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的路上成長

台灣台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1月22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越南大法弟子,已修煉三年。我有幸去過許多國家,大部份時間是在巴黎。今天想分享自己如何在修煉道路上變的更加成熟。

一、放下名利心,珍惜師父賜予的機會

大約一年前,我在韓國一所知名大學做研究。神韻在法國的主要負責人正在尋找同修來協助裝台,我便報名參加,報名後我就發現:時間很難安排,因為很多場演出都是在法國。原本我畢業後要直接工作,所以如果我又到法國幾個月,那就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了。

然而,能夠跟著神韻巡演的機會既珍貴又難得,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在修煉上更加成熟。最後我跟師父說:「我總是安排自己的路,但這次我要完全讓師父安排。我不要讓執著心影響師父安排的路!我會盡力做好這份工作,不讓師父失望!」那天晚上煉法輪樁法時,感到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包圍著我。我知道是選擇了正確的道路。

在從韓國回法國的飛機上,我看著師父的照片,師父笑了。於是,一趟嶄新、艱難的旅程就開始了。

二、放下自我,在配合神韻的過程中成長

今年神韻在法國的大部份演出,我都參與了舞台組的工作,我的任務是在每出表演的開始與結束時,從後方把左右兩片大幕抓緊,因為這些演出劇場中,大幕合併時因無法完全關閉而會漏光,所以必須有人跑去把它抓緊、不漏光。

其實,我在常人中是一個比較笨拙的人,但現在卻承擔這麼重要的工作,因為必須在正確的時間跑進跑出,否則會被觀眾看到,我必須非常快的跑到舞台上,而每出節目結束後只有兩三秒燈光暗下的時間能夠行動。我既緊張又害怕,擔心如果做不好,會影響演出的質量。因為知道單靠自己的能力是做不成這份工作的,於是我學法,並求師父幫助。

我意識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應該用常人的觀念和思想去想問題。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是在救度眾生,因此要有堅定、純潔的正念,不能讓觀眾有負面的想法。記的第一場演出時,舞台上兩個小時的時間,對我來說感覺就像過了一年,但工作總算是順利完成,沒有造成任何問題。

神韻在巡演中會來這個劇院三次。第一次來都很順利。然而,神韻第二次來時,某個下午場,我卻不小心在台上露出了兩秒鐘,被觀眾看到了。我真的嚇到,事後感到無比的壓力。我看著師父的照片,淚流滿面,心中問師父,到底能不能繼續做這項工作,若做不了,請求師父換人。

突然間,我想起師父說的一段法:「那是不是大法弟子犯了錯誤,我就不要你當大法弟子了,再換個人?(眾弟子笑)他再犯錯誤就不要他當大法弟子,再換個人,這能行嗎?」[1]

我知道只要放下執著,師父就會給予我們更多,當時同修們、甚至劇院的工作人員都鼓勵我要加油。

漸漸的我認識到,三界眾生為法而來,劇場也是一樣。身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也有責任去助師正法,讓劇場也完成它的使命。我背誦《論語》,加強發正念,每次上台去合併大幕前,我總是用師父的一段法提醒自己:「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2]

後來,我把這件事與一位同修分享,她對我說:「有什麼事做不好時,就會增添師父的負擔。但是師父為什麼會讓它發生?是不是有要讓你向內找的,找看看發生的原因呢。」我嚇了一跳,感覺她說到了我一顆隱藏著的執著心。雖然沒說出來,但我一直有一種驕傲感,認為自己是個新學員,卻能在神韻演出時站在神韻的舞台上,甚至做一些技術要求高的工作,因此意識中認為自己比別人重要,這種心態和《轉法輪》裡說的自心生魔的例子有什麼兩樣呢?

這種狀態是多麼的錯誤和危險啊!簡直就是棒喝。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一個錯誤的想法就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然而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做不好時,師父又為我們承受了多少。

當神韻第三次來戲院時,我還是繼續做大幕的工作。一位同修開玩笑說:「我們已經剷除阿明的自我了。」的確,跟巡迴團在法國遊走好幾個月之後,我不再把自己看的太重,反而隨時都能準備好迎接任何工作,無論是剛吃完飯還是要熬夜;不再抱怨外在因素,譬如以前,如果風太大導致大幕搖晃,很難在暗光中抓住時,我會先要求別人去把問題處理好;但現在,我會自己努力想辦法解決。就這樣,我的心性提高了,就在神韻第三次抵達那個城市,同時也是法國最後一站時,就能夠穩住心,毫無壓力的順利完成工作了。

三、堅持向中國人講真相,協調力量大

與神韻同行的時光很寶貴,也意識到有很多事情是要自己去做,而不是要求其他人去做。

由於巴黎是歐洲華人最多的城市,所以我想在唐人街做一個真相點,而且親力親為,不依賴其他同修。因此,雖然法國的行政手續複雜,但我還是自己找了地點,辦理好行政手續,並向學員借橫幅和真相材料。

