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眾生 — 編寫簡訊的修煉心得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來到RTC寫作組才一個月,但正法進程推得很快,要求我們儘快到位,發揮效力。半年來彩信被封的比例大,同修們開展出簡訊簡訊,好像是講真相中一顆顆小粒子,聚之成形,散之成物。我悟到,這些精煉的簡訊就是我們修煉的體現,尤其對於以筆證實大法的弟子們,修煉好自己,寫出來的簡訊就會純淨而帶有慈悲的力度。這個最小單位的寫作,實際上就是從技巧到內容錘鍊我們最好的工具。就是要我們在最小的單位上做到最好,在微觀上救人。在這個意義上,我悟到,每個大法弟子都可以拿起筆,砥礪自己,救度眾生。

現在電話號碼數量非常大,各地同修又匯聚在一起,當一大片簡訊一起打出去時,它們的功是無窮的。因為它承載著被封的千千萬萬封彩信,被拒聽的千千萬萬通電話沒有能發揮的能量,加上師尊法力的加持,這些能量聚在一起,把功聚在一起打出去,力量十分可觀。狀態好時我悟到,要把自己打碎成無數的碎片,打出去,付出所有來救眾生。

因為簡訊很簡短,編寫的時候,我提醒自己只要能救人就可以,這是大法的資產,不再像寫文章時那樣在意有沒有被辨用,或被如何改動,有沒有消減效果等等。有時在編寫時,我停下筆,和組員分享案例背景資料和一些技術上的工具,我悟到,同修得到越多的信息,寫的越好越多,能救更多人。這和我自己寫是一樣重要的,甚至會更重要。因為人多力量大,而同修很可能會寫的比我更貼近人心,更新穎有趣或是更有力道。

不過因為參與的另一項目也是迫在眉睫,有時一忙起來,就顧不上那麼多,發現自己還是沒有做到把整體放在第一位,先他後我,這一點對於小組長其實是一個很根本的考驗。對於形成整體,希望自己能更認真的做到。每個大法弟子承擔的項目都不少,如何平衡好時間和輕重緩急,平衡好整體,也是參加這個平台後要我紮紮實實去修的。

因為簡訊吃緊,我們需要大量生產,稿件組定下來每天必須出五篇稿子。量並不大,但因此需要紀律,才能每天固定出活。剛開始需要每天出工時,適逢新唐人和大紀元舉行全球法會,聽到了一位大紀元寫經濟新聞的記者說他排除了負面思維,從每天寫2篇短文到每天寫4-5篇長度多出許多倍的文章,並且得到了很好的認可。我一邊聽一邊想,這是師父讓我聽見的,作為接下來自己編寫簡訊的藉鑒和激勵。

組裡的同修們都非常盡責,我感覺這種講真相的形式有無窮的可能,每個人可以自由發揮,加上大法媒體提供的取之不盡的寶藏,真是現階段很好使的利器,也是師尊賜給我們救人的一條路。但我們要善用,不要流於套數,或表面化。另外,同修的一個好想法可以激發大家寫出不同的稿子,像是水紋波動出去,能量相互激盪,也是簡訊的一個特色。在編寫的過程中我發現,每一封簡訊都是一個生命,倉促中或沒有多用心寫出來就會缺乏力度,不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而要保證簡訊的質量,就唯有多學法。學好法,師父直接就把好材料帶到我們眼前。這個機制其實和面對面講真相是一模一樣的。

由於要和同修合作,同心協力每天出活,對同修的信任,給同修充足的消息都是必要的,因為這是整體的事。我感覺自己那個自我在編寫簡訊時變得微不足道。說實在我還很少有這種狀態。似乎加入這個稿件組,由於整個機制運作的不同,很自然地淡化了自我,我好像自動就變了一個人。或許是因為簡訊短小而大量生產,不易引起執著,就是考慮救人的效果,我們更能消去自我,融入整體中。不過,時間長了還是會起一些心,有時還挺強烈,一旦意識到自己不好的心,我就盡力在剛意識到時把它剷除。深知在這個節骨眼,不能再讓自己沒修好的那一面擋了救眾生的路。

接下來我想和同修分享最近在修煉上的一點體會。

要救人,就得儘速提升自己,不能再原地踏步。雖然我這樣告誡自己,但遇到狀況還是沒有守住心性。師尊發表新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同修們在學法房反覆恭讀,有很深的觸動。同修們的交流使我悟到,要移除自己空間場中負面的因素和思維,修心性是第一位的。同時,同修提到師父在這篇經文中提到大法弟子和學員,這兩者之間是有差異的。

