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學法 守住正念 走正修煉的路

重慶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11月30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有幸得到大法的弟子,在《轉法輪》中師尊講過寫心得體會的法,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把自己十幾年來主要的修煉經歷和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匯報,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緣起

那是壯年的時候,有一天,我的岳母從雞籠裡捉出一隻雞來準備殺。我的兒子自言自語說:「雞籠裡的雞真傻,天天放你們出去找食的,怎麼不會乘機跑掉,那就不會遭殺了。」我聽了此話心裡一震:是啊,我經常看到醫院往太平間裡抬死人,說不定哪天抬我呢!我有辦法逃走嗎?我讀這麼多年書,可從來沒看見那本教科書談到這樣的問題啊!我得上下求索。我去學氣功,沒有找到方法;我去學佛教,知道有羅漢、菩薩,也是沒有找到方法;我又去學孔聖人、老子學說,知道人要得道才好。真是苦苦求索。

一九九三年我去看望我母親,碰到一個老大媽。老大媽對我說:「我以前做夢我都記不住,這次這場夢記的非常清楚:有一個道人對我說了幾句話,他說:『天上還有天,天上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我聽到這句話當即我就記住了,這是上天對我的厚愛,慈悲的點化,我一定要堅定的上下苦苦求索。我心裡想,我也要做個神仙。

二、得法、修煉與洪法

一九九四年我到書店看書,看到一本《法輪功》,裡面的內容,講到宇宙特性真、善、忍,其中有一句話:「同化於他的就是得道者」,真是如雷灌耳,這就是我要找的。我回到家,經常看,愛不釋手,句句都重要,結果一本書都劃了槓槓。後來看《轉法輪》才知道自己錯了,向師父認罪:弟子在不明真理中造業。

一九九五年夏天,我下班回家路上看到廣告欄有一則廣告說:某某食堂今晚六點三十分要放法輪功錄像,我喜出望外,我終於可以親自聽到師父講法了。我一下班吃完晚飯就跑到這個食堂,正對著電視機第一排的位置坐下,等師父講法。師父講的太好了,以前學佛教對「法無定法」,「無法可說」總弄不明白,師父幾句話就講清楚了,我高興的又抓耳朵,又抓頭髮。這一下我就理解了《西遊記》裡孫悟空為什麼聽到師父講法而抓耳撓腮了。聽完師父的講法後,我體會到印象最深的是,煉功人沒有病,從今以後,身體哪裡不舒服了,我馬上就想煉功人沒有病,是消業,咬咬牙就過去了。所以每次消業都很快過去。還有一點,我體會到,你坐著沙發翹著二郎腿,喝著茶水,看著電視,你就長功了?我悟到,修煉就得吃苦,翹二郎腿是個不好的習慣,要改,我也花好長時間才把這個壞習慣改掉。這也是同化法的過程,也就是修煉的過程。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我是這樣信師信法的。

記的第一次學「貫通兩極法」時,那個能量大的不得了。這功實在太好了。我一定要堅定學下去。後來我的辦公室就成為一個學法點。每天下班後就集體學法,學完法再回家吃晚飯。早晨起來就在附近花園集體煉功。我們煉功的時候有許多人來看,記的有一次我在石桌上雙盤腿準備煉靜功,圍觀的人不少,我心裡想:我平常雙盤腿不順當,今天可不能丟臉,說也奇妙,今天雙盤腿可輕鬆,腿輕輕就盤好了。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定是師父在幫我。

《轉法輪》中說:「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在得法前我是經常出差到外地。得法後我覺的這個法太好了,恰恰這時就很少到外地出差,我就利用這個時間,利用在我單位辦公室旁的空房,下班後放師父講法錄像。因為地點離馬路很近,馬路邊又掛有法輪大法簡介,入道得法的人很多,每次放師父講法錄像,至少有幾十人,多時有上百人。有時我也到外地放師父講法錄像。有一次下班後要利用晚上時間到四十多公裡的地方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放完錄像後要回家,因為第二天要上班。我們兩個同修走到馬路上想坐交通車,時間太晚了,沒有交通車了,這時又颳起風,樹葉嘩嘩作響,等了好大一陣,終於來了一輛小麵包車,我們招手司機就停下車,我一看車裡只有司機一人。我就說:「搭個順風車回家行嗎?」司機說每人十五元。我們剛一上車關好車門就下起大雨。車開到目地地,雨又停了。等我剛一到家門,雨又下起來了。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照師父的話去做,師父時時都在呵護著弟子。師父就在身邊啊。有一年單位領導對我說:你有探親假,路費可報銷,我又利用這段時間在父母家鄉放師父講法錄像,當地也很多人得法。

