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三》(6)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全班得福報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9月20日】

故事1:內蒙官員:新年得到福音是最大的幸運

內蒙古自治區某市的紀律檢查委員會某官員曹先生(化名),2021年元旦接到海外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後,非常地感動,當學員勸他退黨時,他說:「我不僅是黨員,我還上了共產黨賊船。但是我告訴你,我覺醒了,我已經退黨了。」當學員把法輪大法的書籍《轉法輪》發到他的郵箱後,他激動地說:「新年得到福音是我人生最大的幸運,讓我看到了希望!」

「我為什麼認同法輪功?」

當學員給曹先生介紹法輪功在全世界的弘傳盛況時,他說:「我非常認同法輪功。你知道我為什麼認同法輪功嗎?因為我走了很多地方,我們這些被冠以什麼專家名義的人,都到過歐洲、澳洲、紐西蘭等地方做什麼考察和學習,到處都看到法輪功。我就覺得法輪功倡導的東西都是善良的,你們說的真善忍對不對?這個普世價值觀不應該是人類應有的嗎?所以我非常認同。」

學員說:「先生你真明白。」

曹先生說:「我原來也相信了共產黨的污衊宣傳,不相信法輪功是好的,但在國外看到了,在國內我也一直在翻牆看一些海外的連結和網站,了解了很多事。因為我非常清楚共產黨為了維護它的統治一直在欺騙老百姓,所以只有自己找真實的東西來看。」

學員說:「先生你真有慧根。」他回覆說:「如果我沒有慧根。今天這個電話你也找不到我。今天是2021年的1月1號,元旦,是一個我覺得是我最吉祥的時刻。」

「我上了共產黨的賊船 但我現在覺醒了」

當學員給他講「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意義時,他說:「我不但三退了,我還告訴你中共的那種倒行逆施,那種專制,那種厚顏無恥,那種沒有人性的統治,你在海外是無法感受到的。共產黨罵法輪功是邪教。我自己一點一點地去琢磨,等我一條一條地去看清後,原來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而法輪功是真正的救世主。」

學員說:「先生你的認識太明確了。」

他說:「因為我不但是黨員,還在中共的系統裡幹著不該乾的,我上了共產黨的賊船,但我現在覺醒了,心明眼亮了。我知道什麼是正道,什麼叫真、善、忍。我也知道共產黨為什麼對法輪功這麼的仇恨,這麼的不能容忍他們一席之地,我心裡是有數的。今天的通話你給了我很大的勇氣。否則我認為我在中共大染缸裡頭,我都已經無法呼吸了。」

他繼續說:「我知道現在中共黨員去美國入境都不可能了,我希望我還有機會去美國呢,在我有生之年,希望能到自由的世界,我不想在豬圈裡像豬一樣的活著。」

「接到這個電話是我人生最大的幸運」

當學員說:「這位先生我送您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誠的真,善良的善,寬容忍讓的忍,平時可以經常念,就能保你平安。真善忍是宇宙的大法,所有的生命只要同化他,您就是善良的人,好人,您就是神佛護佑的人。」

曹先生說:「我覺得今天咱倆的通話,可以說是給我開了智,還延了我的壽。令我知道怎麼樣的與人為善,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多活幾年,為人類多做點有意義的事情,這就叫真善忍。我說的對不對?」

學員說:「對,你的認識挺對的,我稍後會給您發一個連結,讓你知道更多。」

曹先生說:「好,我把我的郵箱發給你,我還要把我的手機號告訴你。我們保持聯繫。」

學員說:「好,我把《轉法輪》發給你,我相信你所有的問題都會找到答案。這有一個短連結,我現在發給你。你點一下打開就應該可以看到。你能看到大法的書,真是有福份的生命,師父傳的是宇宙的大法,救度有緣人,你是有緣人。」

