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的「無神論」是毀滅民族文化的毒藥(上)

王一豐


【正見網2004年12月09日】

一、中國傳統文化是半神文化

中國傳統文化是世界文明的奇葩,是古老文明僅存的碩果,不僅承載著五千年悠久的歷史,同時還繼承了上一次人類文明即史前文明的文化遺產: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朝代更迭,江山易主,宮殿崩塌了,文化卻留了下來,即使中原被異邦統治,征服者占領的是有形的土地和財富,卻最後成為文化的被征服者,這是人類歷史上唯一有過的文化現象。

這片神奇的土地被稱為“神州”。有典為證:盤古開天闢地,女媧泥土造人,隨後“三皇”降臨,神通大顯,帶領鴻蒙初開的人類走出蒙昧時代。人神共處,神傳文化,其時發生天崩地裂之險,女媧補天,救人類於崩毀,自此,人與神、人與自然關係確立,敬天拜神在先民中生根。

黃帝出世,拉開五千年半神文化的序幕。戰涿鹿,勝群酋,阪泉會盟,一統神州;立百官、制典章、舉賢能、定乾坤,封禪祭天,天下大治。建屋室、教農桑、作曆法、造文字,觀天查地,行道天下,開啟五千年輝煌文明。

最具震撼的記錄是黃帝求道功成,在萬民面前展現人成神的壯觀場面:荊山鑄鼎,白日飛升,展現給了這個民族最為神聖的一幕:神不僅僅創造了人,人還可以得道成為神!

春秋時期(大約是公元前520年),亂世之中有聖人臨世,函谷關下,老子留下了《道德經》,經典五千言,不僅展示了修道的奧秘,永恆的真理之光成為中國文化智慧之源頭,種下人類世代尋道、回歸的種子,由此發展出一套完整而系統的對生命、人體、宇宙的認識:人來於天、歸於天--“天人合一”,修煉的文化源遠流長。

與此同時代略晚,一代偉人孔子,歷經坎坷,身體力行,以“仁、義、禮、智、信”,奠定了人與人,人與社會的倫理關係,儒家文化成為中國的正統文化。再以後,釋教入西域後傳於中原,佛光照臨,眾生普度,敬佛、修佛尉然成風,佛教在印度失傳,卻在敬天信神的中土生根並發揚光大。

由此“儒、道、釋”不僅成為中國的三大正教體系,亦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主軸與根基,此起彼伏,為人類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光彩奪目的文化春秋,儘管每朝每代都有氣數盡時,文化卻以其頑強的生命力保存了下來,歷朝歷代都好似在中土演繹著一場大戲的一部分:來了,走著過場,匆匆謝幕,留下文化。

二、中共的“無神論”與傳統文化猶如冰炭

共產幽靈一現世就毫無顧忌的宣稱,“從來沒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其自己”,簡言之,就是徹底摧毀幾千年來無論是東方文明還是西方文明中延續下來的人們對神的信仰,拋棄神,讓共產幽靈作人的主,用暴力革命“徹底砸碎舊世界”。拋棄了信仰與傳統倫理道德的人們,會在共產幽靈煽動指使下,放縱人性中惡的一面而為所欲為。

傳統文化中關注生命的歸宿、敬畏神明,關注的是“彼岸”、“來生”或生命的根本解脫,而共產邪靈要人們只相信眼前的今世,否定因果報應,為圖今世的獲取不惜代價和手段,善惡的顛倒註定了共產幽靈與幾千年敬天拜神、重德向善的中國傳統文化水火不容,也註定了中共必須不斷用暴力與洗腦的方式徹底剷除中國傳統文化,用全盤否定、封殺、割裂、篡改、歪曲、置換中國傳統文化等等手段以達掌控權力的目地,到死也要抓住“筆桿子”即證明了這一點。

