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我心裡敞亮無比

晶瑩


【正見網2021年05月22日】

我是做過造漏手術的。沒做手術以前,我不知道解大便的概念,常年累月不知道解大便是什麼滋味,是一種渴望,又是一鍾痛苦,痛苦的無法用語言表達,肚子憋的像塊磚,痛的身上、頭上、胳膊上豆大的汗珠在往下滴,現在想起來都怕。沒辦法做了造漏手術,手術做了也不行,還是解不出來大便,發高燒。我跟丈夫說:別治了,我不想治療了。醫生說要得敗血症,此時的我精神上已經頹廢,就想隨便想得什麼症就得什麼症吧,反正不活了。抱定了這個不治的心後我反而覺得沒那麼大的負擔了,心裡輕鬆了許多。於是我就從床上爬起來,手扶樓梯下去,索性坐到外面草坪上,聽天由命吧!

醫生說我活不了兩個月了,沒有希望了,心也涼了。

一、得新生
    
正在我對生命絕望之時,丈夫單位有一個老職工給我說,廣場有煉法輪功的,聽說效果不錯,你去看看。我這離廣場有大約四、五裡路,我想也去不了。再說那幾年氣功盛行,得病後我也學了幾種氣功,不但收費高昂,效果也不好。之後又有一個同事告訴我廣場有煉法輪功的,你去學吧,這個功也不要錢。就在這一天,雨下的很大很大,我準備去煉功點煉功,又聽人告訴我,你家的車在什麼地方,因雨大,路滑,撞在橋頭上了,我聽了也沒動心,就徑直去廣場去學煉法輪大法了,這一年是師父傳法的第三個年頭——1995年。

從那天起,我精神了,身體越來越有力氣了,也能騎自行車了,無論多遠,只要有放師父講法錄像的我都去,從不落下。有一天看完錄像回去後我就開始發燒,燒了一天,我也沒有吃藥打針,到夜裡就好多了。第二天又開始發燒,夜裡又好多了,我從法裡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連續幾天後不再發燒,而且出現身體從來沒有過多輕鬆,後來不知不覺我身體的疾病也不翼而飛了。

二、北京上訪
    
由於江魔頭心眼小的不行,妒忌心大的不行, 1999年「7.20」之前我們當地的所有煉功點都遇到公安一次次的騷擾,他們穿著便衣用大掃帚專門掃我們的腳不讓我們煉功。看到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那麼多,以各種藉口開始造謠、誹謗、打壓法輪大法,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們煉功點的十來個同修就在「7.20」當天就去北京上訪,我們當時的想法就是師父那麼好,那麼正派,大法那麼好,那麼正,可能上面不了解情況,是下面的政府支持公安自行乾的,我們得去上面好好反映反映情況。
                 
一坐上火車,火車上的高音喇叭一個勁的廣播污衊誹謗法輪大法的假新聞,火車上的氣氛感覺到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東北的同修到了北京就下不去車了,轉車又坐上我們這次火車。他們問我們帶書了嗎?當時我們每個人都帶著《轉法輪》。他們說只要能收到書就抓人,於是我們把書都給了一個有北京親戚的同修了。下車後我走到最前面,公安把我攔住問我干什麼的?我說打工的,檢查我的背包,查我的身份證,我說我沒帶,只顧查我了,結果我們一塊來的同修包括集中帶書的同修都順利的過去了。出來後我坐去天安門的公交車,車上的人很多,服務員叫我買票,我翻遍了背包也沒有找到錢,我說錢丟了,你讓我下去吧。下去後我一個人從北京火車站步行走到天安門廣場。那天天安門廣場的人太多了,中間有武警把著,我在毛魔頭紀念館的西邊站著,突然跑到我跟前一個我們一起來到的同修,這個同修哭的眼睛紅紅的。她說我們一起來的同修有二個被抓到警車上了,警察還打了他們,我聽了心裡很不是味,她們有的撇下家中兩歲多的孩子出來證實法,有啥錯呀!

天黑了,我倆還在廣場上,一個警察問我,你是哪的?我不回答,又問同修,同修也不理他,他就走了。又過來一個外地同修說,你們晚上不能在這,他們會把你們抓走。我們倆又坐車到西站,那裡的管理人員屋裡屋外都不讓我們呆,後來在挨著草坪的地方,地上有些石頭子,我用五角錢去小賣部買了一塊廢紙殼,那個老闆把廢紙殼給我後,把錢也還給我了,我和同修就睡在那裡了。那地方到處躺的都是人,說不定都是同修吧。因為有師父呵護,晚上大熱天一個蚊子也沒有,睡的也很香。第二天我又去了天安門廣場,到處都是警察,我想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就把我們帶到廣場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很多很多,滿滿的。我們就齊聲背誦《洪吟》,聲音很大,只要有一個同修起個頭,大家就會接著背下去,剛背完另一個同修又起頭,我們接著背,場面十分壯觀,聲音此起彼伏,響徹整個天安門廣場,回音蕩漾整個北京城,在空中傳遞到人世間,乃至天上的眾神都感佩!

