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近2年的新冠疫情:影響人類文明和醫學史的疫疾大流行(一)

危險絕境勤反思 柳暗花明見希望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0月28日】

【編者注】感謝同修們的大力支持,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陸陸續續的收到了一些同修的投稿。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發表已收到的投稿。也希望還沒有投稿的同修能踴躍寫出您在大法修煉中對人體、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的正見。

2019年近年底,起始於中國大陸武漢的新冠病毒肺炎(又名中共病毒導致的武漢肺炎或COVID-19),由於中共刻意隱瞞,拖延了世界範圍內近200多個國度防疫的步伐,導致該病毒引起的疫疾在全球範圍20個月的肆虐。

從人類公共衛生學和流行性傳染病監控的角度,這次新冠病毒之所以引起如此廣泛的傳播,以哈佛醫學院教授、世界著名流行病學家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近期的分析,他研究得出的結論是,該流行病是世界「公衛史上最大的失敗」。筆者可以理解他的分析,作為一名專業監控流行病學者,看到世界衛生組織(WHO)無法在事發第一時間,組織一流科學家到中國大陸取得第一手病源樣本及感染初期的原始資料,看到儘管各國在疫情四起3個月後開始採取全社會封鎖,導致全球經濟大面積停擺,學生長達18個月無法接受實體教育,人們只能靠戴口罩、避免眾人聚集等被動性防疫。儘管美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緊急開發了幾款疫苗並在全社會施打,但實踐證明疫苗並沒有使疫情得到強有力的滯控和根除,變種病毒還在一個接一個出現,兩劑疫苗注射後引起的免疫反應(中和抗體和細胞免疫的產生)隨著時間流逝很快下降,即抗體有效滴度幾個月就顯著下跌,對遏止疫情的保護作用不如自然感染觸發的免疫力強,且新出現的變異病毒株顯示有潛在逃逸免疫力的能力。專業科學家們心中的焦慮可想而知。多個政府面臨裁決,是否要在缺乏多數民意「信任」基礎上推行疫苗強制接種,這樣做把握如何,很少人敢在媒體上和公眾面前打保票。

今年九月十七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一個諮詢小組進行投票,不推薦FDA批准向大多數美國人(16歲至65歲)施行輝瑞 COVID-19 疫苗的加強注射。

早些時候,美國CDC主任瓦倫斯基在七月底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坦率表示,美國科學界和醫學界最大的擔憂是在Delta變種之後,「接下來還會再出現新的變種,而新變種病毒不但感染力會增強,且逃避疫苗的保護力」。

英國政府緊急情況科學諮詢小組(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Emergencies,SAGE)在7月30日發布報告時也承認,「幾乎肯定」未來會出現一種新的變種新冠病毒,其發生的變異 「會讓當前所有的疫苗失敗」。

俄羅斯醫學專家最近在跟蹤和總結新冠病毒全球流行資料後,做出不樂觀的預測:新冠病毒Delta患者痊癒後的免疫力可能不足以抵擋新的變異病毒株的傳播。

從最近多個國家發表的新冠病毒感染的臨床新研究表明,隨著更具傳染性的Delta病毒變異體繼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已完全接種疫苗的人,對COVID-19(中共病毒)的免疫力無疑隨時間都在減弱。據美國「政治家」網站(Politico)和Mayo Clinic報導,兩項針對一線醫護工作者及病患的研究表明,自從Delta病毒變異體成為美國疫情傳播的主要病毒株以來,疫苗的有效性下降了近三十至六十個百分點。

病情傳播和發展的事態,似乎在提醒人們,現代科學對病毒的認識,疫苗所能發揮的作用,離真正防病治病的需要,還有距離,遠遠不足以應對其在世間的肆虐。

越來越多醫學專業人士,認識到只依靠疫苗的防疫之路,效果有限,在尋找真正有效抗疫的道路上,醫學界和生物醫學研究領域還有很多待開發的領域。

在面臨人類公共衛生和傳染病控制危機的時刻,筆者以為,正需要醫學界和科技研究人員多花時間沉澱自己,去開啟不同以往的更高的思考,超逾面臨的困境。不同文化和文明在歷史上都有很多這樣的做法及成功案例。

中國人談到危-機二字,從哲理和字面上也是說「危險」與「機會」常常同在,古語常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這句古訓,是否在提示我們,危機面前,人人需要靜下心來,以更為開放的心境,去找尋或參悟天機天道。

也許這個瘟疫,是人類文明及醫學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讓我們超越自我和困難中,思索所有可能的成功之路,梳理我們可能走偏的地方,並在理念上有個巨大的飛升。因為人類就是在不斷歸正自己走過魔難和瘟疫,從新走上正途,找到通往偉大真理的路徑。

以下幾個領域,通過現有的科學實驗和理論帶給我們的思路和啟示,以及它和古老文明的交匯,希望能對思考當今抗疫的讀者帶來新的思路和思考。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