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廣播(音頻):中共操控媒體 微信助惡為虐

文: 李銘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0年12月27日】

正見廣播(音頻):中共操控媒體 微信助惡為虐

文: 李銘
播音:新宇音

音頻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雪梨晨鋒報》報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在調查的24家中文媒體裡,至少有4家澳洲中文媒體公司與中共有經濟聯繫、17家公司與北京的統戰部門有關。該報告特彆強調「微信」在協同中共控制媒體方面的作用。

報告提及,「中共已經影響了媒體環境本身,創造了一個對它有利的、扭曲的競爭環境。此外,由『騰訊』創建的『微信』,正在推動澳洲中文媒體有史以來最重大、最有害的變化」。報告作者表示,中共對中文媒體的影響越來越大,在翻譯英文時,會篩去不利中共的內容,且「微信」透過鼓勵這些媒體註冊公眾號,進一步擴大此等影響。通過「微信」發布的內容,都要經過中共審查。

該報告呼籲澳洲政府,應該對「微信」和對美國社交媒體公司採用同樣的標準,並修改法律以提高媒體外國所有權的透明度。政府高層人士向《雪梨晨鋒報》承認,澳洲政府必須加大力度,以對抗中共統戰部門對澳洲中文媒體的影響。

媒體是公認擁有第四權的「無冕王」,是反映輿情的平台;向外界傳遞真實訊息是媒體的責任與天職。世界上多數國家都能擁有言論自由;但在專制極權的中國,中共一貫箝制人民思想,扼殺言論自由。多年來,紅色魔爪伸向海外主流媒體,使其違背新聞專業與倫理,企圖操控國際輿論的陰謀昭然若揭。讓人慨嘆與憂心的是,多數人並不知情況如此嚴峻。

二零零九年一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會議討論對外宣傳,認為對海外中文媒體的滲透操縱已經取得成效,並決定從該年開始,要花費巨資與人力滲透西方主流媒體,以鋪墊中共的各類「大外宣」。其後,許多歐美媒體開始「自我審查」,經常隱匿真相與不予登載揭露中共各種惡行的報導,等同推波助流、助紂為虐。

二零二零年九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於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的意見》。該意見稱,要「強化媒體與受眾的連接,建構群眾離不開的渠道」。中共整合了網絡、廣播、電視等傳統媒體與「微信」、「抖音」等新媒體,以所謂「融媒體」的方式,大量散布官方宣傳內容,向廣大民眾強迫洗腦。

「抖音」(TikTok)提供平台讓用戶上傳各式短片,每日活躍用戶達四億人,近年成為中國大陸年輕人的最愛。不過,「抖音」是公認的間諜軟體,是中共的監控工具之一。日本、紐西蘭等國已陸續提出禁止「抖音」海外版;美國限時「抖音」海外版完成交易,否則禁止使用;印度更宣布停止使用包括「抖音」在內的上百種中國軟體。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援引分析說,「抖音」成為中共全球信息戰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在今年的「武漢肺炎」(COVID-19病毒)疫情中,中共一直以宣傳與造假來掩蓋真相、推脫責任,「抖音」即傳播了大量官媒的短視頻,或偽稱「美軍帶毒到武漢」,或製作看似「客觀、嚴謹」的分析評論,向民眾灌輸誇大虛假的錯誤信息。

比起「抖音」,「微信」是更危險的中共輿論武器。中國「微信」活躍人群約為十億,涵蓋網際網路上的多數華人。二零一四年,中共公安部接管了「微信」後台伺服器,同時封鎖了所有國際社群媒體,讓「微信」成為中國人唯一的網絡社交選項,以至於海外華人只能通過「微信」與國內親屬聯繫,從而掉入了中共的輿論陷阱而不自知。

古語有云:「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凡事要三思而行,盲從總帶來危險。只聽中共宣傳的一面之詞,怎麼能正確判斷是非對錯?直言之,「微信」不可信,「抖音」是雜音。

言論自由,一向被視為基本人權,受到法律保障,更不容許他國政治力干涉。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不能沒有是非、顛倒黑白,須摒除妨礙自由論述的偏見。當今許多海外媒體被中共宰制操弄,自甘淪為中共的喉舌,成為邪惡荼毒世人的幫凶。

當今自由世界對中共的策略,已經轉向為「全面擊潰」。值此正義與邪惡的交鋒關頭,各國應該提高警覺,防患於未然,立法機構即時修改相關法律,不能任由紅色傳媒充當中共的傳聲筒而對廣大民眾洗腦。

所有海內外華人,更須認清中共花言巧語的炫目魅惑,找到公正媒體,聆聽真相之音,重獲思想自由。只有秉持良知與正義,斬斷中共的洗腦和綁架,才能擺脫紅魔邪靈的滲透與箝制,確保客觀真實的閱聽環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