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對待手機通訊安全

大陸大法弟子 文靜


【正見網2012年07月17日】

監控通訊,是一種“技偵”手段,業內通常叫“技術控制”。主要有兩個作用,一是竊取它方通訊內容;二是對目標技術偵蹤與定位。在過去,這只是國安系統,在特嫌案件中,採取的密偵手段。近年來,公安中的特警系統也涉入這一密偵手段(一般公安沒有)。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全國非法使用通訊監控技術,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屢屢發生。其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劫取國內外通訊信息;二、監控他們認為的“重點”人。通常是由公安提供被監控人的電話號碼等信息,由國安監控,並隨時向公安提供所謂跟蹤線索和定位點,聯手綁架迫害我善良的大法弟子。目前,手機監控在各地形成了非法網絡。

為什麼說手機監控是網絡呢?的確是網絡。打個比方說,就是把市區比作一張地圖 (其實不只市區) ,在地圖上划上若干個方格,在每個格裡標上代碼,如1、2、3、4、…… 或A、B、C、D……等,這樣就把整個市區分成若干不同的小區域,在每個小區域都安裝上網絡天線,愈複雜場所網絡愈密。不管在哪個區域打手機電話,在控制晶片裡都可查到通話內容和基本方位,現在國安在辦公樓裡就可以實現監控。如果需要準確定位,還會出動監控車,車上安裝監控設備,按網絡提供的方位劃小搜索範圍,一直精確到具體的樓棟,乃至樓層與房間。如果細心會發現樓頂上或什麼設施上有不明天線式的設施,(有時它會更換位置) 這就是通訊監控網絡。它最初目地不是監控我們,而是邪惡利用了它。過去它主要作用於特嫌與政嫌。現在它已經涉足於重大刑事案件偵破以及涉外、國防、經濟、科技情報竊取。手機被定位,就是靠這個東西劃分出的區域提供的。你在哪個“格”子裡打電話,就是在哪個區域打電話。總在一個區域打電話,就說明你常在這個區域活動或居住。當然,個人信息的“加密”與心性的“無漏”,邪惡它是無法大海撈針的。

資訊時代,電話通訊方便快捷,可是在這樣一個流氓國家,通訊卻變成了迫害好人的一個工具。“七.二0”以來,邪惡利用電話通訊網絡監控,在全國範圍內實施犯罪。非法攔劫大法弟子通訊信息,監控、測蹤、定位。業內人都清楚,其實他們沒有什麼高招,就是利用通訊監控為手段。舉個我們當地的一個例子:過去有一位協調同修,在被綁架前一刻,在房間裡打電話與外面聯繫,此時警察就在她樓下監控車裡聽的清清楚楚。我地區歷次非法綁架案,除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之外,大多是電話通訊長時間失密因素造成的。遠的不說,今年2月25號,我地區幾名同修和外地多名同修同時被非法綁架。警察能準確的找到這些同修所在位置,這不能不引起我們注意。最近一段時間裡,我地區又連續發生非法綁架案。尤其外市幾名流離失所的同修,剛到我市不久很快就被綁架,包括和本地聯繫的同修。我想這些除漏洞之外的個人因素,很可能與手機長期被監控、網絡定位大有關聯。

手機不是修煉必須品,是為了方便快捷才使用它。同修電話被監控,除個人因素與心性之外,一般有兩個原因:一是同修不重視安全使用電話;二是不知道如何注意電話安全。電話監控因素能不能清除呢,當然能。我把幾個有待同修們完善的做法寫出來,謹供參考。

 (1)、約事。電話通訊要修口。不該說的東西一點不能表露,你以為用隱諱的語言,讓對方明白你的意思,是不行的,半言半語,也不行。竊聽者會對你的通話感興趣 (緊急情況除外)。(2)、約人。電話裡不能約定時間、地點、人或事。比如:“幾點你來一下,或我去一趟;在什麼地方,幾層樓,還有誰誰。” 通話中不要提到任何人的姓名、信息與特徵,方方面面只能靠自己智慧的去做了。(3)、專用。手機專用是一個辦法,但是通話對方是不是專用這很關鍵。同修中如果有一部手機被監控,那麼所有與其通話的手機不管是直接或間接的一定會被“過濾”。打個比方吧,比如A手機被監控了,同修B與A通話,B手機會被“過濾”,如果B再與C通話,C也會被監聽, C再與D通話同樣被監聽等等。一般情況下,邪惡不會馬上行動,它會從若干個過濾電話中選擇重點電話,長時間監控,所謂的“擴大線索”。從安全角度講,專用手機不能“隨意”聯繫。專用手機,必須有專用範圍,也就是幾個人必須都保持專用,否則,其中有一個人不專用,逐漸就失去了專用意義。就如我們的網站一樣,同樣有安全措施。有這樣的做法:備兩部手機,一是生活用機,一是專用機。如有亊聯繫時,可先用生活機找到對方,談幾句真實的生活瑣事。然後,雙方再把專用機電池裝上通話。(4)、與家人或親友或單位通話最容易泄露所在方位與信息。業內人知道這是測蹤、定位的最大空子,尤其在流離失所期間,是絕對禁止與這些人通話,否則會被“定位”。(一些重大刑事案件幾乎都是這樣破獲的) (5)、在常住的居所,生活、工作、社交電話可以正常打。臨時居所或專用的地方應注意,在回到住所之前就把手機電池取下,在離開住所之後再裝上電池,(裝卸電池距離居所不小於二百米)以防定位。比如去同修家,或幾人約會點,或交流會、或學法點,都應這樣,因為這與前邊說的“格子”有關。(6)、如果一個被監控的電話打給你,你既便用公用電話回電也是同樣被竊聽,除非你打進對方另一部沒被監控的電話(約好的電話),回電的內容依然不能泄露信息,要修口。過去我市有個協調同修就是這個情況,去電話亭回電時,被守候在電話亭的警察綁架,說明這個電話亭已被監控。一般不要總在一個地方用同一個公用電話。(7)、與自己常聯繫的同修,平時也可以加密在“站內”交換意見,有些事可以在“站內”完成。尤其協調人打電話更應注意,不要一忙了,什麼都不顧了。建議協調人在“站內”逐步建立有自己的聯繫方式與網絡體系。資訊時代,我們為什麼不充分利用呢,跑來跑去費時費力,又不安全。

在集中營一樣的國度裡,絕對安全是沒有的。尤其是大陸大法弟子,只要邪惡一天沒有除盡,就要注意安全。如果從修煉角度講,當然沒有偶然的事情,安全與否,必定和我們修煉狀態緊密相關。如果我們心正,走的正,象個大法弟子的狀態,師父會幫助我們,這是一定的。如果從人這層理上講,不注意安全等於對自己、對家庭、對眾生不符責任,理智智慧才是神的狀態。大意、僥倖、不怕汽車撞,是不可取的,等於不聽師父的話。有人說:沒事,我一直用電話,沒電話做不了事,用不著大驚小怪。其實,這種說法我個人認為:應該是不正確狀態。注意通訊安全,應該是正念正行的範疇。大法弟子是智慧的化身,如果我們真正在電話網絡安全方面理智起來,加強電話安全方面的正念,任何邪惡因素與手段都會化成土。在正法將要結束的最後時刻,我們更應修好自己和整體:靜下心來學法,堂堂正正救人。不留遺憾的圓滿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