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地區部分「六一零」人員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薄

四川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21年08月01日】

 「610辦公室」,全稱為「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因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它是專門迫害法輪功自上而下逐級設立的非法機構,類似於五十多年前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及德國納粹的蓋世太保,擁有超越一切法律之上的權力。隨著它諸多罪行在國際社會上曝光,中共獨裁犯罪集團將臭名昭著的「610」易名為「防範辦」、「綜治辦」、「維穩辦」、「 治安辦」等名稱,直接聽命於江澤民及其指使下的政法委,是徹頭徹尾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法外機構。不管其怎麼使用變臉術,魔鬼就是魔鬼,毒藥就是毒藥,其邪惡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寫出此文,旨在曝光江氏犯罪集團的罪惡,制止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救度那些良知尚存的仍在賊船上受矇騙的政法人員,早日結束這場慘無人道的人權迫害。讓蒼天恢復清明,讓大法的光輝普照中原,讓善良和正義永存,讓華夏子孫享有真正的太平盛世。

下面是遂寧地區參與迫害的部分案例:

◆遂寧市「610」人員 楊一、王清源、伯再平、蔣禮軍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呂燕飛

呂燕飛,女,六十八歲,漢族,中專文化,原遂寧市船山鄉婦聯主席,鄉人大代表,家住遂寧市城區田園小區。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呂燕飛被非法勞改釋放,又被剝奪了人身自由。「」610的楊一等把我接走,送到城北一處三樓,轉身離開。

呂燕飛被非法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後,受到獄警和吸毒人員的的殘酷折磨和凌辱,九死一生。為了抵制迫害,呂燕飛一直在勞教所絕食抗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呂燕飛被大隊長張小英和新任隊長伍鳳鳴、董隊長(男)等與遂寧市「610」的楊一聯繫後,將呂送往遂寧市民康醫院(精神病醫院),又於當天轉入北固醫院(精神病醫院),呂燕飛繼續絕食,於三月二十一日再轉入民康醫院迫害,絕食到六月十七日逼呂的姑姑以三條擔保理由接出:一是生活不管;二是醫療費不管;三是不准呂與「煉法輪功」聯繫。

北固醫院李旭東醫生在呂燕飛進院的當時,就強行給她注射了不明藥物,致使呂的舌頭僵硬了三天。

民康醫院聶洪醫生將我捆綁輸液,灌食、強行注射了大量不明藥物,導致我雙目失明,頭髮脫落,記憶減退,頭腦發獃、頸硬、全身無力、通宵失眠、口水長流、雙腿腫脹……

呂燕飛從醫院回去後無安身之處,就到姑姑、姑爺家暫住。但他們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一家五口人,僅靠姑爺每月幾百元的退休工資生存,呂燕飛無法在此生活下去,要求回鄉下與哥嫂生活,可「610」人員蔣禮軍不同意,說:「勞教期間沒那麼自由。」

後來呂燕飛悄然出走,被迫流離失所,一路靠行乞度日,夜盼天明,舉步維艱,她經歷了難以想像的痛苦。

◆遂寧市防邪辦、「610」主任唐歡歡與綜治辦主任楊靜作惡綁架老人到洗腦班

船山區肖祖俊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被遂寧市船山區610主任唐歡歡(女、四十多歲)帶領七八個人挾持到洗腦班,由船山區南津路派出所戶籍警楊柱、南津路辦事處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楊靜(女),及辦事處書記譚國政三人騙開肖祖俊家的門。

◆遂寧市「610」頭子、河東新區市政府防邪辦主任唐英劫持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遂寧陳家秀被川西監獄劫持三年,被非法強加的刑期已滿,本應直接回家,卻被遂寧610頭子唐英,(女,五十多歲左右。工作單位:遂寧河東新區市政府防邪辦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原遂寧市射洪縣維穩辦惡人鄧定勇夥同他人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