就這樣我們一夜沒停,大約早晨四、五點鐘的時候,警察用大客車把我們都拉到北京豐臺體育場去了,那兩天北京氣溫高達三十八度以上,他們就把我們關到體育場那兒曬太陽,也不讓我們喝水,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保護下,身體沒有因為飢餓和天氣的原因造成傷害,後來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陸陸續續回家了。

由於沒有證實成法,我一次又一次去上訪,北京我總共去了三次,第三次在火車上被車警發現了,火車走到邯鄲車站,讓我下去,可邯鄲不接。後來他們把我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兩個月。

發真相資料

我知道師父千辛萬苦傳大法救度蒼生,反遭如此詆毀。不是師父十分慈悲救度,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我不知道怎麼感恩師父,真是師恩難報。於是回家後我就到處弘揚大法,我把法輪大法簡介掛在單位大門口,我在旁邊看著,最後還是被一個便衣警察給扯走了。那時沒有不乾膠,同修就用厚厚的塑料紙刻的底板,然後刷上廣告色,做成紅真相紙條,沒有膠,我就用麵粉做成漿糊,裝到方便麵袋,放在上衣口袋裡。出去貼的時候,一邊拿真相紙條,一邊摸漿糊,貼的可快了。我一般利用早晨五點去貼,第一次貼的時候沒騎車,剛貼完,武警消防隊在路邊集合,貼前也沒看,誰知貼到他們大門口來了。這時天也亮了,才發現自己手上紅紅的,漿糊糊的老厚。我就握著拳不敢伸開,還好路邊有厚厚的積雪,我就用雪把手洗乾淨了。剛到家把衣服洗了,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這是我的怕心招來了,我馬上發正念,不要有怕心,去掉它,警察在屋裡轉了一圈就走了。

後來我們當地有資料點了,只要是證實法的事我就去做,只要是明慧發表的我就去發,整箱整箱的發。有一次同修來我家,我們約好晚上發資料,我們每人帶上一大兜資料騎自行車到離市區有十來裡的農村地方去發,把車子放到玉米地裡,然後我們分頭去發。發完後,我找不到她了,我就站在村頭,用雙手捂著當作大喇叭,使勁的喊著「真善忍好......!夜深人靜,聽的很遠,把村子裡的狗都招來了。它們圍著我。「汪汪汪」的叫,我也不害怕。我走了,它們就散開了,這時發現前面有一點亮光,好像有個黑影,我跑過去一看,原來是個墓碑,我看著墳墓上的墓碑,傻眼了,害怕了,站那兒也不知道走了。馬上又感到頭後邊有個東西墜著,嚇得我馬上大喊師父救我!師父!師父!瞬間馬上就好了。師父就在我身邊呢,隨時保護著我。如果沒有師父的苦心看護,自己能做什麼呢!什麼也做不了!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碰了面,順利返回了家。
                                                 
講真相

我經常出去講真相,會遇到很多動人的實例。僅舉一例:

有一天我走到勞務市場,等活的人很多,我一去,就有人圍著我問有什麼活嗎?我笑了,說送給你們一句幸福平安的話,他們說:你說吧,我說有了平安才有一切,經常默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真話,做善事,遇事忍讓,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處處重德行善,誰這樣做了,誰就會一生平安。這幾個字是天法,誰念,就等於順應天意,制約天災大瘟疫,順天則昌,繁榮昌盛,幹啥啥好,幹啥啥順,還得把入過的邪(黨、團、隊)的印記去掉。因為在入它的組織的時候都發過毒誓,永遠跟它走,要把生命獻給它。發誓的時候,在你額頭上就打上了獸的印記,神佛保佑好人,不保佑獸,只有去掉獸的印記才能保平安,這也是共產邪黨害人的一種手段,用這種形式讓人往地獄裡拖,跟它陪葬。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們用真名、小名、化名聲明退出都可以,都是在給它切割。我話音一落,很多人都到我跟前給我說他叫什麼,入過什麼。那個場面、那個氣氛就像小學生報名一樣都圍著我說,我記錄到最後還是沒有把名字記全,因為人太多太多。我就求師父,弟子有沒有記全記對的三退名字,求師父也讓他們得救吧,過後想想感動得直落淚,這都是師父傳的法大,大法的威力,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沒有遇到任何障礙,很順利的離開了。

