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摔打打中走好修煉路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3月24日】

我於2014年得法,那年觀賞了神韻演出,散場後等車時,突然很深刻的感覺到一股強大能量如醍醐灌頂般讓我感到精神異常振奮,一掃多日陰霾的心情及疲倦,就這樣我開始走進了大法修煉。

剛開始我在家學著煉功,邊翻書邊做動作,就這樣學了兩天,師父就管我了,我感到頭暈,一天比一天暈,暈了三天就好了,我知道師父幫我治好了美尼爾氏症(眩暈症),接著不分春夏秋冬癢到無法忍受的皮膚搔癢症(過敏性皮膚炎)及面積越來越大差點毀容的脖子白斑症都不藥而愈了,這些都是人類的藥物無法治癒的病,師父都幫我治好了。而且也因為修心性放下了一些怨恨心,家庭越發和睦,小孩也說我修大法,個性不再那麼歇斯底裡,身心的大變化都是來自法的力量,深感師父的佛恩浩蕩,見證法的美好使我更堅定修煉大法。

最初我是在家學法煉功的,同修可能見我是新學員,沒急著跟我提講真相的事情,從學法中看到師父一再提到講真相的事,我覺得應該是很重要的事,作為弟子應該聽師父的話,於是請教了同修什麼是「講真相」,就這樣開始加入救人的行列,從到景點再到撥打電話,推廣神韻,寄真相信,傳彩信,參加幾次香港遊行,到現在做媒體項目,兌現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誓約。雖然有些項目是階段性做,沒有做得轟轟烈烈,但很慶幸自己還來得及得法,來得及參與救人的工作,來得及救自己的眾生,謝謝師父對我及我天體眾生的慈悲救度。

至今修煉六年多,這一路摔摔打打,也多次剜心透骨,也總是從一極端跑到另一極端,在師父的呵護及點化下,我度過多次的危險,也一直在修正自己的修煉路,現僅就近一年多來較深刻的幾件修煉心得交流出來。

去有求之心

人得法都知大法給予的福份,身體表面看得到的就是祛病健身、年輕化、身體輕盈、體能好、皮膚白白淨淨、白裡透紅......等等。

從同修身上或同修分享心得文章內,也看得出精進同修會有這些變化,這也造成不自覺會拿這些現象來看自己的改變,有一陣子逢病業關,或臉曬得黑黑的長斑了,就開始想自己的修煉狀態,向內找是好事,但基點心態差那麼一點,意義就不一樣了。大法是修煉,會給修煉人帶來福份,但不是為求這些東西而修煉的。

師父說:「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什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什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我們這裡一下子傳這麼高的法,當然對你的心性要求也是高的,所以不能抱著有求之心來學法。」 (《轉法輪》)

師父都告訴我們「有心煉功,無心得功。」(    《轉法輪》),連求得功的心都不能有,還在意什麼呢!大根器之人完全鎖著修,一點感覺都沒有,憑著信師信法修至圓滿。

以外在的改變或個人的感覺來衡量修煉狀態,不是以心性來衡量,本末倒置的想法偏離了法,自己不自覺差點危害到自己的修煉。

修謙卑心

我於常人公司退了休接著很幸運的到了媒體公司參與了大法項目,公司裡有年輕人也有年紀較大的同修,年輕人學習快效率好,能承擔較多工作,相對老年同修能學習及承擔工作量很受限。我也是五十出頭歲數,就較屬於老年組,所以一開始同修跟我表示會想要花時間培訓年輕人,就不會教我太多東西,雖然同修的想法可以理解,但畢竟心裡滿難過,因為我是抱著學習心想來做事的,這樣不就不給機會了嗎!但同修的安排就是配合吧,所以僅做一些較無技術性的工作。

有一天幫忙做了一件工作,但甲同修說我哪裡沒做好,乙同修聽到後馬上說:「她本來就什麼都不會!」當下聽到真的是衝擊到我的心靈,生氣又難過,心裡想著擺明跟我說不培訓我,然後再說我什麼都不會,覺得委屈又有被嘲笑的感覺。

下班坐車回家時,在車上很疲倦想睡,我知道犯困聽師父講法很不敬,但這關沒過好,很想聽師父講法,於是半迷糊著聽,一路上迷迷糊糊聽著師父的聲音,不太清楚師父講什麼,但卻能清楚聽到師父重複說了幾次「提高心性」......「提高心性」.....。

 我知道要向內找,師父只是讓同修演了一場戲,是要讓我提高心性的,但師父要我修什麼呢?想起我在常人公司時,工作認真能力也不錯,做到退休累積了好幾年工作經歷,經常都是我在教新人,有一種自覺能力不錯的心。又想到學法明白了一些法理時,人心膨脹,會不自覺覺得自己像朵花似的,還會看不起同修,這不是自大的心嗎?這顆心再不自覺就很危險了,所以這是師父給我的棒喝!