丁文斌,男,六十歲,家住遂寧射洪縣太和鎮。二零一二年一月下旬,丁文斌被勞教一年,劫持到綿陽勞教所。迫害直接責任人:縣維穩辦惡人鄧定勇(男)、太和鎮城北派出所惡警,射洪縣國保大隊長周趾。

◆原射洪縣六一零主任趙本再迫害法輪功學員陳祥明

法輪功學員陳祥明在給世人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射洪縣官升派出所綁架,遭射洪縣610主任趙本再、國安周毅等人誣陷,射洪縣檢察院非法起訴,陳祥明被射洪縣法院冤判四年。在四川省金堂勞改監獄遭受殘酷迫害。

陳祥明曾經被五次非法勞教共十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次,共遭八次迫害,累計被非法關押十四年。

◆原射洪縣610副主任梁尚武勾結遂寧市六一零唐英對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洗腦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射洪縣何開華在單位上班,原射洪縣610副主任梁尚武(男)、射洪縣文化局副局長黃寬賢叫何開華跟他們走,到遂寧學習,時間兩個月。何開華問學什麼,有無學習通知,誰主辦。梁尚武說沒有學習文件。何開華不去便下班往家走,剛到單位大門口,國安人員謝勝、何仁奎帶著幾個人已在大門口等著並尾隨至太空路口將何開華攔下,僵持到晚上八點,被射洪縣公安、國安等十餘人強行將何開華綁架到遂寧市行政拘留所三樓法制學校洗腦學習。

這座洗腦班共關押了十三名法輪功學員,洗腦班校長:王安亮。每兩個包夾負責轉化一位法輪功學員,兩個包教一個法輪功學員住一個房間,每天強迫看誣衊大法的電視節目,一個月後考試。何開華考試不合格,說何開華頑固不化,遂寧市六一零唐英說:「不轉化關你三年」。何開華聽了此話,又開始絕食抗議(之前已絕食兩次),共絕食七天抗爭。她非法關押迫害了四個半月,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月日才放何開華回家。

◆遂寧市安居區東禪鎮綜治辦人員代文彬夥同他人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劫

鄒斯海,男,五十九歲,家住遂寧市東禪鎮,一九九八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九月,給常人真相資料被人告密,被東禪鎮綜治辦人員代文彬(男)、東禪派出所所長劉崇德、惡警蔣朝兵等綁架到東禪派出所,惡徒非法抄家,搶去現金一百元、一塊價值三百多元的手錶和身份證,身份證至今都沒還給鄒斯海。當天下午,鄒斯海被劫持到遂寧市靈泉看守所,期間惡警蔣朝兵多次對他刑訊逼供,並暗示看守所的牢頭用極其邪惡下流的方式折磨鄒斯海。後鄒斯海被非法勞教一年,並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遂寧市船山區老池鄉610人員周開萬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搶劫、毒打

魏蓉,女,30多歲,法輪功學員,遂寧市船山區老池鄉南陵村六社人。二零零零年老池鄉610人員周開萬(男)等人到魏蓉家中搶走大法寶書一本,並將魏蓉毒打後綁架到老池鄉,把她銬掛在榆樹上兩天,進行暴力洗腦。事後老池鄉政府不法人員多次到魏蓉家去干擾、恐嚇、迫害,導致魏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三年元月含冤去世。

◆遂寧市安居區聚賢鎮防邪辦(綜治辦)徐福林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綁架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晚上八點鐘左右,家住安居區聚賢鎮書院溝村的法輪功學員伍夕碧被不明真相的人誣陷,遭到安居區派出所、會龍鎮派出所、聚賢派出所及所長汪國烈及警察黃坤、譚興(音)以及聚賢鎮防邪辦徐福林(男)和一個女人的綁架。門一開他們就一擁而入,在屋裡亂翻一通,搶走了伍夕碧的所有大法書、師父法像(兩張)、真相幣、U盤、印表機、電腦、複印機、大型裁紙刀等私人物品。他們還把師父的法像扔在地下踩踏,然後把我的私人物品裝在一輛車上,又用另一輛車將我直接綁架到了安居區派出所。

