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清理共產邪靈是當務之急

粒章 (山東臨沂)


【正見網2005年05月04日】

新年前後,師父的經文《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和退團聲明《再轉輪》陸續發表,大法弟子們認真淨心拜讀。從我地區情況看,絕大多數同修能正悟法理,正念正行。首先表現在退黨退團方面,不但自己退出,還說服親戚朋友退出。隨著「九評」的廣泛傳播,和大法弟子們不遺餘力的講真象,退黨問題很快會形成高潮。這是發展的總趨勢,也是天象的變化。

但是,有少數一直表現不精進的同修,雖然表面走了一下退黨退團的形式,卻在心裡對清除共產邪靈的認識上不夠端正,認為過去的黨魁對建國或經濟發展還有一定成績等等,沒有從根本上認清共產邪靈的本質。師父在《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中已經全面、徹底、深刻的闡述了共產邪靈以假惡鬥為特點,反宇宙、反人類的邪惡本質。少數同修還有錯誤認識,究其原因,都是中黨文化的毒素所致。沒從思想上徹底清除黨文化的餘毒。儘管同修們一再幫助,卻提高認識緩慢。

不修煉的常人,從年齡段上看,從六、七歲的兒童到70歲的老人,都不同程度的中了黨文化的流毒。而且有的人中毒很深,送給他「九評」都不敢看。這給我們講清真象帶來了一定的阻力。舉例如下:

我的一個朋友在金融系統工作,60多歲,退休前為中層頭目,月工資一千多元,現工資800多元。幾年來,大法的真象材料我常送他,他基本明白了大法受迫害的真象,而且也懂得了大法的一些內涵。可是前段時間我送「九評」給他,他看了一半,就嚇的不看了。過了幾天我又去他家時,他以恐怖的樣子對我說:「這樣的書籍是反黨材料,要叫政府知道了會坐牢,我們的飯碗就砸了。所以,我沒徵求你的意見,就燒了,請原諒……」我接著便細緻的給他講真象,想使他醒悟,但收效甚微,因為他中邪黨的毒太深。當然我以後打算繼續耐心的給他講真象,啟悟他的佛性。

這幾年在講真象過程中,我發現工人、農民、一般市民、商人對大法真象易接受,理解的好,認識端正。而在黨政、事業單位的人,工資可觀有保證的,為了個人的利益表現出對大法的漠不關心。當然也有表現很好的,甚至積極要學法、煉功的人,也大有人在。但總的情況不如工人、農民。工人、農民相信修煉,信神的多,黨政事業單位信神的底線太低,亦即中黨文化的毒深。另外,惡黨在大陸執政50多年,以教主崇拜、哄騙坑蒙、假惡鬥為特點,用無神論的黨文化,在各個領域、各個方面進行潛移默化的毒害,使百姓不知不覺的中毒,慢慢喪失了警惕,成為黨文化的俘虜。如在文化方面,電影、電視、歌曲、畫刊、文藝、文學、遊戲、報紙、雜誌等,處處標榜一貫「偉光正」。所以,這個邪靈偷偷的捆綁著每個大陸公民的靈魂,這個是應該引起我們高度重視的大問題。

我發現大陸民眾,家庭中掛黨魁像片的很多,著作、書刊等都不少。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也有,不過現在大多數都進行了清理。前幾天我到某大法弟子家中,發現她家掛的各種形像的原黨魁像片,桌子上還供著石膏像。我問何故?她說:「老伴(常人)很崇拜它,儘管看過《九評》,但是還捨不得扔。不過我經常發正念鏟它。」我說:「再細緻點做做你老伴的工作,儘快處理掉為好。因為放在那裡,它就繼續散發著邪氣,干擾我們修煉,同時它也控制常人思想。」

我們不但在思想上要徹底認清共黨邪靈的本質,對其有形的東西也要徹底清理乾淨,才能保證修煉環境的清淨。正如大法中講的那位學員,滿屋都是氣功書,老師的法身走了。他燒的燒、賣的賣,把氣功書清理乾淨後,老師的法身又回來了。在這個問題上,我有個深刻的體會:3月中旬,我和老伴及時的聲明退了黨、團隊組織,接著又清理了各個房間的黨魁著作、照片、詩詞等。經過這一番清理後,我們的修煉環境明顯的清淨了。以前老伴思想業很重,經常心煩意亂,發無名火,找不到原因所在。今天才知道是黨文化的鬥爭哲學作怪。當把這些東西清理後,她的思想清淨了,從此再也不發無名火了。另外,自從大法受到迫害近6年來,我不知什麼時候身上長了很多濕疹(小紅疙瘩),發癢並且幾年不愈。原來認為這是消業形式,後來又認為是舊勢力的迫害,經過多次發正念剷除也沒有效果。記得上幾年《明慧週刊》上報導,有些同修也有這種病業的現象。就在這次清理邪靈的壞東西後,我的濕疹也消失了。這才悟到是共產邪靈在我的體內作怪。可見清理共產邪靈是何等的重要。我們不但思想上要認清共產邪靈的邪惡本性,在有形的東西上必須徹底清理乾淨,也是我們的當務之急。向世人講清共產邪靈的邪惡本性的同時,也啟發民眾行動起來,來個全國大掃除,把共產邪靈的邪惡因素全部徹底從中原除根。

以上認識,凡不當處,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