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雪蓮


【正見網2009年02月18日】

尊敬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雪蓮,今年五十六周歲,小學高級教師,一九九七年幸得宇宙高德大法――法輪大法。大法使我從一個病魔纏身、生不如死、痛苦難忍的人,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精力充沛、心情舒暢、知足樂觀的人。在此,我萬分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沒有師父就沒有我,沒有大法就沒有我。請慈悲偉大的師父受弟子一拜!

下面就把我得法、學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經歷以及自己如何在法理中修煉昇華的實修心得與大家切磋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師尊與同修慈悲指出。

一、得法

我出生在河北省交河縣一個貧困的小鄉村。那時家鄉常發大水,百姓生活飢苦難熬,為求生存,爹娘帶著當時四歲的我,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弟弟,告別故土,背井離鄉逃荒,闖關東到東北黑龍江某縣城落腳。爹不識字,在單位燒鍋爐,以每月四十七元的工資養活著全家七口人(後來我又添了個弟弟)。娘是個典型賢惠的中國婦女,沒文化、不善言語,一輩子生了十三個孩子,最後只剩下我們姐弟五個。聽娘說,她生完孩子三天就得下地幹活,落下一身病。爹脾氣暴躁,娘就受氣,但不說,總是默默無聞的為子女、為這個家操持著,不停手的幹活。這樣,有時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從小生活在這日子艱辛、貧寒的家境中使我過早懂事,見娘常常流淚,我也流淚。家裡只有爹一人掙錢養活全家,爹是家裡的頂樑柱,為了讓爹吃好、身體好,娘向來只做一個菜讓爹吃,我們在一邊看著,娘也不吃。

記的我十二歲那年,家裡養了一頭豬,我每天都要到野外拔豬菜回來餵豬,因為我看娘太累了。一天早上三點多鐘,我拿個大袋子到附近麥地裡拔豬菜,麥地的露水把我的衣服、褲子全打濕了,等把一大袋子豬菜扛回家後,就覺的全身癢的不行,脫衣一看,全身從頭到腳全是大硬包。娘心疼的不得了,沒別的辦法,讓我蓋上被子捂捂。從那以後,落下了過敏的毛病。後來越來越嚴重,見風起包,吃酸、辣的也起包,喘氣困難。過敏這病折磨的我死去活來,用什麼辦法都不行,吃過敏藥也不管事。

後來我長大參加工作到大慶從事教育工作,接著結婚成家生孩子。由於家裡事多、單位工作繁忙,事事都不隨意,心情總不好,又患了頭疼、腿疼、肚子疼、心臟病、婦科病、關節炎、肩周炎等各種病。為祛病我練了假氣功,病沒去反而加重,我又找巫醫神漢看,不管事。

一九九五年我的鄰居煉法輪功,她見我有病,讓我煉我不煉,給我法輪功簡介,我也不看,給我師父經文也不看。九六年她還勸我煉,我說沒時間。拖到九七年的一天,她拿來一本《轉法輪》讓我看,出於情面我說看,斷斷續續看了不到一半不看了。一天上午她把書要回,下午她又把書給我說:「午睡做個夢,夢中師父說這本書必須讓你看。」就這一句話,促使我把書看完,感覺書太好了。緊接著我又煉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我晚上清晰夢見師父從我身體內清除兩條很粗的大蟒蛇,還有其它不好的靈體。神奇出現了,我身上所有的病都沒了。我太感謝師父了!叫我脫胎換骨,成了一個健康人。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要知道三十年多年病魔的折磨多苦哇!難受的滋味跟別人說誰信呀!從此,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從我得法和我身體的巨大變化,難道不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嗎?

