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好自己的點滴體會

比利時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12月07日】

二零零七年底,我投入到神韻演出在比利時的推動賣票活動中。那真是一段難忘的修煉歷程。我體會到,要做好神韻的賣票工作,一個是要去掉自己的執著心,再一個就是對神韻演出意義要有深刻的理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以一顆純淨的心把晚會介紹給世人,我們說出的話才更有力量。

在這方面,我深有感觸。第一次推票時我感到很忐忑不安,因為眾人都盯著我們三個穿仙女服的姑娘看,這使我頓時產生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一方面來說,我不想與眾不同;另外,自己有怕心,很害怕見到熟人看到我穿的如此特殊。當時腦子裡什麼都想,完全不能靜下來把晚會的信息告訴給世人。對比一下,我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在紐約參與賣票時,這種不安的心理表現的還沒有如此強烈,那個時候也沒有意識到我在這方面的人心這麼強;因為在那裡仙女到處都是,自己也就感覺不到那麼與眾不同了。這使我悟到:我們心裡埋藏的執著心,無論它是大還是小,遲早都會通過一定的方式暴露出來,從而讓我們去掉它。

回家後,我對自己白天的表現感到很後悔。我意識到要想做好晚會的賣票工作,首先應該去的就是人心。我讀了師父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人從劇場出來,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變,對法輪功的態度都變了。人的念頭一動,那就決定了他的留和不留。」

師父的這段話在我腦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我一下子意識到了演出的重要性。我問自己,「正法進程這麼快,還有多少時間、多少機會能留給眾生去選擇自己的未來啊?還有多少機會留給我們大法弟子去修好自己呢?」

當我牢記神韻晚會對眾生得救起著多麼重要的作用後,當我真正把賣票活動當成是修煉的一部份後,我懂得了去珍惜來到自己眼前的每一次機會。從此以後,無論天氣有多麼的惡劣,我都不會退縮。有好幾次,我覺的自己完全被大法弟子所應有的那種慈悲心所包圍著,看著路過的行人,我幾乎要流出眼淚,心裡一直在對他們說:「這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救你們啊,你們不能失去這難得的時機,未來是由大法創造的,如果你們現在不抓住時機了解真相,你們怎能進入未來?」我開始把神韻演出介紹給他們;很多人變的開始感興趣;人們也在詳細的詢問晚會的信息。

記得有一次,我們在布魯塞爾發有關介紹晚會的傳單;當時沒有申請許可,但我們幾個人都覺的警察應該不會阻攔我們。那條街上人很多,六、七名警察要經常經過那裡巡視治安狀況。有一次,一名警察突然在我的面前停住了,我先是一愣,但馬上告訴自己:我們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他不能干擾我們。這名警察微笑著對我說:「我能拿一張傳單看嗎?」我聽了很興奮、又很吃驚。我當時就在想:「是我的錯;他先前從我身邊經過那麼多次,我都沒有把傳單給他,而是把他同其他行人分別對待。其實警察也只不過就是一個職務而已,他也要被救度。師父讓我們做的不就是把機會帶給每個人嗎?由於我後天養成的見到警察就怕的觀念,差一點兒使這位警察錯過這個機會。」我意識到自己在這方面必須得改,把每個人都等同對待,不論他們是來自什麼階層,都要把機會帶給他們。

整個賣票過程除了讓我去掉骨子裡所有的那種為私為我的因素外,讓我體驗更多的就是賣票過程中所體現的整體的力量。當我看到同修不辭辛苦,長期堅持半夜把我們從劇院送回家,當我看到同修們坐在一起發正念剷除邪惡的干擾時,當我看到每個大法弟子都在為神韻演出而自願付出時,我感覺到是法的力量使大家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而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形成這個無私無我的整體。

有好幾次深夜,我在忙著做神韻報導的翻譯,突然感覺到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在鼓勵我做好。我知道我應該抓住更多的機會讓人們了解晚會信息。比如,在坐火車時,我隨時都可以遇到有緣人。

幾個月前,我參加了二零零九年神韻在比利時演出的賣票活動,無意中我遇到了二位去年經我介紹去看演出的女士。他們見到我非常興奮的說:「演出太美了,太美了。明年他們來演出的話,我們還要去。」我找不出恰當的詞兒來形容他們的面部表情。我可以強烈的感覺到,她們那種興奮感不僅僅是由於看到了神韻演出的美而發出的,而是她們生命覺醒的那面知道自己已經得救後的喜悅感。我真的為她們高興。

下面我還想利用一點時間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最近經歷的一次考驗。由於時間關係,我在這裡不詳細描述事件發生的經過。但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我的思想在整個事件發生過程中的轉變,以及這次考驗對我近期修煉狀態的影響。

很長時間以來,我一直沒有重視學法,導致的結果就是人心很強。最近的一次考驗給了我一次深刻的教訓。

九月份,我在辦理比利時簽證時要向市政廳出示醫療健康證明,接到通知讓我去醫院做體檢後,我忐忑不安。當時人心馬上就冒出來了,心想:如果修煉前的肺病和肝病還在的話,那豈不是不能得到簽證了?更糟糕的是,當時身體上出現的那種極其虛弱的假相,加劇了我這種怕心。我甚至向幾位其它國家的同事詢問他們體檢的情況。所有人的回答都是很簡單,醫生只是問了問,做細緻檢查。我於是帶了一顆怕心去了醫院。使我出乎意料的是醫生讓我做全面檢查。我立刻意識到我之所以遇到比常人還要多的麻煩是因為我的心不正,沒有把自己當成是大法弟子,沒有把這當成是一次信師信法的考驗。使得邪惡抓住漏洞不斷往我的腦子中灌輸壞思想,讓我不斷的想「我這個病還有,我過不了關」。

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不應該這麼想,應該用正念去抵制這種不好的思想。一連幾天,我一直在跟自己的這些思想做鬥爭,擔心它會越積越厚,結果這種擔心又使我無意中產生了新的怕心。這種無休止的鬥爭使我感覺到筋疲力盡,而且我的身份有效期馬上就到了。

就在這關鍵時刻,同修們從法理上幫助我提高,並且強調了學法的重要性。我意識到:正念是從法中而來,信師信法的程度也是在對法的理解後建立起來的。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什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

師父的法,同修的鼓勵,使我的思想徹底的改變了。清醒的認識到這些不好的思想不是我。在我時刻注意把這些壞思想和真正分開自我之後,在強大了正念的支持下,我的心能夠平靜下來,怕心也頓時消失了。在我歸正思想後的第二天,也就是我的身份有效期的最後一天,我去做體檢,一切順利,結果正常。隨後我順利的辦理了相應手續。

在此過程中,我感受到了法的力量,師父的慈悲。同時同修們的關心幫助使我更體會到了整體的力量。

這使我更加珍惜現有的修煉環境。我體悟到了學法、煉功、發正念的重要性。從那以後,我堅持每天晚上和早上的全球發正念,以及煉功,學法。我開始把師父的講法從最早期的一篇一篇的讀。師父也讓我看到了很多的法理。雖然每天睡的少,但是我感覺到精力充沛,自己的正念也加強了不少。我為自己以前沒能珍惜這部偉大的法而感到遺憾。我經常對師父說:師父,弟子要跟您回家,我不要呆在這裡,這裡不是我的家,弟子一定會精進的走好修煉的路。

以上是我修煉的點滴體會,不當之處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