三、中共是怎樣全盤否定傳統文化的

* 用“無神論”系統的消滅中國文化

早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就發表了《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觀點,就是存在決定意識,就是階級鬥爭和民族鬥爭的客觀現實決定我們的思想感情。”“學習馬克思主義,是要我們用辯證唯物論和歷史唯物論的觀點去觀察世界,觀察社會,觀察文學藝術”,即從此要用“無神論”取消傳統文化的“有神論”,因為“文藝是為地主階級的,這是封建主義的文藝。中國封建時代統治階級的文學藝術,就是這種東西。”“現階段的中國新文化,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傳統文化被貼上了“封建主義” “統治階級”的標籤,而中共領導的文化才是“新文化”,如何做呢?“文藝是從屬於政治的,但又反轉來給予偉大的影響於政治”,所以文化必須隨時為共產黨的政治所用,接受共產黨這個“幽靈”的指使。

這個講話發表不久,就開始了著名的“延安整風”運動,中共對投奔延安的知識分子進行了第一輪血腥的迫害,知識分子們繳械投降,除了自我作踐外,還置起碼的傳統道德於不顧,彼此落井下石,自此,痞子與流氓無產階級在中國的舞台登場。

中共奪取政權後,通過一個接一個的運動連根拔掉中國文化:從嚴厲批判《武訓傳》開始到毛澤東親自發動對《紅樓夢》研究的批判,接著是抓“胡風反黨集團”,每一次運動都有一大批知識分子遭到清洗,到了1957年“反右”,55萬知識分子淪為階下囚,再以後是批判《海瑞罷官》,發動瘋狂的“文化大革命”,不難發現每一次都是拿傳統文化題目開刀,同時屠殺知識分子以此讓全民對過去的文化禁若寒蟬。

只要傳統文化存在一天,對中共的“無神論”精神控制就是威脅,為此必須割斷人們與傳統文化的聯繫,不斷用殺、關、管、批鬥、批判等方式,對民眾一次次殺雞儆猴,讓嚇破了膽的知識分子互相廝殺,自我作賤,按中共的需要隨意歪曲中國傳統文化的原意,儒學家最後批孔,道學家批判老子,用“反動” 、“封建迷信”、“愚昧落後”等帽子把中國文化踐踏得一錢不值,還要踏上它的一隻腳,釘上 “恥辱柱”。在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文化”,“知識”變成罪過,這在中國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

毛澤東說過:“五帝三皇神聖事,騙了天涯過客”。五千年中國傳統文化,記錄了無數有關神傳文化的神跡及修煉中的神奇故事,而中共僅用“唯物論”和血腥的統治手段在短短的幾十年就全盤否定了,民眾被迫接受其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理念,全面洗腦,為禍社會。

* 用偽科學破壞中國文化

真正的科學是不斷探索未知世界與領域,並不斷反思和總結,科學史上劃時代的科學巨匠牛頓、愛因斯坦都是神的信徒,筆者在中國全面接受了從小學到碩士畢業的所謂中國式的“科學”教育,以為掌握了人類的“真理”,到了美國方知自己是井底之蛙,科學早已開始探索精神對物質的作用,科學在瀕死體驗、生命輪迴、尋找地球以外的智慧生命、多維空間研究方面已取得突破性進展,新的科學或真正的科學正在誕生。筆者有機會還接觸了許多取得成就的科學家,從科學院士到諾貝爾醫學獎提名者,許多都是虔誠的基督徒,遂恍然大悟,科學在他們心中只是一種認知世界的工具而已,並非是絕對的真理或唯一的真理,也非信仰,甚至只是一種基於個人興趣或謀生的一種工作。而在西方,科學也沒有被拿去詆毀人們的信仰。

科學在中共手裡卻成了一根否定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大棒,“萬般皆下品,唯有‘科學’高”,為此搞出了一套“中共式的科學”,所謂中共式的科學就是它完全可以不講任何科學原則,不需要尊重任何科學事實,即科學也需要服從政治,一切根據其政治需要為其所用。在這種前提下,科學家一樣可以顛倒黑白是非,中共需要“放衛星”,科學家就說畝產上億斤是事實,並用“光合作用”之類的科學術語矇騙民眾。中共要與地鬥,科學家就為中共搞出一大堆的勞民傷財的方案。中共說中國文化是迷信,科學家就寫文章。

