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正氣:「臣如狗,一定要為百姓堅持咬賊」!

曾敬賢


【正見網2019年09月19日】

一、姚忠肅巧斷案外案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年,姚忠肅公,任遼東按察使。武平縣(今內蒙古寧城西)百姓劉義,控告他的嫂子,和其私通者,合謀殺死了劉的哥哥劉成。縣尹丁欽,因為劉成的屍體沒有傷痕而憂慮,吃不下東西。其妻韓氏詢問丁欽,丁欽說出了憂懣不食的緣故。韓氏說:「恐怕死者的頭頂囟門處,有釘子,塗抹掩蓋了傷跡。」檢驗後,果然如此。訴訟完畢後,呈交上級定罪。姚忠肅召見丁欽,詳細詢問了這個案件,於是丁欽就誇起了他的妻子,是如何的有才能。姚忠肅聽後,問道:「你的妻子嫁你時是處女嗎?」丁答:「是二婚。」於是姚忠肅令人打開丁欽老婆的前夫棺材,其被害處和劉成一模一樣,當即定了丁欽老婆的罪,把她處死。丁欽也驚嚇而死。

當時,人們都把姚公,比作宋代的包孝肅公包拯。
                                   
二、聶以道審案精細公正

聶以道任江右邑宰(相當於縣令)時,有一個村夫,早晨出門賣菜,拾到至元鈔十五錠。回到家送給老母,老母很生氣地說:「不會是你偷來的,反而騙我吧?即使有人丟失,也不過三兩錠罷了,哪有丟一束的道理?況且我家未曾有過這些東西,可能會馬上招來災禍。應該急速送還,不要連累我啦!」她再三說,兒子就是不聽。老母說:「一定要送還,不然我就告到官府。」兒子說:「撿來的東西,送還給誰呀?」老母說:「只要在拾得之處等候,定會有失主來取。」

於是,兒子依從老母帶鈔前往。不久,果然見到一個尋鈔者。鄉村之人,本來就質樸,竟然不問其丟的錢數,就送給了他。旁觀者讓尋鈔的拿出一些賞給村夫,那人說:「我丟的銀鈔原本三十錠,現在才一半,怎麼可以賞他呢?」眾人爭鬧不止,相持到公堂上。聶以道推問村夫,其言辭誠實,又暗中喚來其老母細問之,與其子的言語吻合。於是,令二人各具文狀:失者確實丟三十錠,拾到者確實拾到十五錠。之後,聶以道對失者說:「這不是你的銀鈔,一定是天賜賢母以養老的。如果是三十錠,則是你的,你可以自行到別處尋找去吧!」

於是,便把十五錠銀鈔,交給村夫母子。聞者都說:「聶以道長官,審案精細公正!」無不稱快。
                         
三、耶律楚材以實物勸戒酒

元太宗窩闊台,平常特別喜好飲酒,到了晚年,喝得更厲害,每天與大臣們酣飲。耶律楚材,多次勸他,也不肯聽從。有一天,耶律楚材捧著酒槽的金口,覲見元太宗說:「這是金制的,被酒所腐蝕,尚致如此殘缺!何況人的五臟,能不被酒所損傷嗎?」

元太宗聽後,細看,心有所感。便賞賜給他金銀玉帛。又告誡左右,以後飲酒,至多只三盅就停止。
                                 
四、「臣如狗,一定要為百姓堅持咬賊」!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四年,桑哥(人名)任尚書丞相,專權擅政,欺壓百姓,收受賄賂,無所顧忌。中書平章武寧正獻王徹里,當時擔任利用監(官職名),獨自奮然在世祖面前,數豁其奸贓。世祖大怒,以為他(徹里)有意中傷大臣,令左右打其嘴巴,徹里仍辯解不止,說:「臣早已深深地考慮過了。國家設置臣子,如同人家養狗一樣。假如有賊來,而狗叫,主人剛開始沒看到賊,便用棍子打狗,於是狗就不叫了,這難道是主人忠實的狗嗎?臣如狗,一定要為百姓堅持咬賊!」元世祖聽後大悟,立即逮捕桑哥,經過察核屬實,沒收其家財,並沒收其家屬為奴。第二天,升徹里為御史中丞。
                             
五、司馬明里善諫

御史大夫也先貼木兒,和夫人不和,已有幾年了。翰林學士承旨阿目茄八刺死了,貼木兒派司馬明里,代他前往弔唁。回來後,貼木兒問他所見到的情況。司馬明里說:我見到:戴罟罟冠(古代蒙古和元朝上層婦女,戴的一種高冠)的娘子,共有十五人。她們都忙於爭家產,沒有一點哀痛悲戚之情。只有正室夫人,坐守在靈幃前,痛哭不止。

貼木兒聽後,默不作聲,當天夜裡,便和夫人,同寢一室,歡愛如初。
                            
六、盧摯座右銘

韓林學士盧摯,字處道,號疏齋。汲郡(今北京附近)人。他的座右銘是大寫的一個「天」字,其下細注六個小字,是:「有記性,不急性。」這大概是,盧摯平時心胸狹窄,又性急。他特地寫個「天」,勉勵自己:要像上天一樣:胸懷寬廣,記住切莫性急。
                                
七、曹鑒還金

曹鑒,字克明,號以齋,宛平(今屬北京豐臺)人。任湖廣行省員外郎時,麻陽主簿顧淵白,向他致信問候,並寄來一包辰砂。他當時沒來得及打開看看,就隨手放入篋笥(藏物之竹器)之中。

後來有個憲官來訪,談論到制火藥苦於無質量好的辰砂時,曹鑒這才想起來,說:「我有一個老朋友,曾經送給我辰砂,我現在就奉送給你。」

等到取來打開看時,發現有三兩砂金,夾雜其中。

曹鑒驚嘆道:「顧淵白把我當成了什麼人了?」當時顧淵白已經過世。於是,曹鑒叫來顧的兒子,歸還了那三兩砂金。
                                     
八、沈仲悅不娶故人女

沈仲悅是姑蘇人,年已四十,未有兒子。他的妻子鄒氏,趁他外出的時候,為他選了一個美貌的小妾。等到他回來時,命小妾出來拜見,侍候他睡覺。仲悅問她的鄉籍、祖父和她的來歷。剛開始那小妾不肯說,再三詢問後,她才哭著說:「妾是范復初的女兒,因父親去世,家境貧困,老母把我賣到這裡。」

仲悅聽說後,潸然淚下,於是對妻子說道:「這個女子的父親,是吳中的名士,是我過去的朋友,豈可做我的妾?應當看成我的女兒。」當即找到她的母親,讓她選擇佳婿,仲悅為其準備嫁妝。

鄰里人,都稱讚沈仲悅。

(以上均據元代陶宗儀《南村輟耕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