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所見:舊勢力安排的機制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7月13日】

有一次,我跟一個同修交流否定舊勢力安排時,同修說:「否定舊勢力安排不要模稜兩可的否定,那樣力度小,要目標明確的否定:從下走那一刻開始,把它們安排的一切機制和簽約全部否定剷除!同時剷除層層下走時產生的變異思想和觀念!站在局外清除,這樣效果好!」我覺得很有道理,嘗試做後確實感覺不一樣。

之後我做了個夢,夢中,我站在很高一個山上,山沒有樹,往下看,是一層層綠色管道,橫著鋪的,一根挨一根,密密麻麻,管道之間沒有縫隙,一直鋪到遙遠的山下盡頭,盡頭是一排玉米。我身邊有個人,好像是給我安排事情的頭,他示意:這些管道與我有關。不遠處,有幾個人在維修管道,一個維修人跟我說: 「維修費三千元,由你付。」我想:三千元?這麼多?憑什麼我付?我不付。我跟頭說:「這事與我無關,我不付。」當時「我不付錢」那一念很堅定。頭沒說什麼,意思是不強加我。這時我看到,山坡上有個直升飛機被焚毀了。

夢很清晰,我悟到: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山底下的層層管道是舊勢力「管我」的安排,是層層機制,層與層之間沒有間隙說明安排很細。「玉米 」是指人世間(迷), 「三千元」:我姊妹中排老三,是我簽(千)的約;「直升飛機被焚毀」:是我否定了舊勢力安排後,它們安排的機制廢除了。我悟,師父點化我這個夢,是看我在否定舊勢力安排上理性認識清晰了,讓我看到舊勢力在另外空間安排的實質。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 「有些因緣複雜到都不好說。」以前,我對師父這句法理解很淺,究竟舊勢力安排複雜到什麼程度?我心裡有些朦朧,遇到關難時,不能站在正法基點上徹底否定,修的費勁、提高慢,師父著急,通過這個夢點化,讓我看清舊勢力安排的是多麼細密和邪惡,可以說,每天你干什麼?啥時起床?啥時幹啥?遇事動啥念?跟誰接觸?交流什麼話題……一切的一切都在它的安排中。如果站在個人修煉基點上是否定不了的,永遠陷在它的安排中出不來。只有站在正法修煉基點上才能看清它安排的一切,才能突破它和超脫它,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前幾天,看了正見網上同修一篇文章:《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去執著 》,我非常受啟發,一直以來,我對正法修煉這個問題認識很弱(不少同修也跟我一樣),跟同修交流時,一說正法修煉就糊塗,談心性關也是站在個人修煉上說,徘徊在一個狀態上出不來,同修說我修的累,我也感覺很累,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也不少,但感覺提高慢,根本原因是思想基點沒有轉變到正法修煉上來,是在舊勢力安排的泥潭裡爬涉。

拿去色慾心來說,以前我認為自己色慾心重,其它骯髒念頭也不少,正念沒少發,夢中過關很少能過去的,很苦惱。根本原因是對舊勢力安排沒有從根上否定,基點沒轉變過來,把舊勢力安排的東西當成自己的。其實,不管我們有什麼壞思想、觀念、執著等,都是歷史上舊勢力安排好的,根子在那,那「層層管道」(機制)都是早就安排在那裡,我們不要往自己身上攬,當我們說:我有色慾心、我有妒忌心、我有顯示心、我有怨恨心時……已經是承認它們安排和走在它們的路上了。既然你說有,那就去吧,舊勢力高興,雖然人心表現在我們思想中,但根子是舊勢力安排出來的,不能承認,就像你身上粘塊大糞,你承認大糞是你嗎?它能代表你嗎?它是舊勢力層層管道上的髒物,要站在正法基點上徹底清除這些東西,把這些強加的因素徹底解體。

轉變觀念後,我明顯有分開的感覺,把各種人心表現跟自己分開,那些壞東西與我無關,不是我的,我沒有這些骯髒思想,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清除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蟲子、細菌……清除自己思想裡色慾、爭鬥、怨恨、妒忌、自我……站在正法基點上統統清除,滅盡這些敗物,有種勢如破竹的感覺。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中說:「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我們是正法修煉,不是個人修煉,不要把自己圈在個人修煉小圈子裡,那樣是修不出來的,也是不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標準的。「七·二零」前師父就把我們推到最高位置,雖然我們在表現上還有人心,但那是讓我們能在人間救人,在做好三件事中建立更大威德,但這些人心是假我,不是真我,站在正法基點上看是一層窗紙,發正念一捅就破;如果站在個人修煉角度上看就是舊勢力毀人的迷障,讓你跟頭把式,永遠出不來。

我們是具備新宇宙神的能力的大法徒,師父把能力已經給了我們,我們要充分發揮佛法神通的威力,每天發正念時基點要正,要站在正法基點上清除天體中最後的垃圾,清除對自己思想中所有不好的思想、觀念、執著、人心等,對這些因素正法!歸正!清除!滅盡!什麼人心能擋住站在正法基點上清除的威力?!

現層次一點體會,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