他回覆說:「太謝謝了,新年得到福音是我人生最大的幸運,讓我看到了希望!」

「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您那邊時間也挺晚了,祝您全家都新年快樂!」學員說。曹先生說:「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好,我知道這個電話對我來說是人生中最大的幸運。借您的吉言,願我們的2021一切如意。」

故事2:侄媳婦車禍化險為夷

那天我去趕集,路上正好遇上侄媳婦也去趕集,我在車站等公交車,她說:別等車了,跟我走吧。她騎著電動車,我就和她一起去了集市,我坐在電動車的後座上,一邊走我就一邊囑咐她:無論騎車、上哪兒去都想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到了集市,我們就各走各的了。

從集市回到家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我沒見侄媳婦的電動車,就想她已經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前院的鄰居告訴我,侄媳婦在趕集的路上被一輛小轎車給撞了,聽說撞得很重,都住院去了,滿身都是血,胳膊撞折了,腦袋撞出了一個大包,腰也折了骨頭……還說有許多趕集的人,看見她躺在路上,昏迷不醒都好長時間,最後救護車給送到醫院去了。

住院期間,她還記得我教她的九字真言,心裡真的在一直念著,她雖然摔得很重,腰、臉、坐骨、胳膊都是傷,不能動,但是她堅持自己上廁所,因為是疫情期間,他們都得需要做核酸檢測,於是就她的閨女一個人陪著她,她自己不能動就不停的念。醫生不讓動,她說:我不能聽醫生的,他們不在的時候,我就動一動。

第三天,她就扶著床自己蹓躂了,同病室的人都說她恢復的很快,頭還有點暈,於是又住了幾天,到十二天她就出院了。

出院那天,大家想盡辦法想抬著她回家,她真的很堅強,她說:不用,我能走。要上台階了,大家也替她擔心,她就念:「法輪大法好」。她一下子就走了上來,剛到屋裡坐下,西院的鄰居急忙忙來看她,說:你真幸運,你真幸運。某某某在去幹活的路上,被鏟車給軋死了,死的挺慘的,連肚腸子都給軋出來了。這時全家人都說:您太幸運了,太幸運了。

其實,侄媳婦能夠有化險為夷的福報都是她支持我信大法帶來的。當初那年,我去集市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邪黨迫害一年多,老伴兒得病閨女們輪班照顧,他們有時不能及時的讓他吃上飯,侄媳婦就主動的來看看他,給他端飯、做飯,照看家裡的一些大事小情,時常還處理一些家務事,她沒少搭辛苦。這樣風風雨雨的堅持了有一年多,我回來了,老伴才不輪班照顧了,侄媳婦也很少和我提過她自己的付出。

二零一五年,我起訴江澤民,那時四個警察來我家,詢問我訴江的情況,正好她趕上了,她忙裡忙外的,給他們沏茶倒水,他們問:你也信法輪功嗎?她說:要是對人有好處那有啥不信的!這個老太太在我們這好著哪,什麼都能給大家捨棄,永不占別人的便宜,什麼都是自己吃虧。聽她這麼一說,這幾個人就不說什麼了,草草收場,離開了。我想:她真是膽大,敢說這個話。一般人還不得跑的遠遠的,還怕礙著自己哪!她就是當時能為大法弟子說一句公道話呀。

經歷這場災難,侄媳婦清醒的認識了大法的神奇,更加相信了法輪大法真的是救命的了,他們家人也都真的信了,也都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感恩師父救命之恩。

故事3: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全班得福報

我從事高中教學近二十五年,當過十五年以上的班主任,連續帶了八屆畢業班。在每屆高考中,我帶的畢業班都是同年班級的第一名,多次得到市政府頒發的優秀班主任獎。我帶班也不象其他班主任起早貪黑的那麼辛苦,相比之下算很輕鬆。這其中的秘訣是什麼呢?