在安居區派出所,伍夕碧遭到了黃坤和譚興(三十多歲)的非法審訊,逼問她的列印設備從何而來?是誰教的?U盤是誰拿的?還問伍為什麼要煉法輪功?不時用污穢惡毒的語言誹謗師父和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用「熬鷹」的形式將伍夕碧非法審訊一個通宵,不讓其合眼,還逼她摁手印、照相,最後又強行帶伍夕碧到安居醫院去做體檢,查出有高血壓,也不放過,天剛亮就把伍夕碧劫持到永興看守所非法關押。最後伍夕碧被安居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遂寧市船山區仁裡鎮的法輪功學員彭方建被鎮「六一零」頭目袁小林等人迫害致死

家住船山區的彭方建,男,四十五歲,因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被多次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從綿陽新華勞教所釋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寧仁裡鎮派出所惡警饒軍、鎮「610」頭目袁小林(男、年齡未知)、「610」成員胡宗成、鎮法制辦張康平等人綁架至仁裡鎮派出所關押,期間派出所所長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萬元錢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麼多錢,三天後被轉至靈泉寺看守所非法關押。彭方建一直不配合邪惡,絕食抵制迫害。於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殺。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幹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屬去見遺體,結果遺體被連夜拉到了火葬場。家人去後見到遺體面部青腫,頭上有嚴重傷口和殘留的血跡,兩眼圓睜面部表情呈極度痛苦狀,張大著嘴雙手伸直呈緊握拳狀,後腦頭皮有瘀斑,腦後有一個大洞,沒看背部,遺體是被惡警從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來弄上車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後,他的老父親也悲憤去世。遂寧仁裡鎮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曾向記者證實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裡鎮派出所警察對此稱:「人死了。這是國保大隊管的,不屬於我們管。」

◆遂寧市安居區攔江鎮綜治辦主任曾廣利等人對法輪功學員毒打、抄家

住在攔江鎮長興街三十八號的法輪功學員李玉瓊,女,五十多歲。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晚上八點多鐘,攔江鎮派出所警察楊超、綜治辦主任曾廣利(男)、街道辦主任陳錫蓉與新上任的政法書記孫啟富(音)及宣傳部等八人闖進李玉瓊家裡欲施綁架,李不配合,他們幾人上來拉李玉瓊的胳膊,在地上拖著走。李對他們大聲說:「我沒幹壞事,我是好人。」左鄰右舍聽見李玉瓊的叫喊聲,不知她家裡發生了什麼事,都齊聚到李玉瓊家樓下圍觀。

這伙不法之徒把李玉瓊從三樓往下拖到下面,兩個人抬手,兩個人抬腳,李的鞋子也被他們拖掉了,四個人把她扔進了一輛麵包車裡。李玉瓊上初中的大兒子蔡金全目睹了他母親被惡人綁架的全過程,期間他為了不讓惡人帶走母親,不顧自己小小年紀、勢單力薄,使出全身力氣阻止其暴行也未能使這伙惡人住手。最後,惡人惱羞成怒,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李玉瓊與十一歲的兒子一同綁架到了攔江鎮派出所。隨後,他們就肆無忌憚的抄李的家,大法書籍、煉功磁帶及錄音機等私人物品全部被掠走。到了攔江鎮派出所,他們將這對母子二人分開審訊。

期間他們企圖跟李玉瓊的兒子戴上手銬,由於孩子手腕太瘦小銬不住,才罷手。他們不僅用惡毒的語言威脅孩子,而且還打他的耳光,導致李玉瓊兒子左耳失聰。善良的母親絕然沒有想到中共豢養的這些警察和政府官員,竟敢視法律為兒戲,以最流氓的手段對付一個善良、無辜的青少年!