一天,為了找證實大法美好的文章編寫簡訊,我翻出早年一位弟子在獄中絕食百天被強迫灌食的文章,再次接觸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慘烈,深覺自己必須改變修煉狀態,我起身來到師尊法像跟前跪下來,懇求師父移除那舊勢力在我的空間場中種下的負面因素,使我不能精進救人的那個不好的生命。我深刻地意識到必須提升上來,真正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而不僅僅是一個學員。而大法弟子,什麼是大法弟子?“你們是修煉人,這句話不是說你過去、曾經、或者是你的表現,這句話是說你的本質、你的生命的意義、你肩負的責任、你歷史的使命,這樣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什麼是大法弟子》) 換句話說,必須脫胎換骨,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那時,舊勢力以修煉為藉口,強加給我們的負面生命就再也沒有存在在我們空間場的任何理由。她就會煙消雲散。

修煉這麼多年,對什麼是信師信法,第一次坐下來認真的思考。我悟到,真正做到師父告誡我們的,才是信師信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 師父還說過:“我什麼也不求。我就是來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顆向善的心,能夠提高上去。”。(《在悉尼講法》) “要在你心中修,要在你心中下功夫,找你自己的弱點、缺點,把它連根拔出來。你的心性達不到標準就永遠不能圓滿。那麼為什麼不在心上下功夫啊?為什麼不在自己這裡下功夫呢?”。(《新加坡法會講法》)只有純淨這顆心,修這顆心,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才能不辜負師尊的苦度,完成我們的誓約。

正法進程進入這個階段,許多同修深感急迫。面對要編寫的大量簡訊和大量案例,必須提升自己。尤其現在由於江派餘孽的垂死掙扎,各地又冒出來許多污衊大法的案例,直接把眾生推下深淵,使人心焦萬分。

在為山東專案做準備時,我驚訝的想起來兩年前進入營救平台,第一個也是打的山東專案。兩年來,包括山東聊城專案,我們打了至少有5個山東專案,前一陣子還連接打了兩次。打的過程中,逐漸對於山東的重要性有很深的體悟,現在再度為撥打山東專案準備簡訊,我明白,這一役非常重要。在和同修交流時,我們都悟到這是最後的一役,當然,這一役會分成很多次,但總的來說,我們進入了最關鍵的時刻。與同修深度交流後發正念,我聽到很清楚的一句話:“穩健的打這場戰。”

山東是孔孟之邦,仁義之鄉,是華夏民族精神的家園。除了孔廟尼山之外,歷代帝王封禪祭天的泰山也在山東。今天,由於勝利油田的黑金,山東受到邪黨貪婪的物質捆綁而猶在污衊大法,把眾生朝地獄拖,這是舊勢力險惡的布局,妄圖從根部卸解我們神傳的民族文化。當年迫害致死的第一個大法弟子也是在山東濰坊。

今天撥打山東專案,除了清除江派餘孽,尤其是石油幫一伙人外,我悟到,也有在師尊的引領下,洗滌民族精神的作用。師父在(《洪吟四》- 醒來吧中華民族)中殷殷的呼喚著世人。最近一次撥打山東專案時,一位派出所警察跟我說:“我們山東是仁義之邦。”還有一位X教辦公室副主任,我跟他說起山東尼山,他說他沒去過,言談中,可以感到他以山東自豪,卻又透著無奈。後來他爽快的答應三退。這些經驗更讓我深刻的感受到我們要喚醒中國人根深蒂固的自尊和仁義之心,因為不論邪惡怎麼妄圖毀滅他們,他們骨子裡還存留著敬天和對於仁義的渴望,只有堅信他們心中不變的那顆善良可貴的心,那個不變的真誠,我們才能救他們。只有堅信他們心中對於中華民族傳統的自豪,喚醒他們,才能不辜負他們對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他們的信念。

其實我知道,為了這一刻,我們已經準備了很久很久了。“我們還有那麼多眾生沒有救度,你們還要在有限的時間裡使自己樹立更大的威德,最後大家不至於為這件事情後悔。”(《美國首都講法》)要做到以後不後悔,一定要多學法,去掉每一顆為私為我的心,只為救人而努力。事情一件接一件的發生,同修們都在說:師父在為我們開路。為我們救人開路。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以上發言,如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