離的時間,我正好可以好好煉功、學法,向內找,一定是自己修煉有漏。

我想這件事情出現絕對不是偶然的,我平常因為工作時間不固定,總是不能堅持每天煉功、學法,有空就煉一煉,有時工作累了,就選擇不煉功了。煉功是最好的休息,我卻用常人的想法去休息,結果總是容易累。修煉是嚴肅的,我卻沒有嚴肅對待,在修煉上不想下功夫,就想得到好處,這不是比常人還差了嗎?也沒能及時歸正自己。

師父早就提醒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理性》)

二、安逸心不可輕視

自己得法已經好幾年了,記的剛得法的時候,煉功、學法抓的很緊,即使自己工作很累,也會擠出時間來做好三件事,那時候覺的很充實,身體也很健康,工作也很穩定,家庭也很和睦,孩子也都很健康。

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安逸心就漸漸起來了,在修煉上也不那麼精進了。尤其是在海外修煉環境比國內的同修那是寬鬆太多了。平時自己很多時間都浪費在手機上,藉口是在看新聞,分享同修的節目,其實很多時候會不自覺的看常人的節目,自己的時間就這樣被消耗了。

在幾個月前,覺的自己腹部的左側好像長了什麼東西,摸一摸好像什麼也沒有。不疼也不癢,就是不舒服。在抱輪的時候,深呼吸就能感覺到有東西往下墜,確確實實感到了有東西。當時心裡慌了一下,難道是什麼病嗎?我是做護士的,不自覺的就會將各種各樣的症狀往自己身上對號入座。當時我想一定是自己在修煉上懈怠了出現的病業假相。

我把手機上的臉書和YouTube都卸載了,開始積極的煉功、背法。先生同修看我突然精進起來了,說:「你不會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吧?」我當時愣了一下,心想這會不會是師父在借先生同修的口在點化我,修煉是嚴肅的,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我就用自己下班以後的時間背法,背《洪吟》。發正念時也加了一念:否定一切病業假相,只承認師父安排的路。

兩三個星期之後,腹部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看護著我,為弟子承受了很多。在背《洪吟》的過程中對法理的認識也更深了。比如怎樣才算得法呢?起初自己的想法就是學法、煉功,講真相、提高心性,表面上做到了就是得法了。我問自己:有沒有時時刻刻把修煉放在第一位?自己還有很多很多不足之處,很多人心要去的,尤其是安逸心。身體舒服了,很快安逸心又出來了,就又不精進了,之前出現的不舒服的感覺又回來了。我感到修煉是嚴肅的,修煉的路要走正,不能讓舊勢力鑽空子。

在閱讀今年大陸法會的一篇交流文章後,我落淚了。文章的作者因參與訴江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惡劣環境下,她沒有放棄修煉,而是繼續做好三件事。在逾十九個月中,她勸退了約二百多人。最後中院撤訴被無罪釋放。大陸同修在異常艱苦的環境中始終不忘救人,真的讓我很欽佩。而我在這麼寬鬆的環境裡還被安逸心所困,真的很羞愧!同修的堅定鼓勵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要更精進。

以上交流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二零二三新加坡法會交流稿選登)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