他們都是好孩子

我是大法弟子,法輪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也讓我明白了許多人生的道理。我相信,我班裡的每一個孩子,都是大法師父交給我教育和培養的,是和我有很大緣份的。能進我班的孩子,無論他們現在的成績如何,一定都是根基很不錯的孩子。我堅信,這群孩子將來一定會成為社會中優秀的一員。他們都是好孩子。

每當接管班主任工作時,在開學的第一天,我都是讓孩子們先做個自我介紹:姓名、愛好、特長和今後的打算,我再根據直覺,開始任命班幹部。以後,隨著孩子們的要求和能力再做補充,從不選舉班幹部。各種名義的班幹部也會越來越多,不拘泥於形式。

用行為讓孩子和家長認可

在教學中,我更多強調的是教孩子們如何做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我不僅高標準要求孩子們,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例如,我從不收家長的禮物,實在推脫不掉,等孩子畢業時換個方式原數退回。在退還禮物時,我會給孩子和家長講清法輪大法真相。這樣講真相效果非常好。

明白大法真相併能夠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對孩子高考很有幫助。有的孩子原本對考上大學不抱任何希望了,卻臨陣超常發揮。出現了很多奇蹟。

二零二零年的畢業班有個女孩,學習非常刻苦,可就是成績上不來。高考前,她的成績降到了班裡的倒數幾名。她媽媽急的吃不好、睡不好,每次給我打電話,我都能感受到她的焦慮。

之前我就給她媽媽講過大法真相,她媽媽已經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因為電話裡不能明說,所以我告訴她,把心放下,默默祈禱吧!她心裡明白我是讓她念「法輪大法好」,讓她堅信孩子是有神佛保護的。高考分數公布了,孩子的成績超出本科線58分,被北京的一所院校錄取。

就在我寫這篇交流稿的時候,女孩的媽媽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我,她高興的說要請我吃飯。以前這位女孩的媽媽送給我的錢,我利用幫助她孩子報志願的機會,全部退給了她,讓她真正明白:我是真心對孩子好,不是因為她給了我錢,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告訴她:「我們大法弟子都是誠心實意的幫助別人,不圖回報的,你要謝,就謝謝大法師父吧!」

班裡的錢、物,我指定由生活委員負責管理,我絕不占一分錢。早期,我是拿出一個月的班主任費充當班費。後來,我培養孩子們獨立經營管理的能力,讓他們自己通過在班裡賣食品,如瓶裝水等,來掙得班費。再後來,學校給發了一部份班費。

我若在班裡拿一瓶裝礦泉水喝,照樣跟學生一樣付錢,不搞特殊。學生也都在自己拿物時主動放錢,從來沒有不給錢的。每天晚上,生活委員負責清點帳目,由班裡的小會計記帳。用這種方法培養學生不貪占集體的便宜。

用善啟迪孩子們

大法教我修善。我對學生一視同仁。我不斷的啟迪孩子們的善念,逐步抑制他們的壞習慣。當學生犯錯誤時,我處理問題完全站在學生的角度。

師父說:「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裡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1]

我用善的方式解決學生的違紀,效果非常好;相反,效果就非常不好。平時管理班級時,我就儘量控制自己不好的情緒,放下面子心。我跟學生說:「若看到我發脾氣時,就及時提醒我,我會努力改正的。」

我把與學生之間的碰撞摩擦,當作是自己修煉提高的因素,時時用大法來衡量自己、約束自己。心一定要端,行一定要正,展示大法弟子的風範,學生們是看得見的。我這樣做,也為以後給學生們講大法真相打下了基礎,基本上都是水到渠成,自然、平和。

用忍管理孩子

一個叫傑的男孩,身高一米八,長得粗壯結實。高一時,他是學校有名的打架大王。高二的時候,他父母托關係轉到了我所教的班。到我班沒幾天,只因為看籃球比賽時,一個男孩擋住了他的視線,他就把那個男孩鼻子打的流血。學校讓家長把他領回家反省。我把家長和孩子叫到我的辦公室,讓孩子坐在我身邊,家長坐在我對面。

