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訴江受阻被抓的一點認識及做法



【正見網2015年12月11日】

一、訴江是正法進程的體現

訴江通知下來以後,同修們坐在一起從法上交流認識,邪惡因素在另外空間被大面積清除,世間那些邪惡的壞人已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那些曾經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紛紛遭報,而且級別越來越高,世間的表面,目前直指“大老虎”――江澤民。江澤民與中共沆瀣一氣迫害法輪功已十七年的時間了,給中華民族拖向罪惡的深淵,也將全人類推向了危險的邊緣,在此時起訴江澤民,順天意合民心,也是在匡扶世間正義。

二、擺正訴江基點,配合正法的需要

大法弟子訴江意義重大。個人理解,從洪觀的角度講,訴江是在清除宇宙中惡的敗壞的因素,當然也包括舊勢力;從世間的角度講,善惡有報是天理,這也是江魔惡報來臨的時候,也是正法在世間的一種表現形式,同時利用訴江這件事情,更廣泛的接觸社會上的人去講清真相,尤其那些受害較嚴重的世人,特別是公檢法系統裡面的人。

我於5月28日向郵局投遞了訴江狀,次日九點多收到最高檢的妥投簡訊息回復,那一刻,我的心特敞亮,就像久遠的塵封的大門被從新打開了一樣,我在心裡默默的跟師父說:弟子做了我應該做的事!

在隨後的日子裡,我跟幾個同修到各鄉鎮,包括外地跟同修交流訴江的認識,同時也告訴同修一定要心性到位、不可強為。很快同修們拿起了手中的筆紛紛寫訴狀寄往兩高,很快得到了兩高的妥投信息回復。

三、訴江受阻,向內找因

我們所處的地區屬直轄市下屬的一個區,據我所知,在周邊的縣市我地同修訴江的起步是走在前列的,訴江的人數也是比較多的,明慧網最早刊登了幾批我地區的訴江信息。

正當大法弟子如火如荼的郵寄訴狀時,本區郵局於6月15日突然中止郵寄訴江業務,有幾個同修拿著訴江信找到郵局工作人員,給他們講了基本真相,問他們為什麼不給郵,他們說上邊有規定,再進一步的問,他們便蠻橫的說:你們去問公安局。

在這期間,有幾個大法弟子給郵局工作人員及相關領導講真相:郵局是無權中止郵寄業務的,你們是在犯法。並講了大法弟子為什麼訴江及大法基本真相。同時,我們及時搜集郵局工作人員的具體信息上網曝光,國外的真相電話也象雨點一樣密集的打過來。再過幾天我們得知,郵局把超過三十份積壓在郵局的訴江信轉交給了當地公安局,更為卑劣的是,從16日以後有大法弟子繼續上郵局投遞訴江信,表面他們也收,實則卻在積存、不往外寄,秘密的將這些信件轉給了區公安局。6月25日,市公安局相關部門、區公安局、610、國保及各片派出所按圖索驥,瘋狂騷擾抓捕十多名訴江的大法弟子,據說此次抓捕行動得到了某某常委的大力支持。

針對這種情況,我地協調同修組織了一個由近三十人組成的交流會,切磋會上我們找到了很多不純的人心,現歸納如下:不寫訴江信就圓滿不了;大幫哄的現象,看別人寫自己就寫,而不是從法理上認識到訴江的意義;有的同修還讓帶修不修的家人也訴江,(有些本人不同意)怕自己的家人毀在人中圓滿不了;還有走捷徑的心,不管以前做的怎麼樣,只要這次寫了,就能跟師父回家……

當同修們找出這些人心時,回去以後跟同修們廣泛的交流,修煉是嚴肅的,絕不能帶著任何人心訴江。

四、面對持續抓捕,由無可奈何到主動出擊

我地區五月份訴江到現在已有近四十人被抓,大部分被刑拘、拘留;還有當時從派出所出來的(多數因身體原因);還有被勒索罰款;現在一大法弟子正面臨判刑,眾多的大法弟子被騷擾(大多數不在家,免於被劫持)。

自從本地610主任、國保大隊長上任兩年以來,他們與區公安局、政法委、各派出所沆瀣一氣,持續不斷的騷擾抓捕大法弟子,甚至在集市、各小區擺放、播放污衊大法的圖片、視頻,還編排污衊大法的節目,最邪惡的是把師父的法身像擺放在集市上進行誹謗。

修煉的最後應該是更加精進才對,可我地有些同修,當然包括我自己在內,卻放鬆了精進的意志,安逸之心也隨之而起,再加上其它的一些人心,這應該說是造成邪惡瘋狂迫害的一個藉口,也就是主因。即便如此,我們也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因為修煉就是在不斷的跌跌撞撞中走過來的。

這些年來,本地大法弟子給他們發了一批又一批的信件、簡訊、彩信,有的同修還把寫好的信送到他們家門口,甚至這些610頭子的親人也有修煉的,還有經常往返港台的親人(明真相的常人),給他們講真相就是不聽,還變本加厲的迫害。

在訴江的半年時間裡,被抓大法弟子的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時,有幾個所長還叫囂:我們就是不放人,要不你們去告,我等著你們,態度極其傲慢,氣焰極其囂張。

前幾日聽到幾個經常在大街上勸三退的同修講:有時我們跟世人講真相時,世人帶著驚慌的眼神說:“你可別講了,前幾天我村某某就被抓了(指訴江)。”公安系統這種無視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已經在民眾的心理蒙上了一層恐懼的陰影。

跟有些地區不同的是:有些地區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家只是核查一下訴江的情況,然後就走了,而我們地區警察的做法,一直以來都是用非常野蠻的方式把人劫持到派出所,並非法抄家,將人拘留或刑拘,甚至還有判刑的,有些同修還附帶經濟上的罰款(有些警察,同修早已給他們講了真相併三退,但面對上面的命令時,還是昧著良心干)。

有時我在想,別的地區的警察只是到大法弟子的家核實一下情況就走了,而我們地區怎麼還這麼邪呢?有段時間我甚至有些麻木,這種麻木,其實也是變相的對舊勢力迫害的認可,難道我們有漏舊勢力就應該迫害我們嗎?

即使我們有漏也會在大法中歸正,也絕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一切迫害。法理清晰了,師父的一段法打進我的腦子裡:“那麼如果邪惡到了無可救要的成度,怎麼樣去對待它,這不是個人修煉問題,這是捍衛宇宙的法,必要時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不同能力清除。”(《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什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剷除。”(《精進要旨二》<忍無可忍>)

人類社會不是邪惡逞凶的樂園,大法弟子是主角,不是承受迫害來的,是來救眾生的,也絕不能因為那幾個惡人興風作浪而毀了那麼多的眾生。大法弟子向內找,是理所應當的,發正念,讓那些無可救藥的惡人惡警立即遭報也是符合法在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同時我們還在明慧網上曝光610、國保頭子的惡行。我們於11月29日向中紀委舉報了當地610、國保頭子公然破壞憲法;公然對抗最高法院五月一日頒布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登記制度;公然抓捕合理合法訴江的大法弟子,並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信息公布其網站。(現在我們也正在考慮行政複議的方式)

大法是慈悲眾生的,但大法也有其威嚴的一面,對那些不可救要的人就像掃垃圾一樣,該清除的就清除。

這只是針對本地區情況的一點認識,其它地區有類似情況可結合本地情況酌情考慮。

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