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相似還是重演

石空


【正見網2008年06月04日】

汶川地震,人命財產損失巨大的消息從四面八方湧來;死亡人數還在上升,5月12日四川地震局第六次新聞發布會披露,地震已造成8533人死亡;到北京5月21日民政部報告,四川汶川8級地震一造成41353人遇難,274683人受傷,累計失蹤 32666人。這些數字是如此的冰冷,讓人體會到的是驚心動魄而又悲痛入骨,隨電視網絡而來的高達7000餘所學校倒塌,大量中小學生枕藉慘死的畫面在腦海揮之不去,不斷敲擊心房,地震十多天,心靈的重擊似乎在悠遠的宇宙傳來迴響,你聽,清晰可聞,那是歷史的回聲--唐山。

時間象流星一樣從天空讓人可望而不可及地滑過;可是,這兩個時間無論是從天空還是地上都似乎凝固,人們不得不記錄它們精確到分到秒:北京時間1976年7月28日03時42分--河北・唐山,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汶川。唐山的那一天發生了強度是梨克特製7.9級地震,震央烈度XI度,震源深度23公裡,有感範圍廣達14 個省、市、自治區。其中北京天津受到嚴重波及,造成了24萬人的死亡,16萬人的重傷,導致一座重工業城市在瞬間夷為平地,傷亡數據一直保密到1979年11月17日- 22日在大連召開全國地震會商會議暨中國地震學會成立大會才報導出來。32年不到的時間過去了,歷史幾乎相同的一幕在四川・汶川重演。

這一幕不僅僅是地震這一鐵的事實有著相似,而且中國鬼魅的政治氣氛也驚人的相似。1976年,共產黨發動的旨在徹底鎮壓中國知識分子,給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文化大革命」已經持續十年,而為了鎮壓抗議中共「文革」禍國殃民的大眾,1976年的4月5日中共調動北京廠礦工人民兵,暴力鎮壓正在天安門廣場抗議的人群,繼而發動新一輪的中共內鬥「反擊右傾翻案風」。2008年。中共為了延續它的利益集團統治,剷除異己,鎮壓民主運動,從1989年6月4日對北京學生市民的血腥屠殺已19年,以及對國內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也持續9年;而不顧中國尚有大量民眾赤貧的現狀,耗資數百億人民幣粉飾太平的奧運會正如火如荼風卷大地。而如同1976年四月五日的人民反抗中共「文革」禍國事件一樣,以藏人要求尊重宗教自由,大陸普通民眾為保護房產土地的維權運動,各個階層的民主改革訴求等等,讓中共甚為榮耀的全球奧運會火炬傳遞倍感尷尬。於是1976年的四五運動再一次重現在倫敦、巴黎、首爾;中共調動了它的國際「紅衛兵」,在別國的首善之地,對抗議者大打出手,各種暴力動作毫無遮蔽的暴露到了世界各國的面前,五千年中華禮儀之邦的美德,丟到太平洋打水瓢去了。

同樣驚人相似還有隱瞞地震預報:「震撼世界的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了。」唐山作家張慶洲經過長時間調查,向世人披露了這一令人震驚的消息。2005年5月,《報告文學》雜誌社推出張慶洲的長篇調查《唐山警世錄》,揭開了鮮為人知的一幕又一幕…… ,如此重大的損失,如此深重的災難,是什麼原因要掩蓋?而且在三十年後才能披露。1977年2月25日調查組與國家地震局聯合提出了《關於唐山地震未能預報的原因的報告》。報告的結論是: 「唐山地震未能預報,是『四人幫』推行反革命路線干擾和破壞所造成的惡果。」 今天對比「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 和「唐山地震未能預報」,只能得出共產黨內鬥置人民於水火而不顧的結論。

汶川地震有預報嗎? 我們看看這段CCTV9台的新聞:主持人楊瑞說,我們現在聯線一位權威人物就此發表意見,他是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顧問陳一文先生。於是陳一文通過電話用英語回答:中國地震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從2006年三年來,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經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特別是2008年5月3 日,陳一文親手又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據陳一文所知,還有其他人也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預測。但是,這些嚴肅科學的預報一再泥牛入海無回音。另一則新華網甘肅頻道的新聞更是鐵一般的事實:《陸浩說甘肅地震局對汶川地震做過預測報告》(新華網甘肅頻道。該文已被刪除),原文中有這樣一句話:「他(編者註:指省委書記陸浩)說,省地震局……,在四川汶川8.0級地震的震前、震後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對這次地震的趨勢做過預測,並向省委、省政府做過報告……」之後這篇報告被刪除;但卻慢了一拍, 被人立檔存照了,讓掩蓋事實的企圖昭然若揭。