我讓孩子看清父母的愁容,耐心給他講道理:打架不僅牽扯父母的精力,還要賠償對方的經濟損失,自己也不能安心學習。讓他沒想到的是,他打了人,還能坐在老師的身邊,讓他更沒想到的是:是我,而不是他的父母,給學校領導簽字,「保證」他今後再也不會打架了。

傑慚愧極了。我告訴他:「今後如果想打架,每當舉起拳頭時,想想父母和老師,想想『忍』字是心上一把刀,你一定要學會忍。」

之後,我又讓他當了班裡的紀律委員,協助班長管理班級紀律,同時學會約束自己。傑感到我真心為他好,就努力管理班級,從此以後再不打架了。但管理班級時,傑有時會顯示武力,同學都怕他,但也很服他,因為他是真心為同學好。

高三畢業後,傑考上了韓國一所大學的物流專業。象傑這樣的例子很多。

大家都說:「怎麼無論多皮的孩子,到你班裡都變乖了呢?」我想這其中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我用在大法中悟到的「忍」的法理,用通俗的語言告訴孩子們,讓孩子們明白了「忍」的含義和重要性;二是因為,孩子們看到了我將他們的父母送給我的紅包退給家長後,依然和以前一樣對待他們,也就明白了我是真心的愛護他們,就會發自內心的聽我的話。

這樣,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也都能聽進去。

學生們感到很幸運能碰到我這樣的好老師——一位大法弟子。在他們畢業多年後還來看望我。這些孩子們現在在社會中,要麼自己開公司當老闆,要麼就是在單位裡擔任重要職務,都非常有能力。

得力的班幹部團隊

我管理班級工作之所以較為輕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有一個得力的班幹部團隊。工作中,遇事我都是指導他們,和他們商量如何處理,很少用命令的口吻。前幾屆的班長畢業考都很出色。可就在去年,我的四個班長中,有兩個平時成績還可以,夠一本線水平;另兩個班長工作也非常努力,但平時學習成績從沒超過一本線。孩子們著急,我也著急。

就在高考前兩個月的時候,在一次看似偶然的機會裡,我給那兩個學習成績可能不夠一本線的班長講了大法的神奇,告訴他們:「只要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心退出團、隊組織,就會有好的結果。」他倆很相信我的話,都退出了邪黨組織,也都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高考時,兩人超常發揮,考上了一本大學。他倆都特別高興,每次放假回家都來看我。

師父說:「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2]。

我們班的孩子們平時活動最多,可是考上一本的人數也最多。事實證明:孩子們明白了大法真相,就一定會得到福報。

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全班得福報

二零二零年,我又帶了一個畢業班。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中,孩子們相信法輪大法,得了更大的福報。更加體現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二零二零年年初,由於疫情爆發,省教育局和衛健委要求高三學生和老師必須全封閉式管理。期間,不准家長探望,不准孩子外出,若有任何人出現發燒現象,一律讓「120」救護車接走,拉到醫院單獨隔離。形勢相當緊張嚴峻。孩子們的心理壓力非常大,不僅面對高考壓力,還怕自己出現發燒症狀被帶走隔離,更怕被病毒感染,危害自己的生命安全!

我開始思考:該如何做?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跟孩子們講大法真相呢,還是為了孩子們的安全,放下自我呢?我就靜下心來認真學法。看到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3]

我得聽師父的話,助師正法是我的使命。現在眾生危難當頭,大法弟子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於是,我放下顧慮心,用師父賦予我的智慧,利用卡片、真相幣,利用給學生談心減壓的機會,給孩子們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他們得救的良方,退出無神論組織才能得到上天的護佑。因為是非常時期,平時我跟學生們的關係又很融洽,學生們信任我,這樣全班大部份同學都退了團、隊,就連早就退學的孩子,師父也慈悲的給她得救的機會。那天她到學校找我幫她辦點事,我藉機巧妙的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她退出了加入過的團、隊。

在被恐慌籠罩的環境下,由於我班孩子們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天暖後的高溫下也不需要戴口罩了,所以他們還象往常一樣嬉笑、玩樂,一起吃、一起喝,都非常自信瘟疫與他們沒有關係,因為他們都有了對抗瘟疫的秘訣——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不敢接近他們!