我很羨慕參加師父講法班的弟子。一九九五年有一天我到一位參加師父講法班的同修家裡,看到師父的法像掛在牆上,我就帶來水果供在師父法像前,然後我給師父磕頭,請師父吃水果,對師父說:弟子要修成羅漢,跳出三界外,跟師父回家。然後我抬頭看師父,師父睜大眼睛看著我,對我笑。我太幸福了,我看到師父了,我看到師父對我笑。在《轉法輪》中師父說:「真正修大法的人,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看本書有同樣效果。」師父知道我這個看大法書的修煉人想見師父,師父就滿足我的願望。佛法真玄奧,一張普通紙,師父法身就在上面。旁邊同修這時看到我是一個光頭羅漢形像。常人社會真是個迷的空間,我們肉眼看到的都是假相。名、利、情這些東西都是假相,修煉人就要放下它。後來深入學習《轉法輪》,法又點醒我,讓我明白了還有菩薩、佛,甚至更高的大覺者,夠我修的。入門時只想得道,解脫自己,法使我明白了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史前大願。

一九九五年五月我才看到《轉法輪》,那個時候只有輔導員才有一本《轉法輪》。我們煉功點只有一本《轉法輪》,供同修一起學法用。我負責保管《轉法輪》。那個時候每天學法只讀幾頁,最主要因為我多讀就要打瞌睡。我又喜歡讀,我有時站著讀,有時用冷水洗臉,總之要學法,多學法。對《論語》我特別喜歡背,現在說起來都是笑話,我當時花了三個月才背下來,後來找同修檢查我背錯沒有?結果同修給我糾正了兩個錯字。

正因為《轉法輪》這麼重要,我學法受到的干擾也是很大的。記的一九九五年六月份我們正在煉功場集體煉功,一個自稱是女大學生的對我說,我也學了《法輪功》,我畢業分配要走了,我沒有書,你這本先給我吧。我就給她了。我們學法點無法學法了,輔導站知道我沒有《轉法輪》,就給我一本。我就放在辦公室,有空時間就學法,沒過幾天,同一辦公室的會計對我說,這本《轉法輪》我要了,我又沒有《轉法輪》了。輔導站又給我一本《轉法輪》,這回我就隨身帶,下班也帶回家。早晨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讀《轉法輪》,這樣就讀的多了。沒過幾天,我的姑娘對我說,這本《轉法輪》我要了。這回輔導站對我說這本《轉法輪》一定不能再失去了。魔看到我修煉要走了,它就千方百計利用人來干擾我不要我修煉,不給我們煉功點學法,我就要堅定信念修到底,可不能上魔的當,這回《轉法輪》我誰也不給了。隨時帶在身上。

有一次我學《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有一段法:「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印證了這段法。

一次,我雙手接過輔導站送來的經文《真修》。我還沒有看經文,眼睛就濕了,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滋味,當時我不知道什麼原因,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是我明白的一面早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激動的帶動我人這面流淚了。過後我背《真修》我都要流淚。有一天一位同修拿著一個金葫蘆,問我:我以前學了其它功,我把那些書都處理了,只剩下這隻花八百元買的金葫蘆還能保存嗎?我就把經文《真修》裡的一句話背給她聽,師父說:「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同修聽後表示不要這金葫蘆了。這位同修到現在都很堅定修大法。

一次學習《雪梨法會講法》,當我讀到:「所以很多人無論你在寺院中或者是在氣功中怎麼修,你也覺的自己並沒有得到什麼,並沒有昇華,也真正沒有得到提高。所以我看到大家有這麼一個向上的心,但是苦於找不到出路,我覺的大家很苦。所以我就想要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一帶想要得法的人。」當我讀到師父講的這段法時,我高興的流著眼淚,久久不能說話。師父真知道我的心,我一定不能辜負師父的希望。

《警言》這篇經文我讀了幾遍。《警言》中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我在思考:我名、利、情都放的下,我還有什麼人的表面這層殼呢?晚上我就做了一場夢:夢境是我被一個大妖怪雙手按倒在地上,雙手無法動作,我嘴中發出吼聲:我是共產黨員不怕死!醒來後我悟到這也是一層殼呀,這層殼怎麼蛻掉呢?我心裡想:我加入共產黨是被拉進去的,我從來都是有神論者,怎麼辦呢?我想不出辦法。後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時候,單位的惡黨委書記對我說,你要退出法輪功。我說,我要煉法輪功,法輪功使我身體健康,道德向上,我退出中國共產黨。我覺的我背後的共產邪靈解體了。這是後話。