那天晚上惡人給李玉瓊戴上手銬,綜治辦主任曾廣利還用坐墊打她的前胸和後背,想將其打成內傷而不留任何傷痕,他還用穿皮鞋的腳狠踩李玉瓊的腳背。曾廣利一邊打,一邊謗師謗法,在椅子上將李玉瓊銬了一個通宵。

次日,李玉瓊的丈夫向這伙不法之徒交了一千元保證金,才將其兒子從派出所接回家。而李玉瓊卻被曾廣利等人劫持到了靈泉寺看守所(現在永興看守所的前身),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後才被放回家。

◆遂寧市安居區攔江鎮綜治辦人員:陸少華惡人帶隊對羅均蘭抄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由鎮綜治辦陸少華(男)惡人帶隊,六人抄羅均蘭的家,搶走古城香十二盒,真相光碟幾十個,把香桌上的桌布也搶走了。把羅均蘭伯父羅順中、伯母唐其慧綁架到派出所盤查要人。

◆遂寧市船山區南強鎮綜治辦主任翟昌彪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旬,南強鎮政法委書記康家亮、武裝部長陳飛、綜治辦主任翟昌彪(男)、南強鎮派出所奉光國、馬宗嶺村書記曾祖興、村主任何世華、村治保主任徐忠雲等二十多人闖到蘇德榮和張秀蓉夫婦家。康家亮和曾祖興問他們:「還煉不煉?只要你們說不煉就沒事兒。」蘇德榮和張秀蓉夫婦齊聲說「要煉」。康家亮接著說:「那你們兩人跟我們走一趟。」隨後夫婦二人被這伙不法之徒綁架到南強鎮派出所。晚上就讓他們睡在一個到處是屎尿、臭氣熏天的小黑屋裡。

第二天,康家亮對張秀蓉說:「表了態好放你回家。」張說要表態。說完她就走到外面一個地勢較高的街沿上,大聲向那些呆在房子裡的人喊到:「快點出來聽我表態!」

這一喊,一下子從各個單位出來六、七十個幹部和家屬,大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都想聽個究竟。這時張秀蓉一看人也出來的差不多了,就對著眾人說:「我要說三條:第一,『伙食團』搞錯了,餓死很多人;第二,文化大革命也搞錯了,整死很多清官;第三,整法輪功,更是大錯特錯。法輪功教我們做好人,修心向善,沒錯。 『朝聞道,夕可死』,一朝得了大法,腦袋砍了都要打坐。」

當張秀蓉說完這些話後,她才發現所有的親屬都來了,他們都給她跪著:求張秀蓉夫婦向政府表態。她姐姐幾次催張表態,她都耐心的給大家講道理;張秀蓉娘家哥哥見其妹態度堅決,當時氣的舉手想打張,但他最後還是把手放下了。蘇德榮聽他老伴這一說,也要表態(堅修大法),康家亮不要他說話。

後來派出所的人把張秀蓉的兒子叫到六樓上,向她兒子勒索五百元,另外還交了五十元生活費,被關了兩天兩夜的蘇德榮夫婦才回到家。

◆遂寧市安居區分水鎮綜治辦「610」主任:嚴昌全、呂長林綁架歐振樂到洗腦班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深夜,分水鎮綜治辦惡人嚴昌全、呂長林(男)夥同東禪派出所的汪姓警察等十幾人將歐振樂綁架到遂寧市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

歐振樂回家後,沒有了生活來源,他自己生活又不能自理,而且多次遭到惡人惡警的迫害,身心遭到嚴重的摧殘和惡警用的藥物所致,於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五歲。

◆遂寧市安居區保石鎮蓮花鄉綜治辦主任潘令超指揮下屬大肆騷擾本鄉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九月,遂寧市安居區保石鎮蓮花鄉綜治辦主任潘令超(男)派出所及村委會等不法人員對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多次敲門騷擾,不向當事人出示任何證件,很多學員被非法抄家、照相、盤問,這些所謂的執法者和幫凶們的惡行,不僅給當地民眾造成極壞的影響,嚴重的違法、違憲,侵犯公肖像權、人身自由權、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的基本生存權,而且有損自身的形像。

