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真正的提高是放棄」的體悟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3月20日】

這次病業關過得並不輕鬆,有過彷徨和困惑,在摔倒後我仍然不氣餒,繼續找到執著心並放棄它,最終讓我深刻體會到:師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中說的:「真正的提高是放棄」。

放下 師父為我展現更高法理

這次的所謂花粉過敏的病業關已經過了一個多星期了,在此之前我找到了很多執著和觀念。每去掉一個執著或觀念後症狀有過緩解,但是沒有徹底的好轉,當我認識到這不是消業而是迫害的時候,就開始發正念剷除對我的干擾和迫害,而接下來的經歷改變了我對病業關的認識。

一天,我去理髮店理髮,為了不浪費時間,坐在座位上我就捧起大法書來看。正當美髮師站在我身旁為我理髮的當口,我的嗓子就開始發癢。因為現在正是疫情期間,對於別人的咳嗽大家都非常緊張和害怕。我就開始抑制咳嗽,並且不停的發正念。可是這種情況沒有緩解,我開始緊張,因為不想影響到周圍人,我就不停的發正念,在忍耐到極限的痛苦時刻,心裡就開始叫師父。能想到的我都做了一遍,可是似乎都不起作用。我當時就想:雖然我看不見,可是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呢!師父表面上沒有馬上幫我,一定有要點悟我的地方需要我來提高悟性。我一下想起來剛剛同修給我傳來的一篇明慧文章,和我的情況何其相似啊。她就是因為發現了一顆執著心後,因為擔心被其左右就拚命排斥,結果形成了思想負擔。其實就是形成了一顆怕執著的執著心。最後師父點化她溶於法中。她是開著修的,她化成一道金光飛進書中,看到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法熔煉、歸正著。想到這兒,我就把心一橫,當時手裡還捧著大法書,我還想起了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的那段法:「過去有一個修道的人在街上一邊走一邊喝酒,忽然看到一個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這個人,想收他為徒弟。他問這個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說:『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來呀?』他說:『我敢!』『我去哪裡你都敢跟著嗎?』『敢。』『好,那你跟我來吧!』他說著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壺往地上一擺,打開蓋,一下跳進酒壺裡去了。他一看師父跳進去了,也學著師父的樣子一跳,也進了酒壺。」人間表面看到的小酒壺其實是一個大世界,雖然我表面上看著的是一本普通的書,可是每個字的背後都是師父的法身啊。心想我也放了,不管了,都交給師父吧,想到那位開著修的同修飛進書中,我也飛進書裡吧,就相信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之中。結果,人類永遠無法解釋的神奇出現了,我的嗓子裡出現了液體,讓我的嗓子得以潤滑,剛才嗓子還刺癢到我無法忍受覺得馬上就要開始劇烈咳嗽,已經到了我忍耐的極限的程度了,可現在卻一點也不癢了。我感受到大法的洪大,只要我們的認識提高一點,法理馬上就是另一層的展現,表現在人這兒就是常人無法解釋的神跡顯現。

我在這一次師父的點化中悟出:我一碰到問題就緊張的排斥,發正念,在修到一定程度上來說也是一個執著,是怕執著的執著,而且也是為私的,在不知不覺中也把邪惡看大了。師父讓我溶於法中,我的認識是我身上那些執著心和業力是屬於舊宇宙的生命的體現,當我溶於法中,大法的無限廣大會把那些不正的都給歸正和更新。也是考驗我在關鍵時刻是否能真的做到信師信法。

執著心不放 再次跌倒

雖然有了這一次很好的修煉經歷,卻沒有保持住這一正念。人固有的執著和觀念也許就是在這種反覆摔打魔煉中才能加深修煉的記憶,才能徹底把它去掉的吧。一天晚上,我準備開始睡覺,可是雙側鼻腔完全堵塞,而且堵的位置很深很滿,我呼吸困難,難以入睡。努力的試圖用鼻子喘氣,經過一番掙扎發現都是徒勞的。緊接著不停的噴嚏,咳嗽迅猛襲來,嗓子感覺好似泡在鹽水裡疼痛無比。這一通折騰讓我痛苦不堪,接下來還是要面對鼻腔堵塞的難過,因為堵得完全而且徹底,時間又久我感覺快要窒息了,痛苦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無奈之下就在心裡念正法口訣和九字真言,都沒有任何效果,最後我開始叫師父救我。也感受不到師父的回應。當時覺得在此之前不是已經過關了嗎?怎麼又來了呢!那時被折騰的只剩下煩躁不安和無奈。最後我在萬般無奈之下起床煉了第三套功法,又發了一次正念。鼻子才稍微感覺透了一點點氣,在睏乏之下漸漸入睡。

這次過關失敗讓我有些懊惱,不過我知道病業關沒有徹底的過去,一定是我還有沒找到的人心,就繼續的向內找。我找到當症狀加重的時候我把它看大了,開始焦慮起了怕心,當時的做法是馬上排斥和對抗。實質是不肯放自己的執著心,卻想通過一個方法來解決問題。雖然痛苦加深了,可那也許是一個更大的考驗,如果我逾越過去等著我的可能是一個大的提升啊。而當時師父看似沒管我,其實是等著我悟道,如果我當時一喊師父,師父就給我解決了我還悟什麼啊。師父知道我的承受能力,師父也知道我不會真正有事,一切師父自有安排。

放下 順利過關

知道這一關沒有過去,心想再來一次我一定會過去的,第二天晚上同樣的關還真的來了,我沒有了怕,甚至有一點點喜悅,覺得上一關沒有過好,來了彌補的機會了我一定要抓住。又是兩側鼻孔都堵得滿滿的,我心想,不怕就是放下。大不了我用嘴呼吸好了,我不急不躁,心態始終保持平和穩定。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我驚奇的發現鼻孔雖然沒有完全暢通,好比大門雖然堵上但是卻打開了一扇天窗。我又可以用鼻子呼吸了。我再次體會到修煉中「放下」的重大意義。自己的那些痛苦和麻煩不就是那個不想放下的那層執著的身體控制我的大腦讓我不敢,讓我害怕,如果我不放下它,恐怕就要一直承受它給我帶來的苦痛。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說:「實際上你真的失去了什麼那只不過是你放不下那顆心造成的,老是魔你那顆心,讓你去那顆心。真的讓你出現了危機,這種危機是為了去你那顆心。你就是不放,就是不放,它怎麼辦呢?它就僵持吧。越僵持,你的處境、你的生活環境可能越不好。當你真的放下那顆心的時候,你發現可能事情馬上轉化過來了,一下子思想輕鬆了,身體也變化了,一身輕。」不願放和不敢放的恰恰就是那顆本應該去掉的執著心啊。

我總結今後即使遇到再難過的關難都不要再動負面思維,那樣不但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還會加大過關的難度,因為不達到標準是不會讓你過關的,相反只要你堅信師父放下執著就會在關中真正的提高上來,迎來柳暗花明。

以上為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