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小弟子的修煉經歷

遼寧大法弟子 洋洋


【正見網2009年11月06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大家好!

一、信師信法闖難關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小弟子,已經修煉十年多。當初我年齡很小,媽媽每天去學法煉功都帶上我。因我跟法也有緣,她們讀我就認真聽,他們煉功我回家也比劃。一次,我爸爸給我照像,我就做個雙盤結印,媽媽看了笑的不行,問我:「你也會雙盤?」我說:「我比你盤的時間長。」剛一開始就從三十分鐘開始,幾天後就四十分鐘,最後一個小時。那個時候我年齡小貪玩,媽媽也不管我,我愛學就學,愛煉功就煉功,拖拖拉拉幾年過去。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了,這一天媽媽早晨從煉功點上回來,領回來好多阿姨、姥姥商量要去北京。當時年齡大的姥姥比較多,她們堅持上省政府。媽媽說:「上哪都行,只要在關鍵的時候能聽師父的話走出去就沒錯。」我在一旁一聽,你們聽師父的話,我也聽師父的話,我說:「媽媽,我也想去。」媽媽說:「我還正發愁你去哪兒呢。」就這樣我們當天買了車票去了省城。當時很恐怖,到處都是警察在抓人。媽媽領的這幫人老的老,小的小,媽媽要求她們多拿穿的,晚上別凍著,多拿吃的,不知得靜坐幾天。

我們這幫人大包小包,安全走了出來,警察以為我們是走親戚的呢。當晚,到了省政府,裡裡外外都是全副武裝的警察、警車,老百姓全嚇跑了,大法弟子也都被抓走了。我們的車始終在門前轉,怎麼辦?媽媽通知後邊的人不要下車,返回去。就這樣我們什麼也沒做就返了回來,在火車站大家心裡都很難受。

我們學校也開始了紅色恐怖,每天都有專欄,喇叭放著誹謗大法的聲音。我的心裡是那樣難受,我真的都不想上學了。這時學校搞了一次讓所有的學生做反對法輪功的簽字。中午,我回家告訴媽媽我再也不想上學了,學校讓所有的學生幹壞事。媽媽說你太小了,不上學怎麼行哪。媽媽上水池去把家裡的一管鋼筆的水擠掉,洗乾淨,讓我走個形式亂劃就行了。我很氣憤,我不干,我說什麼都不拿,就走了。到了學校,各個班級排著隊,主席台上坐著一排領導看著學生簽字,我筆也沒拿,雙手插在兜裡走了過去。

一天,我們學校要求各個班每個學生都得發言,搞所謂的「揭批法輪功」。由於從小到大我是個老實孩子,什麼事我都沒搶過,都在別人的後面。這次發言,沒有舉手的同學,也沒什麼可說的,只聽學校天天宣傳的那一套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只好老師點名了。沒想到從來都落後的我,這次被老師第一個就叫我上台去講。我的心正在難受呢,這下我可有了講真相的機會了。我三步二步衝上台,向同學和老師說了法輪功是讓做好人,做最好人的功法,師父要求所有的弟子都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又講了共產邪黨從起家到現在所乾的壞事,象土匪一樣搶奪,歷次運動都整人,從領導到百姓,再平反再整……。

所有的同學都瞪著眼在靜靜的聽,老師都聽傻了,我也不知道我怎麼這麼能講,以前聽媽媽給別人講,聽了幾句,今天我的嘴就是停不下來了。等老師回過勁了,說:「停,我們今天就講到這,到點下課了。」下課後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說:「原來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太可怕了,你嚇死我了。你今天怎麼了,你膽怎麼那麼大,你媽也煉嗎?這麼小你怎麼能煉呢?」我告訴老師煉功能祛病健身,我從小上幼兒園時就得了蕁麻疹,我媽領我到處治,天天用偏方,家裡花了好多錢就是治不好,可這功我也沒怎麼認真煉,就是經常和媽媽打打坐,聽聽法,我的病就沒了。我最愛吃肉,不吃飯,不吃菜,媽媽很犯愁,我煉的功就管我了,一吃肉肚子就痛,痛的我改掉了貪吃肉的毛病,現在我吃飯正常了,媽媽看我吃飯很滿意。

我的故事很多,還沒講完就到點上課了。老師說明天叫你媽媽來一趟。

第二天,我媽到學校和老師講了真相,並把師父的《轉法輪》也帶去讓老師看看《轉法輪》裡到底講的是什麼。老師把書看完說:「書很好,可我不敢學,我沒有男人,家裡的孩子還指望我,我是省、市模範教師。我不敢去冒險。」媽媽說:那就隨緣吧。幾年過去了,退黨大潮開始了,我媽媽再次見到我老師,給她全家都勸退了。

二、放下情救度眾生

我和媽媽的情很重,媽媽每天的視線都離不開我,就連看電視我媽都在看我,每天替我想的太多。我很煩,又不忍心去說她,漸漸我也掉入情中去了。

一次媽媽晚上去發真相資料下半夜還沒回來,我就著急了,給她發簡訊問她:你在哪裡?沒有回音,再等一會又發,還沒有回音,我也不敢打電話怕干擾了媽媽,我只能坐在家裡不停的發正念。我跟師父說:「師父,我要媽媽快回家,我想媽媽了。」

兩點鐘了,媽媽才回來,一進門我又高興又委屈的說: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媽媽說:「沒救完人。」我說:「哪次都是十二點前回來,這次也不回電話。」媽媽說:「顧不了你了。」我含著眼淚說:「你知不知道我已經給你發三次正念了。」媽媽一聽樂了,洗洗就睡了。我可睡不著了,我在生媽媽的氣,平時那麼關心我,嘮嘮叨叨的,今天我那麼擔心她,她卻不想想我是什麼感受,又想起前兩天半夜回來被大雨淋全身直滴水,我很關心的拿毛巾給媽媽擦水,說:「你不能躲一躲雨,搭個車回來。」媽媽說一句:「風雨天地行。」又不理我。想到這我開始生媽媽的氣了:那麼自私,不考慮我的感受。