疫情期間,我班沒有一個學生被「120」救護車拉走隔離。有個別孩子因洗澡剛要發燒,敬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

在二零二零年的高考中,孩子們又取得了可喜的成績。有的孩子看到自己的考試分數都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能考的那麼好,分數會那麼高!有個男孩,平時排名總是班裡的倒數幾名,成績從沒達到過300分。這次高考考出了415分,進了北京的一所藝術大學學習。有個女學生,複課時成績是400多分,高考考了600多分。

學生們能取得這樣令人驚喜的好成績,那是因為孩子們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法輪大法賜給了他們應得的福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故事4:30年黨齡參戰老兵:內心感謝法輪功

目前中國北方的某個省的疫情非常嚴重,一位30多年黨齡的參戰老兵在疫情嚴重的地區做義工,過程中他接到了海外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明真相後,他說:「我退黨。」他還表示感謝道:「我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尊敬法輪功,我從內心感謝你們!」

「我們這邊現在的疫情非常嚴重」

這位老兵先生接到電話就說:「我們這邊現在的疫情非常嚴重,我現在是在外面的大街上做義工救人。」但他還是認真的聽完學員給他講三退的意義,他問:「你是法輪功吧?」

學員說:「是。現在國內也只有法輪功學員在冒著生命的安全,冒著被打被勞教,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的危險,在告訴人們保命保平安的方法。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在不停的打電話告訴中國的民眾自保的秘訣。」

老兵回答說:「是,我都知道。太謝謝你們了。」

他說:「我認為法輪功的原則非常好,開始沒有打壓的時候我們這裡煉法輪功也很多,法輪功的原則我一直都非常的贊同,『真、善、忍』對吧?我是個有30多年黨齡的人了,我是個參戰老兵。」

學員給他講了退黨保平安的意義後說:「先生,我知道您是非常善良的人,您就記住『善福』這個化名,希望您善良人有福份。善福退黨保平安,您就是神佛護佑的生命了。」

他爽快的說:「好的,OK!」

學員恭喜他自己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並繼續給他介紹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的盛況。然後給他說「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

「天安門自焚」是政治宣傳

當學員跟老兵先生說:「我跟您說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那是個造假的新聞,您可千萬別聽信中共的謊言,那是中共一手策劃栽贓構線法輪功的假新聞。」

他馬上回答說:「對對對,它是一種政治宣傳工具,因為中國在共產黨手裡。」

學員說:「你想一想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中共宣傳說是一分半的時間,中央電視全程錄像,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那麼多的警察拿著滅火器滅火毯在現場同步滅火,如果不是事先安排和排練好的是根本不可能的。您想一想1月23日是除夕的下午,在這麼最敏感的時間在戒備森嚴的天安門廣場,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還有先生您當過兵你都知道,你們軍人都是散盤的對吧?法輪功學員都是雙盤或者單盤的,但是那個叫王進東的,他就是軍人扮演的。您看他渾身衣服燒的七零八落的,可是最容易燃燒的頭髮眉毛卻完好無損,他兩腿之間的那個雪碧塑料瓶卻一點都沒燒過的痕跡。這不都是演戲嗎?」

老兵先生說:「是的,那是非常負面的影響,但是播放出去後群眾就都相信了,其實是都被騙了。」

「我從內心感謝你們」

這時老兵先生匆忙的說:「小妹我打斷你一下,等有時間我們再慢慢聊好嗎?我現在得做義工,我們這裡現在的疫情非常嚴重,大家都很緊張。我要去幫忙了。」

「行,我知道。先生您再給我一分鐘,我跟您說一個保命的護身符,您一定記在心裡。我知道您現在在做義工做的是非常偉大的事情,您在幫助其他的人做的是非常好的善事,但是您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記住佛家的保命護生秘訣。9個字非常簡單。」學員說。