明白了師父要我修的是謙卑的心後,有一次我發正念時,突然感覺能量變得很大很強,我體悟到,越謙卑粒子越小越微觀,能量就越大,也就是說越修層次越高會越謙卑。就如師父是創世主,但是師父一點架子都沒有,而舊勢力卻總以為自己就是最高的,很自大自以為是。

修一思一念

有一次集體學法散場時,走到門口聽到後面有同修跟別的同修說,她最近過一個病業關有多麼的疼痛,她說出了那個醫學診斷的名稱,因我以前學過護理,所以聽到時很自然想了一下她的症狀及疼痛,結果隔天我突然也出現了同樣的病業假象,症狀及疼痛就跟那病一樣,但是疼痛師父幫我承擔走了,只是偶而讓我感到那種疼痛程度,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肅性,我對這事體悟了一段時間,直至前幾天讀到師父的講法,我有了目前的認識。

一思一念能成事能壞事,這件事,從不同的面向來看,一個是層次在提升,能力在增強,所以發正念要專注,思想不要溜號,要深信自己的一念一出,就有力可劈山之勢剷除邪惡。

要修口,要用法來衡量,不可不守心性隨便講講,不能隨便動念,因為看不到因緣關係,看不到事物的本質,隨便動念可能因此產生不好的物質或不好的影響,自己也會掉層次。

這也使我聯想到大法弟子若不守住心性,心隨著社會亂象浮動,則意念集中起來的力量會促成亂象加劇。

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另一方面講,這病業假象有警惕的內涵,我認識到師父可能是要我破除觀念,我想到師父的講法:「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

我沒認清沒警覺到「人的認識、人的觀念」,還不自覺被觀念帶動著,再加上舊勢力對我們細密的安排,這都形成修煉上危險的阻礙。

師父說:「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 ) 

這段法理讓我認識到我的言行思考被舊勢力安排著,不認清,危險至極。

師父的另一段講法:「這舊勢力就像走向更新、解救眾生的最大的一個最難推開、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難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礙,新穹體誕生之際的生死存亡的鎖、更新的大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學法中我體悟到,舊勢力為維護私利不惜犧牲眾生所做的層層層層的安排,謊言迷惑了每一層的主、王及各層眾生,誤以為舊勢力的安排是完美解救他們的方法,造成眾生對師父正法的不解,成為師父正法宇宙更新最大的障礙、造成救度眾生的巨難。

而在人這層,對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思考方式的安排,讓大法弟子迷失方向,造成修煉的重大障礙,整體配合的障礙,毀了大法弟子,破壞師父正法,毀了世人被救度的機緣,毀了天體無量無計的眾生。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我一直對於「法能破除一切謊言」的法理體悟不到,現在的認識是這謊言是舊勢力為保全自己不惜毀滅無量眾生卻又讓眾生誤以為能得救所做精心安排的瞞天大謊。師父的法除了講給我們,也是講給層層眾生聽的,讓眾生明白舊勢力的安排只會走向失敗,導致整個大穹的毀滅,而師父正法,宇宙更新,眾生同化大法,生命才能真正被救度,惟有師父才是真正在做救度眾生這件事。

師父要我們多學法,多學法,多學法,學法是我們圓滿的最大保障,大法弟子的圓滿關係著整個大穹眾生的得救,體悟到多學法也是無量無計眾生得救的最大保障。

惟有學透法,正念足,用法衡量一切,清楚什麼該做不該做,那樣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不會誤走舊勢力的路,即使一時迷失了,摔倒了趕快爬起來繼續走,在法中歸正,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給我們的路,師父在等著我們。

以上為目前層次的認識,若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能夠給予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