這時我腦子一再浮現出「救度眾生」幾個字,我一下想明白了剛才媽媽不在家,我看師父的《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師父說:「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這時我很後悔我生媽媽的氣,媽媽不能每天為我活著,她有她的使命。我感到很慚愧,情那麼重。

還有一次讓我動了人情。我們家是遍地開花的一朵小花,我媽電腦技術什麼都不會,就會幹活,當我在媽媽身邊時,我媽啥都想干,列印各種各樣的真相護身符,製作《九評》、師父的所有出版的書、掛曆、光碟、《明慧週刊》等等,只要能做她全做。初期我對電腦一點都不感興趣,可媽媽什麼都逼我給她做,如法輪、書皮、調色、排版,從電腦裡製作出來,她不滿意就一個勁的改,還得給修機器,把我給看成是萬能工了,差一點媽媽就生氣。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給我智慧。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攻破一個個難關的,叫我說怎麼會的,我真不知是怎麼會的。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媽媽認識了一個外地的同修,因為我們好多耗材都買的很貴,媽媽就把這個外地同修引見給了李阿姨,阿姨也見了外地同修,也買了耗材。過一段時間李阿姨去找另一個同修,說要把我媽的資料點給撤了,把機器全拿走,原因是我媽媽把外地人領回家,她說我媽不注意安全。另一阿姨趕緊找到我媽說:你要有思想準備,李要上你家把所有的機器全撤走。媽媽聽了根本不相信:怎麼可能?!回到家裡把這事說給我聽,我也說不可能,現在咱們地區就咱們列印師父的書,而且每個星期一百多本,還有四、五百本小冊子,一下子哪個資料點也幹不了這麼大量的工作。

第二天的晚上,李阿姨領了一個人來了,進門直接就說是來拿機器的。我媽叫我進屋不許出來,她們就吵了起來。聽見她們在往屋裡闖,我媽在攔;我聽到了我媽媽的哭聲,一邊哭一邊說:「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不告訴?為什麼不和我交流?」這時我一下坐不住了:媽媽被別人欺負的都哭了,我什麼都不管了,我要出去保護媽媽。我起身走到門口,可一下想起師父的《轉法輪》中說:「不管出現什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我不能摻和,這麼做不符合師父法的要求。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我就坐下來靜靜的發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間隔大法弟子的邪惡。就這樣瞬間平息了,我媽也不哭了,說:「拿走就拿走吧。」我媽就開始幫他們裝機器,這時媽媽喊我,用了兩台小車把他們送下樓。

我在向內找時,發現是我的情導致了媽媽的幹事心,媽媽想干什麼,我為了讓她高興就滿足她。我們倆每天只睡幾個小時的覺,我們都起了幹事的心,怎麼辦?媽媽怎樣才能走過來呢?我說咱倆這兩天什麼也不想就學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幾天後我媽平靜下來了,也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我又幫媽媽配上了所有的機器和用具,資料點照常運作,沒耽誤同修一天的資料,也沒耽誤救度眾生。

三、幫同修回到法中來

一次,同修找我媽叫我媽去幫一個被非法關押了四年才出來、一直沒和同修聯繫的大法弟子。媽媽每天很忙,真沒時間去幫別人。當媽媽聽說他家裡有一個和我年齡一樣大的孩子,和他媽媽出去貼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給舉報,孩子也跟著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媽媽一下想到在那一年我和媽媽也在做證實法之事。孩子多可憐,去看看孩子。

到了她家一看家裡只有娘倆(因幾年的迫害他爸爸和媽媽離婚了)。我媽說:明天我把我兒子領來,咱們一起學法行不行?同修阿姨說:「我孩子能學就太好了,以前沒被迫害前可精進了,現在不幹了,天天打電腦,和誰都不說話,有時還發脾氣,晚間玩白天睡,抽菸喝酒,跟常人一樣了,我也管不了他了」。

第二天晚上,我和媽媽到他家,他媽媽怎麼喊他進屋他也不吱聲,就是一個勁的玩電腦。我為了讓他注意我,我就在屋裡大聲講師父今天為什麼傳這個法,我們一世又一世為今天的法而來,為什麼要正法,為什麼要救人。我又講了一些我們這個年齡段感興趣的。

第一個晚上過去了,他沒進屋。第二天我們又來了,他還不肯進屋。我還是大聲的講,第三天他也還是不進屋,我還照常講。在回家的路上,媽媽泄氣了,說:「咱別浪費時間了,我看他根本不想學。」我也不知怎麼那麼自信,我說:「媽,別著急,再有兩三天,他一定能進來。」

第四天我們去了,他沒在家和同學出去玩了。第五天我們再去,我們幾個人一起喊他,他慢慢的走進來。我們說咱學法,他說:「我不學,我聽。」我媽說:「大法弟子哪有不學法的,學!」從這一天我們學法小組就開始了,這位小同修一上來就勇猛精進,信師信法,嚴格要求自己,認真做好三件事。

現在每天他在帶他媽媽修,早晨三點五十煉功,五點五十發正念,早晨背法,晚上學《轉法輪》和師父各地講法,每天晚上十二點發正念,白天還要上班。看到同修的精進,我真為他感到高興,師父在《轉法輪》裡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你有這個願望師父就幫你,沒有闖不過去的關。

要寫的故事太多了,要感謝師尊的話,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言表。現在我每天要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賦予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合十,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