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鬥」心,清除共產邪靈的場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4月21日】

《九評共產黨》我只是粗略翻了一遍,沒有靜心去看,覺得太長,費時間,不如多學學法。同時覺得自己認識很清了,不用費那麼多時間去看。不就是共產黨的邪教本質嗎?但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體會,覺得自己不對,我都不想看,帶著這種心把《九評》送給世人,那世人也會覺得太長了不願意看啊。所以決定靜下心來,認真讀一遍《九評》。

【九評之一】才看了兩頁,我就覺得不一樣了。我一下子明白看《九評》就是在清除自己頭腦中的邪靈毒素,不只是表面上認識它的罪惡,認識它的真面目。《xx黨宣言》公開承認:「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得到。」暴力,是xx黨取得政權的手段,也是最主要的手段。世界上第一個xx黨蘇俄xx黨,是在對「階級敵人」實行暴力中產生的,之後則在對自己人的暴力中維持存在。反思中國歷史,我一下子認清了:中國xx黨不但依靠暴力奪取政權,又是依靠暴力維持政權,說白了就是暴力統治。

中共邪黨把物種競爭這種進化論假說,推演到社會進化中的階級鬥爭,認為階級鬥爭是社會發展進步的唯一動力。我忽然明白,中國人長期受黨文化的毒害,這種「鬥」已經潛移默化的腐蝕了每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中國人,弱肉強食成了多少人生存的理念。什麼樣的環境造就什麼樣的人,生活在其中的人,觀念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轉變,競爭意識、鬥爭意識漸漸主導了人的思想。在競爭機制的推動下,各自為達到目地而不擇手段。人騙我,我騙人;你搞我,我搞你,明爭暗鬥,比比皆是。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推進到「人不犯我,我也犯人」,由被動而「鬥」推進到主動而「鬥」,你不鬥不行,別人鬥你,逼著你去鬥;你不爭不搶,別人去搶你的,逼著你去爭去鬥去搶。為了不讓你壓倒我,我先搬倒你;不等你治我,我也得先治你,對不起,不然等你治我了再反擊你就晚了,我不給你留機會。個個是對手,「人人為近敵」,甚至是你死我活的爭鬥與較勁。為什麼商場如戰場?為什麼官場如戰場?就是做個小生意,也都在為自己多掙到錢在爭呀、搶好位置呀、竭盡全力的拉顧客呀……在這有形的「鬥」中,根本不覺得在爭鬥,強烈到意識不到它,是無形的。

中國人一鬥起來:「哼,誰怕誰呀」,「你想整我?我還不知道想整誰呢?」潛意識中不就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惡勁兒嗎?不就是共產邪黨宣揚的與天、地、人鬥的惡毒因素嗎?同事間、鄰裡間、上下級間、直至學校裡、家庭裡、甚至夫妻間……這種「鬥」的因素,在當今的中國真是無處不在,到處都是「鬥」的影子,到處都在「鬥」。只不過生活在「鬥」中,習慣了,自然了,不覺得自己是在「鬥」罷了。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沒有出『九評』之前,每一個中國人也都說不清也認不清這個惡黨的,罵它也是在它造的文化之中罵,完全被它毒害得不清醒了……」就這麼嚴重。那我們大法弟子不能不清醒啊,在反對這場鎮壓,在黨文化中培植起來的人心啊,往往也是在黨文化中反迫害,有的帶著強烈的「鬥」心、好像在與邪惡較量一樣,稍不留神,「鬥」心就被激起來了。帶著邪黨教給的「鬥」去鬥邪黨、去剷除邪惡,怎麼是正念呢?本身「鬥」的狀態就是被邪靈操控的狀態,本身「鬥」的狀態不僅清除不了邪惡,反而還滋養、保護了邪惡啊。還覺得自己正念很強啊,怎麼沒有威力呢?邪惡怎麼還能在自己面前猖狂呢?同修們,一定要認清,這種共產邪靈的「鬥」是必須修去的,它是反人類、反宇宙的啊。 這種「鬥」心,就是共產邪靈最好的藏身之處,舊勢力因素迫害你的最大藉口了。

迫害大法、破壞宇宙的邪惡勢力就像蒼蠅、蚊子在害人,就如浴缸裡的蟲子,我們保衛宇宙、清理宇宙中的垃圾,不就是在維護宇宙眾生的生活環境嗎?我們不用惡,只是清除宇宙中那些不該存在的。釋迦牟尼的那個弟子恍然大悟後,去打掃浴缸,他沒有對蟲子的恨、更沒有與蟲子鬥的概念,是吧。

一點個人體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