無獨有偶, 「當年唐山地震死了24萬多人,距唐山115公裡的河北省青龍縣縣城,卻無一人傷亡。當時,國家地震局以汪成民為代表的一批科技人員,堅持認為大震將近,但他們的意見沒有得到重視,也沒有為局領導所接受。在這種情況下,汪成民做了一次『越軌』行為──在全國地震群測群防工作經驗交流會的晚間座談上,把『7 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灤縣一帶可能發生五級以上地震』的震情捅了出去。青龍縣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聽了通報,從唐山火速趕回縣裡。7月24日,青龍縣縣長冉廣歧頂著風險,向全縣預告災情。7月25日,青龍縣向縣三級幹部八百多人作了震情報告,要求必須在26日之前將震情通知每一個人。當晚,近百名幹部十萬火急地奔向各自所在的公社。青龍縣的人幾乎全被趕到室外生活。」(《真相終見天日》)

甘肅-青龍縣,同樣的事實,如果不是故意偏見而視而不見,便是墮落如動物而失去從災難之中學習逃生的技能,不,動物都不如,動物都有求生的本能。驚人的人禍一再重演,中國人,你一定要等到災難再一次降臨到你和你的親人的身上才知道哭天喊地嗎? 可又有什麼用了。想一想地震中失去獨生子女的父母,想一想失去父母的孩子,想一想即使活下來從此殘疾的人們,想一想從唐山到汶川,從甘肅到青龍縣。

從前的「文化大革命」, 今天的「奧運會」;從前的「四五天安門事件」;今天的「藏人抗議奧運火炬傳遞」;從前的唐山大地震,今天的汶川地震,從前的「青龍縣」從唐山大地震中幾乎無一人傷亡,今天的甘肅「在四川汶川8.0級地震的震前、震後做了大量的工作」, 一一對應。還要人教你一加一等於二嗎?

當年借日本入侵中華的而發展起來的中共,有著發國難財優良傳統; 唐山地震之後,自然沒有可能團結抗災,於是毛澤東的繼承人和接班人鬥得死去活來,不是進了監獄,就是下台。今天,中共又挑動華人鬥華人,唆使部分海外華人攻擊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法輪功學員出於民族大義揭露了中共隱瞞不報汶川地震預報,豆腐渣校舍害死兒童學生無數的事實,揭露了汶川地震是人禍而非天災。於是被識破騙術的中共,惱羞成怒;公然把文革的全套武鬥由中領館的領事帶到紐約法拉盛的街頭,結果卻是不一樣的:文革中武鬥的「紅衛兵」可以在中共的袒護下永不為自己的暴行懺悔,紐約鬧事者卻被紐約警察一一抓獲。

上世紀二十年代的一段話,今天讀起來仍有現實意義:「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 今天的中國就是這鐵屋子,在四九年以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和人禍中,無數的國人已經「悶死了」。

所幸有佛國的巧安排,不至於讓國人都悶死,海外法輪功學員在這鐵屋子外奮力敲打,希望能喚醒屋子裡沉睡的人們。畢竟時代不同,鐵屋子外又有幫忙的人,如果鐵屋子裡的人醒來,內外合力,打破鐵屋子鐵屋子還是有希望的,希望不是在於將來,希望就在今天。但是如果海外華人有和「鐵屋子」沆瀣一氣,以為自己逃出來就可以不辨別善惡,那是真正可悲的幸災樂禍。

人民不再沉默。看,5月26日,綿竹市127名遇難小學生家長組隊上訪,控訴官商勾結的豆腐渣校舍讓127條花朵般鮮活的學生生命,轉瞬間逝去;5月21日下午,羅江縣成千上萬憤怒的群眾包圍侵吞賑災物資貪官和處藏贓物的商店,「順民」終於發怒;隨後羅江縣說查處了所謂的貪官,但我們相信羅江縣的百姓一定會問:所謂的貪官並非賑災物資的管理者,贓物從何而來?類似的情況還有多少?這一次看到四九年以後中國的一場又一場的人禍而覺醒的人們,恐怕不是幾個「替死鬼」就可以打發的。

沒有,還沒有完,唐山地震之後的中國出現了巨變,十年禍國殃民文革的發起人毛澤東在隨後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即使不願意見上帝,也還是不得不見馬克思去了;史無前例的「文革」結束了。中國迎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 但是,國家既改革了,又開放了,可是為什麼汶川之禍仍然不可避免? 唐山之難又一次重演? 其實「改革」不過是改造了「鐵屋子」, 舊的「鐵屋子」腐朽了,在覺醒人們的敲打中要分崩離析了,新建的是「防彈玻璃」屋,是高科技產品,君不見英特網上內容被過濾,電子郵件被掃描,海外電話被竊聽。變化的是屋子的建材,不變的仍然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屋子。

可以預見的是汶川地震之後中國也必將巨變,而這場巨變將跳出歷史的巢臼,人們唾棄「鐵屋子」,更唾棄「鐵屋子」的主人--中共,這個全新的時代將是沒有共產黨的時代。從這時代的第一天開始,將祛除貪官,還人民以公正,祛除暴政,還人民以民主,祛除迫害,還人民以信仰自由,讓發生在唐山汶川這樣的人禍災難,在中華大地從此消失。

歷史有相似,但決不會重演。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