中共說“基因學說”是 “唯心主義”,基因學派的人物就被打成了 “反革命”、“特務”,明天中共為了需要又把其人捧為著名學者,於是失去了科學良知“著名學者”就幫著中共在打壓法輪功時毫無人性地誣衊別人是“反科學”。

幾十年來中共把一些早已過時或有極大爭議(如達爾文的進化論)的某一種對其有用的一家之說奉為真理,不斷地用來給民眾洗腦,甚至是給知識分子洗腦,以此否定傳統的中國文化,豢養了一大批在科學上早已停滯不前的“御用科學家”,如在早年搞了為禍自然與生態而徹底失敗了的三門峽工程,爾後繼續搞禍害民族的三?工程的張光鬥,科學痞子何祚庥,這些政治人物與中共同流合污,成為中共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早已是科學界的敗類,卻在中共的青睞下,濫施權力,以“科學家”的身份幫助中共不僅破壞中國的傳統文化,也破壞貨真價實的科學,打擊有真才實學的科學家。如著名的水利學家黃萬裡,因為反對中共的違反自然規律的截流造壩,終身受到打擊與排擠

在“中共式的科學”薰染和長期的精神專制統治下,人們的思想中填滿了中共的謬誤變得非常狹隘偏執,特別是一些僅具粗淺科學常識(甚至是五、六十年代的科學常識)而狂熱崇拜“科學”的文人,以倡導科學為名,批判中國傳統文化,宣揚社會愚昧、落後是因為科學不發達,而不是中共邪惡統治的結果。90年代以前,沒有幾個家長願意自己的子女讀大學時選擇社會科學,尤其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如古漢語、中國哲學等。

* 全面變異中國傳統文化

五千年歷史的中國傳統文化,早已溶入了這個民族的血液,徹底割斷、實現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全面統治暫時也不可能,特別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善惡故事,優秀詩篇,許多都是以家庭、各種民間藝術以人傳人的方式流傳下來,殺光了知識分子,也不可能封殺徹底,於是中共就千方百計地把其“無神論”的觀念變態地輸入中國傳統文化中。翻開49年後出版的唐詩注釋,那些民族文化中最精華的部分都用了“假、惡、鬥”的理念, “對黑暗現實的不滿”、“宣洩”、“消極”、“苦悶” 、“迷信”、“舊社會”等詞句無處不在,特別是許多詩人是修佛、修道的,他們把對宇宙、生命的總結,修煉後的體會,歷煉成詩,是文化中的精華,卻被注釋成了“浪漫主義”、“幻想” 、“封建”。經典名篇一律用“無神論”、“唯物論” 的思想,扭曲原意。

學生課本中對古代漢語的注釋,通篇的介紹無不貫穿著 “階級鬥爭” 、“剝削” 、“舊社會”等中共的術語,歷史背景一定是“黑暗現實”,人民一定是“民不聊生”,這就是50年來中共的所謂對傳統文化的“批判式的繼承”,甚至在49年前有學有術的知識分子經過幾十年共產黨對其精神的庵割,所著的對一切經典的註解,對“四書五經”的註解,一律貼上中共黨文化的標籤,打上“唯物辯證法”的獸記,讓年輕一代不知其然。

傳統文化在這五十幾年中摧毀殆盡:焚書、毀經、書禁、改簡體字,是讓人們永遠忘掉、永遠不再接觸到中國的真實歷史與文化,而改簡體字是徹底割斷人們與傳統文化的聯絡,讓人們再也讀不懂過去的書。

