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清除思想中一切不好的物質

翠翠


【正見網2009年01月30日】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喜得大法的。在得法前渾身是病,如膽結石、婦科病、牙疼、三叉神經疼、血管性頭疼、腳氣等。由於常年吃藥把胃也損壞了,胃也經常不舒服。

得法一星期後,師父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三叉神經疼的滋味簡直無法形容。可我學了一下午《轉法輪》這本書後,晚上就不太疼了。由於自己在沒得法前對修煉、修佛修道一無所知,頭腦一片空白。人的觀念,人的思維這些變異的物質太多了。對法的理解也沒那麼深刻。開始過心性關時過的跟頭把式的。經過學法終於悟到這是讓我去掉不好的物質的時候了,讓自己的思想境界上一個台階,修煉的層次也在同時提高。再過心性關時雖然心很難受但儘量排斥它、不要它。心裡想那不是我,背《論語》、背經文、背《洪吟》,由於正念足心裡好受多了,同時感覺到心胸是那麼的寬大,生活是那麼的美好,無法用語言表達當時的心情,真正認識到了大法的內涵是那麼的洪大。從那以後更加努力學法、煉功。在以後身體出現的發燒、拉肚子、急性胃炎,牙疼中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都闖過來了。每次都是背《論語》、背經文、背《洪吟》,背著背著就睡著了,睡醒一覺起來再煉功什麼病都沒有了,完全康復了。

我十年來一粒藥沒吃過,身體非常健康,什麼病都沒有,隨著對法理的認識不斷提高,我深刻認識到,每到各種不好的心、念頭冒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徹底的把它剷除掉,解體它,把它解體在萌芽之中,別讓它形成氣候。再過心性關就不那麼艱難了。

九九年七二零後,就是在社會上、家庭中那麼大的壓力下也沒有放棄修煉。心想好不容易得大法了能隨便放棄嗎?決不可能。就給領導及同事講我煉功後身體的變化,大法的美好。師父多次在講法中讓弟子一定要多學法,多學法。所以有時間就學法,走路背《論語》,經文、《洪吟》。睡覺前也背。後來師父讓發正念,除了定點發正念以外,走到哪裡就發到哪裡。師父讓講真相。勸三退,我能講就講,不能講就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救度他們,讓他們三退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連擦肩而過,相見一面這樣的緣分也不錯過,也給他發正念,為以後同修給他們講真相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十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斷的點悟下,闖過了一關又一關,一難又一難,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感謝師父、感謝大法。今後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

通過看明慧週刊,正見週刊,使我們對法理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也吸取了同修的不少經驗和教訓,讓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少走了很多彎路。在這裡感謝明慧週刊、正見週刊。

我還想談一下對夫妻生活的感悟。這個問題對於我們來說,既難於啟齒又必須面對。所以處理不好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特別是家人(不是煉功人)的不理解,甚至對大法、對師父產生不敬的想法和怨恨。我想既不能拒絕又不能順從。師父在《轉法輪》裡說:「但是一般情況下,你能夠起到這樣一種制約作用。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保持和諧的生活。」我認為這個問題對修煉人來說,既嚴肅又是很認真的。我是這樣做的,當對方提出這方面的要求時首先清除自己空間場的色魔、性慾望、名、利、情各種不好的物質,再清除他的空間場的這些變異的物質。然後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他的慾望。無形中夫妻也和睦了。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和感悟,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