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的路越走越寬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1月11日】

一、放下利益之心

我是二零零四年從省城回到本地的,回來後開了一個小服裝店,沒有顧客的時候,我就邊幹活邊聽法,顧客來的時候,有時錄音機就自動的關閉,這時就跟顧客洪法、講真相。

那時正供小女兒上學,每天收活兒我都算做完能掙多少錢,可去銀行給女兒匯錢的時候就有假錢,二十、一百不等,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認識到這是利益之心,於是就把《精進要旨》中的“富而有德”抄下來,貼在屋子裡,常學常背。銘記師父的教誨。隨著學法的深入,我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白天來的顧客,我一個不落的講真相,我當時居住的那條街幾乎全明白了真相。明白真相的人說這是法輪功站。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還找回來多名昔日同修,還有多個聽了真相走進大法修煉的。

我還利用晚上的時間去農村發資料,有一年臘月二十八我和同修配合在鄉下發了一宿,早晨四點多才回來。後來我跟小女兒說:咱不上大學了,和我一起學法救人,這樣媽媽就不用多掙錢,有點生活費就行了。女兒真的和我學法煉功了,還和我一起去鄉下發資料、噴字。開始我怕她害怕,總想隨時看著她,司機同修說:她正念很強,比你都有智慧。一次,我們正往牆上噴字,忽然聽見腳步聲,女兒說:咱倆貼牆站著不動,求師父給咱倆下個罩,讓他看不見,這時來人走到跟前兒,借著雪地的亮光往我倆這看,就在我倆跟前兒過去也沒看見。我都有點不敢喘氣兒了,她卻像沒事兒似的。

回想自己得法前,全身上下沒有多少零件兒是好的,已是重病纏身,不修大法,說不定早已不在人世了,那時我就跟師父說了,我這一堆兒一塊兒就交給師父了,現在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正法修煉時間緊迫,大量的眾生需要救度,那就放下一切,全力以赴多救人吧!

正好當時單位找我辦退休,一個月能開三百二十元錢,省著點兒用,租個便宜的房子,也能生活,乾脆不開店兒了,可一看那些皮裝油、純皮料、羽絨服各種料、拉鎖、多種輔料,一箱一箱,一捆一捆,真有些不捨,權衡一下,孰重孰輕,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責任重大,這點利益又算得了什麼?

二、萬花叢中的小花

師父說:“修煉路不同,都在大法中”[1],每個人的願望促成了每個人的路,看到當地資料點兒少,跟我接觸的同修需要的時候不及時,我就萌生了想開一朵小花兒的想法。

可是真的想乾的時候就難了,我對電腦一竅不通,都快六十歲的人了,能學會嗎?又沒有資金,連電腦都買不起,好像師父有意安排似的,在講真相時我認識了一位外地同修,後來她回到家鄉後認識了技術同修,就給我買了火車票叫我去她那裡學技術,我在那學了近一個月,基本入門了。後來她又在我地買了一套四十多平米的樓房,她暫時不住,也沒裝修,我簡單的裝了一下,就搬進去住了。同修又出錢給我買了電腦、印表機等所有用得著的相關設備。

