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象修去常人心

台灣弟子


【正見網2004年06月08日】

我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打電話講真象」的心得。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起初我是以電腦文字聊天講真象。在一次講清真象交流會中聽到同修打電話講真象的心得,意識到打電話確實可以不分族群、年齡、不受地點範圍限制,透過問答在互動之中能直接快速抑制邪惡,深入且細緻的拆穿謊言,解開眾生的迷惑講清真象。當又聽到西方學員為了親自向中國人講真象,鼓起勇氣突破語言障礙,以不流利的中文告訴可貴的中國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讓公安武警感動而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故事後,更是鼓勵我拿起電話講真象的強烈動力,尤其台灣與大陸有同文同種語言相通之便利條件,自然更要肩負起打電話講清真象的重責大任。所以我也開始以打電話向中國人講清真象。

剛開始自己對迫害真象不甚了解,沒能深入細緻的講清真象。以致對方經常半信半疑,加上自己常人之心作祟,遇到電話不通、不聽甚至兇惡怒罵時,確實有放棄不打的念頭。殊不知這些執著都是讓舊勢力鑽空子的漏洞,大大消弱了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念。所幸師尊在新經文中不斷的提醒弟子們,要學好法,堅定正念,自己就不斷的鞭策自己不能辜負師恩,要更加精進實修,越挫越奮。所以在種種矛盾挫折下,才能夠堅持打電話講清真象,沒輕言放棄半途而廢。

每一個真象都是在揭穿謊言剷除邪惡,每一句福音都是在淨化人心救度眾生。許多頑固惡警或被欺瞞的眾生,在同修前仆後繼堅持救度下,漸漸的洗淨他們腦中邪惡的因素,終能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近2年來我在自己常人工作之餘,擠出有限的時間打電話講真象,由於打電話的人力極度不足,那等待救度的電話包裹始終堆積如山。於是,我積極鼓勵同修幫忙撥打緊急救援的電話,不定期在各區與同修交流打電話的心得並陸續在各區成立講真象基地,希望引導鼓勵更多同修支援打電話講真象的正法工作,同修即使每天只打一通電話講清真象,都是多一份救度眾生的力量。透過交流後大家多能主動支援打電話講真象。在同修齊心合力之下許多迷惑的眾生終於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電話那端傳來:「我真的明白了,法輪功是清白的,謝謝您們花那麼多時間和金錢告訴我們真象」時,我們總會感動得想落淚,慶幸又有一個眾生得度了。

打電話講真象能直接觸動心性的修煉,在起起伏伏跌跌撞撞的考驗之後,終於體悟到只要放下那些得失心、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幹事心、怕心等等不必要的常人執著,保持純正、祥和、寬容、慈悲救度的堅定正念,不必多慮拿起話筒撥通電話講清真象,讓自己溶入正法洪流之中,正念中自然有法力,師父自有巧妙安排,眾生必能得度。

以下是個人以及同修們講真象的經驗心得:

詳讀真象資料及準備幾份簡要講稿、電話號碼,使用手機者先充滿電以及準備足夠的通話金額,。

發正念剷除干擾講清真象之舊勢力黑手。

電話鈴響持續發正念。通話後以慈悲救度眾生的正念,真心肯定對方是善良的人,以緩、慢、圓的語氣態度告知真象,即使對方情緒激烈口氣惡毒也不要與他針峰相對。慈悲中威嚴的勸告他善惡有報趕快回頭,自己千萬別失去善心正念。

尊重對方的發言權,不要因怕對方不聽掛電話而語氣急促,碟碟不休,這樣反而會起到負面的效果。最好每講一段真象講稿,就提問一些問題讓他回答。比如說:「您聽過這些消息嗎?」儘量請對方提問題,才能解開他心中的迷惑。

遇對方沉默不語靜靜在聽時(尤其是公安武警或公家機關人員),不必要求對方表態,慢慢的把真象說清楚,並請他把聽到的真象轉告給其他親友知道即可,他們通常害怕話機有竊聽。

狡詐惡警有時為消耗同修講清真象的資源,不是扯一些不相干的話題或藉故找領導跟你談,就是不斷轉接電話拖延時間。這個時候我會掛掉電話重打或繼續救度下一個眾生。

講真象不要談得太高,主要以言論、思想、信仰自由被剝奪,打壓法輪功是迫害人權這些方面去講。並強調李老師要求學員修心向善,不能干涉政治,要遵守國家法律等事。證明電視媒體散布抹黑法輪功的假造新聞,是野心政客為了達到鎮壓的藉口所製造出來的謊言。

每個打電話講清真象同修都有說不完的心靈觸動與體悟,也在打電話這條正法之路獲得個人生命層次的昇華。其中的觸動真得同修自己溶入其中才能體會。衷心期盼有更多的同修一起參與打電話講真象的正法工作,切莫捨棄這台灣大法弟子偏得的機緣。

正法中有各種講清真象的形式,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都是證實法救度眾生不容忽視的正法利器,同修們若能放下自我,巧妙整合運用,協調一致,必能發揮宏大的力量。

最後以師父經書《洪吟(二)》中的「無阻」與同修共勉。

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