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彭孝學、全秀清、彭素連、陸秀清、文英蘭、許代容、鄧邦友、鄧朝勝、周永林、王鳳瓊、許代容。

◆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鎮原鎮綜治辦主任田德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搜身

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鎮法輪功學員盧洪友經常被石洞鎮中共黨政人員非法傳喚、訓話,並要求盧洪友說到就要到。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盧洪友被鎮政法委書記鄒明超等幾名邪黨官員綁架到遂寧參加所謂「轉化會」,在市委黨校舉辦的,當天包車的費用、中午幾人的生活費都要盧洪友給,共計一百五十元。二零零三年暑期所謂「政治學習」,盧洪友在街上被原鎮綜治辦主任田德(男,年齡未知)無證搜身,找到一張法輪功傳單,盧被關押一天放回。

◆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鎮綜治辦中心主任唐勝恩派人監視、跟蹤、綁架法輪功學員

安居區石洞鎮許多不法人員就多次密謀迫害事宜,經常派村長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鎮綜治辦中心主任唐勝恩(男),就曾設宴誘惑部份不明真相的人,叫他們監視、舉報,構陷法輪功學員,聲稱有賞金。

石洞鎮上派出許多村官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盧洪友(六十五歲)、吳明書(五十九歲)、袁西英(女,七十八歲)被石洞派出所警察陸續綁架。法輪功學員張蘭芳正在街上帶孫子讀書被綁架,其夫廖××也被非法抓到石洞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綁架的惡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

◆遂寧市船山區龍鳳鄉610人員鄧正貴對善良老人鄧正雲施暴殃及妻子死亡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五日四川省遂寧市龍鳳鄉610人員鄧正貴(男、手機:138 8252 1327)把大法弟子鄧正雲從床上拖下來,一路打到鄉上。鄉裡人說這老頭要被打死了,板凳已打斷三根,後又跪在板凳上,把木頭又打斷三根。

鄧正貴因賣力迫害法輪功,綁架、毒打大法弟子,惡行殃及妻子。二零零八年三月,鄧的妻子由於心臟病發作,在換心臟時死於手術台上。

◆遂寧市船山區龍坪鄉「六一零」人員席敏、楊姓人員綁架善良老太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中午,龍坪鄉的周長春、「610」人員席敏、龍坪鄉派出所二派人員郭富貴、劉強、王席富、鄧召明等人將謝碧芳綁架到北固鄉戒毒所洗腦班。凡是被送進洗腦班的學員,都派有本村的人當陪教。

他們每天逼謝碧芳寫「三書」,向其灌輸歪理邪說,不准她煉功,不准邁出房門,吃飯都由包夾人員將飯端到房間。逼謝看誹謗師父的錄像,企圖達到轉化她的目的;洗腦班的伙食極差,每天叫學員喝稀粥就泡菜,想在身體上拖垮學員。

謝碧芳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離開時還被勒索了幾百元生活費(時間久已記不清),讓兒子代寫保證書後才放其回家。

二零一二年,南強鎮「610」楊慶紅、龍坪鄉及清淨寺村幹部又闖到謝碧芳家裡,叫謝去問一個事情,一會兒就回來,村幹部還拽著她的手,將謝碧芳騙上一輛白色麵包車,然後直接把老人送到北固鄉戒毒所洗腦班。兩個包夾女人每天逼著謝碧芳寫保證書,但遭到她的嚴詞拒絕。