他:「好,謝謝!」學員說:「先生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他回答說:「對對對,知道。我還真相信神佛,其實法輪功真的是非常好,儘管我是黨員,但我一直從內心裡非常尊敬他們。」

學員說:「先生您現在已經退出中共邪黨了,已經退給神佛看了,您知道嗎?共產黨是戰天鬥地反神的,您可千萬別再說您是黨員了,退出來神佛才能護佑你。」

他說:「好,是的,是的。真的太謝謝你了。我從內心感謝你們!」

學員說:「好,您要注意安全。」

老兵先生說:「好,謝謝!我們以後再聯繫。祝願我們大家都平安!」

故事5:我家的兩件神奇事

下面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家的兩件事,展現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

一、妹妹的腦血栓後遺症沒了

二零一五年冬,我妹妹從農村老家到我居住的城市小住。妹妹患過腦血栓,留有後遺症,她的腦袋那時還不是很清醒,我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十二月十三日早上煉靜功時,看到三個畫面:第一個畫面:師父在妹妹的頭頂中間部位按下去一個像釘子一樣的兩寸長的東西;第二個畫面:師父用針灸用的那種針均勻的插在她的身體側面;最後一個畫面:師父往妹妹用的水杯裡放進像藥一樣的東西。當時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師父太慈悲,為世人操盡了心。

過了幾天,妹妹的症狀比以前好多了。在我家住了一個多月,我就把她送回老家了。叮囑她繼續念「法輪大法好」。

到現在五年過去了,她的身體完全康復,一點也看不出她曾經得過腦血栓。

二、大嫂的胳膊長上了

妹妹回老家我去送她。剛到家妹夫告訴我:「姐,大嫂快不行了,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你快去看看吧!」我驚訝的問:「怎麼啦?」他說:「前幾年出車禍了,留下的後遺症,在醫院花了好多錢也沒治好,醫生讓回家養著。她的一隻胳膊皮和肉到現在也沒長上,天天流著膿血,常年用藥也沒好。」

我急忙拿了一箱奶直奔大哥家。妹妹離大哥家僅幾分鐘的路。我推開門進去一看,大嫂蜷縮在炕上,身體瘦的好小,臉色也不好。我喊了一聲「大嫂!」大嫂微微睜開雙眼看見是我就說:「大妹來了啊!」還要試著坐起來。

我趕忙上去扶住她,拿出一盒牛奶,把吸管插上,放在她嘴邊說:「大嫂,趕緊把奶喝了,好幾天沒吃飯了,肯定餓壞了。」大嫂雙手捧著牛奶說:「大妹啊!這奶我不能喝,得先給大法師父喝。」

我以前給大哥一家講過真相,聽大嫂這麼說,我一下子就落淚了,她自己都病成這樣了,快不行了,心裡還想著師父。我一邊流淚一邊說:「大嫂,你不會死的,師父會救你的。」我就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恢復健康會很有幫助,讓她在心裡念,我也在她旁邊幫她念。

第二天一大早,大哥急匆匆的到我妹家來了,高興的跟我說:「大妹,你大嫂的胳膊長上了,太神奇了!我自己就是個醫生,想盡辦法都沒能讓她的胳膊長上,覺的完全沒有希望了,沒想到你教了她念了九個字,一晚上就長上了,真是奇蹟啊!快給我把那幾個字寫下來!」

我一聽,就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馬上拿了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遞給他,讓他照上面的字念。大哥高高興興的走了。

自那以後,大嫂的身體上的其它毛病也漸漸的好了。一個被所有人都認為活不了幾天的人,竟然奇蹟般的活了過來且身體越來越健康,家人和鄰居無不感嘆大法的超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