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死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02日】

 最近,我遇到一件離奇的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這要從本地一個協調同修離世說起:離世的同修很年輕,大法事沒少做,是本地有些大法項目骨幹。凡是接觸他的人都認為: 「這人精進」。可是,一次他跟一個同修正在交流時,突然大聲說:「哎呀,我胸疼。」然後立即合十:「請師父救我。」在場同修開始一愣,接著就跟他一起發正念,症狀很快過去了。可是幾天後的一個晚上,這個協調同修又出現同樣症狀,家人把他送到醫院,第四天就走了。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驚愕的半天合不上嘴。那幾天,我心情沉重,心裡有種說不出滋味,渾身無力,睡覺也不踏實。

就在同修走後不到一週,我作了個清晰夢:我回到了老家,屋裡屋外都是人,一個會看相的人盯著我,驚異的說:「哎呀,你陽壽到了,今天該走了。」當時我心有一念:「我是修大法的,你怎麼能看準我呢?」那人不依不饒,說:「你真陽壽到了,不信你去問XX?他是看相高人。」這時,我發現旁邊有幾個舊鐵釘子(與舊勢力訂約),我抓在手裡。這時,那個高人來了,看著我說:「你陽壽真到了,得馬上走。」隨後大喊:「快,馬上送他走。」我沒理他,心想:「你看不准。」可是,不管我咋想,屋裡屋外已占滿了人,說是給我操辦後事,要馬上送我走。我被一幫人簇擁著,走到街前的土路(村裡每次死人都走這條路)。之後,有人燃起一團團火,似是燒車馬人。瞬間,簇擁我的人沒了(可能是陰鬼走了)。我孤零零的站在那兒。我想,我怎麼能跟你們走呢?我得回家,於是又回到了家裡。院子裡只有母親一個人(她已經去世多年)。這時母親說:「你已經死了,肉身沒了,不能回來了。」我看看自己身體:明顯感覺是:肉體沒了,身體很輕,有點飄飄的。可我心裡還有一念:「沒肉身了我怎麼修呀?我不能死呀?我怎麼會這樣呢?我就是不走,就是不走。」

醒來後想:幸虧夢中還能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不能死,如沒這一念,恐怕這個夢不會醒來,真的死了。這讓我感到:修煉人如果念不正或有大漏,被舊勢力拖走這層殼是很容易的。我驚異:史上怎麼會跟舊勢力有這種「誘死」的簽約呢?它們在夢中逼迫我走,如果沒有師父加持(我夢中很少能想起自己是煉功人),恐怕我真死了。於是我立即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這種安排,我就跟師父走,其它一切安排都不要,請師父做主!」。

想不到的是:這個夢之後,我出現了較重的「想死」思想業,那幾天,我腦子裡不斷往出冒一些不好念頭:「我能不能死呢?某某都死了,我能不能走到正法最後呢?偶爾我也胸疼,我會不會象他那樣突然死了呢……」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思想業,本性一面不會這樣想,我強烈排斥,多次發正念剷除,漸漸這些念頭沒了。

在表面的平靜中,我經歷了一大關:如果我在夢中想:既然他們說我陽壽到了,那就走吧,那可能真走了;如果夢後出現嚴重思想業時,我不能強烈排斥和發正念剷除,而是順著去想,也一定會出現大的麻煩,舊勢力會說是你求的。

為什麼出現這件事呢?除了史上與舊勢力簽約外,向內找,我發現上邊的協調人過世後,我思想波動很大:為他惋惜,甚至困惑,聽到他走的消息時,我好幾天心不靜, 睡覺也不實,心裡總像有事似的。這種狀態不是漏嗎?神會這樣想嗎?修煉是嚴肅的,同修情也是漏。什麼都是有序的,舊勢力在這個當口上給我演化「誘死」這個夢,也是抓住我人心的漏早安排好的:「你不是為同修過世悲痛嗎?那你也跟著去好了。」它們從來沒想讓大法弟子修成過。

我也發現,本地有不少同修,每當有同修過世時,心總靜不下來,見面就議論,這是不對的。還有的同修, 過病業關時心不穩,交流時說:「過不去咋辦呀?我能不能死呀?甚至遐想自己死時的情景……」一定要警惕,修煉人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穩住心,向內找:「我哪裡還有漏?我是不是嚴肅對待自己的修煉了?」不要為走的同修擔心:師父都有最好的安排,自己如何在做三件事中穩步的走到最後才是最重要的。

寫出此文,意在給同修一點借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