◆遂寧大英縣回馬鎮防邪辦主任夏和高(音)勾結不法人員企圖劫持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二月下中旬,原大英縣回馬鎮中心小學教師郭春芳剛從成都女子監獄回家不久,大英縣回馬鎮防邪辦(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主任夏和高(男,近七十歲)就與大英縣公安局、鎮政府及派出所人員串通勾結,蓄謀將郭春芳送入遂寧市洗腦班進行迫害。夏和高與助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夥同派出所副所長任浩以解決工作和低保的手段將郭春芳從遂寧市騙到回馬鎮防邪辦,但郭春芳很快識破了他們的陰謀詭計。郭春芳當眾反問夏和高:「你對自己所做的事敢負責嗎?」夏還大言不慚的說他敢負責。惡人軟硬兼施,將郭春芳團團圍住,不讓其離開,還派幾個人分散在周圍監視。午後郭春芳在家人的正念配合下,才得以脫離魔掌遠走他鄉至今。

◆遂寧市安居區聚賢鎮綜治辦人員吳傑夥同派出所、鄉幹部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

安居區聚賢鎮石板凳村六社法輪功學員肖青秀,女,現年七十四歲。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因肖青秀向民眾講真相被人構陷,聚賢派出所、鎮綜治辦人員吳傑(男)、武裝部長聶清雲、計生辦主任蔣木全和古全新、鄉幹部楊怡(音)以及副村長龔福林等人直接闖到肖青秀家裡,不出示任何證件,青天白日就在我家亂翻一通,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翻了大半天,結果連一張紙片也沒找到。他們不甘心,又到肖家沼氣池、紅苕窖去翻,仍然一無所獲。然後這夥人將肖青秀合夥綁架到了聚賢鄉,午飯後又將其帶到派出所,因為他們沒有搜到想要的東西,也不願白跑這一趟,就捎話叫肖青秀的老伴帶五千元錢來取人。肖的老伴來了之後,說拿不出來這麼多錢。他們見老人老伴不象在說謊,說無論怎樣至少要拿五百元錢才能放人。肖青秀的老伴無奈,快速回家東挪西借才湊夠五百元,肖青秀才回到了家。據知情人講,當天派出所的警察和鄉幹部拿著從肖青秀家勒索的這五百元錢就下館子吃喝去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法輪功學員邵稅珍被人構陷,聚賢鎮派出所警察周躍(音)及鄉鎮幹部肖漢忠(音)、鄉鎮綜治辦吳傑、石板凳村副村長龔福林等十幾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象瘋子一樣闖進村子,見邵稅珍不在家,又跑到她幹活兒的地裡,叫邵稅珍挑上東西立刻回家,警察一邊罵還一邊用力往下按邵的扁擔,故意整她。到家後,警察就強行叫邵稅珍取掉頭上的髮夾,讓她披頭散髮站在屋裡。然後這夥人便肆無忌憚的在其家裡大肆抄家,將大法師父的法像、錄音機、所有大法書、真相資料和師父教功磁帶等私人物品全部掠走。

◆遂寧市船山區南強鎮綜治辦人員李姓男子綁架無辜老人

家住遂寧市船山區龍坪鄉、現年九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李世賢,因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後又被涪江村村書記黃勇(三十多歲)、南強鎮綜治辦人員李姓男子(年齡未知)綁架到龍坪洗腦班關押三十五天。期間,因李世賢和其他學員堅持煉功,立刻遭到了南強派出所所長的辱罵:「你們去偷幾個鴨,捉幾個雞,捉幾個鵝,×××管你!你要去煉法輪功,整得我們過不好日子,獎金什麼都沒有了!」

接著打手吳金平(音)把這幾名學員拉到壩子裡去淋雨,李世賢抗議道:「我們犯了哪條法?要把我們拉出來淋雨?」 吳金平一聽他不服,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抬起腿對著老人的胸口一腳猛踢過來,當時被踢出四、五米遠,痛的老人半天都緩不過勁來。

◆蓬溪縣金橋鎮綜治辦維穩中心主任梁平權指使下屬綁架威逼法輪功學員(男、 135 0821 3982)