學時覺的學會了,可真正操作起來就忘了,看筆記也蒙,本想問當地做資料的同修,可一問她,她就數落了我一頓。說我做大法書要做不好就是破壞法,我的切刀、切pvc護身符得壞,設備怎麼搬進去的得怎麼搬出來,當時屋裡有四、五個同修,我只說:我先做《九評》,我的切刀不會壞,切pvc不會壞,永遠都不會壞。當時正好師父的《哄吟三》發表,“少辯”就在腦子裡閃出來了,她們走後我靜心的想:自己哪裡不對了,深找下去,找到了爭強好勝的心、證實自我的心、幹事心、以前我曾想:等我做資料時,一定要比你做的好。還是自己的心性有問題,找到了就去掉,多學法,在法中提高,多聽解體黨文化,把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東西都去掉,後來供耗材、安裝設備的同修也說我:你下鄉一家一家的講真相找昔日同修做的那麼好,非往資料點兒裡鑽啥?還毛毛楞楞的,又不知修口,就你做資料能行嗎?以後耗材你自己解決,少進勤進,聽了同修的話我沒辯解。師父說:“對的是他,錯的是我”[2],我做資料是為了自己下鄉更方便,同修說我,還是我有問題,平時自己不修口、好張揚、顯示心、不穩重、急躁心、不讓人說、愛發火、好像比別人都強,妒忌心等等。以前總是嘴上說這個心那個心,但現在是必須從內心去掉了,真得從心靈深處改變自己。成立資料點兒就不是我個人修煉的問題了,我要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不能出任何差錯,前提是自己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師父的經文《再去執著》中講:“哪怕是為了大法的工作,你們都相互妒忌,你能為此而成佛嗎?我要鬆散管理就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常人,從而在工作中心裡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什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我現在做的是最神聖的事,哪裡不足,可以在做的過程中修好自己,用法來歸正一切後天所形成的各種人心,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矛盾和干擾都是為我提高而設的,就做我該做的。當我把一切心都放下時,協調人來了,問我有什麼難處,有什麼需要的就幫我。還教我怎麼裝粉,怎麼拆鼓。她還說:聽說不供給你耗材了?我說我自己能買,現在什麼也不缺。從此經常有同修來幫我,鼓勵我。每當遇到難題不知點哪時,電腦屏就自己在需要點的地方一閃一閃的。開始我先做小冊子、九評、真相光碟,做好就自己下鄉發,做各種護身符,有時看到好圖片,自己也設計pvc護身符,送給眾生都很受歡迎。同修說舊光碟很多,扔了可惜,我就把舊光碟做成了護身符,有單個的,一面是真相,一面是好看的圖片。還有一面是法輪大法好,一面是真善忍好,穿成串兒的,上邊系上中國結兒,能折上能打開,風吹還不反背,粉花底兒,樹上的綠葉一襯,非常漂亮。高高掛在公路兩邊的樹上,人很難取下來,過往車輛行人都能看見,只要世人念一遍“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是在同化大法。

一個同修從外地回來,帶回一個用塑料片編的小蓮花,中間穿上葫蘆,葫蘆上刻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看這個講真相送給世人效果會好,就照著做,同修誇我真巧,其實不是我一看就什麼都會,是我一心只想救人,師父就給我智慧,只要聽師父話,心繫眾生,就什麼也擋不住。

下鄉找昔日同修需要大法書,我就從網上下載文件,照著說明做,同修說做的太好了,工整不缺頁,不倒頁,字跡清晰比買的都好。比買的書做的都好。《洪吟》四發表我一次就做了近五百本,沒有一本有瑕疵的。一次外地同修來電話說定做十套各地講法,四百多本書做完打好包裝用物流運走。我決定讓他們來人學,誰來學我都耐心的教,最遠的有無錫的同修,一般的在我家住半個月就能全部學會。

資料點兒印表機出故障是經常的事,技術同修基本上都很忙,離我地又遠,有時急著用資料就學著自己修,佳能機子用長了,能摸索著簡單的修一修,可是451D出了問題,我就不會修了,急用的時候只好打電話問技術同修,一次跟同修說了故障的大致情形,他告訴我怎麼修,我就坐在印表機前看了兩個多小時,心裡求師父幫忙,在師父的幫助下,找到了先從哪裡拆,找到了故障的地方,用銼把孔往下開了一點兒,皮帶壓緊問題就解決了。可是機器的前臉兒怎麼也安不上了,我又坐那兒求師父幫忙,找自己哪兒不對了,一找找到了歡喜心、幹事心、顯示心等。我不要這些人心,滅掉這些人心之後,看著想著一下就安上了。一用還真好使了。

有時外地同修也把機器拿來讓我修,其實我也不會修,我就是信師信法,心性到位師父什麼都能幫。只要同修有什麼事來找我,我基本上都滿足他們。

三、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零七年秋的一天下午,我和一個同修騎摩托車去九十多裡外的農村找昔日同修,到哪裡時已經傍晚了,找到同修家時他們已經睡下了,我怎麼叫門也不開,山村的蚊子大,咬人很疼,咬得我胳膊、腿都是包。鄰居的小女孩兒出來說:你把我抱上大門進屋取鑰匙,我幫你開門。

進了屋,同修說我不認識你,我對女主人說:老姐多年未見,你好哇!我給你帶來了兩件衣服,不知你喜歡不喜歡?我還想吃你做的菜呢!對男同修說:大哥,我也給你帶件毛背心,你去採藥時穿。同修說:你快走吧?我根本就不認識你。我說:大哥,當年來洪法時在你家一住就是十幾天,這些年也沒來看你,是我不對。你曾經和我說:這條腿是師父給的,採藥時你從山崖上摔下來,連命都是師父給撿回來的,今天是師父讓我喚醒你,因為我們都是手牽手一起轉生來的,互相有約,如果中途誰停下來一定要叫醒他一起回家。這老倆口兒說了些難聽的話,我就一念,師父讓我來的,我一定會叫你回來。過去普通修煉人云游什麼話都能聽,我是大法修煉人,這不算啥!