清除邪惡標語

我家住在小城的邊上,離我家一裡地左右有個農村小學校。有一天,我鄰居送孩子上學回來說:姨,那個學校院內有誹謗法輪功的漫畫。我聽了一驚,這不是在毒害小孩子們嗎?這是不是師父借她的口叫我去清理邪惡展板的呢?我就去了學校,到了學校大門口一看,我犯難了,學校只有上學和放學時才能開大門。下午我就趁學生上學的時候把車子放到大門外面,隨著上學的孩子進去了,找到了牆上貼的誹謗師父的漫畫,我心想:我是主佛的弟子,來清除污衊大法的邪惡展板,讓誰都看不見。就這樣我手揭著展板使勁往下拽,嘩的一聲,聲音很大,扯了下來,那展板還是塑膠的,很大。我一邊走一邊把它握成團,最後團成像個大皮球一樣,心很平靜的走出大門,放在車簍裡,騎上車回家了。回去後我用打火機把它給燒了,後來鄰居告訴我說學校沒再貼展板了。這樣的事情有好幾例,僅舉一例。

學法背法

有一段時間學法靜不下來心,只要一學法,心裡就七抓八搔的,學法時不是加字就是少字的,有時一拿起書就害怕,心裡發涼,把書放下來就趕快往外跑,上人多的地方去。感覺身體上的細胞都在動,感覺像蟲子似的,這種狀態持續可長時間,但無論如何我每天也堅持學至少一講。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夢中騎著自行車在鄉間的小道上,這時想噁心,就停下車子吐,吐出一個像丸子一樣大小的東西,然後就出現了火苗在燒那個東西,感覺非常柔和,吐濕的那塊地方也乾乾淨淨了。那火苗是藍色的,應該不是這個空間的火,非常剔透。從那天起我學法就能靜下來了,一切恢復了原始狀態,謝謝師父替弟子承受了業力!

後來我就開始背法,背的很慢,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在家背法,半天只能背兩個小節,到現在我整本大法書才背了四遍。背法給我的感覺是越背心越靜,也明白了很多法理,心裡總想哭,但是又說不出來的感受,是感動、感恩!

向內找,修好自己

我能在這個末法時期,在這個人間亂象混雜時期得到大法,是我的榮幸,是我的福氣。我就想利用一切時間多做證實法之事,想著只要學法,做事就算修煉了。不知道向內找,向內修,遇到問題總是埋怨別人這不好,那不好,不反過來看自己。師父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通過背法和聽明慧和正見的交流文章對照自己才知道差得很遠,不向內找就是滋養邪魔,滋養各種負面的東西。以前出去講真相怕家人阻攔,總想找個藉口,撒個謊什麼的,時間長了家人就不高興。老頭對我黑著臉,有時大聲呵斥,兒子媳婦也經常找事,不是這不好,就是那不好。我當時還想我是在做正事呢,你們誰也別想管我,雖然嘴忍住不犟,心裡老不服氣,搞的家庭別彆扭扭的。後來認識到了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的法才明白我沒按照師父要求的做,沒修自己,沒做到真,那也就更沒有善了,雖然強忍,但那不是修煉人的忍。後來我就改變自己,堂堂正正給家裡人說實話,不再有顧慮,這樣家裡人也都能理解了,我的環境也就更寬鬆了。

我用的小鬧鐘十來年了,時間走的很準,最近就是不走了,我想可能老了吧,那就換一個吧。就上街買個新的,把原來的給扔了,晚上睡覺把發正念的時間給睡過去了,一看錶,結果剛走了一天的新鬧鐘就不走了。第二天又給商家換了一個,用了兩天又停了,我還和小鬧鐘溝通,讓它好起來,可晚上還是不響,後來就給商家退了。又在其他商鋪買一個,還是那樣,又給退了,我一連退了四個。

這才想起來向內找,找到了我有一顆貪懶的執著心,原來鬧鐘響了,我按著又睡了。為了去掉這個安逸心,我就在十點二十開始煉功,一個半小時後開始發十二點的正念,三點多再起床一氣煉功五套功法,身體也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

得法修煉二十六年來,發生在我身邊的神奇實例很多很多,舉不勝舉,每一幕都是神聖的經歷,每一幕都是一個感人的故事,都離不開師父的精心保護。我們就像魚兒離不開水一樣的和師父在一起,才能做出更多慈悲救人的神奇的事情,才能使我們的生命展現金光。

我悟到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只有時刻向內找,才能不斷提高,才能不斷的歸正這顆心,就能夠走向圓滿。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第一次投稿,小學文化,不會寫,請同修指正,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