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正念・去迷

真我


【正見網2005年03月24日】

(一)

「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學到這段法,一層迷惑遂被破除。過去,曾斷章取義的認為:噢,能修多高,全靠忍耐力和吃苦能力,這說明還是吃苦越多越大,修得越高,那麼師父在後期講法中不是說過那種承受多大就修得多高的觀念是錯的嗎?這不矛盾了嗎?今天忽然意識到自己是在斷章取義。我怎麼不去看前面那句話「全憑你那顆心去修」呢?「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修心」要比「勞身」難啊。身體承受多大的苦,不算什麼,而修心才是最苦的。不是嗎?剜心透骨的去那個執著的心是最苦的,沒有堅強的意志,如何能戰勝那勝似附體的各種觀念、七情六慾?那個抵制「假我」、戰勝「自己」的過程真的很苦、很難。惰性大的、安逸心重的、不想吃苦的人,往往不願意向內找,因為向內找是很苦的。所以才向外求,求別人幫自己悟、幫自己找。常人中有句話:「人,最難戰勝的敵人是自己。」對修煉的人而言,最難戰勝的也是「自己」――「假我」。

 

(二)

一個修煉中的人,他有容忍不了的人和事。然而,在矛盾中是看自己還是看別人、是修自己還是修別人,那怕在做最正的事,都能暴露出自己真實的心性來,不看做什麼事,只看自己的心。

大法造就了宇宙中的一切。一個法粒子,卻能理解、包容宇宙中一切眾生。他不會為任何眾生的表現所帶動,他的慈悲是不變不動的。他會用法理善解一切眾生的冤緣怨緣。當然,對破壞法、破壞宇宙的邪惡生命,法粒子沒有惡,只是維護法,清除那些不該有的、不該存在的。這也是對宇宙眾生的一種救度。

 

(三)

師父說:「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視惡人,惡人馬上避開目光。因為正念使操縱惡人的邪惡生命被嚇跑了,因為它們知道逃得慢一點將瞬間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北美巡迴講法》)

這個正眼,跟常人理解的「正眼」是兩回事。沒有正念或正念不強,就談不上什麼「正眼去正視惡人」。真正的大法弟子,宇宙的保衛者,視常人空間一切而不見,不被假象所迷,純正的場就能把邪惡的因素化掉,一個正眼就能銷毀掉亂法的邪惡生命。一個正眼就這麼重要!

看週刊上同修的文章說:「我便發出強大的一念,剷除共產邪靈,接著看到主席台上的邪靈已變成灰白色。好像燒過的木炭那種顏色。事後談起此事,有同修指出要滅盡邪惡,把那灰色的物質也要剷除。」看到此處,「解、體」兩個字重重的打入腦中。我豁然間體悟到了師父的法:「大家發正念裡,要思想更加集中,更加純淨、平穩,調動更大的能力,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消除這些在另外空間裡的最後干擾。」(《正念除黑手》)我們正念除惡就要這樣純正,讓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解體、徹底消失,不再是剷除它,而是徹底解體它!當悟到這些,我一下子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瞬間被加持的無法用語言能形容的強大法力。

 

(四)

作為修煉者,一定要非常清醒的明了一個問題,一個修煉初期的基本問題:

人的生命是在高層空間產生的,是不好了才掉下來的。人的生命不是為了當人,創造了這個空間,這是大覺者為本該毀滅的生命開創的一個得救的機會,對被救度的生命來說,這是最值得珍惜的。正因為個人修煉的基礎不牢,正因為迷,才不知道珍惜,才不知道對自己負責。

人類為什麼會一茬一茬的毀滅?因為當人不是目地。一期一期的人類歷史都是為挽救生命而安排的。所以,人一動了修煉的心,才會「震動十方世界」,覺者們才會無條件的幫助你。

「因為在迷中,所以也就最苦了」,人在迷中卻不覺得苦。

舉個例子,一個人在深山老林中迷了方向,迷了路。他是什麼心情?他能不苦嗎?那種焦急的心情是用語言能形容的嗎?他渴望的是什麼、盼望的是什麼?不就是能從迷中辯明方向和道路,走出來嗎?他知道家中有爹娘妻子在極度的焦急與不安中、在淚水中盼著他回家,他更不敢想活潑可愛的孩子會是怎樣的心情……只要還有一口氣,他永遠不會放棄「一定要走出去」的信念。對他來說,什麼是真理?就是能走出茫茫山林,找到來時的路。

世間的人,為什麼會活得痛苦?感到空虛?為什麼會感到一生不知為啥活著?為什麼人常常覺得沒意思、為活著而活著?……那是因為人在迷中,不知活著的目地是什麼。真正修煉的人,不管他在常人中吃多少苦,他為什麼覺得活得很有意義?活得輕鬆?因為他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就像那個迷失在山林中的人找到了出去的路。至於要吃多少苦,他哪還管這個,他高興得連疲倦都忘了。
 

(五)

在勞教所,邪惡用重體力勞動迫害你、用酷刑迫害你;在家庭,邪惡利用家人迫害你;在自己身上,邪惡用病業迫害你。還有,學法時,邪惡控制你的思想業與執著迫害你,讓你胡思亂想,讓你的思想離開法、學不進法;在安逸的環境,邪惡又用困魔、惰性迫害你,讓你在安逸中消沉、放棄……種種迫害的方式,都能從意志上瓦解你。任何環境都不能配合邪惡,都不能消極承受,都需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抵制邪惡。你在配合著邪惡的迫害,你就在要它。這是同修們正念幫你除惡的最大障礙啊。任何時候都不能有依賴常人的心、依賴常人手段的心。

法中講:「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繩子割斷,就在洞裡修煉,修煉不出來,就得死裡頭。」沒有修煉的決心,沒有放下生死的決心,是做不到這一點的。鐵了心要修煉,不給自己留任何後路,認準的路就走下去,就是一條路、唯一的路:修煉。在舊勢力製造的洪難中,每一顆心都牽動著宇宙中很大的因素,去每一顆心都需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很正的路,只有一條啊,偏一點都不行啊。「宏觀上、微觀中,一切生命都在注視著地上的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他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高層眾生全都歷歷在目。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叫他們佩服。」(《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六)

否定舊勢力、不承認舊勢力提供的環境,一是不能承認舊勢力針對個人修煉的考驗,放下那種偏重於修煉自己、接受一切不公正對待的個人修煉狀態,從個人修煉的誤區中走出來。二是從那種建立個人威德的個體證實法的「自我」的誤區中走出來。錯把那種有意無意證實自己當成證實法的正念正行,用常人的話講,就是個人英雄主義。這種對「自我」的執著往往被證實法的外衣掩蓋著。在這種執著「自我」的狀態中,往往不能站在整體上考慮問題,只想著自己如何正念強、如何正行而不能真正為別人考慮、為別人著想,從而偏激去做,被邪惡鑽空子,干擾整體修煉與正法。邪惡知道你行,知道轉化不了你,知道你能闖出來,但邪惡的目地就是利用你的偏激不斷的迫害你,動搖更多認識不深的學員的正念,使有怕心的學員怕心更重,讓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錯誤的認為:真的是越精進越被迫害,從而不堅信法、懷疑法。一次次被迫害,本該是教訓,卻成了成績的宣揚。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