這時去找另一同修的情景浮現在眼前,那天也是很晚了,下著小雨,同修送我到大門外,對我說:不用再多費心了,我既然走進了基督教,就不能再改變了,然後握著我的手依依不捨的,鄭重的對我說:請允許最後讓我再叫你一聲同修,再見了!想到這兒,我忍著淚,對大哥說:大哥,你今天說什麼我也不生氣。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也沒來看你,是我不對,對不起了。這是我的電話號,你什麼時候想明白了,隨時來找我,今天晚上我還得趕回去。

我回來的第四天,同修來電話說要來我家,我像貴賓一樣招待了他,又給他讀了師父的各國講法,他聽明白了。說回去把現在擔任的基督教裡的職務退了,從新開始修大法,我說這樣就對了。是師父在等著你。

我每次去農村一家一戶的講真相,都不忘找回當地掉隊的同修,最多的一家走回來五人,我就是不厭其煩的去和她們講,送大法書和各種資料,有時吃閉門羹。一次剛過完年,給同修送師父講法,路上有的雪化了,一凍又全是冰,走在路上左一跤,右一跤,到地方羽絨服都濕透了。這麼多年來我就是一念,聽師父的話,師父讓幹啥,我就不管吃多少苦多少累,都樂呵呵的去做。

四、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我們信師信法的程度,直接影響到身邊親人對大法的認識程度,他們每天耳濡目染,大法的慈悲已經潤澤了他們的心靈。

這些年我每次做真相資料、刻光碟、做項鍊護身符等,家人都跟我一起做,有時小外孫看見被丟棄的九評、光碟小冊子等都往回撿,還和我一起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有時為了貼的高一點兒,小外孫就站在我的肩膀上貼,他遇到問題還知道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外孫上一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放學,同學都往外走,邊走邊鬧,外孫被同學一推,撞在了桌子角上,嘴巴被撞出了個口子,血流不止,同學用一捲兒紙堵傷口,衣服上還流了很多血,他捂著傷口往家跑。媽媽看了心疼的說:你怎麼不告訴老師呢?外孫說:告訴老師,老師會讓他自己打五個嘴巴的,我有大法師父管,明天就好了。結果到現在一點疤痕都沒有,大法護身符從來就不離身,有時感冒、吃壞肚子了,來我家住兩天就好,很少吃藥的。

一次大女兒做了一個小手術,之後在家點滴,藥點完了拔針一看,藥全打在了褥子上,濕了好大一片,檢查滴管兒啥毛病也沒有,是師父在看著她,根本就不用打針。

前幾天大女兒發燒、頭痛,折騰得都上不了班兒了,她向內找,她的同學送給她一條手鍊兒,其中的一顆珠子是多孔的,是代表佛頭的意思。她來到我這兒,給師父上香供水果,並向師父認錯,說自己是不二法門了,就摘掉了手鍊兒,之後也不見好。她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想:如果師父不管我了,我比現在還嚴重,可能會大病一場呢?就這麼想,身體馬上不難受了,輕飄飄的走回了家。

結語

修煉這麼多年,正法修煉的路越走越寬,隨著讚揚的聲音多了,時不時的就冒出歡喜心,瞧不起別人的心,我就時刻的警醒自己,用法來歸正。師父說: “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洪揚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體安排。沒有我的法身做這些事,別說洪揚,就是負責人自身的保障也難得到,所以不要總是覺的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3]

我們出生時,自己什麼也沒帶來,父母有一口東西都給我們吃,千辛萬苦的把我們養大,求得他們到老時有個歸宿。而我們修煉以後,師父的法身時刻在我們的身邊看護著我們,只要聽師父的話,師父會把最好的都給我們,不求回報。這些年的修煉路,每走一步,做對了師父鼓勵我,做錯了師父點化我,出現危險時師父保護我,為了提高給我安排了各種環境,使我平穩的走到今天,在這裡我從心底說聲:師父您辛苦了!弟子會按您在新經文《提醒》中說的去做,在助師正法的路上,交一份完整的答卷。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哄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哄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