四、毀滅傳統文化後的真正黑暗時期

中共全面的、為我所用的把“五四”運動中否定一切傳統文化的偏激思想引入其扼殺傳統文化的運動中,中國歷史被中共完全篡改,使人們誤解過去中國的一切都是封建的、腐敗的、落後的。

其實在中共宣稱的最腐敗的清朝1840年,中國的GDP是世界第一,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初年,中國GDP產值占全世界的27%;民國11年時,GDP仍然達到 12%;中共建政時,因繼承了一些老底,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去年,中國的GDP僅占全世界的2.1%,所以目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世界上真正落後貧窮的國家。中共統治後的中國是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僅非正常死亡人數就超過了8千萬,比任何一個朝代崩潰時都黑暗。而歷朝歷代的崩潰都給這個民族留下了引以為傲的文化遺產,中共留給後代的是綿綿無絕期的災難,是中華民族史上的污點。

然而,因為中共對傳統文化的扼殺、剷除、變異、扭曲和長期的洗腦,人們已無法了解傳統文化的真實與真實的傳統文化。80年代,中國大地出現了一股對中國文化的反思運動,這場運動因不可能真正反思中共的罪惡,所以這場運動沒有使中國的傳統文化正本清源,反而是把黑暗的專制、被中共邪靈附體造成的民族災難與倒退歸咎於中國傳統文化,把共產黨迫害下的民族的衰落歸咎於民族文化的先天不足。這無疑是給“文化大革命”(應該是大革文化命)後的傳統文化雪上加霜。人們在痛苦的思索之中再也無法跳出中共徹底毀滅中國文化時所強加給人們的思維方式、邏輯、理念,認為中國的改革要擯棄中國的傳統文化,其實真正要擯棄的是中共本身。    

毫無疑問,西方的科學給人們帶來了物質的極大滿足,西方的民主選舉亦有效的遏制了專制與權力的腐敗,但是“科學”與“民主”無法在中國昌盛,恰恰不是因為中國的傳統文化而是因為共產黨的邪惡和其流氓本性所使然,對比一下台灣,南韓不就一目了然了。而冷戰前的共產黨統治下的國家不都是在共產黨垮台後實現了民主選舉嗎?所以說,中國的傳統文化與專制沒有必然的聯繫。

西方民主制度的建立恰恰基於對神的信仰、神造人時的平等、對博愛、尊重生命等普世原則的遵守等等等等。從這次美國大選,稱為割喉之戰的俄亥俄州,人們看到的結果是什麼?是一種價值取向決定的勝負,選民對傳統價值觀的認同超過了對自身工作收入的關注的一方取得了勝利。

特別是一些表現愚昧、陰暗的電影在國際上獲獎,讓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一代誤以為那便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其實那恰恰是人背離了傳統後的真實體現:野蠻、冷酷、道德淪喪、心理陰晦。

到了90年代,一切向錢看,中共對有良知的知識分子依然用鐵血手段,在剝奪弱勢群體利益的同時加緊了對知識階層的收買,社會道德全面下滑,知識分子的腐敗與社會的腐敗同步。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國知識分子的群體墮落,見證了50年來中共對中國知識分子整體的精神與良知的泯滅:膽小、精明無恥、對傳統文化的無知、思想狹隘與貧血、對他人生命的漠視,在又一場鋪天蓋地的輿論“聲討”中淋漓盡致的表演著,只是這次是主動配合。

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滅絕,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昔日的禮儀之邦變成流氓化的國家:道德敗壞、人心卑劣、欺詐成災、急功近利,不信神的人盡可以為所欲為幹壞事,為了錢人可以無惡不作。中國的土地、生態環境、自然資源在中共的統治下岌岌可危,到處天怒人怨,災禍頻繁。扭曲的人性與膨脹的慾望在中共流氓的推波助流下,社會體系隨時將崩潰,有識之士一直在用各種方式告誡人們。唯一的自救就是徹底拋棄“反人類” 、“反宇宙” 、“反人性”的中共,清除其毒害,找回中國傳統文化中對神的正信,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走向人生的光明。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