第一次來唐人街講真相時,只有我一個人來,一開始我有點生氣與不滿,但現在我可以看到那些消極的想法並擺脫它們。其實每個人都很忙,都有自己講真相的項目,所以如果自己認為重要,那我就得自己去做,不應該依賴任何人。

於是我在唐人街這個非常「親近中國」的街道上,自己豎起了橫幅,分發了材料。無論他們的態度如何,我都保持微笑和友好。最後效果非常好,很快我就把真相報紙都發完了。我也注意到很多中國人在閱讀和拍攝天安門自焚真相,還有人主動找我拿《九評》。

當我與同修分享這個經驗後,接下來就有大約十幾位學員和我一起出來了。這些同修中有些是出於對我安全的擔憂,因為那條街道很多親共人士。我對同修的關懷和整體的協調感到非常觸動,我們發放很多資料,買來的資料都還不夠發,而且同意三退的中國人很多。的確,當思想放開,並能堅持自己的路時,人們就會來支持,並且效果非常好。

還有一次是今年在波蘭華沙舉行的歐洲法會。來這裡之前,我對這座城市做了一些調查,得知附近有一個批發市場,常常會有很多中國人在那邊,所以我便打算自己在這裡分發大紀元。

起初,大約有四、五位學員加入分發資料的行列,但因唐人街離市中心很遠,我們必須在清晨行動,才能再準時回到遊行活動的隊伍中。最後大家漸漸拒絕了,到了前一天晚上,就再也沒有人想去了。

我很氣餒,問自己是否還要去,當時沒人開車了,得花費近四個小時的時間搭乘大眾運輸。那天晚上我感到疲倦,因為回來的時間很晚了,而且天空還在下雨,想到隔天必須早起,還要在公共汽車和火車上帶著很重的真相材料。如果我發誓要救度那裡的眾生,但卻因一些困難而不做了,那裡的眾生怎麼看,神怎麼看?

最後我決定,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要去。當做出這個決定時,一位學員便同意開車送我去那裡,第二天早上,又有三個大法弟子也答應了。我很感動,也意識到發生的一切都是考驗,正因為能夠保持堅定的心態,所以師父就給我們最好的安排。

我們很快走完超過三棟的市場,順利分發了所有的真相材料,甚至我們也及時趕回了遊行隊伍。很多中國人一收到真相就馬上看,有一位女孩收到報紙時非常高興和感激,她說,很多年前有一個中國人分發過這個材料,可現在沒有了,但她一直想要看大紀元。

現在回想自己走過的路,也很驚訝當時的正念。或許是因為有救度眾生的誓約,而且能夠堅定,所以師父安排了一切,這確實讓我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四、找回修煉狀態

在個人修煉和講真相工作之間,我總是很難取得平衡。當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這個心很難平靜下來,便會影響學法。

還記的第一次在新加坡拿起《轉法輪》這本書時,是多麼的珍惜,把《轉法輪》擁抱在懷裡。得到大法對我來說就像一把金鑰匙,不在洪流中迷失方向,至今也仍記的得法初期的種種喜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想法卻逐漸消失,不再感到熱情。

最近,我獲得台灣的政府獎學金來台學中文。我一直想要把中文學好,謝謝慈悲的師父安排這個機會,同時也讓我在個人修煉中提高。

台灣同修十分熱情,給我很大的幫助。當參加集體煉功和集體學法的時候,能感覺自己被一個很強大、又很純淨的能量場包圍著,有一種被提升的感覺。雖然我中文不是很好,但在這樣的環境中,又能夠領悟到一些新的法理。當集體發正念時,感覺自己和神體合一,高大的坐在那,消除底下的邪惡。我的中文快速進步著,若不是在台灣,一定要用很多年才能進步。這段寶貴的時間,對修煉有很大的幫助,我想也是未來修煉之路的基礎。

回首走過的路,看到師父總在我身邊,不斷給予弟子所需的一切。寫這篇心得體會時,有時都會掉淚,回想每當犯錯之時、沮喪低落之時,師父總是開創更多的機會,在細膩的安排中讓我去克服,讓我持續走在修煉的大道上。

有一次學法學到《洪吟六》時:「度人度己圓滿還 幾人能行幾人空談」[4]。

我心頭一震。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自己的誓約與使命,還是只是在空談,我要在修煉的道路上努力,不再讓師父操心。真心希望有朝一日能雙手合十站在師父面前,告訴師父:弟子完成了在人間的使命。

以上僅為個人層次理解,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出。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六》〈度人度己難〉

(二零二二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選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