三、到中南海證實法

「七•二零」那天早上,市裡有幾千名大法弟子在市裡最大的禮堂前廣場集體煉功,後來有一大批警察阻礙我們集體煉功,用汽車把我們運走。我們到市信訪辦反映情況,他們沒有正面回答我們。我就找同修切磋。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才回家。進了家剛坐下,兒子對我說:「爸爸,門口有四名警察,你怎麼進來的?」我就是走進來的。第二天一個姓張的警察到我家裡,問我昨晚是在家裡嗎?我說是呀。過後幾天他同樣問這個問題。後來我了解到那四名警察就是他派的。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這名警察。為什麼那天晚上四名警察看不見我?後來讀師父講法明白了:在「七•二零」之前師父就給我們大法弟子推到位了。只要自己時時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是大法弟子,按照大法去修煉自己,那就是《洪吟二》〈怕啥〉裡講的「神在世 證實法」,那就會有神跡。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看到師父經文《心自明》和《走向圓滿》。在《走向圓滿》中師父說:「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偉大的。」在當地我證實法了。在夢中師父點化我,我悟到最好再到北京去證實法。主意打定,就到火車站買票。提前一個小時我就到了火車站,進了站台一看旁邊有四名同修都是本單位的,而且座位都是連起的。我心裡真高興,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這麼好。在火車上我反覆默背《洪吟》中的〈無存〉、〈威德〉、《見真性》、《心自明》及《論語》。

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怎麼證實法呢?其中一位同修說:最好到中南海證實法。我們就往中南海方向走,正走向新華門,上來幾名便衣把我們攔住,把我們五位同修用汽車強制送到府右街派出所,這個派出所與中南海緊鄰。到了派出所一個惡警用重拳猛擊我左胸,發出很大的響聲,但我不覺的痛,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承受了,謝謝師父!然後把我關在單間裡,由四個惡警輪番用高壓電棍電我,我沒有怕心,房間裡充滿青煙,閃著蘭光,只聽到電棍發出劈啪響聲,聞到皮膚燒焦的味道。我心中默念:《洪吟》〈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盪盡妄念 佛不難修」。有一次我心中默念業力轉化時,電擊馬上停止。大約電了四十分鐘,皮膚有點痛,但完全能忍受。過後我心裡想:高壓電棍電壓那麼高,又電擊這麼長時間,常人是無法承受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師父在「七•二零」時就把大法弟子推到位了,我悟到只要自己正念足,在法中就能自己保護自己,當然還有師父的慈悲呵護。然後惡警對我說你有什麼話寫在這張紙上。我寫道:「我到中南海來是要告訴政府,法輪功不是x教,是教人向善,修煉真、善、忍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最後做超常人」。

在派出所裡我遇到一名同修,他說他是北京「九三學社」成員,也是學大法的,兩次到中南海被惡警電擊,惡警說他不要命,拿他沒辦法。我問同修是什麼辦法,同修說:師父就在我身邊。然後他單位派人把他接回家了。同修正念真強,我找到差距。惡警給我照像,要我交五十元。上訪是公民的權利,中南海的惡警這麼邪惡,剝奪公民上訪權利是違法的,還要強取錢財,同時還用殘酷暴力對付修煉真、善、忍的上訪者,真是警匪一家,是邪黨本質的大暴露。後來我被惡黨送去勞教。

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為什麼被勞教?師父教我向內修,我認識到自己有人心執著,想圓滿。《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執著於圓滿是有所求,正念不足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同時,《精進要旨》〈再認識〉一文中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從中我悟到,我去中南海證實法是對的,但心不純正,帶有私心,是魔性的表現。在《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中說:「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自私是舊宇宙的屬性,修煉人應該去掉它。大法弟子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雖然在勞教所我仍然講真相,證實法,但很多地方法理不清,走了舊勢力的路。惡警千方百計妄圖讓我放棄修煉。有一次惡警帶來兩個猶大,猶大說:人要符合天象的變化,現在共產黨得勢,符合了天象。我說師父是來正法的。惡警一聽就走了。還有一次惡警單獨把我帶我到勞教所外面談話,惡警說師父的壞話,我馬上說報應,頓時停止說話,回到勞教所惡警就說怎麼沒有報應呢?我說是二十四小時之內。大約十個小時惡警身上長滿紅斑點,奇癢。惡警使出很多招,都未得逞,就在報紙上造謠說我放棄修煉了,去欺騙其他不明真相的同修。