二、學法煉功

我恨自己錯過了早得法兩年的機緣,如今得到要珍惜。

在學法上,我給自己規定必須三天通讀一遍《轉法輪》。這需要時間,我就給自己定下每天早三點起床打坐五十分鐘,三點五十學法一小時,四點五十到煉功點集體煉功一小時,六點回家做飯、吃飯、打發兩個孩子上學,我和丈夫上班。中午下班回家立即做飯,等丈夫孩子吃完,我收拾完後,抓緊能學法四十分鐘,我很少午睡。晚上六點到煉功點集體學法到八點半,回來後我自己再擠時間學一個多小時。這樣雖然緊張,但我很充實。學法是我每天不可缺少的一項。我悟到:法輪大法是萬古難遇的上乘高德大法,必須多學多看。

後來師父多次發表經文強調「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上士聞道勤而行之,我要當上士。為了讓自己溶於法中,我起早貪黑抄法背法,先後我抄完兩遍《轉法輪》,兩遍《洪吟》、《洪吟二》,一遍《精進要旨》,背完兩遍《轉法輪》、《洪吟》、《洪吟二》和一些經文。這樣給我以後的講真相證實法救眾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煉功上,打坐對我來說是一大關,我腿又粗又硬,單盤翹的高高的,我恨自己業力大。那也得下苦功夫煉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幾天後能單盤二十五分鐘,我又煉雙盤,盤不上我用帶子捆上。真疼呀!大法使我這個沒盤過腿的人終於雙盤上了。如今我雙盤一小時不成問題。

通過我的學法煉功,難道不又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嗎?

三、證實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開始全面迫害打壓法輪功,它們動用所有宣傳機器,誣衊師父、誣衊大法、欺騙民眾,恐怖氣勢鋪天蓋地。

這時我想起師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中的講法,「都說大法好,從社會上層到一般百姓都說好,有的政府也說好,大家也都跟著說好,那麼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隨和的呢?哪些嘴上說好,實質在破壞的呢?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的淋漓盡致了嗎?」是啊,在這之前人人都說大法好,領導也煉,還提供場地。怎麼一夜之間就變了呢?有的學員也動搖了。大法確實好,祛病健身、叫人做好人,大法對社會對人民都是百利無一害呀!我師父遭難了、大法遭難了。不!我師父沒難,是在替弟子受難哪!替眾生受難哪!我的淚水一直在流。我師父和大法太冤枉,千古奇冤呀!

我毅然邁出家門、證實法輪大法是好的,我要說政府鎮壓錯了。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去了省政府,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我又分別進京證實法。被惡警抓回關押、勞教、罰款。邪惡雖然打我、罵我、關我,但動搖不了我證實大法的心,我要為師父、為大法討回清白、討回公道。我師父傳大法,是來拯救宇宙和眾生的,怎麼能讓邪惡這樣無辜陷害呢?我是師父的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什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師父和大法被誣衊,大法弟子蒙難。我哭了,眼前的一切我不能視而不見,袖手旁觀,要挺身而出。我心裡不停的背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要用行動證實大法,助師正法。

一.衝破丈夫在家中的束縛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要證實法,才是修煉。走出家門證實法,對我來說有難度,首先是丈夫一關。

我丈夫脾氣不好,把錢看的很重,沒鎮壓前我煉法輪功他沒怎麼說,吵吵罵罵我一忍過去也就完事了。自從邪惡鎮壓後,我被抓,被勞教,被罰款(約兩萬元,從工資中扣的),他就受不了,在家他總是限制我出入自由,限制我和同修來往接觸,同修誰也不敢來我家,來了他就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進京證實法,被非法勞教一年。由於自己理智不清被洗腦,提前解教,回家不久在同修的幫助下明白自己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馬上聲明後,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這時,我在家一學法煉功,丈夫就打罵我。

一天,我正在看《轉法輪》,丈夫發現一把把書奪去撕了,碎片揚了滿地,這比掏我心都疼呀!我哭著把書一點點撿起。晚上我在小屋發正念,剷除控制丈夫的邪惡因素,突然,他光著膀子,穿著褲頭,瞪著眼珠,手持皮帶闖了進來,打我頭,抽我臉,用手掌砍我腿,我也不反抗。這樣持續有一週多。