遂寧市蓬溪縣金橋新區七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到仁湖花園二期小區楊雲茂夫婦家集體讀書學法時,遭到蓬溪縣國保人員和金橋派出所合夥綁架。楊雲茂夫婦被非法抄家,家門被打上紅色封條,現在兩位老人被逼流離失所,不知去向。

楊雲茂、徐雲華夫婦二人當晚被劫持到蓬溪縣三鳳鎮非法審訊。其他7名學員被劫持到金橋派出所分開單獨訊問,七人都穿戴得很少,個個冷得發抖,一直被扣留到凌晨2點40分左右才放回家。楊雲茂、徐雲華夫婦也於當晚回家,警察還威脅老人,叫他們在家等著,第二天還要去他家。

現在楊雲茂、徐雲華夫婦的家門被打上封條,禁止他們回自己的家過正常的生活,逼得兩位老人不得不離家出走。

◆遂寧市船山區新橋鎮鳳台鄉「六一零」頭目劉白齡夥同派出所惡警綁架七十八歲老年法輪功學員鄭倫

鄭倫,男,七十八歲,四川遂寧市新橋鎮鳳台鄉三村三組人。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十多年的黃腫病、類風濕關節痛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後,老人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證實法,途中被邪惡綁架,回來後,受到非人的折磨,關進看守所四個多月,被勒索罰款一千多元才放回。這期間,兒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即使這樣,鎮「610」頭目劉白齡夥同派出所惡警還是多次深夜闖入家中將老人綁架。老人在長期迫害中,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離世。

◆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鎮綜治辦主任袁立仲等人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東禪鎮派出所惡警袁光林、石洞鎮書記唐晏、武裝部長羅華與石洞鎮綜治辦主任袁立仲闖入石洞鎮老廟村十社大法弟子吳明書家,翻箱倒櫃,搜走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真相資料、《九評》與標語,搶走手機、CD機,吳明書智慧走脫。邪惡不善罷甘休又綁架了吳的妻子張維鳳,將其非法關押迫害24小時,勒索二千元錢後才釋放。

◆遂寧市會龍鎮治安辦主任范恆平及下屬蔣開洋帶領警察頻繁騷擾、威脅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會龍鎮派出所警察胡鵬帶著一群便衣警察闖進一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的家裡,一邊違法拍照,一邊威脅這位老人。這名學員見他們中毒太深,就站在法律的角度慈悲的向其講述真相,告訴他們這種行為是違法侵犯公民正當合法權利的。這群警察後自知理屈詞窮說不過就離開了。

二十一日這天,會龍鎮鎮長陳勇和治安辦蔣開洋又厚著臉皮跑來騷擾。他們不但拍照,還詳細詢問家人住址、電話號碼。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鎮長陳勇和治安辦主任范恆平又來問這位老人還在煉(功)沒有?叫她與大法師父決裂。老人感慨的說:「這功(法輪功)本來就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恩還來不及呢。」

二十五日范恆平又來家中問老人,提出對法輪功的疑惑,老人用自己親身的體會詳細告訴了他,並給他舉例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但他還是要老人表態,她拒不配合。

次日,范恆平又拿來 「四書」,硬逼老人簽字,搞所謂的「清零」行動。老人義正詞嚴的說:「你打死我也不會簽的。」范恆平見她態度堅決,就威脅如不簽直接影響兒女的工作和孫女的前途。老人的老伴見狀很害怕,就替她在「四書」上代簽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鎮長陳勇和治安辦主任范恆平與胥姓警察又到家裡來詢問,又在樓上樓下到處拍照,登記老人的身份證信息。

六月二十四日這二人又來問老人,叫她不要違法,要配合他們簽字,還誣衊、誹謗大法師父,老人都用不爭的事實戳穿了他們的謊言。最後他們沒招了,就把本子和筆擺在老人面前偽裝成簽字的樣子拍了個照,拿回去騙他們的上級和領導了。

