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父經文《醒醒》的感悟

章辰


【正見網2021年11月24日】

明慧網剛剛發表師父的《醒醒》經文,我就讀到了。反覆默讀幾遍師父的這篇經文,真感慨不盡。

其中之一的問題,就是疫情襲來後,自己在單位就是堅持不打針,弄得主管領導十分不愉快,但自己仍還堅持 「愛咋的就咋的」的一己之見。後來不論我去哪兒,各處都查看手機的綠碼,同時對不打疫苗者,在看似為異類的同時,堅決不讓入內。此時,我猛然意識到,這是自己的認識錯誤,同時也認識到打疫苗並不是邪黨對大法弟子的專項迫害。我立刻給單位主管領導打了電話,告知因自己認識的不當而對他道歉,並立刻打了疫苗。領導心情自然輕鬆愉快了。以後我也溫和的配合去各處時的手機查碼、查疫苗打針的顯示。今讀過師父的這篇《醒醒》經文後,頓時領悟打疫苗與否不是問題,問題是作為大法修煉者,是固執一己之見還是慈悲對待周遭的一切,才是最根本的問題。

師父在《醒醒》這篇經文中,明確談到邪悟而亂法的問題。對於邪悟者,我理解的,是師父都給了此類人以充分再歸正的許多機會。就我個人說來,十幾年前在被兩次勞教期間,於深陷囹圄困苦過程中,也出現過邪悟的狀態,並可能被邪黨利用過。後來重新以法為師,總算歸正在師父的法中。因此在2019年8月18日再度面臨刑拘與判刑、繼而失去公職、新房產因貸款將還不上款而盡失時,我毅然面對警察繼續講大法好真相,同時流淚而堅定無比的發願:「李洪志永遠是我的師父!我永遠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師父對得起所有的弟子,而弟子由於有漏,修的不好,給師父的法,給自己製造了魔亂!但不論今後再怎樣艱難困苦,我都不會再犯曾經邪悟的過錯。」最後,在鐵籠裡關押一天後,我就被釋放出來;而這其中也有妻子為我的擔負,不聽警察勸說把發期刊推在我身上,其實更是師父為弟子的慈悲呵護而化解了魔難,才避免了那次牢獄的大災。

師父在經文裡說到的從新加坡流竄到日本的那個女人情形,我不太明晰,但以往通過明慧網編輯部的發文和一些同修交流文章,大概的略知一、二。邪悟者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把師父大法之外的一套亂理,說成是真經,從而亂法。我地有一位金姐,曾經是一位很精進的大法弟子。而她還沒經歷過拘留與勞教,就在聽一位曾經在馬三家呆過後出來的人的一番說詞後,就那樣邪悟了。後來幾次找到我進行她的那套勸說。說不過我之後,又說我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意思要想長大成人而成熟,就得信她的那套邪悟之理。我對金姐說你的那套亂理,我早在勞教所時就深刻領悟了,並說儘管我在正信過程中有不足、有做的不好的方方面面,但絕對不會再認可那套什麼「長不大」的亂理。她說不過我,最後揚長而去了。後來,我與這位金姐在市場買菜或偶遇中,她依然說我「長不大」。但前不久,我再遇見她時,她沒再說什麼「長不大」。我問她:「你信不信師父?信不信師父的大法!」她說:「我能不信嗎?」但不知她是真信師信法,還是依然堅持她那套亂理。

不論世間如何紛亂複雜,師父堂堂正正傳授大法的法理,這就是師父的傳法之根本。而密傳、不公開傳給什麼不同人的高法理,真修大法弟子們誰相信?我如今深刻的認識到,僅是把住師父《法輪功》那本書去修煉,修煉者都會達到十分了得的境界,何況《轉法輪》,以及一系列師父的各地講法的書!

我地邪悟者大概也是一夥幫體,大概也定期的搞什麼聚會。那個領頭的不是特務就是一邪到底的什麼人。因為我的手機號僅一個過去熟人知道,而打電話的則是另一個熟人。對待邪悟者找我的,我告訴他或她,婚喪嫁娶的事,或我能幫助解決家庭裡的一些我能幹的活之外,別的,也就別找我了。果然,幾次電話過後,她或他始終就沒再找過我。

師父在《醒醒》經文中,最後說了這樣的話:「千難萬難的路都走過來了,別在最後被絆倒。儘管有些人時不時的干一些傻事,但是大法弟子的稱號神都在羨慕。」是啊,時不時的干傻事,想起自己最近一段時期以來,我在單位工作中,真時不時的幹了許多傻事。有時因心裡的什麼不平衡,一念之餘再加強了本不該動的這個念,繼而在與領導說了因這個念而帶動的話,因此影響許多不該發生的事,其實就是不在法上思考而盡干傻事。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這是我上學時讀過的唐代韓愈《師說》裡的一句話。而如今我們的師父,在亂世紛紛複雜環境裡,給他的弟子傳授了宇宙根本大法和性命雙修的功法,解了宇宙末法滅時期那些大覺者們別說不知道宇宙「成」時的法理,就連「住」時的法理都不知道的宇宙根本大惑。正如師父《論語》開篇所說:「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而得大法者,在跟隨師父正宇宙大穹之時,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這該是怎樣的榮耀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