他還揚言告街道、告派出所,他是說的出乾的出。二零零二年的一天,街道來人了,幾天後,區公安分局警察來了,他們都是一樣的話:你怎麼又煉了?我分別給他們講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叫人做好人,我身體的病就是煉好的,希望他們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的。他們說:好就在家煉吧,別到處走。我沒吱聲。

丈夫不知道這兩伙人來,仍打罵我。師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腦中:「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對呀!我跟他說:「我沒做壞事,就是煉法輪功,你打我罵我、動用家庭暴力已觸犯法律,我要告你。法輪功我煉定了。」最後他說:「你願煉就煉吧,我不管了。」一掃以往的兇相。這一大關過去了,謝謝師父的幫助!從此,我學法煉功做真相他再沒幹涉。

我衝破了丈夫在家對我的束縛,這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威!

二.建立資料點

伴隨正法洪勢急速推進,大法弟子開始大面積做《九評》,印小報、小冊子等,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開始我們是每周乘車到較遠地區取資料,來回很費時間。我們這有個同修,修的不錯,做事很穩。她提出建資料點,我倆合夥買設備,她很快學會了操作。不久,我們這個小資料點開始運行,這既減輕了同修負擔也節省了時間,很方便。資料充足了,我們常到附近農村或周邊樓區撒真相資料、掛橫幅等。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師父發表經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經文中說:「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師父的法點醒了我,我也要建個小資料點。因為我每次上同修那兒取資料,都見她忙的很、學法時間少了。別處的同修還讓她印這刻那的,她還給女兒看孩子,我真不忍心看她那又忙又累的樣子。

於是,我瞞著丈夫花了五千多元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同修不用的一台舊印表機給了我。我一切都從零開始學,我恨自己笨、學的慢。有師父、大法開啟智慧,我逐漸學會了上網下載,學會了列印小報、小冊子等。如今我可以獨立操作,還供幾個同修資料。

我想我要開闢環境,不想瞞丈夫了。一天我告訴他我買了一個筆記本電腦,他驚訝的大叫:「你天都敢捅呀!」我沒出聲。一天晚上我列印完資料在房間裡疊小報、粘《九評》,他進屋就問幹啥呢?我平靜的說:「幹這個。」他啥也沒說就出去看電視了。丈夫為了方便我上網,還裝了寬帶,每天我這個家庭小資料點順利的運作,我在家學法煉功、做資料、出去撒資料丈夫也不管。同修到我家來,他也不攆了,同修給他講真相也聽(過去不聽)。他變了!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開設了一個寬鬆的環境。在正法中,我這朵小花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一直在綻放著。同修來我這取資料,拿錢讓做資料用,我一律不收,因為我每月還有點收入,夠用了。為了真正達到象師父說的「遍地開花」、方便同修、減輕做資料同修的負擔,我和另一位同修幫助離我們較遠的同修建立了資料點,我花三千多元給他們買了一個二手筆記本電腦,同行的同修用自己的錢給他們買了一台印表機,還負責教會了他們。這個資料點供十多個人,現在仍在安全平穩運作。