◆遂寧市安居區綜治辦副主任:黃軍(男);
◆遂寧市安居區東禪鎮綜治辦主任:鄧雄(男)159 0840 2338
◆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鄉綜治辦:於奇、張揚(男);
◆遂寧市安居區防邪辦主任:周良前(男);
◆遂寧市安居區前維穩辦主任:饒凡、陳立新(男);
◆遂寧市安居區前維穩辦副主任:舒家福(男);
◆遂寧市安居區綜治辦主任:譙如富(男);
◆遂寧市安居區聚賢鎮「防邪辦」周主任、治安辦人員劉少華;
◆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綜治辦主任:宋吉運(男、135 1836 9995);
◆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綜治辦(610)主任:曾志堅(男、手機159 8250 0601);
◆遂寧市船山區和平西路社區綜治辦書記:唐繼良(男);蔣素蘭(女);
◆遂寧市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牟菊修(女);
◆遂寧市綜治辦副主任:鄧鳳英(女);
◆遂寧市船山區維穩辦副主任 :羅軍(男);
◆遂寧市船山區南津路街道辦綜治辦社會管理科科長:楊靜(女、手機139 8257 2837);
◆遂寧市船山區南津路街道辦綜治辦工作人員:易淑(女、手機137 7871 1666);
◆遂寧市船山區廣德綜合辦公室工作人員:陸秀蘭(女、0825—2900727);
◆遂寧市船山區「610主任」:蔣立軍(男);
◆遂寧市船山區九蓮街道辦綜治辦人員:黎保貴(男)、楊翠玉(女);
◆遂寧市蓬溪縣金橋鎮綜治辦維穩中心幹部:蔣竣、楊眉。

眾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輪功迄今為止整整二十二年過去了,所犯下的逆天之罪罄竹難書,迫害延續之廣、之深、之久,實屬罕聞。由於中共的不得人心,引起了全世界民主自由國家和正義人士的強烈不滿,他們紛紛站出來為法輪功呼籲、聲討。但鐵了心的中共不顧全球的正義譴責,依然逆天而行,還變本加厲的將執法權下至只有管理權而沒有執法權的鎮級政府和街道辦,為基層人員保駕撐黑傘,企圖將迫害進行到底。

那些仍為中共效忠的、享受納稅人血汗錢的各級官員們的所作所為,真是為世人所不恥,令天地為之震怒,其惡行令中共內部都無法容忍,那麼這些為非作歹之徒的日子就更加難過了。

今年二月二十七號正式啟動的政法整風就是直接懲罰這批人的。

三月十三日,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被查;四月九日,中紀委通告中共山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新雲被查,通告稱他曾任淄博市「610」辦公室副主任。

四月二十五日,中紀委通告中共江蘇省常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杜榮良被查。通告稱他曾任無錫市市委「610」辦公室主任;五月十四日,中紀委通告中共山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惠從冰被查。列出他曾任山東省委「610」辦公室副主任等。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國務院的新聞發布會上,宣布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610」辦公室主任餘輝,「餘輝和他的直系親屬從此沒有資格進入美國。」

據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六月二十二日報導,中共政法委官方網站報導,四川省第一批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新聞發布會在成都舉行。

據新聞發布會介紹,截至六月十六日,四川省中共政法幹警主動投案2300餘人,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調查1600餘人,留置140餘人,共處理處分3800餘人。

遂寧市船山區富源路派出所所長劉力克已於二零一九年逮捕起訴,這就是發生在本地的惡報實例。

俗諺道:「善惡人自作,禍福人自招。」所有已被處理的與即將被處理的人員除了表面上的貪腐之外,其實質都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七月二十日發生在河南的千年難遇的特大洪災已經向人們敲響了警鐘,希望還沒下紅船的「610」和政法人員一定要以此為戒,反躬自省,別再做違背天理的事了,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及早醒悟才有生路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