四、毫不猶豫的退出惡黨歷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間,我單位惡黨支部書記宣布惡黨內紅頭文件,江xxx要用三個月剷除《法輪功》,我聽了在會上哈哈大笑。

沒過幾天單位的惡黨委書記找我談話,說共產黨員不准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用真、善、忍來修煉自己,使身體健康,我的十二指腸潰瘍和慢性萎縮性胃炎,在醫院治療多年不見好轉,學法輪功後病根徹底斷了,又給單位節約這麼多醫療費用,這是超常的科學,而且使人的道德向上。我在單位裡是唯一沒有病假的工作者。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們呢,你要對自己負責,我退出共產黨,我要煉法輪功。」這時我看到惡黨委書記眼睛無神。為什麼惡黨委書記眼睛無神?我悟到:我決心退黨,選擇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的正念,是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所以把惡黨委書記背後的邪惡因素,共產邪靈解體了。沒過多久時間這位惡黨委書記調到另外單位去了。又過幾天單位支部討論我退黨問題。有的同事說,你煉你的,你這麼好的人退黨了,留下我們這些沒用的。

二零零四年我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妄圖叫我恢復黨員,我說我從小就是有神論,雖然我加入共產黨有二十多年黨齡,但原來加入共產黨都是個錯誤,是被拉進去的,我不會恢復這個錯誤。二零零五年師父發表新經文《向世間轉輪》後,我又用真名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團、隊。雖然我這麼早退出中共邪黨,但我對邪惡中共本質認識膚淺,通過學習師父經文和《九評共產黨》才有比較清醒的認識。

五、做一朵小花

在單位工作時,單位有電腦。單位也發給我電腦的書,條件這麼好卻沒有學電腦,當時頭腦有個觀念:認為電腦是外星人傳給人的,不想學。後來通過學習師父經文,學習《明慧週刊》認識到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也要成為一朵小花。我在家裡提出要買電腦,家裡妻子、孩子都反對。我對家裡人說:學電腦是個人的自由,你們都用電腦為什麼我不能?家裡人只好給我四千元,我就買來桌上型電腦,在同修幫助下,我學會了用自由門上網,當時我家裡網線未開通,我就拿著自由門軟體,到一個講過真相、又辦過三退的常人辦公室,見他有電腦。我說我有突破封鎖的軟體可看到外面精嵊世界。他拿過我的優盤,插入電腦很快看到動態網,又點開明慧網,頓時看到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心情非常激動,有電腦真好,可先見到師父新經文,又可看到同修切磋文章。回到家裡網線開通,我要自己上網了,正要點開優盤上的自由門時,心裡直跳,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我就念正法口訣解體它,一會就平靜了,從此後我上網時都發正念。在台灣海峽地震時,很多網民都無法上網,我天天都上網,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慈悲呵護。還有一件事,有一天我正在上網,一個響雷打來,電腦不受影響,但是滑鼠不起作用,一看是滑鼠沒電,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師父,弟子要上網請師父幫助弟子,一會兒滑鼠就好用,弟子謝謝師父!自己天天看明慧網提高快。

幫助同修建資料點。我到同修家裡看他正在上網,但有困難。我的住處離同修家有幾公裡遠,約有一公裡是泥巴路,當天晚上下著大雨,去不去同修家呢?應該去,我顧不了腳上穿著白網鞋打著雨傘就走,雨點很大,我到同修家門口,同修看著我的鞋怎麼是乾的,一點泥巴都沒有。我想起師父《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我明白了:這是師父慈悲呵護啊!我想對同修說一聲,讓我們創造條件上明慧網吧!

我自己總結起來,修煉中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是走不到今天的。入門時只想自己得正果,是舊宇宙為私的屬性。通過不斷學法思想在昇華,明白自己有史前大願,要助師正法講真相救眾生。用大法把自己洗淨。《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中講:「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成為新宇宙的生命。做的好的時候是心中有法。做的差的時候是放鬆了學法,人心的執著被舊勢力鑽了思想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走了彎路。最後用師父「走向圓滿」中一句「不叫舊的惡勢力鑽你們思想的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與同修共勉。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