三.講真相勸三退,法輪顯神奇,熠熠閃金光

正法洪勢波瀾壯闊,三退大潮風起雲湧。我們在法中知道:學法煉功不能停,發正念不能停,講真相救人不能停,一切都不能等、不能靠。

在勸三退上,我先把女兒、兒子勸退了,丈夫後來也勸退了。雙方親屬基本勸退了,還有個別的沒退。我家人都三退了後,女兒考上了研究生,兒子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丈夫考上了高級技師,我也長了工資。這一切都歸於大法、歸於師父呀!謝謝師父!但我覺的「修煉人做大法的事是不求常人的福份、生活的如何幸福,只有提高層次最為重要。」(《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在證實法、勸三退救人的路上,我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必須要做好三件事。否則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一次丈夫到較遠的地方上班,讓我去做飯,這地方挺偏,算我們就三戶人家總共十來個人。要開奧運了,丈夫讓我別跟人講真相,我沒聽,我和他們初次見面說話時就勸退了兩個。我很著急,深知我是大法弟子,要按師父說的做,「無論做什麼事情,大法弟子都得把證實法放在第一位。」(《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人這麼少咋講呀?在這兒得呆一個月呢。第二天晚上十點多鐘,我剛躺在床上,只見迎面房頂下方顯現出一個又圓又大的金黃色的大法輪,四周閃著金光,我睜眼望著,全身沐浴在金光下舒服極了,停了好長時間,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顯現出法輪讓我看,這使我正念正行的勁更足了。三家有一家打魚,他家有打工的,我就向打工的講真相勸三退,趕集我又找機會向趕集人講真相勸三退(一個月就一個集)。一個月才有十五人明真相,太少了。

七月份又去了那裡,四日傍晚,這地方遭受了龍捲風冰雹的襲擊,兩邊水泥磚牆被颳倒,房頂油氈紙掀掉,玻璃二十多塊被冰雹打壞,停水停電。沒想到這場災給我創造了救人的機會。來砌牆的一夥工人我勸退了,修房頂的一夥工人也勸退了,修空調的勸退了,漁場打工的部份小伙子勸退了,漁場老闆沒入過團和隊,但很相信大法,我給他兩個真相護身符他收下了,還常念「法輪大法好」,生意不錯。一次坐車出去買菜勸退了八個,一個月共計有四十三人明真相、三退。這都是師父安排的,師父做的,我只是有這個願望。

三退的四十三人中有一個人最難勸。他叫韓某,不識字但嘴挺能說,是當地村長,四十八歲。他說他是人大代表,就管法輪功,說快開奧運了抓一個法輪功獎勵一萬元。還說他兒子肺結核,住院治病花了二十五萬,是某某黨掏的,你要治好我兒子病我給你十五萬。我說我不治病,給他講真相,他聽不進去。幾天後我單獨跟他講真相,我說我不要你一分錢,也不治病,告訴你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要善待他們,不要抓,你抓了對你和家人不好。中共邪黨要滅亡了,你要退出它的一切邪靈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的。他說我沒入過別的就入過黨。我說你就退了吧。他說行。給他兒子的團隊也退了。我說你回去告訴你兒子同意退才行,他答應了。我慶幸他得救!

在講真相、勸三退救人過程中,有聽的、有不聽的、有罵的、有攆的,什麼人都有,但不管什麼情況,都動搖不了我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的信念。我每次出門,都隨身帶著真相資料,碰到有緣的人就講,基本沒間斷過,勸退了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就一直的在做。

現在我在家給女兒帶孩子,孩子剛兩週歲,會說「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愛看大法光碟,見我給師父上香,她也學著拜。我常帶她出去發真相材料、勸三退。我告訴她救人,她記住了,我抱她到樓裡撒真相資料,她小聲說「不吵吵,救人!」很乖。我想:孩子也是來得法的。

正法已經在最後的最後了,我覺的時間過的太快不夠用,每天要學法煉功、發正念、印資料、出去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還要做飯、看孩子等。太忙太難了!但我想:忙也要象師父說的「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們要工作,要學習,有家庭生活,有社會活動,同時呢還要照管家,干好工作,還要學好法煉好功,還要去講清真相。難!無論從時間上和經濟條件上都是比較難。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了不起!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雖然難,也要做的更好。」(《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是啊,我們是歷盡萬險來到凡間,為眾生而來、助師正法的,這萬古不遇而又神聖的事讓我們遇到,是我們的福份,是我們的造化。所以「不要放鬆,在最後時刻讓我們做的更好。」《致加拿大蒙特婁法會》要精進再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同化大法隨師還。

在風風雨雨的艱苦歲月中,我跟隨師父磕磕絆絆走過了十一個年頭。回顧這十一年哪,感慨萬千!從我這十一年走過的證實法之路,充份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偉大,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美好、神聖!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